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業需要立即擁抱加密領域

今年,加密領域在主流金融科技中的採用得到了急速增長。paypal、revolut和squar都做出了備受矚目的舉動。近日,備受推崇的獨立研究機構alliancebernstein還發表了報告,稱其“已經改變了比特幣在資產配置中的作用的看法”。而blackrock的首席投資官rick rieder日前則在cnbc上公開表示,“比特幣可以取代黃金”。

加密行業很容易釋出關於未來的看法。在2016年,這些想法是關於“區塊鏈”概念的證明,而且也沒有打算被廣泛的接受。而到了2020年,這可能也只會讓銀行在口頭上支援加密技術,以使它看起來更創新、更前衛。

但是,雖然像我這樣的加密信仰者傾向於選擇性地看到這些想法的積極部分,但機構對加密的認可並非無關緊要。至少,很明顯的是,大多數主要的投資銀行現在都在為他們的客戶覆蓋比特幣。此外,大量的企業和零售銀行也在瘋狂地探索要如何利用這種零售和機構對加密技術的興趣水平所帶來的商業機會。

在最近的花旗銀行digi money的播客中,花旗銀行研究部的ronit ghose就問我,加密領域是否會成為主流,銀行是否應該採用加密技術了。雖然我無法獲得原始錄音或文字記錄,但我試圖在這裡總結我的分析。


貨幣的未來


監管機構和銀行需要關心的根本問題不是比特幣會不會漲到5萬刀還是50萬刀,也不是下週美元會不會崩盤,而是“未來的支付和投資會是什麼樣子的?”消費者將如何體驗“貨幣”,這樣的貨幣金融體系將如何進行管理和監督?

正如我的好朋友david birch在他的精彩著作《貨幣冷戰》(the currency cold war)中所強調的那樣,未來的貨幣將不是用卡、swift資訊和交換費來建立的,而是依靠可程式設計代幣、網路化服務和智慧錢包來建立。

就拿我自己的例子來說明這一情況吧。如果我兒子想在xbox上支付電子產品的費用,那麼我的錢包就會自動使用fortnite v -bucks。而在我支付雜貨時,手機錢包則會自動選擇樂購獎勵積分累積的代幣。那時,摩根大通的股票代幣也將按期自動把股息換做是英鎊發給我,而我鄰居的信託基金中持有的daliocoin也將自動鎖定,直到教育技術相關的預言機證明他們的孩子已經能夠保送哈佛,而在此時,代幣將會開始自動釋放fedcoin,供他(她)社交和乘船使用。

這種加密領域和主流金融體系對未來貨幣的融合,是我們大家必須關注的,也是大勢所趨。

為了達到這一目標,銀行業道阻且長,但加密行業和defi則為此提供了幫助。跳上加密列車的銀行將在數字疆域中找到無比的繁榮,而害怕陌生的銀行則將永遠迷失在荒野中。抵制是徒勞的,因為與加密領域無關的時期已經是兩年前了,而不是今天。

接下來,讓我們進一步深入瞭解當今貨幣世界的變化,以及它對銀行的意義吧。


加密領域已經找到了現實世界的效用


或許,批評者還是會說,加密領域除了投機,沒有任何實用性。但是在現實世界中,我們已經可以確定以下四種不同的用例。

首先,像奈及利亞這樣的經濟體,在央行無法為中小企業提供足夠的美元流動性的情況下,貿易往往是由比特幣促成的。實際上,比特幣已經部分取代了美元作為外貿貨幣的地位,此外,除非數字美元的流動性不受當前地緣政治制裁的影響,否則未來數字人民幣很可能會完全取代美元。

其次,在阿根廷或黎巴嫩這樣沒有社會保障體系,且國內貨幣極不穩定的國家,比特幣為數十萬消費者提供了“數字貨幣的物質基礎”。這是一個真實的、人道主義的使用案例,而西歐人或美國人可能難以體會。

第三個用例是網際網路社羣之間的價值交換,也就是我所說的“burning man money”。從歷史上看,我們為世界的不同地域建立了不同的貨幣體系,但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語了。目前,大約有20億人生活在了網際網路的社羣中,而他們需要的是,基於網際網路的貨幣來交換價值。通常,這些數字原住民與地球另一端網友的互動頻率遠遠超過與隔壁鄰居的互動。遊戲玩家們或許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這一點,而我們其他人也越來越多地開始瞭解這一情況。

