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telegraph中文專訪|Ava Labs創始人Emin Gün Sire:雪崩協議將是未來,會成為區塊鏈領域的乙太網

買賣虛擬貨幣

2008年,中本聰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開源論文,介紹了一種新的數字貨幣——比特幣:它最初的價值還不到一便士,但現在每枚比特幣的價格已經最高飆升至6萬多美元。

比特幣經過了10多年的穩定執行證明了它的安全性、去中心化等眾多優點,不過中本聰共識也因為它的吞吐量不高一直飽受詬病。

在每個人都陷在中本聰思維的桎梏之內的時候,Emin Gün Sire,一個比中本聰更早接觸比特幣工作量證明機制的專家始終致力於分散式系統和共識協議的研究,在發現中本聰共識不足以支撐區塊鏈世界的需求時,他苦心開發出Avalance(雪崩協議),以將世界上有價值的東西全部數字化,引入區塊鏈,並提供可擴充套件性和高效能。

2021年7月6日,Cointelegraph中文邀請到了Ava Labs 創始人兼 CEO Emin Gün Sire做客線上王牌訪談欄目Focus,由Cointelegraph中文CEO&聯合創始人Vadim進行專訪。

Emin Gün Sire在活動上透露,第一次讀中本聰白皮書,那就像自己的初吻,難以忘懷。就像其他學者一樣,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中本聰有沒有引用自己的作品。最後Sire發現中本聰並沒有這麼做,甚至也沒有引用其他業界人士的文章。

嘉賓精彩觀點:

1.區塊鏈領域需要一個可擴充套件的、速度快的協議。無論是發起交易,還是確定交易,速度都應該快起來,同時,吞吐量也應該很高。先前的所有協議,無論是中本聰協議,還是之前的經典協議,都離這個目標十萬八千里,無法滿足這個新興世界的需求。

2.雪崩協議不是和比特幣競爭,比特幣想要成為世界上的儲備貨幣,這不是雪崩協議的目標,這個目標很難實現。雪崩協議也不和以太坊競爭,以太坊是一個通用計算平臺,而雪崩協議的目標是將所有資產數字化。

3.和所有技術一樣,一項技術終將被取代,我們一直遵守中本聰提出的願景——區塊鏈是將所有資產進行數字化的絕佳場合。我們一直遵守這一願景,並在這一願景上進行發展,我們採取了他的技術觀點,進行了相應的改變。

以下是Cointelegraph中文整理的訪談內容:

Vadim:首先,請自我介紹一下。

Emin Gün Sire:我是為數不多的比中本聰還早進入這行的人,在區塊鏈被命名為區塊鏈之前,在區塊鏈火起來之前,我就入行了。2002年,我跨入區塊鏈行業。那時候,檔案共享系統出現了一個問題。作為點對點系統,所有人都應該貢獻資源,每個人在下載檔案的同時,也應該上傳檔案,但是人們還是傾向於索取,而不是付出,這對於當時的點對點系統來說,是一個大問題。我就想,讓我們引進神奇的網路代幣,讓我們創造神奇的東西。

要想下載文件,你必須擁有網路代幣。如果你太自私的話,你的代幣就會消耗完。要想重新獲取代幣,你需要貢獻資源。為此,我創立了Karma系統,以滿足網路代幣需求,這是工作量證明(PoW)的首次實踐。Karma使用者透過解決加密謎題來賺取代幣。

關於Karma系統的論文於2003年發表,大家可以去查詢相應的學術記錄,那篇文章在學界廣為引用。當然,相較於比特幣,我缺了一些東西。澄清一下,中本聰晚於我(入行)。他很聰明,他改善了Karma,將共識協議融入了建立代幣的過程中,這是極其聰明的一步,提升了激勵制度,也是共識協議的第二次突破。在分散式系統的歷史中,中本聰實現了一大進步。

同時,他的願景也和我不一樣。我當時只是想將Karma用作點對點系統,而他想到了比特幣,他的願景更加巨集偉,更加精密,他想替代美元。

我們的想法大相徑庭。但是,他創造比特幣的時機非常好,正好是在2008年經濟危機之後,而我則是在911事件之後創造了Karma。那時作為一名年輕教授,有些年紀高的教授對我說:“這是一個很不錯的課題,但是你拉不到資助,因為美國政府不可能資助這類專案”。於是,我就結束了這個想法,但是Karma在學界廣為引用,是一個非常知名的系統。自那之後,Karma知名度也在不斷提升。當然,從之後興起的加密貨幣中,我也有很多收穫。

Vadim:很多年前,區塊鏈、比特幣還沒出現的時候,你就做了類似的事情。當你第一次接觸比特幣,第一次聽說比特幣的時候,你是不是收到了比特幣白皮書?

