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聊聊波卡能幹什麼?(兩個基本概念的通俗版)

買賣虛擬貨幣

BML在3.31-4.5舉辦了一場雲南尋彩之旅,春光嬌媚下更重要的是我們相聚的目的:在自己的基礎上對波卡對生態產生更深入的瞭解。個人現階段理解“投資”是思維認識模式和自我控制力的變現(理性思考並不難),既需要學會配置,也需要學會辨別價值的深淺長短和緯度。建立在認知之上的節奏和參與力度是件重要的事情,當然這裡的節奏不是說波段。

基於旅途中的交流,BML透過公眾號以交流的態度出一篇波卡的通俗文,聊聊波卡開啟的是怎樣一扇窗,歡迎交流歡迎質疑歡迎反對,我們需要碰撞。

如果想讓路走的遠,除了用心工作,也應該對要參與的東西瞭解,不能怕錯過,不能急,人生的高潮很多時候只需要做對少數幾件事,反之也是,用我老父親的話:人活一輩子。多學習,儘量讓選擇建立在自己認真的思考之上,反覆最佳化。這也是BML的基本理念。公眾號裡有我的“波卡系列文章”,供大家參考。

人生故事有很多種,希望我們結合實際,找到自己的路、自己的故事。

文中例子僅是便於大家理解。略長,收藏,拆分看。結合文章《一文了解Polkadot(波卡)是什麼?》&《BML 波卡基礎知識回顧&理解》看。

Polkadot(波卡)是什麼?

Polkadot分為波卡網路(Polkadot Network)Substrate。波卡網路既大家熟知的DOT。

事物是發展的:

  1. 區塊鏈的出現歸因於網際網路技術發展,其普及源於群眾意識的轉變。

  2. 波卡是區塊鏈發展過程中的產物之一

(一)針對第一點:區塊鏈的發展。

政策問題不在此討論。個人觀點,縱觀歷史,從人文上是一個知識下沉、個體意識上升的過程;從能量上是一個降低能耗提高效率的過程。這兩過程中,科技都起到了推動甚至改變的作用。科技發展是朝一個越來越微觀、越來越抽象、也越來越融合的方向在進行(從簡單的生活勞動工具,到馬車、航海、汽車、物理學、電力、化學、計算機、量子力學、核能、智慧系統...),畢竟滿足基礎生活需要的東西就那麼多,但是對於思想和探索欲的滿足,對效率的追求幾乎是無窮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

區塊鏈透過演算法解決很多信用問題,所謂的去信任,不是不要信任,是(1)讓確定性規則的物理演算法取代人為主觀的可操控的信任,(2)去中心化:分散式網路資訊保安,(3)分散式經濟:資料被已經納入生產要素之一。

人工智慧可以讓生產效率大幅度提升,如果把它比做生產力,那麼區塊鏈帶來就是新的生產關係。區塊鏈推動了技術分工的進一步細化,降低了合作成本,又帶動了生產力(人工智慧)的發展。所以我們正經歷的是一場區塊鏈推動的,關於網際網路基礎設施的新的技術革命。(智慧時代無論多智慧,也是人們思想和手足的延伸,它讓執行和反饋都變得更快更及時更細節)

(二)針對第二點:波卡是區塊鏈發展的產物。

  • 波卡網路DOT

先說波卡網路,波卡的出現並不是技術天才們想要翻雲覆雨的奇思妙想,它不過是現階段的一個集大成者,想要解決前輩們的一些問題,剛好這些問題在現階段減緩了區塊鏈的發展速度,阻礙了它的落地和普及。比如可擴充套件性和互動性。

可擴充套件性可理解為單位時間內處理事務的效率。現在區塊鏈的效率很低,每秒僅處理幾百筆事務,但是傳統網際網路是幾百上千萬筆每秒。這就是大家所說的網路延遲,以及因為延遲都想快點被處理,就有人加錢加手續費(gas),就抬高了成本,這一點對小老百姓來說很難受。所以提升可擴充套件效能有效降低事務處理的手續費,讓參與者更多,讓網路更快,體驗感更好。

互動性,這個很重要。類比航海技術。沒有航海技術之前,七大洲基本相互獨立的,國家之間的經濟貿易離不開自己的這片洲土地,陸地的遠端成本很高,以及有跨越不了的地理困難。航海技術的出現開啟了各洲之間的合作,從以往絕對主力的“經濟內迴圈”逐漸開啟“經濟外迴圈”。然後有了海上霸主荷蘭(它本來很貧苦,靠捕魚賣魚和依託英國生活),然後這個金融鼻祖帶動了環大西洋經濟,給了一百年後的《國富論》靈感,同時又有了美洲大陸的發現,有了紐約,有了美國,有了越來越活躍的全球貿易。當然這中間還有因為資訊流通自發演變出來的工業革命,電子資訊革命等。

