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會火嗎?

買賣虛擬貨幣

在網路效能、風險控制、資本效率、流動性等諸多問題掣肘下,雖經過多年探索,去中化衍生品交易並未出圈。

不過,這並不代表其就此停滯不前,就像2年前,人們絕不可能想到DEX成交量最高觸及CEX的40%,而早在2020年7月份,Uniswap一家的成交量就已超過了全球最為知名的CEX。

隨著眾多優秀的Layer 2解決方案(Optimism、Arbitrum、Metis等)上線,困擾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的礦工搶跑、手續費高、效能低下等問題都將逐步得到緩解,屆時,我們將會看到一個全新的加密衍生品市場。

那麼,當下的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市場的現狀如何?在以太坊Layer 2基礎設施不斷完善下,加密衍生品交易又將發生哪些劇烈的變化?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與中心化衍生品市場之間的關係又會是怎樣的?

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現狀

一般情況下,在成熟的交易市場中,衍生品交易量會遠遠超過現貨成交量。

例如最新資料顯示,僅在2021年上半年,加密領域前10衍生品交易所就產生了大約27萬億美元的交易量,而前10名現貨交易所約為12萬億美元,前者是後者2倍還高。

此外,根據Coingecko最新資料,全球前七大衍生品交易所為歐易OKEX、幣安、Huobi、Bybit、FTX、Bitget、BitMEX,其中歐易OKEx在近期單日現貨交易量維持在96億美元上下,而衍生品交易量約為300億美元,後者是前者的3.1倍。

充分說明衍生品交易量遠超現貨成交量的現狀,這點在傳統金融市場依然成立。

在傳統金融世界中,金融衍生品根據產品包括但不限於遠期合約、期權合約等合約形式,合約背後的標的物又包括股票、貨幣、商品等。根據2020年衍生品統計資料,2020年整體的衍生品市場的名義價值大致為840萬億美元,而股票、債券等現貨市場成交規模約為170萬億美元,衍生品市場的規模是其現貨資產成交量的4-5倍。

不過在去中心化衍生品市場中,這一情況卻恰恰相反,一方面與中心化衍生品市場相比,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顯得微不足道,另一方面去中心化衍生品成交量也遠不及DEX現貨成交量。

首先來看去中心化現貨成交與去中心化衍生品對比資料。以2021年第一季度市場資料為例,去中心化衍生品成交量約為70億美元,而同一時期去中心化現貨成交量超過2200億美元,後者是前者的32倍,這與傳統意義上“衍生品交易遠超現貨交易”的常態大相徑庭。

資料來源:dune.xyz

另外,去中心化衍生品市場的成交量與中心化衍生品市場相比也相差甚遠。2021年第一季度中心化永續合約交易額超過14萬億美元,是同一時期去中心化衍生品70億美元交易量的2000倍。

在DEX層面,Uniswap V2和V3的總計24小時交易量為12.5億美元,以Perpetual Protocol為代表的去中心化合約交易所24小時交易量為0.96億美元,在去中心化世界裡現貨交易量是衍生品交易量的13倍。

透過以上資料對比,可以認為去中心化衍生品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回顧Uniswap等DEX發展歷程,在AMM機制作用下,DEX現貨市場在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就佔據加密交易40%的市場份額,整體生態繁榮。那麼,是什麼在阻礙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發展?為什麼去中心化衍生品還沒有火起來?

為什麼去中心化衍生品還沒有火起來?

在DEX發展道路上,也曾遇到各種問題,如門檻高、上線幣種少深度差、手續費高、效率低等通用型問題,還包括AMM池的無常損失與礦工搶跑等深層次問題。

前者可以透過使用者教育、交易擴充套件等手段解決,後者則需要從機制層面進行深層次革新。以礦工搶跑為例,該現象的專業表述為礦工可提取價值(MEV),即指礦工透過拍賣其挖出區塊中的交易排序,可以獲得的區塊獎勵和交易費用之外的額外利潤,由此衍生出了形式多樣的套利機器人,包括搶跑機器人、尾隨機器人、清算機器人......普通交易者不得不為此買單。

當然,該問題最為徹底的解決辦法當然是ETH轉PoS,將以太坊礦工徹底淘汰,但由於ETH2.0完全落地尚需數年,在這之前,以太坊生態也透過各種巧妙的辦法應對礦工可提取價值,Eden Network、Flashbots等專案各自給出了該問題的解決方案,很大程度上解決了礦工可提取價值問題。

