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眼中的 DeFi:狂野西部、影子銀行、霍布斯市場

買賣虛擬貨幣

「金子,金子,從美洲河來的金子!」1848年5月,舊金山街頭,一個名叫布蘭納的雜貨鋪的老闆揮舞著帽子吸引人群,向人們展示藥瓶裡裝著的金片和塵土。此後,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再也不平靜了,「北方有金子」的訊息吸引了成千上萬人前往舊金山淘金,徹底讓這個小漁村擺脫了命運。

加州淘金熱是美國西部甚至是美國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註解,牛仔、西部片成為後來人瞭解美國西進運動的一種感性體驗,但它絕不是唯一註解。

「Wild West」(狂野西部)這個詞或許更能描述人類大規模向美國西部邊境遷徙和定居的那段歷史,那是普通人開闢土地、發現財富、建鎮築城的時期,也是賭鬼、劫匪和槍戰頻發的混亂時代,更是美國與外國及土著部落進行軍事征服、政治妥協後將法律秩序帶到西部的程序。

如今,「狂野西部」這個詞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Gary Gensler用來描述加密貨幣,以及由它衍生出的DeFi世界。

8月3日,在一次全球會議上,Gary Gensler呼籲美國國會賦予SEC更多權利,以更好地監督加密貨幣交易和借貸平臺,他認為這個「狂野西部」充滿了謎團、欺詐和投資者風險,「這一資產類別在某些應用程式中充斥著欺詐、詐騙和濫用」

即便美國已經因為疫情大流行和貨幣超發被指摘,但作為仍然在全球金融系統中具有重要話語權的國家,它對加密資產的監管動向備受關注。從2017年引發炒作熱潮的ICO到2020年風靡在區塊鏈網路中的DeFi,美國從未放棄對加密資產各種運作形態的監管。

不僅是SEC,美國國會、商品期貨交易委員CFCT都已經開始注意DeFi——這種新興金融形態被視作顛覆傳統銀行的革命性創新,但它繞過傳統金融系統直接在鏈上流轉價值的方式正在成為監管的「眼中釘」,它展現在監管眼中的樣子是影子銀行,是無序混亂的霍布斯市場,隨之捆綁在一起的是投資者風險。

DeFi犯罪損失達4.74億美元創新高

「如果我們不解決這些問題,我擔心很多人會受到傷害。」這是Gary Gensler 8月3日時公開表達的他對加密貨幣的擔憂。

這種擔憂並非無病呻吟。8月10日,區塊鏈資料分析公司CipherTrace的報告顯示,雖然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犯罪損失在7 月底急劇下降至6.81 億美元,但發生在DeFi領域的盜竊、駭客攻擊和欺詐造成的損失達4.74億美元,佔了總體損失的69.6%,在今年前七個月創下歷史新高。

Decentralized Finance(DeFi,去中心化金融)是以鏈上應用程式為形態的開放式金融系統統稱,它可以在傳統銀行的體系外、以加密貨幣的方式實現資金的交易、結算和借貸,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加密貨幣錢包訪問這些金融程式。

CipherTrace報告稱,有兩種型別的DeFi犯罪——外部人員對DeFi協議的駭客攻擊,或內部人員作惡。當應用程式開發者放棄一個專案並帶著投資者的錢逃跑時,投資者將受到加密貨幣損失。2021 年,大多數 DeFi 犯罪似乎都是由外部駭客造成,佔所有 DeFi 相關犯罪的3.61 億美元,即76%;其餘 24%是內部作惡,截至7 月底總計超過 1.13 億美元。

第三方資料網站DeFi Pulse 顯示,截至8月30日,鎖定在DeFi中的加密資產價值為829 億美元,儘管低於5月中旬加密資產市場大暴跌時期的860億美元,但比去年10月的110億美元增長了650%以上。

「隨著 DeFi 生態系統的擴充套件,DeFi 犯罪也在擴大,這不足為奇。」CipherTrace 的執行長 Dave Jevans 在給路透社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進入 2021年僅8個月,DeFi 駭客、盜竊和欺詐已經超過了2020年的 DeFi 犯罪總數,「這意味著全球監管機構正在密切關注 DeFi。」