航海技術出現使人們接觸到大量新事物,打破了很多一直深以為然的傳統思想觀念,所以也看到接下來的2、3個世紀,偉人百出:牛頓、笛卡爾、盧梭、胡格、瓦特、拉瓦錫、愛迪生、特斯拉、貝爾、愛因斯坦等等。

這裡不是要說航海技術多牛,它只是一個觸發點:讓資訊大範圍流通發生交流碰撞。資訊的普及程度又關係活字印刷技術以及後來的網際網路技術等等。總之重點是,資訊交流很重要

波卡是區塊鏈裡的航海技術,它解決的互動性問題即每條鏈之間的資訊溝通問題。不同的鏈有不同的共識,甚至不同的程式語言,波卡應用的WASM已經過實際商業驗證,全能翻譯家,能翻譯轉化這些共識和語言從此不管你是哪條鏈的使用者,你可以在自己的鏈上只擁有自己鏈的Token,就可以和其他所有鏈進行商業往來,進行任意資訊交流,這一點又帶來了大家說的“可組合性”,然後想象空間就出來了。(“可組合性”即幾條鏈一起搞個應用出來,好比幾個國家一起開發生產一個產品,各自提供各自的擅長點。)

歷史的步伐是向前的,他可能進一步退半步,但不可能完全倒退,大不了停滯會兒。就像疫情後,有觀點說“去全球化趨勢”,這不太可能,全球合作的效益和耦合度很高,政治只是影響歷史方向的因素之一。可能的是多邊全球化,和適當迴歸,以抵抗可能自然可能政治的風險。

  • Substrate

Substrate是一個構建區塊鏈的資源庫或者說框架,是Parity團隊在開發波卡網路的過程中抽象出來的。以往建立一條鏈,程式碼需要從零開始寫。但即便專案開發方是完全不同共識、專注完全不同業務的鏈,也有很多相同的程式設計工作內容要做,耗時耗力耗錢,不划算。

怎麼理解呢?類比工業革命。

工業革命讓生產技術細分,成就了生產流水化、標準化,典型例子是福特汽車。1913年世界上第一條汽車流水裝配線在福特的工廠裡出現,第一次大批次生產是T型車。福特連續創造了世界汽車工業時代的生產新記錄:1920年2月7日,組裝生產一輛汽車用時10分鐘。

說起來,愛思考的人,真的可以learn at anywhere anytime隨時隨地學習。亨利·福特是看到殺豬的流水線,聯想到汽車的生產也可以流水線。

Substarte就是這樣,提供完整的功能模組,幫開發者省去重複性的工作,開發人員只需專注自己鏈要做的核心業務,其它部分就各取所需從Substrate裡去拿就好。

所以,Substrate(1)可以加快區塊鏈應用場景的實現,(2)反哺波卡

怎麼理解?波卡如果沒有平行鏈就不會有生命,如果平行鏈的業務很單一那麼波卡的生命也很脆弱。橋結構是波卡的重要一環,很難,可以接入比特幣和以太坊以及其他所有區塊鏈,要實現全資訊通訊。假如完善的橋結構一再推遲,或者有一些全資訊的通訊無法實現,那麼Substrate足以撐起波卡生態的大半邊天,因為降低了建立鏈的綜合門檻(語言技術要求還是有點高)。

綜合下來,從時間、精力、金錢,以及鏈上治理、鏈上升級各方面,基於Substrate建立一條鏈,在目前來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

那麼怎麼去理解Substrate一定就能加快區塊鏈應用場景的實現呢?還是舉個例子,印刷術

印刷術最早是中國發明的,但我們的印刷術是在木板上刻完整的一頁文字,錯一個就全部重來,且木板使用次數多了會變形,利用率很低。這就讓系統的知識傳播成為了一件高成本低效率的事情。

轉折點在活字印刷術,德國人古登堡搞出來。活字印刷一個鉛塊一個字,像麻將一樣。一篇文章自己拿著需要的鉛塊拼湊就行,靈活度高且經久耐用。Substrate就是這樣,你需要什麼就去拿什麼,順序你自己排,一些引數你自己改改就行,也有進階版的你可以完全建立自己的Runtime的。

波卡還有很多可以說,它的經濟共識、鏈安全共識和治理模式。這個深入了點,有興趣的再說。波卡沒有面面具到,也不能做到面面具到,有些東西是此消彼長的,目前還沒辦法克服,但它是在做一個綜合取捨。

區塊鏈行業是一個細分行業,有點抽象,不是什麼神奇的或者亂七八糟的東西,2017年以太坊ICO,讓很多人對區塊鏈有誤解,我們要學會撥雲見日;以及要關注底層技術,技術和炒幣是兩回事但是都各自有各自的勢。我們沒有能力去說十年怎麼樣,目前個人認為絕大部分過程都是一邊審慎一博的,至於結果都是回望時刻的解讀。

努力工作,向內自省,用心成長,無問西東。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是個環。

作者:BluemountainLabs,來源:Bluemountain Labs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