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金錢,YOLO:女股神凱西·伍德如何找到她的羊群?

買賣虛擬貨幣

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有兩天,出生那天和找到自己使命的那天。

出生那天有了生命,發現自己使命的那天是重生。

茨威格說,“一個人生命中最大的幸運,莫過於在他人生途中,即年富力強時發現自己生活的使命。”

對於ARK Invest創始人凱西·伍德而言,重生時刻發生在57歲之時,一個孤獨時刻,她突然覺察到了自己人生的使命所在,她將之歸因於上帝的旨意。

這是《紐約時報》發表的一篇人物特稿,講述科技女股神凱西·伍德的崛起之路。

凱西·伍德當時正處於她熟悉的領域,她傾聽著那個告訴她“你錯了”的人。

2018年2月,凱西·伍德與加拿大企業家凱文-奧里爾參加了CNBC的一場小組討論。凱西·伍德當時是一名資深基金經理、Ark 投資的執行長,而凱文-奧里爾當時最出名的就是他在商業類真人秀“鯊魚坦克”中扮演的“神秘先生”這個角色。

小組討論的話題是特斯拉,兩人意見不一。當時,雖然特斯拉正處於其發展過程中一個極為艱難的階段,但是其股價只是略低於歷史最高水平。

凱文認為,與其他汽車製造商的股票相比,特斯拉的股票價格高得不可思議。隨著通用汽車等巨頭進入電動汽車領域,特斯拉的股票從投資者那裡獲得的溢價必然會縮減。

“不是(通用汽車)”,凱西·伍德是當天討論小組中唯一的女性投資者,她聽到這句話後就立即提出否定,隨後又列舉特斯拉與眾不同的全部原因:通用汽車缺少特斯拉的軟體工程師、分銷網路、電池技術。在未來,軟體、人工智慧和汽車製造將融為一體,而特斯拉已經為此做好了準備。

“未來屬於電動化,但通用汽車還沒有實現電動化,”她說道。

這是經典的凱西·伍德式言論,它混合了問題叢生的商業分析,對未來帶有近乎預言的確定性,這也正是那些網路上的特斯拉狂熱股東想聽到的發言。

2018年,特斯拉正在艱難應對生產問題、現金萎縮問題以及反覆無常的馬斯克

特斯拉是凱西·伍德女士當時最大的單一持股,她為其進行了聲情並茂地辯護,自此開始了與新一代投資者之間的交心。

從紙面上看,對於這群年輕、多樣化、玩世不恭的年輕散戶投資者來說,凱西·伍德可謂是一個奇怪的支持者。凱西·伍德已經65歲了,她是出身於康涅狄格州郊區、投身於華爾街資產管理行業的精英階層,同時也是保守派政治運動的虔誠捐助者。

但是,凱西·伍德和她的公司有一套不尋常的投資方法,將高風險的策略與高度透明的觀點結合起來。這種方法至少在去年產生了天文數字般的高回報,以金融業先前夢寐以求的方式與新投資者聯絡在一起了。

她喜歡在那些通常無利可圖的科技股上激進地下注,但這種做法更適合那些在Reddit上吹噓“我連房租的錢都拿去買股票了”的交易員,而不是那些依賴傳統資金管理行業的捐贈基金和機構——她已經在這些傳統的地方工作了三十餘年。

換句話說,伍德女士終於找對了合適她的人。

來自弗吉尼亞州的30歲業餘交易員凱西-弗洛雷斯說道,他一年前首次在CNBC上看到凱西·伍德女士,馬上就開始關注她的每一筆交易了。“我當時只是想,我喜歡這位女士。”

凱西·伍德有能力與弗洛雷斯等個人投資者建立直接聯絡,這使得她成為了當今市場上最有影響力的投資者。

在她管理的基金於2020年取得驚人收益之後,這些新交易員中大多數人都接受了她這種“盛宴或饑荒”的投資方式,如同前幾代投資者模仿富達的彼得林奇或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巴菲特的相對規避風險的方法。

但凱西·伍德女士不太可能達到去年那種業績。去年的業績是由一系列不可預測的事件推動的,包括Covid-19大流行病的經濟衝擊、美聯儲的降息行動、個人投資者的交易熱潮。

2021年,她的基金嚴重落後於整個市場。

即便如此,凱西·伍德女士也已經改變了華爾街,這或許是好事一樁,有些世界一流的金融企業現正急於推出她與Ark Invest所開創的那種產品。

凱西·伍德現在管理著近850億美元,而2019年底不到100億美元。

她的公司大量押注於科技股,這些股票在全國大部分人被困在家裡的情況下蓬勃發展。她的旗艦基金Ark Innovation裡包含了大量Roku、Zillow和支付技術公司Square等科技公司的股票。這些股票飆升了近150%,超過了標普500指數16%的漲幅。