Emin Gün Sire:不,我並沒有單獨收到白皮書。中本聰沒有引用我的作品,他提出自己的觀點,與我的作品無關,這很有意思。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讀中本聰白皮書,那就像我的初吻,難以忘懷。那時候,我覺得中本聰的想法很棒,很不錯。但是,就像其他學者一樣,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他有沒有引用我的作品。我就去找,我發現並沒有,也沒有引用其他業界人士的文章。我就在想,中本聰或許不是一名學者,他不瞭解學術,不瞭解該領域的學術作品。我就在想“好的,雖然他沒有引用我的作品,但他的觀點確實非常棒”,我想驗證他的想法是否正確。

我和Ittay Eyal(博士後、以色列理工學院教授)決定仔細研究中本聰的的共識協議。關於比特幣的一切,人們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是正確的,而中本聰並未提供相應的證據來證明。

因此,這是一次很好的學術實踐機會,來驗證這些宣告。我們仔細地研究中本聰的論述,發現了一些不一樣且微妙的事。我不相信他的論述是正確的,因此我就開始了調查,並於2013年發表了相應的報告,提出自私挖礦(selfish mining)的概念。這是中本聰一個很大的疏忽,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協議並不滿足激勵相容,也就是說,你可以按照中本聰說的做,你可以按照他的方式來挖礦,但如果你不想這樣的話,那麼你可以嘗試自私挖礦。Eyal和我發明了自私挖礦,這樣你可以掙到更多的錢。

我們於2013年推出自私挖礦。你可以想象到之後發生了什麼,所有人都討厭我們,說什麼的都有,死亡威脅紛至沓來,整個社群都不信任我們。他們所有人聯合起來,貶低我們,說我們是錯的,有些人甚至想要證明自私挖礦是錯誤的。

但所有人的嘗試,都再次佐證了我們的觀點。他們每個人都因此改變了立場,說“這個傢伙是對的,PoW系統確實存在自私挖礦這一漏洞”。

中本聰的觀點有點誇大,需要發生細微變化。與PoW系統打交道的人們需要意識到這一新的威脅,他們要時刻準備好面對自私挖礦。

我從被整個比特幣社群討厭,到突然之間被邀請到所有比特幣會議。因為顯然,我們做了一件大事,自私挖礦論文是引用第二多的文章,無論是在比特幣文獻範圍內,還是在比特幣領域,僅次於比特幣白皮書(比特幣領域引用最多的文獻)。

(比特幣)白皮書將我帶入加密領域,讀完白皮書後,我開始仔細研究比特幣,研究加密貨幣領域的去中心化。我開始關注可擴充套件性,為閒置的資金增加安全保障。因為交易所不斷流失錢財,為此,我們發明了新的機制,叫做“保險庫”,這被引進了比特幣來保護人們的資金,避免被交易所偷去,或者說被電腦偷去,這是我研究的主方向。

自那之後,我開始研究第二層協議。我研究的範圍很廣,包括如何減少交易費。最近,我一直在研究雪崩協議以及隨之而來的Lightweight共識協議。

Vadim: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研究雪崩共識和Avanlanche區塊鏈平臺的?這個專案有什麼不同呢?

Emin Gün Sire:大概在五年前,我開始研究與Avalanche有關的課題,那個時候只限於學術領域。具體來說,當時,整個行業的協議都不多,激勵系統也僅存在45年。在這45年中,有35年學術界關注的都是如何建立共識協議,但這項工作的範圍非常小。中本聰應運而出,他帶來了35年來最大的突破。他說:“聽著,別聽那些學者的。利用PoW進行挖礦,你會擁有更多財富。”那是一個絕佳的觀點,他提供了一種可能性保障,與先前的保障一樣好。透過靈活運用,他成功地擴大了挖礦和區塊鏈的規模,讓其擁有了更多的受眾,變得更加開放。