第四個也是最重要的用例是,去中心化的網際網路金融。即使用tvl這樣的鈍性指標來衡量,defi也已經是一個150億美元的經濟體,而且每月都在快速增長。而這也是銀行需要整合加密領域的主要原因,銀行業需要學習併為快速中斷做好準備。defi是未來貨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為defi用網路化的網際網路貨幣金融服務取代了使用防火牆的金融服務。相信瞭解網際網路的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吧。


監管機構的改變


談到監管,在2015年到2019年期間,我們作為一個社羣所做的教育和宣傳工作已經幫助監管者們看到了基於網路的貨幣金融的必然性和經濟效益。

我把監管者分為三個類別。首先,一些監管者傾向於對加密領域“全盤否認”,他們認為“這不是我們理解的貨幣,也不是需要控制的貨幣,所以我們必須將其全部扼殺。” 這些監管機構實際上試圖執行嚴厲的規定,但幾乎沒有任何細微的區分和判斷。

第二個也是最常見的一類是,這些監管機構害怕技術主導的顛覆所帶來的不確定性,但也認識到了消費者對基於網路的去中心化貨幣的真正需求。例如,奈及利亞、印度的監管機構已經做出了嚴格的宣告,以保護消費者免受像plustoken和onecoin等騙子的侵害,但卻很少針對基於比特幣或以太坊等去中心化資產建立的企業實施相應規則。

第三類則是一些具有前瞻性的監管者,他們明白加密創新是他們所監管的金融系統競爭優勢的來源。不誇張地說,多年來我所接觸的每一個監管機構都至少有一兩個具有前瞻性遠見卓識的人,比如證券交易委員會的hester peirce,以及貨幣監理署的brian brooks,他們一直在積極主動地與該行業接觸,併為加密創新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從而為消費者帶來利益。


監管機構正在為創新競爭


與美國早先的支付系統不同,歐盟和印度已經表明,像sepa和upi這樣的即時免費的國內支付系統是可以在現有技術和框架下很好地運作的。然而,銷售點的體驗仍然被信用卡、交換費用以及跨境支付牢牢地困住了,這對整個全球金融體系來說,仍然是一個極大的尷尬。

在歐洲,我們曾試圖透過建立規則、委員會或智庫來解決這些問題。然後,諸如全歐盟範圍的《支付系統指令2》(payments system directive 2)等舉措卻都因某種合理網路安全和欺詐相關的考慮,而被傳統機構拖延或阻撓。

然而在所有這些都是無力的同時,存在著激烈的創新競爭。當西方試圖監管的時候,東方卻在不斷創新。單獨來看,比特幣和加密貨幣可能還不足以給西方監管機構敲響警鐘。但中國的央行數字貨幣,即dcep(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系統已經把問題聚焦到了數字貨幣上。而美國和歐洲監管機構也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

中國的dcep是一個特別有趣的案例,因為今年早些時候,美國的制裁實際上削弱了華為。因此,中國認識到不能再依靠美國控制的國際貨幣體系,也不能再讓騰訊和螞蟻金服影響國內的貨幣體系。中國的dcep不是實驗,而是勢在必行。

現在,中國金融科技的fomo是勝過加密fud的,而監管機構對加密領域則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態度。監管機構認為:“如果這個事情是無論如何都會發生的,那麼我們不妨把它納入銀行框架和監管,而不是說,讓加密領域變成一個不受監管的領域。” 這就是為什麼英國央行副行長jon cunliffe最近宣稱的,“保護銀行免受數字貨幣的侵害不是監管機構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他是眾多央行行長中第一個大聲說出這句話的人。


