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張圖揭秘大熱專案 Dfinity 及其生態

買賣虛擬貨幣


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開放的網際網路生態,Dfinity 能否帶給我們驚喜?

啟動六年後,或許今年四月份,Dfinity 可以正式上線了。

放言要重塑網際網路,打造全新第三代區塊鏈生態的 Dfinity,如今的路線圖更專注於網際網路計算機(ICP) 協議方向,鮮少再有以太坊競爭者或瘋狂姐妹鏈的關聯被提起。

對 Dfinity 的關注者而言,從 2015 年至 2021年,這過去的六年時間,或許回顧起來會恍若隔世;對於幣圈吃瓜群眾來說,Dfinity 和 T 恤的梗,也從 2018 年空投活動延續至今,漂亮的 T 恤 Shopify 商店頁面,也仍然存在。

不同的是,當年的四大天王的稱呼,如今很少人再想起了,一張戲謔 Dfinity 遲遲不曾上線的圖,也曾在社羣中傳播甚廣,配文是:2051 年 1 季度,網際網路計算機終於上線。

2021 年諸多老專案取得了明顯進展。隨著波卡上線,FileCoin 上線,以太坊 2.0 第 0 階段啟動,Dfinity 也不例外。今年四月份,隨著 Mercury 網路即將從 Alpha 轉為 Beta 版,我們有望見到主網正式創世啟動。

在筆者看來,Dfinity 是一個挺神秘的專案,可能有幾個原因。

一來是 Dfinity 過去幾年間願景迭代,從原先的以太坊姐妹鏈的主張,到如今對標 TCP/IP 的 ICP 協議,致力於打造分散式的網際網路計算機系統,重塑網際網路基礎架構,成為一個分散式的雲平臺,代幣也從 DFN 變換為 ICP。

受此影響,又引入了頗多的新概念,如 NNS(神經網路系統)、神經元、Canister (容器)、Cycles (手續費) 等等,即便對於幣圈老手,理解起來也需要花一些時間。更何況 Dfinity 的新價值主張---打造開放式的網際網路計算機,目標受眾更聚焦於開發者和創業團隊,在生態中例項偏少的情況下, 自然給理解增加了多一重難度。

今天文章,一起速覽 Dfinity 最新進展和相關資訊,為便於讀者理解,本文儘可能用圖示方式直觀展現 Dfinity 的基本概念。文中資料來源於網際網路上公開影片、部落格或文件,有錯漏之處,歡迎讀者指正。

一、Dfinity 目前進展如何?

如果按照 Dfinity 創始人的Dominic 的說法,現在 Dfinity 的主網其實已經存在了,不過我更傾向於按照傳統的習慣,將其定位為預啟動階段,尚未正式上線。

Mercury Beta 候選版

Mercury 公開網路,是主網正式上線前的最後一個版本的代號。2020 年 12 月 18 日,Mercury 的第一階段完成,隨後 Alpha 測試版上線。此階段主網將不會再重置,標誌著正式步入主網啟動的最後階段。

此時,網路釋放了管理代幣中的一小部分,據稱由 Dfinity 基金會、早期投資者和其他幾方所有,網路滿足創世要求後,會投票表決剩餘代幣的釋放時間。

2021 年 3 月 24 日, DFINITY 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 Dominic Williams 發推稱,將於 3 月 30 日釋出其「網際網路計算機」主網 Beta 候選版本 1。

按照規劃,Mercury 的 Beta 主網版本釋出,意味著 Dfinity 正式創世啟動,而 ICP 代幣,也將於正式上線後發放。不過,根據官方此前文章的介紹,會透過 NNS 治理系統釋放代幣給持有者。

這意味著,觸發了創世提案之後,超過 5 萬名 ICP 代幣的持有者需要逐步解鎖(按照官方的說法,溶解神經元)來釋放其中的代幣,而鎖定期最短的設計為 6 個月。至於空投部分的代幣是鎖倉釋放,還是直接釋放,暫時筆者未見到確切資訊。這部分細節還有待 Dfinity 隨著主網正式上線臨近,給出更明確答案。

當前網路狀態

根據當前 Dfinity 的 ICP 面板統計,有 8 個自網路,361 臺節點機器,當前的 CPU 數量達到了 23056 個,產生了 1460 萬個區塊,按照網站顯示,平均而言出塊速度是每秒 2.87 個區塊。

