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的今天,比特幣創造者中本聰發出了他的最後資訊

買賣虛擬貨幣

2011年4月26日,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向其他開發人員傳送了最後一封電子郵件,他在郵件中明確表示,他已經“轉移到其他專案”,同時交出了他用來傳送全網警報的加密金鑰。

快進到2021年,比特幣的故事在很多方面還只是剛剛開始。隨著比特幣價格突破6萬美元的新高,中本聰發明的一種不受任何中央政黨或政府控制的數字貨幣,及其必要性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認可。

如今,受到音樂家、政治家和人權倡導者的追捧,比特幣正處於一個主流時刻。然而,關於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這個人,仍然有很多謎團。

因此,今天Forbes發表了一項新研究,首次全面探討了中本聰作為比特幣專案首席開發者的那段時間。

Bitcoin Magazine一篇標題為“中本聰的最後日子:當比特幣的創造者消失時發生了什麼”的報告中,全面的總結了中本聰在推出比特幣時經歷了什麼,以及他作為一名開發者所做的選擇,並預示了為什麼他對這項技術的影響在他離開後仍持續很長時間。

基於這份6個月的研究,該報告包括超過120條引文,讀者可以看到圍繞比特幣的一些聲名狼藉時刻的完整對話內容,包括一個著名的會議在中央情報局總部和專案的第一次權力過渡的對話的完整背景。

考慮到這一點,Forbes的工作人員Pete Rizzo分享了一些他們在研究中本聰和他作為比特幣程式碼經理的早期工作時學到的東西。

如果您是加密貨幣的新手,我希望這些發現將鼓勵您更詳細地探索比特幣的歷史。

1. 中本聰認為比特幣是央行的替代品

多年來,人們多次試圖將中本聰重塑為只對擾亂銀行業或支付業務感興趣的人,大多數人都對印在比特幣區塊鏈第一塊上的那篇新聞文章有自己的解讀。

但即使不直接看程式碼,中本聰最初的一些公開資訊也直接涉及貨幣發行問題。

2009年2月,他在P2P基金會論壇上寫道:“傳統貨幣的根本問題在於讓它運轉所需的所有信任。人們必須信任央行不會讓貨幣貶值,但法定貨幣的歷史充滿了違背這種信任的情況。我們必須信任銀行來保管我們的錢,並透過電子方式進行轉賬,但它們卻在信貸泡沫的浪潮中借出資金,而儲備很少。”

與批評人士可能會說的相反,中本聰在創造他的發明時,經常把央行和印鈔作為關注的問題。

他在另一篇最早的回覆中是這樣描述的:“對於安全電子支付協議的問題,確實沒有人可以充當央行或美聯儲的角色,能隨著使用者數量的增長來調整貨幣供應。”

2. 中本聰在“離開”比特幣後活躍在幕後

在這項新研究之前,眾所周知中本聰在比特幣論壇上的最後資訊是在2010年12月,他在2011年4月26日向開發人員傳送了最後一條資訊,少有人知道這之間發生了什麼。

多虧了Gavin Andresen提供的新郵件,他是一位直接與中本聰合作並在中本聰缺席期間接手專案的開發者,這些線索現在更完善了。

的確,中本聰和其他開發者之間存在一些分歧,最顯著的是如何處理專案所獲得的宣傳,以及其他技術問題上。

Rizzo不認為這能讓我們更深入地理解中本聰失蹤的確切時間,但他從研究中得出的結論是,在中本聰離開的時候,比特幣已經不再需要一個單一的領導者了。

3.中本聰知道比特幣是一項科學突破

在這裡說的是最初的Bitcoin.org網站上的一個子頁面,中本聰在其中聲稱比特幣解決了“拜占庭將軍的問題”,自那以後,人們普遍認為他在做這件事。

令人吃驚的是,中本聰不僅能夠發明出真正的新東西,而且還能夠將這一成就具體地實現出來。

這證明了他精通電腦科學史,並且能夠準確地定義他所取得的成就,即使這需要全世界花些時間才能趕上他的思路。

4. 中本聰真的被比特幣可能被破壞的想法嚇壞了

儘管Rizzo相信了這個斷言,但他還是嚴謹的透過詳細的闡明來加以論證。

Rizzo早在就知道比特幣區塊鏈是在2010年被利用的,這個漏洞導致了數十億比特幣的誕生,這些直接違反了該軟體的貨幣政策。

Rizzo從沒想過中本聰會深受此影響。中本聰非但沒有把這一事件視為一次性事件,反而使得他從根本上改變了自己的行動和領導力。他與其他開發人員的合作變得更少,更傾向於對軟體進行未通知的新增和更新,總體上他痴迷於讓軟體更安全,這樣的階段似乎持續幾個月。

2010年晚些時候,中本聰意識到比特幣容易受到攻擊,而他的其餘工作則是試圖不惜一切代價阻止致命攻擊的企圖。

5. 中本聰是比特幣仁慈的獨裁者

現如今,比特幣開發是全球數百名開發者之間高度協作的過程。但當年中本聰主持這個專案時,他和其他幾個人做了大部分甚至是全部的工作。

儘管如此卻一點不令人驚訝,在早期,像中本聰這樣優秀的程式設計師並不多。在Gavin Andresen的鼓勵下,他們後來加入了這個專案,這個專案也在他的領導下變成了一個更加開放、協作的專案。

儘管如此,我仍然認為中本聰作為一個仁慈的獨裁者來管理比特幣是很有趣的,因為他經常編寫“官方”程式碼,讓其他人來測試。這完全符合開源的既定慣例,大多數人相信中本聰沒有意識到他需要為比特幣的管理髮明一種新模式,以使其“去中心化”。

這就是為什麼Rizzo認為最好把比特幣的一部分看作是中本聰構建的,它的完成,從技術上和哲學上來說,都是其他後來的貢獻者的結果。

6. 比特幣使用者在中本聰離開之前就開始了對他的批評

關於這項研究,Rizzo最大的驚喜也許是發現了比特幣使用者之間關於中本聰的實時對話,並親眼目睹了使用者對中本聰的態度是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的。

據Rizzo瞭解,這些態度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2010年初有一段蜜月期,當時大多數使用者都在發現這個軟體。而當他開始更積極地維護他對程式碼的權威時,這是一個覺醒。

最後,在2010年末的最後一段時間裡,使用者完全脫離了中本聰。一些人拿他的性別和性取向開玩笑,有時以圖形方式開玩笑。他們相當自由和公開地談論了中本聰造成的挫折,由於普遍缺乏可用性和無法滿足使用者的許多要求。

7. 中本聰在離開之前從比特幣軟體中刪除了自己的名字

最後一個有趣的發現是,中本聰確實正式“退出”了比特幣,將他的名字從軟體的版權宣告中刪除,並將程式碼留給所有“比特幣開發者”。

這與我們對中本聰的理解是一致的,他的辛勤奉獻和對個人行動安全的精通使他至今仍是個謎。

這是最終的線索,這一舉措消除了所有關於他是否打算離開的疑問,儘管此舉背後的動機仍然是個謎。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Clare Wang

本文來自比推Bitpush.News,轉載需註明出處。

作者:Clare Wang,來源:BitpushNews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