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建立發行到實際應用,一文了解 NFT 五大前沿領域

買賣虛擬貨幣

今年3月,在一些最大的交易市場上,NFT藝術品交易量激增至2億美元以上,但4月的交易額卻下降了50%。在批評者看來,這是"NFT時代的終結"。然而,藝術品僅僅是冰山一角,NFT更多的新用例正在湧現。

1

從創造NFT轉變為使用NFT

NFT發展至今,創造工具已經變得越發強大,曾經需要整個開發團隊來實現的功能,現已成為NFT鑄幣平臺上的商品化功能。目前,平臺為創作者提供了一個互動介面,以決定稀有性、拍賣機制以及透過以太坊、Flow、Tezos、NEAR等平臺進行二次銷售的版稅比例。由於建立工具簡單易用,NFT供應明顯增加了。

除了建立NFT的方法變得簡單方便之外,還湧現了一些使用NFT有趣的新方法。本文重點介紹了NFT的五個新興領域。

1、資助證明——NFT是獲得獨家內容和機會的關鍵

如今,創作者使用NFT和社交代幣直接從其粉絲群變現。這些NFTs和社交代幣讓粉絲們有機會獲得獨家內容和機會,並以直接方式投資於他們最喜歡的創作者。未來我們將看到NFT和社交代幣互動的實驗,以及Patreon、Substack和OnlyFans等以加密貨幣原生平臺形式的崛起。

現有具體案例:

以收益獎勵早期支持者:Jack Butcher透過“Infinite Players”(無限玩家)建立了一個NFT,與所有之前支援過其NFT的人分享收入。

獎勵早期的支持者以獲取獨家訪問內容:加密藝術家3LAU讓其使用者獨家獲得未釋出的歌曲或與其互動的新機會。為了有資格購買3LAU最新的銷售中的一些作品,使用者需要擁有之前的3LAU NFTs。同樣,Micah Johnson創造的宇航員角色Aku也進行了NFT空投,僅支援早期支持者。創造者透過利用這些機制來獎勵早期支持者,併為他們的NFT創造實際效用。

預測:

去中心化的Patreon:去中心化的、以加密貨幣為基礎的Patreon將與目前的Patreon有所不同。創作者將使用NFTs和社交代幣,圍繞他們的社羣去創造一個經濟生態。使用新平臺的創作者將簡便地:(1)出售NFT;(2)根據NFT或社交代幣的所有權對內容和圖片的訪問進行把關;(3)根據粉絲擁有的訪問代幣型別,可以實時獲取流支付;(4)根據活躍成員的貢獻,將NFT銷售收入分配至其社羣。我們將看到更多NFT和社交代幣之間互動的有趣實驗,比如只能用該創作者的社交代幣購買的NFT空投,或者讓粉絲之後獲得空投社交代幣的NFT。據悉,Roll等社交代幣平臺,Collab.Land和Mintgate等基於代幣的社羣管理平臺,以及Unlock和Superfluid等支付流媒體服務都將在新的去中心化Patreon用例中發揮作用。

(注:Patreon是一個眾籌網站,早期希望透過一個眾籌平臺來解決音樂人的創作和收益轉化問題,後來發展為面對所有的藝術創作,包括攝影影片、音樂、寫作、動畫遊戲等。)

NFT的電商平臺Shopify:目前的NFT鑄幣平臺遵循亞馬遜模式,突出產品,而不是創作者。新的NFT平臺可能遵循創作者導向的模式,允許創作者製作自己的品牌商店來銷售NFT。最近已經出現了一些允許創作者建立自己商店的平臺,如Mintbase和DAORecords。

為大品牌提供企業級NFT:目前,如阿迪達斯這樣的大品牌和藝術家The Weeknd正在使用NiftyGateway等NFT鑄幣平臺來銷售他們的NFT。隨著NFTs成為其企業戰略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企業將需要擁有自己品牌的NFT平臺。

2、共同創造和協作所有權

粉絲們不再是被動地消費內容,而是可以創造內容。

粉絲和創作者之間的界限將變得模糊。粉絲們將為NFT角色創造豐富的世界,並基於他們希望單獨或透過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看到的內容改變NFTs。粉絲將不再是被動的消費者,部分粉絲將成為創造過程的一部分。

