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憂慮:WSB 封禁與以太坊 Infura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 | NESTFANS.知魚

出品 | NEST愛好者(nestfans.com)

引言:比特幣與以太坊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去中心化專案,這兩個專案發展至今,給全世界提供了一個拓寬人類邊界的新思路。從誕生之初,就沿著解除第三方擔保的道路深耕與探索。近期美股散戶聚集地 WSB 論壇伺服器被封禁,人們開始將目光轉向去中心化。以太坊無疑是高度去中心化的,但仍有很大的中心化風險存在。

沸沸揚揚的 WSB 封禁事件

最近,一則關於 WSB 的散戶抱團成軍,在一支美股 GME 上收割做空機構,迫使機構大鱷繳械投降的事件,引起了廣泛關注。

WSB 全稱 WallStreetBet,中文翻譯“華爾街賭場”,屬於 Reddit 分論壇,被稱作是“散戶的大本營”。

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是此論壇的大批散戶對抗華爾街做空大鱷,針對 GME 這支股票瘋狂買入,硬生生將一支行將退市的股票從 3 美元拉到 300 多美元,期間來回熔斷無數次,最終華爾街做空機構出現幾十億美金的鉅額虧損,繳械投降,平倉告終。

散戶還沒來得及回味勝利的喜悅,機構開始抱團,既然打不過,就掀桌子。刪除股票程式碼、拔網線,關伺服器。

散戶常用的股票交易軟體 Robinhood,宣佈禁止開倉 GME、AMC、NOK 等至少 6 支機構做空的股票,只許使用者賣出,不許買入,美國其他券商也有類似操作,限制交易、提高保證金、伺服器宕機,而華爾街的對沖基金們仍舊可以正常交易,最後直接把WSB的伺服器給封禁,讓散戶的大本營直接崩潰。

這場鬧劇的背後,真正值得我們反思的,不是表象的劇情起伏,而是對“第三方”的不可靠以及“去中心化”這一哲思重新審視。我們不對公司制的專案以及中心化機構予以過多置評,這裡主要分析去中心化協議。

以太坊與 Infura

以太坊是全球市值第二的去中心化協議,它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可程式設計金融底層網路,從 IC0 到 DAO、DeFi、NFT,為整個開放式金融市場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在其整個演化過程中,無論湧現出多少金融創新需求,其根源都在以太坊這一大型基礎設施之上。

以太坊相對於比特幣是一個更為龐雜的作業系統,這也導致了以太坊對儲存的要求遠遠高於比特幣,無疑增加了使用全節點驗證賬本的難度,在《去中心化的追逐:比特幣與以太坊的全節點》一文中,我對此進行了簡單闡述。

由於大部分開發者沒有使用以太坊全節點的條件,所以,第三方伺服器 Infura 被嚴重依賴。

Infura 每天處理大約 130 億次程式碼請求,為開發人員提供了一種不必執行全節點就可以連線以太坊網路的方法。它是由唯一一家供應商“以太坊開發工作室 Consensys ”運營的,其依賴於亞馬遜託管的雲伺服器,這兩層的中心化風險使得 Infura 可能會成為以太坊整個網路的單一故障點。

隨著以太坊生態的愈發繁榮,已突破萬億市值,加上 DeFi 的強勢崛起,我們不得不再次正視這一問題。

當前所有使用 MetaMask 的 DApp 本質上也依賴於 Infura,幾乎所有的 DApp 都有可能依賴 Infura。

這樣做的影響是,開發人員和使用者不太可能執行全節點,這意味著支撐網路的全節點的數量會下降。由於 Infura 可能成為單一故障點的風險,這還會因為缺少全節點而產生其他影響。

如執行一個全節點將允許使用者和開發人員將大部分敏感活動保持在本地,而 Infura 則可以從使用者那裡積累資料組合,如錢包地址和 IP 位置,這又多了一層隱私洩露的風險。

正如 Infura 的聯合創始人 Michael Wuehler 所說:如果世界上的每一個 DApp 都指向 Infura,我們決定關閉 Infura,我們也有能力這麼做,那麼這些 DApp 就會停止工作。

Infura 託管在亞馬遜上,所以,如果亞馬遜說“你知道嗎?Infura 沒有了,離開吧。” 那麼大多數的 DApp 將無法使用。

雖然 Infura 本身在努力讓自己減少依賴亞馬遜的可能,以太坊開發者也在研發輕客戶端來減少對 Infura 的依賴,但是,我們今天看到的結果是,這些 DApp、DeFi 開發者和使用者們並沒有養成這個習慣,甚至對此毫不關心。

啟示

WSB 事件,關停伺服器引起的對以太坊節點伺服器 Infura 的啟示,並非駭人聽聞。當市場利益足夠大,足夠貪婪,二級市場博弈與監管調控的影響過大時,我們必須對最壞的結果進行充足的準備,這是所有去中心化協議都應該考慮並深度研究的問題,尤其是以太坊上開發的應用程式。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