但是眾所周知,比特幣本身存在一些效能問題:比特幣確認交易的速度很慢、吞吐量低。為此,比特幣需要第二層協議來解決這些問題。

5年前,我們開始研究新的協議,以此解決不同的問題,這就是雪崩協議的不同之處。我們需要一個可擴充套件的、速度快的協議。無論是發起交易,還是確定交易,速度都應該快起來,同時,吞吐量也應該很高。我希望可以支援世界上的所有資產,不僅僅是貨幣,而是所有資產,包括房子、汽車、物聯網、小額虛擬債券、公司票據等等。我們希望區塊鏈能擁有這一功能。因此,區塊鏈需要巨大的擴充套件性。

因此,我們認為世界需要這麼一個協議。先前的所有協議,無論是中本聰的協議,還是之前的經典協議,都離這個目標十萬八千里,無法滿足這個新興世界的需求。除此之外,每個人都陷在中本聰思維的桎梏之內,這種思維並沒有得到很大的改善,人們沒有提出任何新主意,依舊建立著這樣的系統,只有一種代幣、一個網路、一個虛擬機器以及支援這種代幣的單一指令碼語言,但雪崩協議首次支援多個虛擬機器,非常靈活,而且,這個系統首次讓你同時控制網路。這意味著什麼呢?這就意味著我們可以定製專屬區塊鏈,針對特定地區、特定使用者專屬定製。

如果有企業想要將其資產數字化,可以來找我們。透過建立特定的良好控制的子網,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專屬中國、歐洲或者美國的子網。雪崩協議並不是一刀切的解決方案,而是能夠為不同地區的使用者進行定製,這是雪崩協議帶來的第二大突破。

第三個,同時是最後一個突破,那就是治理;雪崩協議速度快、靈活,而且是社群驅動,重要的決定都是由系統內的使用者共同做出的,這也就意味著系統會做出相應的調整,隨著時間做出相應的改變,這取決於使用者的需求,這三大突破是非常獨特的組合。

Vadim:相較於以太坊、不斷髮展的Solana、NEAR協議,以及Polkadot,雪崩協議最大的不同是什麼?是什麼讓雪崩協議與眾不同?

Emin Gün Sire:首先,NEAR協議主要是由行業從業者開發,這些人一直待在這個領域。他們聲稱NEAR協議很快,但雪崩協議速度是它的五到十倍。對於開發者來說,NEAR協議較容易使用,至少設計如此,雪崩協議也易於使用,但速度是兩者的不同點。

Solona受眾小。作為區塊建立者,Solana需要的機器非常碩大。這些機器中央處理器速度非常快、擁有大量記憶體,以及高速盤。Solana的大資料需要藉助高速運轉的機械,而雪崩協議的速度最終是它的十多倍。據我瞭解,Solana是傳統協議中推行最快的協議。傳統協議是指大概十年前啟用的協議。Solana開發者手藝精湛,他們快速推動協議家族的發展,但是Solana擴充套件不足。相反,如果你使用雪崩協議,你將獲取更快的速度,而不需要使用碩大無比的機器。這兩者實現共識的演算法不一樣,這是一個典型的智取勝蠻力的例子。相比於利用各種低階編碼增速,這也彰顯了優秀演算法的高階之處。

Polkadot和我們很相似。它的平行鏈,和我們的雪崩協議很像。雪崩協議有子網,Polkadot有平行鏈。但是Polkadot只有一百條平行鏈,而雪崩協議有無數個子網。我們認為不應該限制子網的空間以及子網的能力,相信每家企業都想擁有單獨的區塊鏈,每家企業都想擁有單獨的子網。如果對此加以限制,只能提供一百個子網,那麼這樣僅僅只能覆蓋部分使用者。相反,我們想要覆蓋大批使用者、無數使用者,這就是Polkadot和我們的不同之處。另外一點就是,Polkadot目前不支援以太坊虛擬機器,而雪崩協議完全支援以太坊虛擬機器。我們發現,一些Polkadot的使用者開始轉向了雪崩協議,他們想要速度快的鏈,他們需要使用以太坊虛擬機器,但是Polkadot沒有做出相應的改變,幫助不大。