現有具體案例:

為NFT收藏品構建工具的社羣:Meebits是由Cryptopunk團隊建立的、可收集的3D角色,已有社羣成員為其建立工具,類似圍繞如何將Meebits轉換為元宇宙(Metaverse)的虛擬化身。一些成員甚至成立了如MeebitsDAO之類的中心化自治組織(DAO),它創造了工具和管道,使Meebits成為元宇宙中的數字化身。同樣地,Axie Infinity建立了名為Axies的可收集角色,社羣可以建立他們自己的遊戲,並將這些角色包含其中。

收藏者可以對其擁有的NFT進行再創作:AsyncArt是一個NFT鑄幣平臺,其創造了可程式設計的NFT和音樂。只要擁有一段NFT音樂或NFT音樂的一部分,收藏者就可以對它進行二次創作,使其成為自己獨一無二的音樂。

預測:

NFT再混合(Remixing):粉絲可以將NFT音樂、藝術作品、影片以及小說等進行“再混合”以建立新的NFT,同時將版權費返還給原創作者。

由粉絲創造的世界:最受歡迎的角色將成為NFT,可以被放入粉絲創造的環境中。粉絲們將能夠為他們喜歡的角色創造遊戲,啟用Metaverse支援,使角色作為他們的化身一般變得真實,甚至將角色放入新的創意作品,如電影、小說、音樂、影片等,並將收益回饋給原創作者。據悉,藝術家們已經開始著眼於創造具有構建世界意識的NFT。PUNKS漫畫公司已經利用Cryptopunks創作了漫畫,NFT持有者可以將他們的NFT進行抵押或燒燬,以獲得代表漫畫中使用Cryptopunks的部分份額的PUNKS代幣。

粉絲可以改變NFT:粉絲將能夠單獨或共同地決定一些NFT的外觀和聲音。例如,粉絲可能能夠擁有泰勒·斯威夫特的專輯封面並改變其背景。隨著NFT成為遊戲、電影或漫畫等世界的一部分,粉絲群體可能可以對故事情節或某些基於NFT的角色行為進行投票。

所有權和收入糾紛的解決:隨著NFT創作變得越來越普遍和複雜,鏈上糾紛自然會隨之出現。合作建立NFT的創作者可能會對收入分配和所有權比例產生爭議。一些創作者可能在多個平臺上建立相同的NFT,甚至其他人也可能會改變NFTs的後設資料。Upshot是現有的可評估NFT的平臺。未來還會出現更多協議來驗證NFT的真實性,調查鑄幣欺詐以及解決其他鏈上糾紛。

3、鏈上聲譽和身份

NFT可以作為過去的行為和忠誠度的唯一標識。

人們將基於他們採取的行動而獲得不可轉讓的NFT,例如“徽章”。他們擁有的NFT將類似於一個獨特的指紋,根據他們過去的活動對其進行識別。這一信譽歷史將被用作鏈上身份以解鎖新的機會。

現有具體案例:

過去行為的證明:例如,Uniswap現在向使用者提供NFT來證明他們的持倉。預測市場Reality Cards可以讓多空雙方最大的持倉者將結果鑄造成NFT,從而使使用者能夠建立投注歷史。POAP協議則允許活動建立者發出 "出席證明 "的徽章。

成員資格證明:Orca協議給工作組(如治理協議的贈款委員會)發放基於NFT的成員資格證明。這些NFTs可以作為憑證來解鎖鏈上的許可權或活動。

預測:

鏈上聲譽:應用程式將使用NFT所有權作為使用者的質量訊號。

擁有特定NFT的使用者將被視為高訊號使用者,並且可以早期或獨特訪問最新的應用程式。例如,擁有某些Uniswap NFT的使用者可能會表示他們是流動性提供者,一些DeFi協議將為擁有某些NFT的使用者提供提早訪問許可權或更高的支出限額。

社羣根據貢獻獎勵NFT:可以根據社羣成員的貢獻向其提供NFT。例如,可以將特定的NFT授予在治理中最活躍的社羣成員,頂級程式碼貢獻者,或在評論中最活躍的社羣成員等。