Dfinity 生態原定計劃是在 2021 年底前入駐 100 個資料中心,到 2030 年完成入駐數千個獨立資料中心的目標。

下圖所示為當前的網路節點分佈情況。考慮到 Dfinity 對資料中心的要求頗高,這也帶來了對其網路不夠去中心化的一些擔憂。不過 Dfinity 官方的回覆是會擴充套件資料中心和運算節點的數量,並結合 NNS (神經網路系統,Dfinity 的鏈上治理體系)來管理網路。

原先預計於 Q1 主網上線,不過如今四月份過完了 1/3, 尚未見到更多動靜。考慮到 Dominic 之前在 Twitter 上回復提到的安全審計、文件等工作進展。當前技術文件和教程已基本完成,不過對於安全審計方面,暫未見到相關進度報道或披露。

二、網際網路計算機:Dfinity 的新追求

Dfinity 經過幾年的迭代,目前的正式願景定位為網際網路計算機,縮寫為 ICP。

Dominic 將 ICP 和傳統網際網路相併列,稱網際網路計算機為世界上首個以網路速度執行的區塊鏈,可以無限制地擴容,可以承載任何數量的智慧合約計算和儲存任何數量的資料。

想要理解 Dfinity,必然會涉及到一些技術上的概念,我儘量用 Dfinity 團隊給出的一些直觀的圖示,用人話來解釋一下。

ICP 實際上是一個分散式雲端計算平臺和協議

理解 Dfinity 的新定位—網際網路計算機,真的把他當做一臺超大型的分散式計算機系統來理解,可能會更方便。

傳統的網際網路生態,如上圖所述,在物理層(光纖、WiFi、5G 等基礎設施) 和網際網路基礎協議層(TCP/IP 協議等)之上,會包含諸多複雜的網路架構,比如雲服務、CDN、DNS、資料層防火牆等諸多元件。

Dfinity 設想用 ICP 協議以及建立在 ICP 協議之上的網際網路計算機系統,來替代傳統的 IT 架構。

用一種簡單的方式來理解,ICP 會將傳統的一些架構給打包成現成的服務,讓開發者能夠省事,直接用現成的輪子即可,不必再痛苦地去自行從頭開始構建。其涉及到分散式架構中的負載均衡、CDN/DNS 等基礎服務的配置等,ICP 提供了替代物,底層替換為了分散式的計算平臺,而對於使用者來說,幾乎是無感的。

cancan 是一個部署在 ICP 上的示例應用

既然稱之為網際網路計算機,我們可以根據直接根據字面的含義,也能理解 ICP 所包含的內容:

  • 提供了開放的通訊協議,ICP 協議,在該協議之上,可以執行通用的計算。
  • 一個全球的計算機網路,確保協議能夠正常執行,而包含在其中的,是獨立的資料中心,每個資料中心由多個節點組成,提供了執行軟體或者說智慧合約所需要的硬體資源,如 CPU、網路和記憶體資源。
  • 一個公開的 SAAS 平臺,擴充套件性良好,開發者可以像使用任何一個雲平臺一樣,部署軟體應用,比如 DeFi、NFT 等具體的應用。

從 ICP Dashboard 網站上,我們可以看到當前 ICP 生態中的網路頻寬、CPU 資源、記憶體等等的資訊,如上圖所示,當前整個網際網路計算機的頻寬約為 20MB/s。需要注意的是,ICP 也是採取了記憶體儲存的方式,提升程式的執行速度,由此帶來的,是對資料中心的要求會比較高。

Dfinity 希望藉助於拜占庭容錯和加密演算法,讓軟體不依賴於防火牆等設施,也能具備防篡改的功能,支援智慧合約軟體自動執行,且結合了代幣經濟模型的設計,實現激勵和軟體所在生態的自治。

NNS:ICP 網際網路計算機的神經網路

如果說 ICP 是一臺巨型的全球計算機,集合了諸多的資料中心和節點,那麼 ICP 跟傳統的雲平臺又有什麼不同?畢竟 AWS、GCPAzure阿里雲騰訊雲或者是公司自建的私有云服務,也是用的資料中心,異地備援,多節點執行的。

區別在於 NNS。ICP 之所以不是另外一個雲平臺,而是開放式計算平臺,其區別在於被成為 NNS 的治理系統,或者可以做個通俗化但不那麼精確的理解:

代幣化 + DAO 治理 + 雲服務 = ICP

ICP 平臺為代幣持有者透過去中心化的治理系統 NNS(神經網路系統)共同所有,在全球多地的資料中心,組成了多個子網路,為智慧合約或者說容器提供了執行的基礎設施,並從中獲得收益。

