比特幣成法幣背後的薩爾瓦多:高負債率、高謀殺率和高貧困率

買賣虛擬貨幣

薩爾瓦多比特幣法案內容顯示,其目的是將比特幣作為不受限制的法定貨幣進行管理,比特幣具有自由流通的權力,在任何公共或自然人或法人之間進行的交易中都不受限制。

作者 | 馮銘

在質疑和讚美聲中,薩爾瓦多成為了全球首個將比特幣定為法幣的國家。6月9日,薩爾瓦多共和國總統Nayib Bukele(納伊布·布克萊)發推表示,正式向該國立法會提交比特幣法案,該法案以絕對多數投票透過。薩爾瓦多成為全球首個承認比特幣為法定貨幣的國家。

這場激進的貨幣實驗背後,是薩爾瓦多這個中美洲國家,在常年高謀殺率、高負債率和高貧困率的壓力下,年輕總統的一次冒險。

“三高”的國家

薩爾瓦多坐落於中美洲北部,國土面積僅2萬多平方千米,相當於1.2個北京;總人口約670萬,是北京常住人口的三分之一。

在歷史上,薩爾瓦多曾經是美洲印度安人的故鄉。後來由於長期被殖民侵佔,薩爾瓦多國內種族比較多,多民族、多語言、多信仰的國家,加上動盪不安的政治氛圍,導致國內經濟發展一直很不景氣。許多人為了生存,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薩爾瓦多國內黑幫眾多,2015年1月,該國總統宣佈大力打擊街頭黑幫,但在1至7月之間仍有3400人遭謀殺。

薩爾瓦多是全世界謀殺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中國駐薩爾多瓦大使館網站曾在2019年提醒在薩中國公民,“薩國內治安形勢不靖,盜竊、搶劫案件較多”。

薩爾瓦多以農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近年來受國際經濟和金融危機影響,經濟增長緩慢。

2020年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得本已脆弱的薩爾瓦多經濟變得更加脆弱。

據國際評級機構穆迪最新發布的報告《中美洲:新冠肺炎疫情對財政賬戶與公債水平的影響》,薩爾瓦多是疫情之下,中美洲地區財政壓力最大的國家之一。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發布的2020年1月至9月資料顯示,在被調查的拉美地區12個國家中,薩爾瓦多的財政赤字率已經達到8.1%,僅次於巴西的12.3%。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21年,薩爾瓦多政府是拉美地區負債率第二高的國家,僅次於巴西。

薩爾瓦多經濟與社會發展基金會發布報告顯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一系列的影響,2020年該國貧困率將從31%上升至41%,貧困現象更加普遍。

該基金會表示,預估約有22.5萬人找不到工作,這種社會福利惡化的情形40年來都不曾出現過,且國家經濟復甦程序將會“非常緩慢”。

在面對40年以來最糟糕的形勢,布克萊寄希望於加密貨幣。

年輕總統的冒險

推動這次貨幣實驗的總統布克萊, 於2019年2月3日代表民族團結大聯盟參選,以超過53%的得票率當選總統,當年6月1日就職,時年僅37歲。

“80後”布克萊出生於首都聖薩爾瓦多,是巴勒斯坦後裔。2012年代表馬蒂陣線當選新卡斯庫特蘭市市長,2015年當選聖薩爾瓦多市市長。

2017年10月自行組建"新思想黨"並宣佈參加2019年總統選舉。因"新思想黨"未按時完成註冊程式,於2018年7月作為議會第三大黨民族團結大聯盟候選人參加大選。

上任初期,布克萊就解僱了總檢察長和其他5名腐敗的地方法官。且在短短一個月內,薩爾瓦多國會批准了新的教育和基礎設施融資計劃,並透過相關法案,確保過去收買政客的商業精英們受到約束。

在布克萊看來,國家有義務促進和保護私營企業,為增加國家財富創造必要條件,以造福於最廣大的居民。國家有義務促進其公民的金融包容性,以更好地保障他們的權利。

將比特幣定為法幣,是這位年輕的總統試圖拯救國家經濟的一次新嘗試。

布克萊認為:“為了促進國家的經濟增長,有必要批准授權一種數字貨幣的流通,其價值完全符合自由市場的標準,以增加國家財富,使最多的居民受益。”

2000年之前,薩爾瓦多曾經擁有自己的流通貨幣科郎,但是因為嚴重的通貨膨脹,最後貨幣體系崩塌。

根據2000年12月22日釋出的第241號政府公報第349卷第201號立法令,美元被採納為法定貨幣。

根據薩爾瓦多中央銀行的統計,目前市場上流通的貨幣90%是美元,科郎幾乎被棄置一旁。

透過正式將比特幣合法化,布克萊希望穩定薩爾瓦多的經濟。為了吸引投資,布克萊還表示,薩爾瓦多將授予投資 3 枚比特幣(約 10.2 萬美元)的移民永久居住權。

比特幣是答案還是問題?

薩爾瓦多比特幣法案內容顯示,其目的是將比特幣作為不受限制的法定貨幣進行管理,比特幣具有自由流通的權力,在任何公共或自然人或法人之間進行的交易中都不受限制。

比特幣與美元之間的匯率將由市場自由確定;價格可以用比特幣計價;稅收可以用比特幣支付;比特幣交易將不會被徵收資本利得稅,就像任何法定貨幣一樣;為會計目的,美元將被用作參考貨幣;每一個經濟體,當獲得商品或服務的人向他提供比特幣支付時,必須接受。

此外,國家將推進必要的培訓和機制,使人們能夠可以進行比特幣交易。行政部門將建立必要的體制結構,以實施本法。

布克萊認為,讓比特幣成為法定貨幣,短期看,會創造工作崗位,為主體經濟之外的人提供金融服務。薩爾瓦多還是一個以現金為主的經濟體,大約70%的人沒有銀行賬戶或信用卡,沒有機會獲得傳統的金融服務。

目前,在海外工作的薩爾瓦多人的匯款佔該國經濟很大一部分,大約相當於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2%。據官方報告,2020年,向該國匯款的總金額達59億美元。國際轉賬通常會收取10%或以上的費用,使用比特幣可以避免匯款過程中造成“數百萬美元損失”。

雖然薩爾瓦多成為了全球第一個將比特幣確定為法定貨幣的國家,但是比特幣在薩爾瓦多的發展前景依然存在種種不確定性。

近年來,比特幣網路一直處於擁堵狀態,處理鏈上交易能力已經達到上限,其交易費用動輒幾十美金,顯然無法為大多數薩爾瓦多人所負擔。

在邁阿密舉行的比特幣2021大會中,布克萊宣佈薩爾瓦多與閃電網路支付平臺Strike合作,將使用比特幣技術建設該國的現代金融基礎設施。

閃電網路是在比特幣網路之上執行的第二層支付協議,可以實現即時交易和負擔得起的交易費用。今年3月,Strike在該國推出了移動支付應用程式,很快就成為下載量最高的應用。

另外,比特幣的法幣地位與布克萊個人的政治生涯穩定性緊密相連。根據該國的法律,2019年上臺的納伊布·布克萊任期到2024年,且不得連任。

中國銀行原副行長王永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一些缺乏主權貨幣的國家對貨幣缺乏最基本的認知,以比特幣等完全去中心化的數字加密資產作為法定貨幣,必將因其本身價格大起大落而嚴重擾亂經濟社會執行,國家沒有任何調控手段,只能是自尋死路。

他強調,薩爾瓦多宣稱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讓幣圈人倍感振奮,但可能實在是期望過高。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