由NFT所有權決定的治理席位:使用者可能只有在有NFT證明他們在過去分配過資金,或者已經積極參與治理協議的情況下,才能加入贈款委員會。此外,Discord伺服器中的“角色”也可能基於NFT所有權分配。

NFT決定信用評分:NFT所有權可被用於確定信用價值。如果使用者因在借貸協議中行為良好而獲得NFT,則借貸協議可能會為他們提供更好的借貸利率。如果使用者行為不良,那麼他們可能會收到標有此類標識的徽章。

4、 NFT發現和策展平臺

就像20世紀90年代在Google之前的網站一樣,NFT是一種無法輕鬆搜尋和發現的新型資料。未來將會出現強大的平臺來策劃、組織和推薦NFTs。此外,由於NFT構成鏈上聲譽和身份的基礎,因此我們將基於NFT所有權建立社交網路。社交訊號將成為我們用於組織NFT的功能的重要組成部分。

現有具體案例:

基於NFT所有權的社交網路:例如,NFT社交平臺Showtime可以為NFT所有者和創作者提供一種類似Instagram的體驗。

NFT策展和搜尋平臺:像eBay這樣的傳統網路平臺目前在其平臺上支援NFT,這將成為搜尋和尋找NFT的一種方式。而且從像Opensea這樣的一般市場到像Foundation這樣的策劃體驗平臺,再到hic et nunc、Mintbase和Paras.id等以太坊之外的市場,存在著無數的加密原生NFT市場。除此以外,還有一些很好的資源平臺,提供了一個更完整的NFT市場列表,如Sean Bonner或Tech Optimist。

預測:

基於NFT的LinkedIn領英:當我們透過參加活動,在DAO中投票或提供DeFi的流動性等過去的行動獲得不可轉讓的NFT“徽章”時,社交媒體平臺將根據我們積累的“徽章”而發展。我們可能會看到基於NFT的LinkedIn,平臺可以根據其不可轉讓的NFTs來識別和招聘。

基於NFT的搜尋引擎(如亞馬遜、Etsy等):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針對NFT的產品搜尋引擎。亞馬遜和Etsy目前已經有很多出售收藏品的店主,未來這些平臺可能會支援NFT產品搜尋。正如上文所述,現有的NFT市場也會發展出複雜的搜尋、發現和推薦功能。

5、NFT的金融化

NFT是金融資產,它表示可用於金融交易的資產的所有權。NFT有許多新的機制,例如收入“拆分”或NFT碎片化,使NFT作為金融資產更加有用。在未來,我們將看到NFTs作為金融資產的指數式增長。

現有具體案例:

為慈善機構和公共利益籌款:創作者和藝術家可以透過拍賣NFT為慈善事業籌集資金。各組織聯合起來建立鏈上基金以資助公益事業。NFT創作者可以將他們的NFT拍賣收入的一部分抵押給類似的基金,當NFT被出售時,收益將自動支付。目前,當NFT創作者想為某項事業籌集資金時,資金的去向也可以實現完全透明化。

NFT可透過碎片化進行互換:例如,NFT指數基金NFTX使使用者能夠將NFT存入一個池中,並鑄造一個ERC20代幣。WHALE則是一個代幣,代表最初由一個名叫Whaleshark的假名收藏家擁有的13000多個NFT的細分池。Rats Vaults允許使用者存入任何NFT,並收到一個代幣作為回報。針對NFT鑄造可互換的代幣是一項解鎖的功能,因為這些代幣可以用DeFi協議賺取收益,由於它們可以透過自動做市商(AMM)進行交易,也能改善NFT專案的價格發現,並使NFT更具流動性。此外,這些碎片化代幣池的成員可能有特殊的權利,如對購買和出售池中的資產進行投票的能力,租賃池中NFT的能力,以及對池中產生收益的NFT收取股息的能力等。