如果說 ICP 是一臺巨型的分散式計算機網路的話,各個資料中心和節點提供了執行的硬體設施,而 NNS 就是這臺計算機的管理員,透過提案方式,決定了 ICP 這臺超級計算機網路的執行機制和生態中的利益分配等相關事宜。

下文的代幣模型部分,我們會再詳細介紹 ICP 代幣持有者是如何影響 NNS 系統中的決策的。

每個智慧合約,都是可擴充套件的容器(Canister)

我們知道了 ICP 這臺計算機由多個節點執行,組成了雲平臺;也知道了 NNS 是一套鏈上的治理體系,由 ICP 代幣持有者來共同決定。

那麼問題自然來了:在這臺計算機上,能執行什麼程式,可以承載什麼應用?

答案其實挺簡單:ICP 作為一個通用的雲端計算平臺,理論上可以執行任何型別的應用。Dfnity 社羣也用 CanCan、LinkUp 等應用做了示例,這些分別對標抖音、LinkedIn 等傳統網際網路應用,儘管只是初步的 demo 示範,卻也展示了 ICP 承載各型別應用的潛力。

在 ICP 這個平臺上,最基本的組成元素,被稱為 Canister,可以翻譯為容器,類似於以太坊等區塊鏈公鏈平臺上的智慧合約,卻也有若干不同之處。

無論是用什麼語言些的軟體,都會編譯為 WebAssembly 模組。想要執行,需要將這些模組部署到 ICP 的副本之中,而執行這些模組的執行環境,就被稱為容器(Canister)。

將 ICP 想象成一艘大船,在甲板上堆積著一個個的罐子。每個罐子跟罐子之間相互獨立,卻又能相互透過導管連結起來。在罐子內部,構建起了一個可以包容軟體運算邏輯的執行環境,在 ICP 之中這些罐子容器,就起到了跟智慧合約類似的作用。

不過不同之處就在於,這些容器可以複製、可以分叉,更方便自組織,相比傳統的公鏈架構,更容易擴充套件。在編譯完畢部署完成後,每個容器會產生自己的索引編號,如果是具備前端功能的,甚至直接可以透過該容器的入口訪問,供使用者互動使用。實際使用起來,跟傳統網際網路並沒有明顯區別,不過背後執行的,不再是單一的伺服器,而是 ICP 的開放式雲平臺。

我知道這樣說有些抽象,所以我按照 ICP 的文件部署了一個 LinkedUp 的示例,到 ICP 的 Mercury 網路上,大概花費了10分鐘不到的時間。網址見:https://qsuio-dqaaa-aaaaa-qa6oa-cai.ic0.app/

請注意,在連結之中的 "qsuio-dqaaa-aaaaa-qa6oa-cai" 這一串編碼,就是前端容器的編碼索引,無論是前端應用還是後端應用,甚至是錢包,都是以容器方式組織的,在容器之中包含了編譯之後的程式,以及該程式的執行狀態等資訊,支援查詢和更新狀態的操作。

Cycle:程式執行的“燃料”

儘管下文我們會在代幣模型的部分詳細介紹 ICP 代幣的經濟模型,不過此處為了理解容器這一概念,有必要專門聊聊 Cycle。

在 ICP 這個雲平臺上,執行程式如果沒有成本的話,勢必會造成平臺的計算頻寬儲存等資源被濫用。為此執行程式要有成本,並且為了防止單個程式/容器佔用過多的資源,單個容器的執行可以使用的資源也有上限。

ICP 採取的是 Cycle 這一單位作為計價。如果你熟悉以太坊或者類以太坊平臺的生態,可以將其理解為一種價格穩定的 gas,不能流通,只能用作手續費使用。並且需要由容器的所有者來支付。就是說這裡的設計,採取了開發者付費的方式,按照我的理解,使用者使用這些程式,是不需要支付費用的,而程式的開發者或者團隊,需要將 ICP 代幣兌換為 Cycle ,作為驅動程式執行的燃料,確保程式可用。

儘管 ICP 價格可能波動,但是 Cycle 的價格,是錨定法幣的。具體來說 1 瑞士法郎等價於 1兆(trillion) cycles 的計算資源,開發者需要將價值 1 瑞士法郎的 ICP,兌換為對應的 Cycle。這樣 ICP 的價格不會影響到合約的執行,不會出現 ICP 價格高漲,執行合約或者說容器的成本也隨之水漲船高的情況出現。

ICP 兌換為 Cycle 是單向的,就是說不能夠從 Cycle 再兌換為 ICP 代幣。而且Cycle 也不能流通、轉賬,只能供開發者自己使用,用在自己所控制的容器上,確保他們能夠執行正常。

基於上面的探討,我們儘管略去了許多的技術細節,不過應該能夠對 ICP 這臺網際網路計算機的執行方式有了初步的瞭解了。

接下來看看更輕鬆的話題:ICP 代幣如何分配。

三、ICP 代幣如何分配的?有何作用?