監管確實來了。

今年6月1日,泰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宣佈,在不久的將來,任何與DeFi相關的活動可能都需要獲得金融監管機構的許可,同時,SEC尤其將針對發行代幣的 DeFi 協議進行更嚴格的監管。該監管機構表示,「數字代幣的發行必須得到SEC的授權和監督,發行人必須透過數字資產法令許可的代幣門戶入口披露資訊並提供代幣。」

更早時候的2 月,英國財政部下令對金融科技進行審查,呼籲針對加密資產的監管制度應根據當前監管框架的原則以及「相同風險,相同監管」的概念,採用功能和技術中立的方法,同時根據加密資產相關活動產生的風險進行調整,它還應具有足夠的靈活性以應對未來的挑戰,例如應如何監管 DeFi。財政部令表示,政府應不斷審查其他國際市場的舉措,以免落後。

令監管警惕的「狂野西部」

作為一向在全球金融體系中強話語權的一方,美國也正在成為DeFi監管的風向標。

今年7月8日,美國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Gary Gensler發信,敦促SEC就「保護消費者投資和交易加密貨幣的權力」得到答覆,並確定未來需要國會採取什麼行動。

沃倫是參議院銀行委員會經濟政策小組委員會主席,她在給Gary Gensler的信件中提到,加密貨幣平臺缺乏與傳統交易所相同的基本保護。她在信中引用了一組資料:截至 2021 年 3 月的六個月內,近 7000人報告稱遭遇了加密貨幣詐騙,造成的損失總計8000萬美元。

Gary Gensler在8月3日對外迴應,國會應該賦予SEC機構監督加密貨幣交易的權力,以更好地監管加密貨幣交易、貸款和相關平臺,包括貸款方和借款人在沒有傳統銀行的情況下進行加密貨幣交易的點對點去中心化金融(DeFi)網站等平臺。目前這些交易不在 SEC 的職權範圍內。

這位曾經在美國高校中教授過區塊鏈的SEC主席將加密貨幣和DeFi視作美國的「狂野西部」。

19下半葉到20世紀初,西進運動曾為美國密西西比河以西的土地帶來了開發與繁榮,將德克薩斯、大平原、落基山脈、西南和西海岸變成了美國的人口重地,但半個多世紀裡,無政府狀態的混亂、暴力也是那個時代的註腳,

以加州淘金熱為縮影,五年時間中,超過 250000名礦工共發現了超過 2億美元的黃金。然而,隨著數千人的到來,財富越來越難被發現,大多數人破產了。幾乎所有的獨立礦工都被取代,因為礦業公司開始購買和經營礦山,僱用低薪的礦工生產。隨著黃金越來越難找,越來越難開採,個體探礦者逐漸被有償挖礦公司、專業技能者和採礦機械所取代。

早期,暴力土匪經常襲擊礦工,所以有了礦工喬納森·R·戴維斯( Jonathan R. Davis )殺死 11名土匪的案例。採礦社羣沒有法院或法律官員來執行索賠和司法,礦工們根據國外其他採礦社羣使用的「採礦守則」來制定臨時法度。每個營地都有自己的規則,他們常通普選來伸張正義,有時公平行事,有時行使義務警員營地制度。

這一切看上去都像極了DeFi當前的情況。2020年6月之前,DeFi是個小眾領域,流動性挖礦(DeFi Farming)就像那一聲「北方有金子」召喚一樣,一下將加密貨幣愛好者和他們的資金吸引到了鏈上,任何人在DeFi「淘金」都比去100多年前的舊金山方便得多,只要拿自己的加密資產當「鏟子」,在資金池中提供流動性「挖礦」,便能獲得新專案發行的代幣,拿到有價市場上變現。

直到後來,小資金使用者被科學家、機構所取代,沒點技術和資金量,就只能賺取少量收益。遇到駭客「大盜」,認栽成為一種常態。當暴力「搶劫」增加時,社羣組織起力量,連同白帽子「義警」,開始追蹤並反擊駭客。

