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EG 熱潮:NFT 新秀在敘事、IP 以及社羣上的躍進

買賣虛擬貨幣

人們認識加密藝術是從Beeple天價NFT作品開始的,那幅數字藝術品是將傳統藝術品拼接上鍊而完成的。作為生成藝術的鼻祖,Crypto Punks的價值在這次JPEG熱潮中才真正爆發。此外,NFT的功能也在迭代,從藝術品收藏逐漸在往社交屬性上發展。本期分散式資本聯合BCA Network,就目前最熱的JPEG熱潮分享觀點。

背景介紹

其實本次JPEG熱潮並非偶然而是在醞釀已久的大背景下發生的。NFT作品因高價而出圈,非Crypto領域的機構/企業/個人都在嘗試進入這個領域。從蘇富比/佳士得等藝術行業,到時尚、潮玩、汽車品牌等實體企業,再到阿里騰訊等大型網際網路機構,傳統機構過去的幾個月裡在該領域裡不斷試水。早年表示看不懂NFT藝術品價值的傳統機構,如今紛紛在這領域開始佈局。NFT市場早就暗流湧動。

此外,NFT藝術品接力Gamefi熱點又吸引了新的目光。加密圈中不斷傳來Crypto Punks被天價拍賣的新聞。隨著VC、巨鯨、傳統機構以及投機者不斷高價拍下Crypto Punks,該系列地板價短短四個月就從13ETH到一路飆漲至143ETH,漲幅超十倍。Crypto Punks價格的水漲船高,使得其他NFT作品應聲上漲,其中以無聊猿、On1 Force、Artblocks等為首。

生成藝術VS獨版發售

在分析個例之前,首先我們需要了解一下生成藝術以及獨版發售的概念。生成藝術,簡單理解是透過將隨機性的元素組合,產生預期和意料之外的結果。最著名的便是由Larva Labs設計工作室創作的Crypto Punks,它是歷史上第一個在區塊鏈上推出的NFT專案。另外,無聊猿、酷貓、Meetbits在創作手法上和Crypto Punks如出一轍,都是將不同特徵組合拼接而形成的10K頭像。這類生成類藝術作品的優勢在於stakeholder眾多,因此社羣會更加茁壯,社羣共識會更容易得到轉播。整體作品的地板價以及最高價在社羣的整體推動下獲得提升。

生成類藝術的用例

獨版發售指的是藝術家將作品1:1地進行Mint,NFT獨此一份。獨版發售主打稀缺性,這一類的代表性作品有Beeple的《每一天:前5000天》。

對比看來,生成藝術類作品在凝聚社羣共識上獨樹一幟,更具備傳播性。儘管同屬於加密藝術範疇的頭像類、潮玩類、IP衍生類、3D遊戲類的NFT不斷擴充到這個生態裡面,生成類藝術品的市場還未完全開啟,生態也還未完全迎來爆發。

敘事、IP以及社羣

在JPEG的熱潮中,一些NFT專案展現出了與以往作品不同的地方。這裡簡單歸類成三點:敘事、IP以及社羣。敘事(context)指的是在元宇宙的語境下,NFT作品所呈現出的世界觀以及價值觀。世界觀的搭建更加容易讓社羣成員形成身份認同並達成共識,同時也可以增加NFT的可玩性。舉個例子,河裡人的大背景設定在北宋時期的汴河兩岸。一萬個河裡人作為清明上河圖元宇宙的原住民,每個人擁有這202種職業中的一種。這種敘事還衍生出了全新的玩法,比如說不同職業的河裡人根據典故能夠合成一個典故場景。當場景合成完畢以後會解鎖新的角色並空投至NFT持有人手中。因此每個小人都具備相互關聯性,並共存在一條故事線中;當玩家收藏小人的同時,會對清明上河圖中的故事進一步挖掘。除了河裡人之外,不少專案用心在世界觀、價值觀上進行塑造(其中包含著反戰、女性平權等主題),NFT作品中所傳遞的文化符號以及普世價值顯得彌足珍貴。