ICP 初始發行數量為 469,213,710枚,第一批持有者約為 5 萬多人,包含了空投參與者、團隊貢獻者(120 位全職人員,另外 30 餘位貢獻者)、以及投資夥伴。具體分配比例,如下圖所示。

如前文所述,具體分配模式,是否會涉及到鎖倉,尚未有明確資訊,不過根據筆者的理解,代幣會透過 NNS 的神經元設計鎖定,最短鎖定期預計為 6 個月。

據報道,Dfinity 總共經過了三輪募資,募集了約 1.95 億美元,具體而言:

  • 2017年 2 月 14 日,種子輪募集了 420 萬美元,代幣價格約為 0.0362 美元,這部分佔比為 24.72%。
  • 2018 年 2 月 7 日,戰略輪融資,從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和 Polychain Capital 處共融得 6100 萬美元,佔主網上線的初始代幣分配的 6.85%,募資成本為每個代幣 1.8978 美元。
  • 2018 年 8 月 28日:風投輪,這一輪融資額最大,共募得 1.02 億美元。佔主網上線的初始代幣分配的 4.75%,募資成本為每個代幣 4.5765 美元。由 Andreessen Horowitz(A16Z) 和 Polychain Capital 領投,SV Angel、Aspect Ventures、Village Global、Multicoin Capital、Scalar Capital、Amino Capital 和 KR1 以及 DFINITY 社羣成員等跟投。

如果按照當前期貨價格 190 美元來計算,總市值為 891 億美元,按私募均價來算,意味著增長了 166 倍。

在 2018 年曾經舉辦的 Dfinity 空投活動中,諸多賬戶獲得了 10 多個甚至一百多個 ICP 代幣不等,摺合人民幣也能換一臺車了。相信還有許多朋友熱切期待著 ICP 代幣能早點發放。

ICP 代幣的用途:治理和支付

ICP 代幣主要有兩類用途:
  • 作為治理代幣使用,ICP 持有者可以將其鎖定在治理系統中,對提案進行投票。參與治理可以獲得獎勵。作為資料中心執行公共賬本的補償,或者說產生區塊的獎勵,也是用 ICP 支付的。
  • 應用型代幣,支付手續費。正如前面介紹過的,在 ICP 生態中,執行智慧合約(或者說容器)需要消耗手續費(cycle)。與以太坊不同之處在於,ICP 的手續費是固定價格的,基本不會隨著 ICP 代幣的價格而波動。

由於 ICP 代幣是驅動整個系統執行的關鍵,因此我們有必要專門瞭解下 ICP 代幣模型設計,並藉此瞭解在 Dfinity 之中各方的角色。

四、ICP 的代幣模型如何設計的?

這張圖,清晰的表示了 ICP 生態中的各類角色和模型,我們逐一解讀。

ICP 生態中的四類角色和作用

在 ICP 生態中,有這樣幾類角色,相互之間其實也可以疊加。

首先是 ICP 持有者。

除了持幣待漲之外,ICP 持有者還可以參與生態治理。Dfinity 採取的是鏈上治理模式,稱之為 NNS ,神經網路系統。那麼組成神經網路系統的每一個部分,就被成為一個神經元,而建立神經元,就需要 ICP 持有人鎖定代幣來產生。

相應的,當使用者準備贖回代幣的時候,就需要溶解掉神經元,如上圖所示經過半個月到八年左右的延遲期之後,代幣會回到使用者手中,可以自由流通。

參與治理,可以獲得到投票獎勵,ICP 持有者透過鎖倉所建立的神經元,也可以自動跟隨其他的神經元進行投票。由於鎖定期往往較長,因此參與治理進行投票表決的時候,預期持有者會做出審慎的考慮。

投票的權重,除了受到鎖定幣量的多少,也會受到鎖倉時間、神經元已經存在時間的影響。

其次,是資料節點。

這些節點的作用主要是:作為超級運算中心,提供給 ICP 的基礎服務,包括執行計算、相互通訊、儲存資訊等。每個資料中心會包含若干個資料節點,而多個資料節點,又可以組成子網路,供計算容器使用。

