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行業的隱私和監管,你會如何站隊?

買賣虛擬貨幣

原文來源 | 福布斯精選文章

原文標題:《加密貨幣投資者無視監管不確定性以從隱私權中獲利》

翻譯編輯 | 白澤研究院

隨著商業變得日益全球化,金融體系不斷髮展,數字資產在我們的生活中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根深蒂固,監管機構正在採取更多限制措施來維持對行業的管控。鑑於加密領域創新的飛速發展,隱私通常是強制性的,這樣的結果很可能讓投資者去追趕隱私幣,甚至可能站在歷史的錯誤一邊。

2021 年 5 月,美國財政部發布了拜登政府 2022 財年的收入提案。其中包括一項關鍵要求,“對金融機構和個人賬戶實施嚴格的報告要求”。具體而言,該提案涵蓋“銀行、貸款和投資賬戶,但低於 600 美元市場價值的賬戶除外。” 換句話說,金融機構將報告任何超過 600 美元的企業和個人賬戶的流入和流出,無論它們是基於法定貨幣還是加密貨幣。然後在 10 月下旬,基礎設施法案的透過也為財政部提供了一個額外的門檻,即 10,000 美元。

所有這些都增加了對加密貨幣的限制,特別是對於“隱私幣”。加密投資者通常會將隱私作為投資目的的一部分。這種目的使隱私幣置於監管顯微鏡之下,並導致幾家交易所將這些代幣下架,以避免在受監管方面的違規。

對於加密行業的監管,不止於美國。在國際上,全球反洗錢機構——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 (FATF) 於 2021 年 10 月下旬釋出了針對處理加密貨幣的公司的最新指南。該指南要求加密貨幣服務提供商 (VASP) 提供客戶的交易報告,而服務提供商被定義為不僅僅是中心化交易所,也包括更多的公司。

然而,隨著監管的繼續擴大,加密社羣卻在推進隱私倡議。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在上週,由 Discreet Labs 開發的以隱私為中心的區塊鏈 Findora 宣佈設立 1 億美元的生態基金,用於研究、開發應用程式、基礎設施(例如 staking)和流動性。 

投資者可能注意到了,許多隱私幣已被證明是 2021 年的可靠投資,因為在這個牛市期間,有一些隱私幣的表現已經悄悄跑贏了比特幣。

隱私幣誕生的背景

相反,比特幣、以太坊和其他加密貨幣不提供高度的匿名性或隱私性。比特幣是匿名的,這意味著交易與你的錢包地址相關聯,而不是你的姓名和身份資訊。比特幣的交易記錄儲存在公鏈上,一目瞭然;因此,比特幣是更透明的匯款方式之一。雖然交易者的身份資訊可能不會直接連線到比特幣交易,但網路可以看到每個人的公共地址,並且很容易就可以將身份與地址配對。這意味著交易金額、頻率和餘額都對整個公眾開放。許多加密交易所還要求其使用者在使用之前必須先透過 KYC 來提交身份資訊。此外, Chainalsyis、Elliptic、CipherTrace 等區塊鏈追蹤公司已被證明擅長將身份附加到非法交易中。從這個意義上說,今天的法定貨幣可能要比比特幣更加私密。

Findora 創始團隊 Discreet Labs 的產品副總裁 Warren Anderson 表示:“當有人用硬幣或紙幣換取商品或服務時,只有交易的雙方知道該交易。另外,如果你在農貿市場把一張 10 美元的鈔票交給老闆,他肯定是無法查到你的銀行賬戶裡還剩多少錢。”

隱私幣專門設計用於為加密貨幣的好處和功能新增一個急需的隱私層。隱私幣可以隱藏其使用者的資訊,包括身份、加密貨幣交易的規模或一個人持有的加密貨幣數量。大多數專案都有某種“檢視金鑰”,使用者、交易所或監管機構可以在其中穿透隱私層並訪問加密資訊。

有多種以不同方式發揮作用的隱私幣,例如 Zcash、Monero、Findora、Secret等等,在這裡就不具體介紹了。

金融隱私的歷史

對隱私的需求是一個普遍接受的概念,早在加密貨幣出現之前就開始了。該修正案最初強制的概念是“每個人的家就是他的城堡”,可以防止政府無理搜查、沒收財產和任意逮捕,是搜查令、攔截搜身、安全檢查、竊聽等行為的法律基礎。

第四修正案的保護也同樣適用於金融隱私,1978 年的《金融隱私權法案》是專為“銀行記錄”制定的第四修正案,可以用來保護個人財務記錄的私密性。

美國也瞭解隱私對於網際網路交易和支付的重要性。駭客通常會竊取未加密的 HTTP 中使用者的信用卡號碼。在網際網路的早期,國家安全域性 (NSA) 擔心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可能使用密碼學,但是如今,加密的 HTTPS 已是在網際網路上傳輸資料的一項要求,並且是所有監管機構的強制性要求。

Secret 的創始人 Tor Bair 認為:“隱私是安全性和可用性的基礎,無論使用者在何處活躍線上,都期望得到強有力的隱私保護。”