她每天都會透過電子郵件向訂閱更新的投資者披露她購買和出售公司的決定。她在電視上頻繁發聲,而且顯得有些無所畏懼,每次發表的言論都可以成為頭條新聞並推動股價。

儘管凱西·伍德經常宣稱透明度是其公司的核心價值,但她拒絕了本文作者多次的採訪請求。本文是依據她與前同事和僱員的談話、她經常對商業媒體和宗教團體發表的公開宣告寫成的。

在這些場合裡,她反覆提到在職業生涯後期決定創辦自己的投資公司,這不僅僅是一個商業上的冒險一試。

據她所說,這始於與上帝的正面接觸。

一個來自上帝的商業計劃

那是2012年8月的一個晴朗的日子,剛剛在投資管理公司聯博集團(AllianceBernstein)艱難度過一個季度的基金經理凱西·伍德身處於康涅狄格州威爾頓的豪華住宅內,為房子裡的寂靜感到震撼。

她的三個孩子都離家去參加夏令營和其他活動了。她就待在這棟與前夫於20世紀90年代購買的近6000平方英尺的房子裡,面臨著整整兩個星期的孤獨。

然後她感覺到了。

“嘭的一聲,我真的覺得那是上帝在對我說,好吧,這就是計劃”,她說道(這句話來自她去年在《耶穌的呼喚》播客中的發言)。

這個計劃的內容是,凱西·伍德要利用她作為技術投資者的經驗建立一個新的資金管理公司。這個公司要針對社交媒體時代的特點進行最佳化,並且帶有一定激進的透明度,至少是對華爾街而言。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凱西·伍德不得不辭去工作,並在57歲時將自己的個人財富置於危險之中。

“我的大多數朋友都說我是瘋子,但我並沒有聽他們的。我知道我需要遵循上帝對我的旨意,”她在2016年對一家基督教事工組織提到,“這是我獲得幸福的唯一途徑。”

凱西·伍德是愛爾蘭移民,她是家裡的長女,有三個兄弟姐妹。因為父親是空軍的雷達技術員,直到全家定居加利福尼亞州卡爾弗城之前,她的童年大都是在搬家中度過的。她於1974年畢業於一所天主教全女子中學,隨後升入美國南加州大學主修工商管理。

凱西·伍德在大學期間申請了亞瑟·拉弗 (Arthur Laffer)的一門研究生課程,由此找到了自己的導師。亞瑟·拉弗是供應經濟學領域的一名“守護神”。

“這很需要膽識”,81 歲的亞瑟·拉弗說道。

他發覺凱西·伍德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學生,在完全理解一個話題之前完全不願意放棄。“我一生中從未見過如此徹底、如此謹慎、如此注重研究的人,這使得她非常自信。”

凱西·伍德的前任同事們都反覆提到凱西·伍德的職業道德以及她對資訊的如飢似渴。她經常在黎明前就起床,趕往中央車站的第一班火車,把從康涅狄格州出發的近兩個小時的旅程當作一種鐵路上的永久補習班。

同事們都記得,在智慧手機、平板電腦和膝上型電腦出現之前,她每天拖著裝滿研究報告的袋子進出辦公室。

Sig Segalas(西格-塞加拉斯)是Jennison Associates(一家紐約的資金管理公司)的共同創立人。凱西·伍德從1980年代初到1998 年一直都在Jennison Associates工作,先是擔任經濟學家,而後擔任分析師和基金經理。根據西格的回憶,多年來,他的辦公室就在凱西·伍德的旁邊,凱西·伍德通常是每天最晚一批離開辦公室的人。

西格-塞加拉斯,這位20世紀60年代初就進入華爾街的人表示,即便考慮到凱西·伍德具備職業道德、準備充分的事實,她將自己的投資決定表述為近乎確定的情況是不尋常的。

“我從未見過任何人有如此堅定的信念,”他說,“老實說,這幾乎到了神秘的程度。”

當然,即使是最有見識的預測者有時也會出錯。

例如,凱西·伍德20世紀80年代初在Jennison Associates擔任投資組合經理時,Jennison Associates持有大量墨西哥的股票頭寸。當時謠言四起,人人都說墨西哥可能會貶值比索。如果這是真的,Jennison Associates在墨西哥的投資將會被一舉粉碎。