作為提供服務的回報,這些節點可以獲得 ICP 代幣作為獎勵,這也是系統之中增發較多代幣的一部分。每個節點在一段時間內獲得的回報是大致恆定的。

資料中心想要加入到 ICP 網路之中,首先要做的是獲得一個 DCID,即資料中心 ID。透過 NNS 這一演算法治理系統為資料中心生成該 ID, 然後資料中心能參與網路之中,提供資料節點。

如果網際網路計算機需要更多的處理能力,會引入更多的節點機器,形成子網,承載容器的運轉。Dfinity 希望在十年內,可以吸引上千的資料中心加入。不過具體給資料中心的報酬如何,是否具有吸引力,還有待更多細節披露。

第三是 ICP 生態之中的關鍵角色:開發者。

開發者將軟體程式碼編譯部署到 ICP 之後,需要消耗 ICP 代幣轉換為 Cycle 燃料,換取資料節點提供的服務,維持自己的容器執行,供使用者使用。如前所述,ICP 之中的燃料手續費,是採用固定價格的,並且消耗量相對穩定,有助於開發者做好預算。

並且這部分 ICP 代幣是單向轉換,Cycle 採取的是消耗模式,因此隨著使用,ICP 會消耗掉這一部分,對 ICP 產生通縮壓力。

第四,是軟體的使用者。

作為終端使用者,其實是可以不必去管應用背後的平臺如何,對他們而言,執行在 ICP 基礎設施上的軟體,如果能夠提供傳統網際網路的便捷 + 分散式賬本的安全可信的提升,並且進一步可以從軟體的分散式治理中得到更強的激勵,會得到更好的使用者感受。

使用淘寶的使用者,不用為了瀏覽網頁挑選商品而付費,只需要在下單時候付款即可。根據筆者理解,這是 ICP 試圖跟以太坊等平臺不同的方向之一。ICP 試圖實現這一點,執行在其上的程式所產生的計算等成本,由軟體的開發者所承擔,使用者只需為自己所挑選的產品或服務付費即可,無需為使用軟體本身支付費用。

不過,這是否也會帶來一定的影響,導致 ICP 代幣的消耗場景變少?由於尚未到達大規模使用者上線測試的階段,這一問題的答案,我們或許還要等好久才能得到。

ICP 代幣增發還是通縮模式?

ICP 代幣採取的是通脹設計模式,增發的 ICP 用來支付節點執行的獎勵,以及為 ICP 治理的參與者提供獎勵之用。

不過由於 ICP 代幣的鎖倉投票,以及單向的兌換燃料費 (Cycles) 的機制,所以實際上的流動量如何,取決於系統上線之後的執行情形,如果兌換為 cycles 的 ICP 量超過了增發的 ICP 代幣量,則實際的 ICP 表現為通縮。

代幣化 + 雲平臺

ICP 代幣,是網際網路計算機 (IC) 的原生代幣,而在上面執行的服務,也可以建立自己的代幣,實現去中心化,等同於智慧合約或者說 DeFi 應用提供自己的治理代幣,供使用者參與其中。

在 ICP 生態之中,ICP 代幣的持有者,可以透過 NNS 這一內嵌在 ICP 網路中的鏈上治理體系來參與整體生態的重要決策;而開放式網路服務,例如 DeFi/ NFT 等等專案,也可以如在其他公鏈平臺一樣,建立和發行自己的應用治理代幣,豐富生態中的代幣體系。

最後一起了解下 Dfinity 或者說 ICP 當前生態中的代表性專案。

五、Dfinity 的生態專案概覽

Dfinity 由於主網進度不斷延遲,儘管有國內外若干社羣成員努力,不過生態發展還處於非常早期階段,加上 ICP 的整體架構和概念體系,對於以太坊等生態的開發者而言相對陌生,遷移門檻較高,需要專案方和社羣更多的推進,才可能獲得更理想的進展。

筆者根據網際網路公開資料,整理了幾個 Dfinity 生態中的代表性專案,供讀者參考。由於時間和精力所限,難免遺漏,還請讀者補充指教。

Capsule:去中心化社交媒體

Capsule 計劃推出一個超級簡單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平臺,基於 ICP 建立,該公司獲得了由 Beacon Fund 領投的種子輪融資(150 萬美元)。Beacon Fund 是 Polychain Capital 管理,專注於在 Dfinity 的去中心化網路上構建用於下一代“開放”應用程式(也稱為網際網路計算機)的創業公司。