Gary Gensler認為,這個「狂野西部」中的某些應用程式充斥著欺詐、詐騙和濫用,「我們需要更多的國會授權來防止交易、產品和平臺陷入監管漏洞。」SEC想要在這裡建制。

從全球範圍看,DeFi的大門正在吸引監管。

CFTC委員呼籲關注「DeFi影子銀行」

從Gary Gensler的過往言論看,哪怕DeFi專案聲稱去中心化、開發者成員保持匿名,但它激勵使用者參與、發放加密貨幣的方式並不「去中心化」,而是由一些實體執行的,因此,DeFi也意味著應當被SEC監管。

今年6月8日,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委員Dan M. Berkovitz在《 2021 FIA 和 SIFMA-AMG 資產管理衍生品論壇》的主題演講中,就提到了監管在去中心化金融面前的挑戰,並闡述了DeFi為什麼應該被監管。

一個門檻問題是「公眾是否會從破壞當前廣泛依賴金融中介的金融體系中受益。」DeFi 的支持者認為,剔除中介機構可以讓消費者更好地控制他們的投資。

但是Dan認為,銀行、交易所、期貨佣金商、支付清算機構和資產管理機構等中介機構在過去兩三百年中發展起來,中介機構為尋求進入金融市場的公眾提供資訊、分析和建議,中介機構通常負有信託或其他法律責任,以維護客戶的最佳利益。它們為市場提供流動性,並在壓力時期支援金融體系的穩定,它們提供資產託管和投資保障,它們負責防止透過金融市場洗錢。受監管和許可的中介機構必須符合既定的行為標準,並可能因未能達到這些行為標準而被追究法律責任,當出現問題時,甚至可以追究中介人的責任。

在Dan看來,在純粹的點對點DeFi 系統中,這些好處或保護都不存在。沒有中介來監控欺詐和操縱市場、防止洗錢、保護存入資金、確保交易對手錶現或在流程失敗時使客戶安全,「一個沒有中介的系統是一個霍布斯市場,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的交易對手,並警告買主,讓買家當心。」

Dan將DeFi描述為「影子銀行」,他說,「影子銀行系統發展的經驗表明,同一市場中受監管實體和不受監管實體之間的競爭,可能導致受監管實體承擔更多風險,以產生與不受監管競爭競爭所需的更高收益,這兩種反應中的任何一種都會給金融體系帶來重大風險。」出於這些原因,Dan指出,不應允許 DeFi 成為與受監管市場直接競爭的不受監管的「影子金融市場」。

CFTC 委員已經表態,將與其他監管機構共同關注這一日益增長的領域,並適當處理違規行為。也就是說,在美國,呼籲監管DeFi的,除了SEC這個證券監管部門,商品期貨委員會也來了。

或許是看到了主權國家們對DeFi監管的急迫性,已經有DeFi應用在做出改變,甚至超越了他們一直號稱的「去中心化治理」。

今年7月27日,構建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限制了app.uniswap.org 網站前端對129種代幣的訪問,這個決策並未經過社羣成員的投票。

緊接著,以引入機構投資者為名,借貸DeFi應用AAVE推出了面向機構的DeFi平臺AAVE ARC,使用該平臺的借貸雙方都需要KYC才能使用借貸協議。

衍生品協議dYdX則是趕緊表態,它主動要求其使用者遵守法規,其總法律顧問 Marc Boiron 在一封郵件中表示,在所有協議部署前,已經主動並且自願地與 CFTC 進行溝通,「我們一直謹慎地考慮適用於 dYdX 的法律,開發的第一個協議就是要求美國使用者遵守 CFTC 的零售商品交易規則。」

頭部的去中心化的DeFi應用正在向中心化的監管做出一種示範,或許你也可以理解為一種妥協,畢竟,在主權國家尚存的時代,金融一定是一個無法繞過監管的領域,而DeFi的「去中心化」也並非理想中的那樣不受審查,「無差別的進入」象徵著平等,但不被允許無序。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