NFT發放 "紅利":收藏家可以根據他們擁有的NFTs獲得新的資產。這些 "紅利"可以以非正式的方式發放。例如,一些收藏家收到藝術家空投的新NFT,因為他們擁有著知名的NFT,而藝術家希望透過這些收藏家推廣他們的作品。"紅利"也可能需要積極參與,例如當Meebits建立採礦流程時,允許Cryptopunk持有人贖回新的Meebits。另一方面,"紅利"可以是直接發放NFT賺取的收入。比如,Yieldguild是一個DAO的集合,它購買NFT遊戲資產(例如Axie Infinity中的Axies),然後將它們借給玩家,這樣他們就不需要預先購買資產,並可以透過玩這些遊戲獲得收入。目前,更多產生收益的NFT正在陸續推出,例如Aito宣佈與Aave整合的NFT。

DAO購買NFT作為投資:去中心化自治組織PleasrDAO最近以500 ETH購買了Tor的NFT,該組織最初就是為了購買藝術家plpleasr的作品而建立的。此外,FlamingoDAO、Whaleshark和其他DAO也都進行了NFT投資。

預測:

透過NFT產生現金流:NFT很快可以賺取收入。NFT可能產生收入的一種方式是透過土地權利的租金。例如,基於以太坊的虛擬博物館Cryptovoxels之類的地主可以向使用其土地的人收取租金。如今,Cryptovoxels的土地所有者可以新增在其土地上建造但不擁有土地的“合作者”。未來將出現智慧合約,土地所有者和租戶可以用它來指定租金、租賃期限和其他條款。

NFT產生收入的另一種方式是對音樂版權的所有權。例如,“音樂母版”可以是在每次播放歌曲時都能賺取收入的NFT,歌迷社羣可以聚集起來,購買他們最喜歡的音樂家的音樂母版。這種用例的雛形目前已經存在:部分個人已經在出租他們的加密朋克,如reNFT之類的平臺正在嘗試讓個人出租NFT,Varda正在試驗用於購買NFT的抵押資金以產生NFT的收益,而Charged Particles則讓使用者將一籃子ERC20代幣作為NFT,以此獲得利息。

碎片化NFT進入DeFi生態系統:一旦將NFT拆分為可交換的代幣(如ERC20),就可以將這些代幣用於現有的DeFi協議。這些代幣可以透過AMM進行交易,放入借貸池等。例如,使用者可以透過發行ERC20代幣來拆分一組NFT藝術品,然後透過Uniswap交換這些代幣。Defi協議可能會演變出一些功能,以最佳化碎片化NFT,或者出現新的DeFi協議。目前,NFT貸款平臺NFTfi已經允許使用者以NFT作為抵押品進行貸款。

影響力NFT:藝術家可以將其NFT銷售的一定比例永久地捐給某些事業,甚至在過世後依然有效。創作者們可以建立 "影響力NFT",專門用於支援環境或社會事業。

代幣發行前進行籌款:尚未推出代幣的專案可以發行NFT來獎勵其早期支持者。一旦他們的代幣推出,就可以將這些代幣空投給NFT持有者以作獎勵。

2

更多前沿領域有待發現

上述想法僅僅是針對NFT可能實現的部分方面。在不久的將來,有兩個關鍵的發展可能將使我們從未見過或是意想不到的新NFT用例激增。

NFT代表的新型資產:NFT的核心是一種通用機制,可以表達對任何事物的所有權。到目前為止,我們主要使用它來表示視覺影象和Gif,加密原生遊戲和音樂。然而,新型資產將建立新的用例。這些資產可能包括來自傳統遊戲開發商的遊戲資產、寫作(已透過Mirror出現)、電影和影片、體育人物、有形商品、房地產、哈利波特或迪士尼等經典品牌的人物以及資產池(已經透過Charged Particles出現)等。

低交易成本:NFT用例目前主要存在於以太坊上,因此它們在高交易成本的約束下執行。當鑄造NFT或進行交易的成本超過50美元時,用例可能會受到限制。於是,我們目前大多數時候將NFT視為奢侈藝術品。然而,當Layer 1s(如NEAR,Tezos等)使NFT在不到1美分的價格下鑄造和交易成為可能,在沒有高昂交易成本約束的情況下,開發人員和創作者將為NFT建立想象不到的新用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