監管機構的“偏見”

就像網際網路時代和 HTTPS 的引入一樣,監管機構仍然對金融隱私和隱私幣的概念感到不安。監管機構的主要關注點是防止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銀行保密法 (BSA)》 要求公司實施 KYC 和交易監控。此外,《銀行保密法》也透過“旅行規則”來要求金融機構在涉及某些資金傳輸中將某些資訊傳遞給下一個金融機構。 

根據旅行規則,所有金融機構必須在資金傳輸中將以下內容傳送給接收方:傳送者的名稱,傳送者的帳號,傳送者的地址,金融機構的身份,資金量,執行日期,以及收款的金融機構的身份;

自 2018 年以來,FATF 釋出了一系列旨在定義加密貨幣服務提供商(VASP)的檔案草案,並建議各國實施適用於加密貨幣轉賬的“旅行規則”。

上述提到的要求似乎與隱私幣的目標相沖突,隱私幣可以遮蔽有關轉讓人、受讓人和持有人的潛在識別資訊。監管機構擔心,這些功能會阻止他們追蹤加密貨幣的能力,從而使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盛行。 

與任何加密貨幣一樣,隱私幣使用的法律因國家而異,有些國家選擇直接禁止它們,而另一些則將它們留在法律的灰色地帶。例如,韓國和日本已決定將隱私幣的使用和持有定為非法。

隱私幣審查的例子

也許隱私和監管的競爭最好的例子是紐約正在發生的事情。由於紐約實行加密許可證(針對加密服務提供商,如交易所),隱私幣對紐約投資者來說十分有限。根據規定,任何加密許可證的持有人“必須獲得監管機構的事先書面批准,才能推出或提供實質性的新產品、服務或活動,或對現有產品、服務或活動進行實質性更改。” 這意味著即使是擁有加密許可證的 Coinbase 和 Gemini 等交易所,想上架新的加密貨幣,或者是推出新產品,必須先獲得紐約監管機構的批准。 

而紐約金融服務部(NYDFS)已明確表示:“交易所不得對任何可能有助於混淆或隱藏客戶的加密貨幣進行上市,也不能對任何旨在用於規避法律法規的加密貨幣進行上市。” 

“監管機構通常對上市隱私幣的加密交易所感到緊張,因為它打破了法幣入口和 Web3 活動之間的聯絡。對入口和出口的控制和監督對於擴大監管機構已經對傳統金融機構施加的控制和監督至關重要。” 

NYDFS 還為加密貨幣提供了綠色通道,但不包括隱私幣;NYDFS 預先批准名單上沒有出現隱私幣。

簡單來說,NYDFS 為加密許可證持有者開啟了大門,可以更快地列出其他資產,但他們為‘隱私幣’關上了大門。

NYDFS 的前加密部門主管 Jon Blattmachr 表示:“如果監管機構允許這些隱私幣在受監管的交易所上市,那麼本質上來說監管機構支援這些代幣並向更多使用者開放。當然,諷刺的是,如果人們在交易所使用隱私幣,它更容易追蹤。”

部分投資者仍然青睞隱私幣

雖然在過去兩年中,從監管的角度來看,隱私幣的前景似乎很黯淡,而且 Monero 和 Zcash 等一些隱私幣已經從 Bittrex 和 ShapeShift 等加密交易所退市,但事實證明,隱私幣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強勁的投資。

這有幾個原因。首先,像大多數加密貨幣一樣,隱私幣往往與比特幣朝著相同的方向發展。其次,這些平臺中有許多都有忠實的追隨者,他們將這些資產視為不僅僅是交易機會,而是對基本人權的更高要求。 也就是說,由於交易量較小,使用率較低,隱私幣可能比基礎資產更具波動性。隱私幣可以說是任何投資組合中資產多樣化的重要工具,前提是監管環境不會因對勒索軟體或其他因素的擔憂增加而收緊。 

隱私幣的未來?

隱私幣的未來在美國和國際上會是什麼樣子?

加密社羣的許多成員認為,它將類似於 HTTPS 以及政府最終如何同意對隱私和加密的需求。加密行業團體和公司必須繼續與監管機構合作,討論隱私幣,消除誤解,並負責任地闡明金融隱私的價值。這些問題不太可能很快得到解決。 

用紐約金融服務部的前加密部門主管 Jon Blattmachr 的話來說:“加密行業與監管機構的接觸至關重要。在涉及新技術和使用這些技術的迭代期時,監管機構總是落後。監管機構人手不足,關注的重點不是下一步,而是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

這就是為什麼加密行業需要與監管機構密切接觸的原因。或許,加密行業可以向監管機構展示隱私幣對反洗錢工作的價值,以及倡導監管機構如何在允許創新的同時對隱私領域進行監督。

風險提示:

根據央行等部門釋出的《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本文內容僅用於資訊分享,不對任何經營與投資行為進行推廣與背書,請讀者嚴格遵守所在地區法律法規,不參與任何非法金融行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