我很喜歡以太坊,這個系統非常棒。以太坊是一個通用平臺,是一個很讚的系統,它將圖靈完備性融入指令碼語言中,賦予開發者隨心所欲的能力,這是一個很不錯的試驗。但是以太坊是基於PoW模式的虛擬貨幣,吞吐量非常有限。結果,以太坊成了計算機網路,主要用於機器人交易,人們在上面與不同的做市商進行套利交易。這也解釋了以太坊貴的原因,機器人效率極高,機器人們透過交易遊行於鏈之中。特別在牛市的時候,有大量需求存在,交易手續費會額外高昂,而且將一直居高不下。另一個不同之處,以太坊在比特幣的基礎上進行了創新,它將圖靈完整性融入了指令碼語言,這很贊。雪崩協議透過相同的方式擴充套件了網路層,允許人們控制網路,和以太坊與指令碼語言的關係一樣,我也可以程式設計網路,這是一大進步。很多人可能還未意識到為什麼需要這個功能,這個功能有什麼好處?這對相容區塊鏈至關重要,可以實現獨自執行,可以建立不同功能部件,同步執行。這樣的話,人們就不需要在同一個區塊鏈上爭奪空間。以太坊只是一條鏈,而雪崩協議可以同時支援多條鏈,我們可以為NFT建立一條特殊的鏈,為DeFi建立一條鏈。我們可以在雪崩協議上任意建立需要的鏈,雪崩協議可以支援大多數的以太坊虛擬機器,可以同步支援多個使用者,而不需為爭奪空間而相互為敵,這是我們降低交易費的一個小竅門。

Vadim:現在非常流行跨鏈協議和解決方案,設想一下三年後、五年後,或者十年後的情景,未來或許有更多的協議和區塊鏈出現,你認為它們會擁有用例嗎?或者說,一個協議獨霸市場,其他的不成威脅?

Emin Gün Sire:我認為,這些協議短期之內都會存在,區塊鏈消失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我剛剛提到的那些協議並不會消失,它們會存在於世。當然,某些滿足市場需求的鏈會不斷髮展。那麼市場需要什麼呢?市場需要靈活性,需要可以隨時做出改變的系統。它不需要靜態的系統,如果你有這樣的系統,那你將無法對外界環境做出反應。

如果你能滿足市場需求,滿足三大要素(規模、效能、靈活性),能夠進行改變,那麼你的前景大不相同。

雪崩協議存在的時間較短,但在短時間內,很多人選擇了我們。我們的鎖倉價值上漲了,與大量的DeFi專案開展了合作。我們合作的DeFi專案很多,差不多50到150家,每週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加。

開發者也開始加入我們,因為他們喜歡我們的效能,他們喜歡便宜進入區塊鏈空間,這是一個很棒的環境。同時,我認為一些鏈將不斷髮展,取代其他的鏈。在我看來,這很像網際網路的歷程。網際網路發展的時候,有各種各樣瘋狂的技術,有分組無線電、資料元件、乙太網等等,應有盡有。突然,其中的某一樣正中市場需求,那就是乙太網——兩個人之間的聯絡需要經過重重乙太網。那麼,那些像乙太網一樣能夠涵蓋大範圍、且能夠量身定做的系統將獨佔鰲頭。

我可以自豪地說,雪崩協議很靈活,可以量身定製。

Vadim:雪崩協議的生態系統怎麼樣?什麼時候迎來飛速增長呢?

Emin Gün Sire:我對我們的社群很滿意。要說我以什麼為豪的話,那就是我們的技術。我們擁有的不同用例、不同合作伙伴,這讓我非常激動,目前,我最喜歡的還是我們的生態系統,我們的開發者系統非常強大。那些瞭解區塊鏈技術的開發者都會自然地被吸引到雪崩協議中,因為他們能夠認識到這個系統有點不同,並沒有重複以前那些老舊的東西,也不是其他鏈的中心化版本。其實,雪崩協議比任何鏈都要去中心化。

同時,我們的DeFi生態系統也很強大。雪崩協議生態系統上有很多自動做市商以及DEX。有些DEX即將在雪崩上推出,提供獨一無二的功能。透過發揮雪崩協議的作用,它們每一個都推動了去中心化區塊鏈技術進步,雪崩協議有著獨一無二的功能,我們很期待即將上線的DEX。

同時我們在和Aave、Compound等借貸協議,以及和所有想要複製這些功能的企業洽談。我們有各種各樣的合作伙伴,我可以一直列舉下去。我們合作的DeFi專案先不談了,但這些專案即將上線。一些穩定幣將在雪崩協議上線。發行商Tether將在Avalanche平臺推出穩定幣。我們在和Circle洽談,和其他穩定幣洽談。

