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倍槓桿!瘋狂的“幣圈”帶來“暴富”還是“爆倉”?

買賣虛擬貨幣

虛擬貨幣價格的大幅震盪之下,多少人渴望的“一夜暴富”,變成了“一夜爆倉”,血本無歸。

“幣圈”資深投資者劉鵬沒想到,一頓晚飯的功夫,年初以來賺的十多萬元全部“打水漂”了。“我在39000美元附近掛5倍合約,本以為絕對安全,沒想到還是爆倉了。誰都沒料到比特幣會出現這麼大的跌幅!”

5月19日,比特幣價格大跌,從單枚約43000美元的高點迅速跌落,一度跌至29000美元附近,最大跌幅超過30%。第三方平臺資料顯示,19日當天,爆倉資金超過400億元,涉及約70萬人。

讓眾多投資者一夜之間賬面清零的背後,是“幣圈”的期貨合約交易。近年來,除了現貨交易,期貨合約交易逐步成為虛擬貨幣交易的重要衍生品。此類合約具有雙向交易、高槓杆等特徵。從表面上看,此類合約可以對沖風險,但更多投資者把其視為“一夜暴富”的工具。因為,加槓桿後,隨著“幣值”漲跌,收益也會成倍變化。

記者瀏覽多家交易平臺發現,合約交易大都被作為與現貨交易同等重要的板塊,開闢交易專區,並透過推出優惠活動大力推廣,例如參與某幣種的合約交易可以參與分成。

投資者可在合約交易中選擇“看空”或“看多”,透過存入保證金,與交易平臺簽署合約借錢加槓桿炒幣。令人震驚的是,有的平臺最高槓杆可以達到125倍。

  圖為某虛擬貨幣交易平臺關於合約交易介紹的截圖

不過,不少加槓桿的投資者只看到選對走勢後,賬面資金隨之瘋漲,卻很少想到選錯後可能面對的鉅額損失。如果短時間頭寸不足,難以追加比特幣等保證金,不少投資人便只能眼睜睜看著曾經引以為傲的賬面爆倉。

今年1月,投資者周先生攜50萬元資金進場,夢想擁抱“牛市”大賺一筆。起初順著市場瘋狂炒作的大潮,周先生的賬面資金一度衝上300萬元。然而隨著5月19日大跌行情到來,他的賬面資金大幅縮水。不甘心的他加槓桿十倍想抄底,卻不料市場深度探底,300萬元在一個多小時內全部“蒸發”。

“如今回看,整個過程就如同一場夢。”周先生感嘆。

虛擬貨幣價格波動劇烈,相較傳統資本市場風險更大,而合約交易進一步放大了風險。

“在虛擬貨幣單日漲跌50%都屬正常的大‘賭場’裡,高槓杆擁有極高的風險。因為即便你贏了99次,只要輸1次,都有可能傾家蕩產。”劉鵬說。

虛擬貨幣的交易風險遠不止價格劇烈波動,在交易炒作的背後還常常伴隨著“莊家”操縱市場價格。

“投資人的交易對手不光是其他投資人,有時候平臺也親自下場。一些平臺一方面誘導投資人參與高槓杆投資,一方面暗中坐莊操縱價格。”一名“幣圈”人士透露。

業內人士表示,虛擬貨幣交易沒有實物依託,價格容易被操縱。尤其是不少“空氣幣”發行技術模糊,發行上限不確定,存在巨量持有者,極易被“莊家”操縱價格。

曾經與多位投資者“抱團”維權的張先生透露,他們多人都在某虛擬貨幣交易平臺上因開合約加槓桿交易被爆倉,每人普遍損失在幾十萬元。“我們懷疑交易平臺在交易上存在貓膩,價格被人為操縱了。”張先生說。

張先生找平臺維權數月沒有音信,但也沒有其他辦法。從我國現有司法實踐看,虛擬貨幣交易合同不受法律保護,後果和引發的損失由相關方自行承擔。

高槓杆下的爆倉,眾多投資者兩手空空血本無歸,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卻在其中穩賺收益。

“無論投資者虧了還是賺了,交易平臺都會收費。雖然現在國內已經清理了大部分平臺,但一些平臺轉戰海外,針對的基本上仍是國內投資者,有的網站頁面是中文的,客服也是中文的,規避監管的目的一目瞭然。”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

市場的無情並沒有讓投資者清醒,“前仆後繼”仍大有人在。

第三方平臺資料顯示,以5月28日10時為節點,在過去24小時內,爆倉金額超過24億元,爆倉人數超過7.5萬人,最大單筆爆倉發生在某交易平臺的以太坊交易中,涉及金額接近1500萬元。

董希淼表示,要進一步加強投資者教育,提高普通投資者對虛擬貨幣的風險識別和防範能力,提醒公眾遠離任何形式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活動。同時,要加強國際監管合作,探索破解虛擬貨幣跨境監管難等問題。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