Distrikt:基於 ICP 打造專業社交媒體

起源於 LinkedUp,後來第三方團隊接管,計劃打造為專業人士的社交媒體應用,稱之為 Distrikt。得到了 Dokia Cadpital 的執行長 Aurel Iancu所提供的資金支援。

按照平臺介紹,Distrikt 將是 LinkedIn、Twitter 和 Medium 之間的結合體 ...... 但是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平臺”。

Fleek:計劃遷移上萬個以太坊應用和 NFT 專案至 Dfinity

根據公開資料,Fleek 原名為 TERMINAL,幫助使用者在 IPFS 上快速構建網站、應用的平臺。如今也提供了對 Dfinity 的支援。Fleek 籌集了 400 萬美元,用於在開放網際網路上建立網站和應用程式。

據報道,完成遷移之後,Fleek 上 11000 個基於傳統和區塊鏈的網站能夠在網際網路計算機(ICP) 的主網上執行,Fleek 有望成為 DFINITY 網際網路計算機「主網」最早的應用之一。此外為了提供快速、安全和可擴充套件的網路速度,Fleek 計劃將託管服務擴充至 DFINITY 的網際網路計算機上。雙方將使基於以太坊的 DeFi 應用和 NFT 專案能夠以網路速度執行,並大大降低 Gas 費用,並且降低對環境的影響。

Tacen:Dfinity 上計劃的首個 DEX 產品

Tacen 融資了230萬美元,計劃在 Dfinity 上打造 DEX,預計於 2021 年 3 季度上線,不過目前還沒有可公開測試的版本,代幣為 TXA。

根據 Tacen 官網介紹,計劃彌補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在安全和速度之間的裂隙,實現企業級別產品速度的同時,又無需進行 KYC,使用者能夠完全自主控制自己的資產。透過智慧錢包、速度撮合訂單、以及結算資料預言機等基礎設施,實現融合。除了交易加密貨幣之外,也可以用於 NFT 資產的交易。

Openchat

OpenChat 將是繼 LinkedUp 和 CanCan 等網際網路計算機上的開放應用之後,DFINITY 上第一個去中心化的加密通訊應用。據 OpenChat 的軟體工程師 Hamish Peebles 介紹,儘管 OpenChat 在功能上與 WhatsApp、Signal、Telegram 等非常相似,但是所有權歸使用者,且程式碼公開可查,使用者會分配得到代幣,且對於應用有最終決定權。

六、小結

儘管介紹 Dfinity 網際網路計算機的文章已經有許多,本文試圖儘量從簡單易懂的角度出發,概覽 Dfinity 生態中的常見概念和問題,方便讀者做入門級理解。

Dfinity 立項至今五年,進度並不理想,社羣的反饋也眾說紛紜,有評價為厚積薄發,也有諷之為鴿中王者,不過經過本文的梳理,我們大致可以對 Dfinity 的系統生態有基本瞭解,隨著 ICP 網際網路計算機生態的後續發展,也可以更方便的解讀相關資訊,做出自己的投資和獨立評價。

Dfinity 的開發體驗相對順暢,也提供了較為豐富開發者文件和案例參考,對於傳統網際網路開發者來說,入門的門檻也不算很高。不過畢竟涉及到若干新的概念和設計體系,以太坊等生態之中既有開發者是否能夠順暢遷移,還有待時間檢驗。筆者期待的是,Dfinity 可以走向圈外,吸引區塊鏈生態之外的傳統網際網路開發者和創業團隊加入進來,豐富這一生態。

Dfinity 目前生態中的代表性專案不多,在開發者生態發展上尚需加力,方不負市場長久的期待,網際網路生態亟需改變,也希望 Dfinity 在開放式網路和全球網際網路計算平臺上的探索,能夠給我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思考和方向。

本文僅為提供資訊參考之用,不構成投資建議,還請讀者自己審慎辨別,獨立思考。

參考連結:

https://dashboard.internetcomputer.org/

https://sdk.dfinity.org/docs/developers-guide/concepts/what-is-ic

https://dfinity.org/faq#General

https://medium.com/dfinity/announcing-internet-computer-mainnet-and-a-20-year-roadmap-790e56cbe04a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503841144242.htm

宣告: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區塊鏈研習社立場,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或建議。

作者:荊凱,來源:區塊鏈研習社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