我們和一家大型NFT提供商開展了合作,與一家擁有大量智慧財產權的企業開展了合作。它們想利用雪崩協議發行NFT。當然,我們的合作伙伴還有私企,商討子網的運用問題。這些企業可以擁有獨立的子網、專屬的子網,涵蓋的範圍包括物聯網服務,企業債券以及在雪崩協議系統上推出的電子資產。

對於那些我沒有提到的專案,那些在雪崩協議上執行的夥伴們,我向你們致歉,很難在倉促之中提及所有人,但我們的合作伙伴真的很多。我非常開心地看到接受新技術的社群在快速壯大。

Vadim:你剛剛提到,DeFi是你們實現目標的加速劑。DeFi,也就是我們所指的去中心化金融,是否是規則改變者,傳統金融的致命對手呢?

Emin Gün Sire:我就在華爾街旁邊,從窗戶望出去,我可以看到華爾街。每天,我都渴望能夠看到華爾街的基礎設施被更好的東西替代。那麼DeFi好在哪呢?

傳統金融的系統運作主要是在一切執行正常的前提下,進行操作和審查,這完全可以。但美國的傳統金融發生了什麼呢?每年都會發生一些錯誤,而每五年,都會發生一個巨大的醜聞,巨大的錯誤,這個系統存在一個巨大的問題。

我可以舉出很多例子,一個最佳的例子就是Dole食品公司。在美國,這家公司原本發行了3700萬的股票,人們紛紛去認購股份。人們去登記的時候驚奇地發現它有5300萬的已發行股票,而這家企業原本只有3700萬股票。經過事後調查,人們發現盤後交易的時候多個系統同時執行,調節程式崩潰了,操作出現了問題。神不知鬼不覺地,華爾街將Dole的股票複製了,這是華爾街不應該犯的錯,這是他們犯的最大的錯誤,他們都沒法追蹤一支普通股票已發行的股票量,所以金融系統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我們可以重新定義金融結構,建立可以支援靈活性的實用性系統,建立可以支援行為訂正的實用性系統,這樣的話,你就無需在事實後核查,因為你想要的操作都在系統之中,這就是我們的追求。我們想做的並不是和比特幣競爭。比特幣想要成為世界上的儲備貨幣,這不是雪崩協議的目標,這個目標很難實現。我們也不和以太坊競爭,以太坊是一個通用計算平臺,而雪崩協議是一個極具靈活性的平臺,同時支援多個使用者。

我們的目標是將所有資產數字化,將一切變得數字化。世界上存在價值72萬億美元的資產,我希望這些資產都能出現在雪崩協議上,這就是我們的使命。相較於其他協議來說,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目標更加巨集偉。我們的目標包括將世界上有價值的東西全部數字化,並引入區塊鏈。

Vadim:DeFi比較新,很人多剛開始接觸它。對於這些新人來說,你有什麼建議嗎?

Emin Gün Sire:這是個好問題,我之前沒怎麼想過這個問題。我有一個擔憂,新人以為DeFi就是以太坊那樣,交易速度慢,15秒只能完成一筆交易。你每次點進Metamask錢包,看著那個圓圈轉動15秒,我相信你都會搖頭,你知道這有多糟。每個做過這件事的人,都知道這有多糟糕。你會注意到的第二件事就是,你最想要使用這個系統的時候,價格昂貴。比如危機發生了,你想將錢取出來,或者說機會來了,你想進入這個領域,那麼,你通常要支付大筆的費用。我朋友曾經就花過大把的錢,僅為以太坊上的單筆交易,就支付了成千上萬美元。為此,他們轉向Uniswap。突然之間,Uniswap的交易費也漲得很高。這些協議本是為了開啟金融市場,應該更加便宜,覆蓋世界上大部分人。

我知道很多人玩不起DeFi,因為DeFi太貴了,Uniswap很貴,以太坊普遍也很昂貴。我對這些人的建議就是從以太坊開始,瞭解相應的知識,隨後轉向更加高階的平臺,這些平臺價格更加合理,速度快,眨眼功夫就完成了交易,我推薦大家都來試試雪崩協議。

Vadim: 比特幣已經發展了10多年了,你看盡了該行業的牛市和熊市,你怎麼看待這場即將到頭的牛市?你認為該行業的未來依舊樂觀嗎?你有什麼看法?