西格表示,雖然當時許多經濟學家都認為貶值不太可能發生,但是凱西·伍德特別確定它不會發生。

“她態度堅決,說他們不可能這樣做,不可能那樣做”,西格說道。

“結果貶值真的發生了,然後一切都崩潰了。”

這樣的投資方法會產生劇烈的起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波動性一直是伍德女士職業生涯的標誌。有的時候,波動性也會構成障礙。

2001年,凱西·伍德女士加入了聯博集團,她在巔峰時期監管著50億美元的資產,相當體面。如同往常,她在這家曼哈頓公司的表現也是“坐過山車”。

以聯博全球主題增長基金為例,她在殘酷的2008年接手了這個基金,當年下跌了45%,次年又上漲了55%。

但是,晨星公司在3月份發表的對她的記錄的分析表明,她在聯博集團的投資因其高波動性和 "長期結果不盡如人意 "而引人注目。

她的全球基金在2011年的表現尤其糟糕,在市場持平的情況下暴跌了接近24%。2012年,也就是她頓悟應該成立自己公司的那一年,她的業績再次低於基準線的漲幅,即便計算時不減去費用成本也是如此。

事實證明,這種回報狀況在聯博集團是不合適的,其主要是為保守的信託機構(如養老基金、捐贈基金)提供服務,許多人根本無法接受凱西·伍德這種風格。

麗莎-沙利特(凱西·伍德在聯博集團時期的同事,現為摩根士丹利財富管理的首席投資官)表示:“我認為她在旁人眼裡很出色,但也被人視為‘不尋常’。”

凱西·伍德在2013年離開聯博集團,隨後在2014年1月成立了Ark。

建立Ark

Chris Burniske克里斯-伯尼斯克)當時還是斯坦福大學的大四學生,他對2013年那天要見的人瞭解不多,但聽說過她是金融界的某位大人物。

一個朋友問他是否願意帶凱西·伍德和她的兒子Rober參觀校園。

克里斯是來自夏威夷的衝浪者,大學專業是海洋科學。他赤腳踩著滑板來到學校,然後幾乎花了整個週末的時間帶著凱西·伍德母子四處參觀,而且利用這個機會對金融業進行了一些隨意的挖苦。儘管如此,凱西·伍德還是想要僱用他。

他起初並沒有接受她的邀請。搬到紐約去天天對著電腦上班,這種生活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吸引力。等到他去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一家全食超市賣魚賣了幾個月之後,他決定自己應該去試試。

從哲學上講,Ark與其他資金管理公司不同,它在投資戰略和產品方面與眾不同,尤其是人員配置方面。

克里斯最終幫助引導Ark進入加密資產領域,他後來寫了一本關於加密資產估值的書,併成為了一家加密VC Placeholder的合夥人。

另一位分析師在公司成立後不久就負責自動化業務,雖然在2012年出版過一本關於如何透過努力尋找誤入硬幣卷的銀幣來發財的書,但是他本身沒有什麼經驗。這位涵蓋廣泛的高精尖技術的分析師的就業經歷裡只有兩次短暫的實習,一次是擔任能量飲料紅牛的品牌經理,另一次是擔任43英尺帆船的船長一年。

這種非常規的方法延伸到了ARK選擇的投資產品:主動管理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它允許投資者像股票交易一樣,在整個交易日內買入和賣出股票。

絕大多ETF是以廣泛交易的指數為模型,這樣就不需要僱傭專業人員來挑選股票,可以節省資金,但是凱西·伍德不一樣,她是自己不斷地買入和賣出股票。

任何人都可以跟隨。

Ark透過發表大量播客、白皮書、YouTube 影片和時事通訊,向數百萬關注者塑造凱西·伍德的形象,釋出她的公司對比特幣和生物製藥等各種投資的看法。

買入或賣出股票的決定會在每天的電子郵件群發中披露,這已成為許多交易者的必讀內容。

華爾街痛恨這樣的透明度。華爾街的公司通常是每季度披露一次他們的持股情況,以保護其戰略不受同行和競爭對手的影響。

“凱西是她的股票的忠實信徒,她愛推廣她的股票”,沙利特說道。“對她來說,這有點像是,我不介意開誠佈公”。

開放式訪問似乎也是凱西·伍德與最近被吸引進那群投資者聯絡在一起的一個關鍵原因。

去年年初開始購買Ark創新基金的勞倫斯說道:“這太朋克搖滾了。”他是費城一位46歲的藝術家和教師,十分尊重伍德女士的透明度,認為這與他所經營的藝術和滑板社羣的 “自己動手”的精神很相稱。

