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帶來的業務流程最佳化是數字化轉型最深層次的變革


原創 高承實 鏈政經濟

隨著大資料、雲端計算、物聯網、5g、人工智慧等技術的逐漸成熟,這些技術疊加和組合而帶來的新一波技術創新大變革即將到來。這一波技術創新變革,完全具備推動新一輪康波週期的可能。這一輪新的康波週期,在我看來,就是數字化轉型。數字化轉型有可能是我們這一代人這一生中遇到的最大的經濟紅利。


01

當前,數字化遷移和數字化轉型已經在消費網際網路領域廣泛展開,在產業網際網路領域剛剛興起。在實現物理世界到數字世界的數字化遷移之後,消費網際網路領域的數字化轉型主要是透過實現大範圍連線,降低交易成本得以實現的。消費網際網路領域的數字化轉型不僅僅侷限在消費領域,其更本質性的意義體現在交易環節。而產業網際網路在實現數字化遷移之後,其數字化轉型更多表現為業務流程最佳化和生產關係重構,其更本質的意義體現在生產環節。這是產業網際網路與消費網際網路在數字化轉型領域最本質的區別所在。


02

網際網路建立的本意是實現更加民主和更加平等的數字世界,但網際網路執行的結果卻顛覆了人們美好的初衷。現實中的網際網路更加不民主更加不平等。傳統的人際網路關係隸屬於小世界模型,又被稱為六度分隔,而網際網路實現了更短距離的三度分隔,網路站點被連結和訪問的次數不是更加平均更加平等,而是服從了更加不平均不平等的冪律分佈規律。

而區塊鏈透過技術手段強制實現了節點的平等和民主。對區塊鏈我們一般都更加關注其中的鏈,即隨著時間順序而形成的一串難以篡改不可偽造的資料流。如果跳出具體的鏈,從更高層次觀察區塊鏈的話,我們就會看到,在區塊鏈系統中實際上所有節點構成了一個強一致性網路,在這個網路中,所有節點的地位、作用、所佔有的資料完全一致。即區塊鏈的節點形成了一個強一致性網路。


03

數字化遷移會將物理世界中越來越多的節點吸引到數字世界中,但這些被吸引到數字世界中的新的節點,與已經在數字世界中的其他節點,一般意義上仍會是弱連帶關係,而很難形成強連帶關係。因此,數字化遷移的程序可以是同步推進的。

由於相互之間具有強連線業務關聯,業務和網路中的關鍵節點、關鍵設施和關鍵資料,仍會形成一個一定範圍內的強一致性網路,即區塊鏈網路。

人與人之間業務關係的最佳化和調整,一定是在具有強業務關聯的人之間進行的。不具有業務關聯或具有弱業務關聯的人之間,除了使業務關係更加密切外,難以有業務關係調整的空間和可能。因此,業務關係最佳化也一定是從強一致性網路開始,逐漸過渡或擴充套件到弱一致性網路。所以,區塊鏈帶來的業務關係最佳化是數字化轉移中最深層次的變革,數字化轉型也一定是非同步推進的,即從強一致性網路向弱一致性網路和一般網路過渡和擴充套件。

試圖以強一致性網路覆蓋到所有網路,實現所有網路的區塊鏈化,忽略了經濟學中一個最基本的概念——成本。任何事情都有成本。試圖將所有網路建設成為強一致性網路,無論是經濟上還是現實條件,既不現實,更不可能。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