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本聰未公開郵件又提出了一個新難題(下)

奇怪的時間戳 
在2009年1月的電子郵件中,中本聰的時區似乎比格林威治標準時間(gmt)早八小時。另外,finney的電子郵件伺服器以某種方式在中本聰的電子郵件伺服器之前收到了兩封電子郵件。

derek atkins是finney的同事,他也是密碼學郵件列表的成員,他中本聰發給各個人的電子郵件進行了比較。atkins建議,該問題可能歸因於中本聰計算機的配置方式:“假設傳送方的系統設定為本地時間,而不是格林尼治標準時間(在windows中是常見的),而且還假設傳送方計算機的本地時區配置錯誤,那可以解釋差異。”

然後,我們將其與中本聰傳送到密碼學郵件列表的第一封電子郵件進行了比較。該電子郵件的抬頭通常與我們的電子郵件一致,但其時間戳在內部也一致。


在美國,時鐘已於2008年11月2日向後移動了1個小時。因此,美國和日本之間的時差增加了1個小時(日本不更改時鐘)。最初,這似乎是一個合理的解釋(假設中本聰並非實際上位於日本),但是中本聰從2008年11月8日至2009年1月8日傳送給密碼學郵件列表的電子郵件也沒有矛盾的時間戳記。


中本聰最初可能是根據dst之前的時差將其計算機時鐘設定為日本時間,但後來卻忘記了進行調整。但這並不能解釋為什麼他的其他dst後電子郵件沒有表現出相同的異常。

根據1月12日中本聰給finney的電子郵件,我們知道大約在這個時候他在某個地方,連線受限,所以也許他計算機的內部時鐘不同步:“很遺憾,我無法從自己所在的位置接收傳入的連線,這使事情變得更加困難。您的節點接收傳入的連線是使網路在第一兩天保持正常執行的主要因素。”


在1月8日傳送帶有“正常”時間戳的電子郵件之後,中本聰很可能立即前往了另一個時區,並且連線受限,第二天他便透過電子郵件向finney傳送郵件。另一個可能性是中本聰使用了幾臺計算機,其中有些配置準確,有些則沒有。


一個更古怪的理論基於流行的假設,即finney本人是中本聰。如果我們假設他為方便起見將中本聰的電子郵件連線到他的主要電子郵件帳戶,那麼他不必每次都登入到他的vistomail帳戶,那麼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finney.org伺服器會收到它在anonymousspeech.com伺服器之前。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finney選擇不與《華爾街日報》共享這些電子郵件,以及為什麼他確實共享的那些電子郵件丟失了大多數標題資料。


同時,他們給我們帶來了一個新的小難題。sergio demian lerner花了七年的時間才弄清楚著名的“patoshi”模式。希望社羣花費更少的時間為奇數時間戳提出更好的解釋。



這些電子郵件還提供了有關中本聰與比特幣推出期間的早期採用者(例如finney)之間緊密合作的更多見解。後來,可以理解的是,芬尼選擇不強調他的早期參與。“當中本聰宣佈該軟體的第一個發行版時,我立即就注意到了它,我認為我是中本聰之外的第一個執行比特幣的人,”他在bitcointalk論壇的最後一篇文章中寫道,但在釋出之前沒有提及他們的交流。


然而,差不多七年後,我們必須同意芬尼在同一場告別文章中的另一句話:


“今天,中本聰的真實身份已經成為一個謎。”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