貨幣不能是“一個人”的貨幣


那麼,在一個兩極甚至多極的世界裡,我們將用哪種貨幣作為結算貨幣呢?我們需要的是不受任何一方控制的貨幣。而加密貨幣恰恰如此。

比特幣最初是作為點對點的電子現金而建立的,但比特幣不是現金,因為它是不可替代的。此外,比特幣需要2層解決方案來處理大規模、基於網路的支付。而銀行和支付公司額可以幫助解決這一挑戰。那時,如果想在一個閉環系統中移動比特幣,且比特幣地址是在同一個實體資料庫中的兩個地址的話,比如paypal,就不一定需要在跨鏈移動資金,而是可以進行區塊鏈延期結算。這樣一來,比特幣或以太坊就可以實現一個跨境的全球結算層,允許使用沒有主權國家或私人公司控制的數字資產進行跨境交易。這種去信任的結算層是兩極世界的必需品,因為在這個世界裡,美元作為唯一的結算貨幣已經不為其他大國所接受。


加密領域是關口


幸運的是,在西方,我們仍然有自由的市場,消費者和企業家也不用等待規則的制定來讓世界變得更好。加密領域正在改變,而其一開始的願景是:沒有信用,沒有債務。一些比特幣的極客們可能天真地認為,每個人都要靠不記名資產生活,但是信用卻是社會和貨幣的根本。所以加密交易所和像blockfi這樣的公司最終創造了借貸體驗,這些體驗與我們今天從中介機構獲得的基於貨幣的服務體驗並沒有太大區別,但它們是一個開始。

和其餘金融科技一樣,defi不是新金融,而是對未來金融的預演。與忙於推出木質卡和金屬卡的金融科技不同,曾經被忽視的加密邊緣地帶已經迅速向可程式設計代幣發展。最近,像yearn finance、aave和nexus mutual這樣的智慧代理商已經開始將金融智慧、銀行功能和複雜的債權直接構建在這類代幣中。同時,像coinbase、metamask和argent這樣的錢包提供商也已經開始啟用defi服務以提供複雜的金融功能。幾年後,當技術進一步發展,而且管理這些去中心化協議的風險框架也已經成熟時,defi提供的百倍的體驗將使傳統系統無法爭奪消費者的參與度以及他們的錢包份額。

這就是貨幣的未來,而且就在此時此地發生。在客戶對加密領域需求的逼迫下,square的cash app、paypal和revolut都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如果銀行想從這場napster運動中移開視線,那麼他們最終就會走入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和blockbuster影片公司那樣的境地,從此再無關聯。抵抗是徒勞的,但這是一種選擇,而不是命運。


銀行業要從何處著手?


銀行的關鍵是體驗式學習。他們應該立即開始允許加密託管人的技術和服務,並提供加密貨幣和貨幣的綜合訪問的數字錢包。這一點上,revolut利用與託管機構和交易所的合作關係就做得特別好。對銀行來說,複製是相當快的,而且也不難,但受制於監管許可和合規性批准,這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就像今天銀行為珠寶和財產檔案提供存放一樣,這就是為數字黃金提供了存放服務,只是這些都在走向了數字化,並且從數字黃金比特幣開始。

第二步就是與加密領域和defi初創公司合作,即使是在學習或沙盒環境中,也要嘗試可程式設計的數字貨幣和錢包。這種自我保管,或者說消費者控制資產的體驗是什麼樣子,什麼感覺的呢?點對點、相互化、去許可、基於網際網路的服務又是如何運作的呢?這種去中心化的金融服務在自動化、效率和透明度方面又有哪些可能性?當然了,這對defi創新者來說也是一次重要的學習活動。

第三步則是從專有受限的解決方案轉向去許可的區塊鏈解決方案。許可式賬本是銀行嘗試建立在共享資料和共享邏輯基礎上的共享運營模式的良好開端。現在,這艘 "不那麼封閉但還不完全開放的解決方案 "的船已經起航了。而且也是時候把所有的學習帶到一個開放的、網際網路環境中去了。

總的來說,為了生存,銀行必須超越膚淺的移動應用,併為那些使用可程式設計貨幣網路服務的,更加精通網際網路的消費者,設計支付和銀行體驗。這就是為什麼將加密貨幣整合到銀行應用和服務中是至關重要的。對於銀行來說,上一個好時機是去年。而下一個最佳時機則是今天。

原文作者:ajit tripathi

原文連結:https://www.coindesk.com/banks-need-to-adopt-crypto-now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