總的來說,DEX現貨交易市場存在各類問題,均能夠找到對應問題的解決方案,即便是礦工可提取價值這樣的以太坊原生機制帶來的深層次問題。

但是,去中心化衍生品就沒這麼幸運了。

首先,與單純的代幣swap相比衍生品交易要複雜很多,這中間會涉及一系列的風險管理,保證金交易,清算機制以及穩定的喂價機制等。

其次,在衍生品市場,礦工的交易搶跑問題更加難以解決,例如在Synthetix最新的前50個改進提議中,25%都在解決搶跑的問題。早在2019年,礦工搶跑事件中,某個機器人從喂價失敗中抽取了110億個sETH!辛虧Synthetix團隊及時發現並凍結了協議,避免了更糟糕的結果,也將了Synthetix從毀滅的邊緣拉了回來。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沒有未來,相反,隨著以太坊Layer 2基礎設施不斷完善,曾經的手續費問題、效能低下問題、搶跑問題均能得到解決。

目前,不同的去中心化衍生品平臺採取了不同的擴容方案,較為成熟的合約交易平臺Perpetual Protocol選擇了側鏈方案xDai,dYdX選擇以色列開發團隊StarkWare開發的StarkEx作為擴容基礎設施;知名的DeFi專案Synthetix則使用了Optimisitc Rollup的Layer 2方案Optimism來進行擴容。

隨著Arbitrum、Optimism、StarkWare、Zksync、Metis等擴容方案效能的不斷提升,在保證交易的實時確認性之後,礦工搶跑問題與效能問題均將迎刃而解。

未來,去中化衍生品交易與中心化衍生品交易將會是怎樣的關係?

相輔相成還是你死我活?

有人會認為,隨著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的逐步完善,最終會取代中心化交易所的衍生品市場份額,這種猜測是否會出現?

事實上,當下的去中心化衍生品市場份額正在快速上漲。在剛剛過去的9月13日,dYdX的交易量超過12億美元,是三個月前成交量的40倍,如此快速的增長,要歸功於dYdX的二層解決方案StarkWare。此外,我們知道Perpetual Protocol V1利用xDAI側鏈擴容,Perpetual Protocol V2與V3已選擇Arbitrum上建立永續合約。

資料來源:metabase.dydx.exchange

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還存在著諸如去中心化資產託管,更加開放的自治系統,更加公開透明的治理體系,還具備中心化交易所不具備的匿名性。

這是否意味著,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將會取代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

當然不是。

就像我們在討論DEX是否會因為其諸多去中心化優勢取代CEX時,卻從未想到過美國SEC會於9月初大張旗鼓地調查了Uniswap的實際開發與控制團隊Uniswap Labs,而在2個月前的7月份,Uniswap Labs以“不斷變化的監管環境”為由,限制了其協議前端上的129種代幣化股票、映象股票、期權和衍生品代幣的交易。

因此,所謂的去中心化也只是相對而言,即便dydX當前日成交量已高達12億美元以上,但該協議的控制權並未向社羣開放,你可以認為dydX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箇中心化交易所。

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還存在其他問題。

首先,清算機制是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都面臨的重大問題,與中心化交易所強大的處理能力相比,去中心化平臺需要價格劇烈波動時鏈上擁堵情況帶來的各種問題。

其次,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還要面臨資本效率問題,交易者參與衍生品交易的核心訴求是可以進行保證金交易並附加槓桿,但是部分合成資產專案引入的超額抵押機制又一次限制了資金的高效使用,例如Synthetix這樣的衍生品交易所要求超額抵押,抵押率為500%,也就是說每質押5個SNX才能得到1個sUSD,當抵押率觸及200%時就會被強制平倉,這與衍生品交易的初衷相違背。

最後,由於去中心化專案所有交易上鍊,資料清晰可查,這與大型機構交易者會有隱藏倉位和合約地址的需求相違背。

綜上,雖然當下去中心化交易所發展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但隨著Layer 2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即將迎來高潮,不過這不足以支撐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超越中心化交易所,未來兩者將呈現DEX與CEX那樣的相輔相成的關係,而不是你死我活。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