Emin Gün Sire:我很樂觀。我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作為康奈爾大學的一名教授,同時,作為IC3的負責人,那些想進入加密領域的人都會來諮詢我。政治家們曾經向我們諮詢,大概6、7年前,政治家們打電話給我們,詢問加密和區塊鏈的問題。一年前,中國開始關注區塊鏈,幾乎所有的中央銀行都給我打過電話,所以我早就料到中國央行推出法定數字貨幣的舉措。央行工作人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該領域專家進行交流,瞭解相應的知識,弄清他們需要關注的安全因素,所以我早猜到了他們的行動。一年前,我開始接到對沖基金的電話。我五月份就知道對沖基金和機構資金會開始邁入加密領域。

現在你問我的看法,我來告訴你,退休基金也開始聯絡我了,不是對沖基金,而是退休基金,非常與眾不同,退休基金進入的速度較慢,但其擁有的金額非常巨大,它們也慢慢地進入了加密領域。

那麼加密貨幣是否會遭到攻擊呢?那當然。我們的國家是否會排擠礦工呢?那當然,但這是國家的決定,決定把錢花在哪兒,或者把資源集中在哪兒,這都很正常。我預計未來會有更多的市場橫向波動。今年夏天,價格或許會保持穩定,或許會下跌,這都是有可能的。但十月、十一月份的時候,研究者會進入這個領域,我覺得牛市將在那時候開始。我很期待未來,機構零售有利可圖,志於改變世界的新技術也將帶來很多好處。

人們一直將這個技術稱為網際網路技術,我不確定這是不是網際網路技術,我們處在一場大運動的早期階段,這場運動將重構整個金融基礎設施,短期之內不會消失,這一運動不會因為熊市就放緩速度,熊市其實有利於完成工作。金融轉型不會因為價格修正就戛然而止。

說實話,我很歡迎今年夏天發生的事。狗狗幣出現了泡沫,人們在追求那些沒有實體的幣。現在還有meme幣,不具備任何實體,沒有發展前景。這些事都太瘋狂了,一次恰當的糾正對於加密貨幣來說是一件好事。總的來說,那些能夠留存下來的系統、表現最好的幣需要擁有技術優勢,令人信服的願景,以及敬業的團隊。如果不具備這三樣條件,那麼熬過熊市將極其艱難。

Vadim:見到中本聰的話,你會對他說什麼?

Emin Gün Sire:我會說:“幹得不錯。願景很讓人信服。”我還會說:“感謝你,為後人鋪路。”我們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長的,中本聰無疑是一位知識巨人,但人無完人,他並沒有將所有的事都做得非常完美,但是他帶給我們的東西,我們將永遠感激。

和所有技術一樣,一項技術終將被取代,我們一直遵守中本聰提出的願景——區塊鏈是將所有資產進行數字化的絕佳場合。我們一直遵守這一願景,並在這一願景上進行發展,我們採取了他的技術觀點,進行了相應的改變,但一直遵守最初始的想法。這個想法就是,所有資產都應該用來交易,都應該數字化,應該毫無國界地在全球進行交易。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建立一個緊密聯絡的大家庭。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確定數字資產的真實價格,所以我很期待我們從事的工作,我很樂於向他展示雪崩協議的工作。我相信他看到了肯定立馬就會意識到,雪崩協議比他提出的要好。相信我們會有一段有趣的對話,我想知道他之後會說什麼。

我想補充一點,我知道中本聰是一名科學家,不是比特幣的死忠粉。他寫作的方式,思考的方式,都說明他追隨的是科學的腳步,他不會因為某個幣最先出現,就陷入這個幣當中。他不會因為某個協議有先發優勢,就桎梏在這個協議當中。相反,他會認識到雪崩協議的不同之處,看到雪崩協議的優勢所在。他會認為,雪崩協議值得更多的關注討論。

關於Cointelegrap中文Focus

Cointelegrap中文Focus 是一檔由Cointelegraph中文發起的線上訪談欄目,聚焦全球最具熱度的話題,持續邀請全球區塊鏈風向人物參與深度對話,持續追蹤討論行業熱們話題。

來源:https://cointelegraphcn.com/news/ava-labs-founder-emin-gun-sire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