“她和很多其他人的區別在於,她合法地相信這些事情,而且她加倍努力。”勞倫斯越說越興奮。

投資者不需要把錢交給她就可以跟她投資。許多人,就像弗洛雷斯有時那樣,只是跟著買進她所購買的任何股票。

弗洛雷斯原先在一家金融技術初創公司從事銷售工作,去年開始模仿她的交易時,他對自己購進部分公司一無所知,但這並不重要。

弗洛雷斯先生說:“它們會上漲11%,有時第二天會上漲17%。那真的是……嚇一跳。”

隨著更多業餘買家跟進,這種效果被放大了。弗洛雷斯說道。“看著她的買入清單買股票,然後清單上的每支股票第二天都會漲得很離譜,這簡直太瘋狂了。”

伍德女士的披露繼續影響著市場。她購買了150多萬股Robinhood的股票,該公司於上月底上市,在7月底和8月初公開後,價格大漲,她功不可沒,該股在8月4日跳漲50%以上。

“凱西·伍德的金字招牌仍然很有分量,”DailyFX.com的市場分析師Chris Vecchio在一份客戶說明中寫道。

更多的錢,更多的審查

凱西·伍德吸引到了更多的關注、資金和推動市場的力量,這使得那些對她的公司進行審查的人認為Ark的獨特結構可能會給其投資者帶來風險,更不用說她的那些網上的徒弟了。

凱西·伍德是負責管理近850億美元資產的唯一投資組合經理,這構成了所謂的“關鍵人物風險”(基本上是指疾病、事故、死亡或其他原因導致重要領導人無法履行職責的可能性),一旦她不是掌舵人了,許多投資者會逃離Ark。

她也可能是自己的成功的受害者。Ark當前可投資的資金比18個月前多得多,而花錢則是一個大問題。Ark的傳統是偏愛的那種規模小、交易量小的科技股,所以投下鉅額賭注會使其價格大幅波動。由於這種股票的買家通常較少,Ark有可能在買入時抬高價格,然後在賣出時遭受重創。

此外,凱西·伍德購買的許多股票看起來高度相關,會一起上漲,這種做法在去年帶來了豐厚的收益。但這些股票也會一起下跌,當市場條件對她不利時,她就會面臨巨大的損失。

就在今年,投資者已經窺見了這種醜陋的拋售可能是什麼樣子。由於投資者開始青睞那些準備從經濟復甦中獲益的傳統行業,旗艦基金Ark Innovation在2月至5月期間暴跌超過35%,這種表現比市場上的情況要糟糕得多。

在最近的波動(部分原因是冠狀病毒德爾塔變種的興起和對不均衡復甦的擔憂)的幫助下,凱西·伍德的基金已經有所恢復,但其在今年仍下跌了約7%。相對而言,納斯達克指數上漲約14%,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約18%。

但她的基金今年表現得乏善可陳,與去年的大漲相比,就顯得有些遜色了。而主動管理、完全透明的交易基金,這項幾乎已經成為Ark代名詞的利基市場,則成為資金管理業務中增長極快的一個板塊。

摩根大通(J.P. Morgan)的分析師在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中說,在過去的一年裡,投資者向那些每天披露其持有量的主動交易基金傾注了約1100億美元,並指出這種巨大的資金流入表明,“投資組合的透明度未必是主動交易基金戰略成功的障礙”。

在華爾街的各大公司正急於從這些投資者的資金中分一杯羹。去年年底,世界上最大的貨幣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在其產品中增加了三個透明基金,這些基金每天披露頭寸。

上個月,高盛資產管理公司開始銷售其第一隻透明的主動管理型ETF。摩根大通的資產管理集團也在本月宣佈計劃將其四隻共同基金轉換為 "主動透明 "ETF,這些與Ark提供的產品類似。

其他人預測凱西·伍德的運氣即將耗盡。一些知名的對沖基金最近提交的檔案顯示,他們在第二季度一直在購買 "看跌期權"來對付她的基金。

至於凱西·伍德,她還在繼續尋找新的機會。5月科技股和加密貨幣大跌的時候,她在彭博新聞上表示比特幣在未來五年內可能升至500000美元。目前,它的交易價格約為45000美元。

她的公司還向監管機構提交了計劃,準備啟動一個以比特幣為主題的ETF,追蹤標普比特幣指數的表現。

即使她的基金落後於市場的其他部分,凱西·伍德仍強調她堅信自己的選擇。

她向採訪者承認,最近幾個月對她的客戶來說很困難,但話音未落又急忙提了一條建議。

她說道:“保持信心。”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