IP運營。專案方的深度運營是此次JPEG熱潮中非常亮眼的一點。其實10K系列的頭像作品之所以那麼成功,背後不僅是藝術家的功勞,更是深度運營的結果。就拿無聊猿舉例,它的運營模式類似於會員制——即每個NFT背後都代表著某種權益,而猿猴持有者將享受專案成長的福利。6月17日,專案方為每一個持有者空投了Decentraland世界中用到的3D外套。6月19日,專案方還為每個持有者空投了小狗NFT。最棒的是,無聊猿的持有者在購買的同時獲得完整的版權授權,可以製作猿猴形象的周邊銷售,將它作為實體商品的品牌形象。因此,專案方不僅是將無聊猿作為一個NFT系列在運營,而是努力將它變成一個文化符號/IP去進行傳播及運營。無聊猿致力成為區塊鏈乃至現實世界的潮流。IP的魔力可以無限延長無聊猿的生命週期:它可以製成電影,以塗鴉的形式出現在大街小巷或者或者出現在我們日常穿的T恤上等等。

社羣運營。正如前面說到的,生成類藝術的社羣屬性是天然的,而凝聚的社羣共識更易於專案的傳播以及價值發現。這種社羣共識或出於利,隨著專案方所承諾的福利一一兌現,NFT持有者會發現收藏作品存在長期價值,故而一直持有。這種社羣共識更是出於對於同一文化符號/價值觀的認同。無聊猿的背景設定是一群投身加密領域的猿猴在財務自由以後成立了無聊猿遊艇俱樂部,在小酒吧一起聚會、玩塗鴉、遛狗,過著無聊的“躺平”生活。這種社羣共識一定是帶有crypto精神的、街頭文化的、甚至有些嬉皮士的高淨值人群的共識。因此我們可以推測無聊猿藏家現實生活中可能酷愛穿著Supreme等潮牌或者會收藏Bear Brick等潮玩。無論是共同的利益還是品味,社羣強共識導致持有者紛紛換上所擁有NFT的頭像,然後互認家人,是NFT附著上社交的功能。

NFT藝術品的可延續性

那麼有人不禁會問,這波JPEG熱潮還會持續多久?首先,傳統藝術機構的作品週期可以達到5到10年,而區塊鏈作品的生命週期非常之短——可能就是三個月。三個月前藏家的認知還停留在類似於Punk的仿盤上,而三個月後的新玩法又顛覆了他們原有的認知。他們無法預料到下一個風口是什麼。其次,NFT藝術品的可延續性在於是否有持續的用例(utility)來支援社羣共識、社羣粘性以及社羣成長性。比如,較早之前的Hashmask由於未能持續地輸出utility,其熱度市場熱點過後便所剩無幾。而從這一批的NFT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專案方在試圖延長這些它們的壽命。所用手法不過有三:

1. 從原有NFT中衍生出新的物種。比如說無聊猿最近推出了變異猴,藏家透過抽取藥水以及購買藥水,將猿猴染色孵化出變異猴。此舉可以壯大社羣並提高地板價。

2. NFT的IP孵化。正如上文中提到的,專案方與線下的實體品牌進行聯動,從而提升NFT的IP屬性。隨著無聊猿成為炒作標的,它的二次創作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比如說實體產品如面膜、飲品、服飾以及滑板等等。而無聊猿形象自帶的嘻哈風格使它更加容易受到潮牌的親睞。

3. 新增元宇宙的玩法。頭像類NFT作為遊戲角色,透過專案之間建立合作的方式有機會自由進入各類元宇宙。專案方會對NFT持有者空投各類道具,使得元宇宙世界更加完善。

2017年NFT的形式還比較單一,而如今NFT可以是一幅作品、一條推特、一個頭像、一個表情包或者一段音樂。未來,NFT的定義方式會不斷擴充套件。此次JPEG 熱潮中,儘管幾個高質量的作品仍然沿用Punk的創作手法,但是它們在敘事、IP及社羣層面已超越了前者,算是有了長足進步。而生成類藝術仍還處於非常早期,有巨大的進步空間。

那麼作為剛進入市場的藏家還是藝術家,應該如何擁抱整個快速變化的市場呢?新人一定要以快速學習、歸零的心態進入這個市場。假設一個藝術家在web2.0世界有一定名氣、IP效應以及受眾群體,那麼他在進入web3.0世界應具備為社羣奉獻的利他精神,這樣才能在行業裡走得更長遠。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