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快來了,但多數人可能會有四大誤解


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比特幣較早出現,沒有集中發行方、總量有限、使用不受地域限制和匿名性是其四個主要特點,先入為主地影響了公眾對數字貨幣的認知。我國移動支付較為發達,以微信支付及支付寶支付為代表的非銀行支付滲透率較高,公眾往往在數字人民幣與移動支付工具之間進行比較。而隨著中美兩國關係趨緊,特別是在關於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系統會不會將中國排除在外的討論中,公眾希望透過數字人民幣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打造一套新的跨國結算系統。因此,對數字人民幣的誤解就產生了。

一、數字人民幣不如微信支付寶?

數字人民幣是法定貨幣,而微信、支付寶僅是一種移動支付工具,兩者本質不同。有分析稱,微信支付、支付寶使用場景已經很豐富,央行數字貨幣推出必要性不大。這樣的看法,並沒有清晰認識到法定數字貨幣的本質。作為法定數字貨幣,數字人民幣對於微信、支付寶或不存在衝擊與否的問題。數字人民幣的效力完全不是微信和支付寶能夠相提並論的。相比非銀行支付方式,數字人民幣由央行發行,安全性更高;不用繫結銀行賬戶或支付賬戶,還可以在沒有網路的情況下使用,使用範圍也更廣。而且,數字人民幣可以打破支付行業的壁壘,在所支援的銀行和支付工具間實現流通,而支付寶和微信之間無法進行轉賬。那麼,數字人民幣會不會衝擊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的地位呢?從使用者視角看,數字人民幣使用範圍更廣,適用於全場景,具有無限法償性,具有強制性,而其他支付手段並不具備這樣的性質。將來,隨著數字人民幣落地應用,使用者支付選擇將更加豐富,也更加方便快捷和安全。也許會出現一種可能,使用數字人民幣的人越來越多,使用微信和支付寶的人越來越少。不過,數字人民幣正式發行乃至大規模應用尚需時日。大家感知並認識數字人民幣的優勢,還需要一段時間。

二、數字人民幣主要基於區塊鏈技術?

從已經公開的資訊可以獲知,中國人民銀行在數字人民幣的開發過程中始終保持技術中性,將不對商業銀行數字貨幣錢包研發的技術路線進行干預。但是,數字人民幣將不以區塊鏈為主要底層技術,這一點是明確的。原因在於兩個方面。第一,從效能看,現有區塊鏈技術不適合零售支付等高併發場景。在區塊鏈中,交易只能排隊按序處理,所有交易結果和支付記錄都要同步到全網節點,嚴重影響系統處理效能。在生產環境中,區塊鏈系統每秒可處理逾千筆交易;在實驗室理想環境中,每秒交易量可能過萬筆。而剛剛過去的“雙十一”,我國網路支付合計最高併發量10.9萬筆/秒。而且,隨著參與節點數量增加,資料同步、驗證開銷增多等等,區塊鏈系統的效能還會進一步降低,從而影響區塊鏈的可擴充套件性(穆長春等,2020)。第二,從職能看,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性特性與中央銀行的集中管理要求存在衝突。區塊鏈的核心思想在於“去中心化”,但作為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數字人民幣要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央行副行長範一飛在《關於數字人民幣m0定位的政策含義分析》一文中強調:從m0的管理模式看,貨幣發行是中央銀行的基礎職責,數字人民幣應堅持央行中心化管理。

三、數字人民幣不能兌黃金外匯?這裡

前段時間,網路上流傳一種說法——數字人民幣不能兌換黃金和外匯,是一種功能不全的“劣幣”。數字人民幣定位為替代一部分流通中現金,是數字化的人民幣現金,因此數字人民幣的功能和使用範圍與人民幣現金一致。簡單地說,在技術條件具備的情況下,人民幣現金所具備的功能,數字人民幣同樣具備;人民幣現金所沒有的功能,數字人民幣也不會有。所以,用數字人民幣是可以換外匯的,前提是要符合國家外匯管理政策;用數字人民幣也可以購買黃金,無論是紙黃金還是實物黃金。但是,數字人民幣不能直接兌換黃金。道理很簡單,因為國際社會已經放棄了“金本位”。1971年,美國尼克松政府宣佈美元徹底與黃金脫鉤,標誌人類社會自此進入了純信用貨幣時代。信用貨幣是由國家法律規定的、強制流通的,它不以任何貴金屬為基礎,不支援直接兌換貴金屬。目前世界各國發行的貨幣,基本上屬於信用貨幣。紙質的人民幣,你能用來直接兌換黃金嗎?當然也不能。即便是綠油油的美元現鈔,也不能直接兌換黃金。那些批評數字人民幣不能兌換黃金和外匯的人,對貨幣和外匯基本知識一無所知。其實,數字人民幣主要用於小額零售支付,能否兌換黃金外匯也不是重點。

四、數字人民幣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數字人民幣目前定位為國內小額、零售支付,與人民幣國際化關係不大,更不會顛覆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霸主地位。人民幣國際化能否推進,主要在於三個方面:一是國際貿易中的計價與結算,二是能否成為儲備貨幣,三是能否成為金融交易的主要貨幣,這三者是相互關聯的(劉曉春,2020)。一個國家的貨幣能否在國際上被接受、被廣泛而活躍地用於這三個方面,主要取決於這個國家綜合的經濟和政治實力,而這些與貨幣是否為數字形態並沒什麼必然的關係。但在國際合作方面,數字人民幣將可能發揮重要作用。目前,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當局普遍關注法定數字貨幣,但法定數字貨幣作為新生事物,面臨著多重挑戰。我國較早啟動央行數字貨幣研發,如果在法定數字貨幣方面開展國際合作,與世界各國及國際組織加強數字貨幣研發、監管等方面資訊共享和經驗交流,將有助於加快數字人民幣推出程序,也將推動更好地推動數字貨幣服務全球。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可優先作為數字人民幣國際合作物件。此前,《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提出,推動數字人民幣的研發應用和國際合作。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