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國比特幣礦工

買賣虛擬貨幣

時間是 2021 年 5 月 25 日,王力穿著厚厚的醫務防護服,在國際航班候機樓內,全副武裝等待起飛。

畢竟海外疫情尚未穩定,諾大的國際候機樓此時顯得空蕩蕩,沒人會在這個時間出國,除非必要情況,比如王力的情況。

作為國內著名礦機商位元大陸的工作人員,王力並沒有預料到,有一天自己會「千里走單騎」,獨自奔赴異國他鄉,只為尋找一片適合駐紮新礦場的土地。

坐在候機大廳中,他腦中想了很多,又理不出什麼頭緒,只在朋友圈發了一條「關機 16 小時」。

這一切要追溯回幾天前,一個平凡的週五晚上。

5 月 21 日晚 10 點,國務院金融委宣佈, 將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 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這是國務院層級第一次明確要打擊虛擬貨幣挖礦。

訊息一出,幣圈譁然。

如果說之前「內蒙古關停比特幣礦場」可以認為是地方行為,「四川消納園停電」可以解釋為保生活生產用電,當下比特幣礦工們真的只能放棄僥倖心理,提前找到解決方案,靜待靴子落地。

這也意味著,國內的比特幣礦工們不再只是在四川、內蒙、新疆等地來回遷徙的候鳥,他們要重新唱起流浪者之歌,在全球尋找屬於自己的「吉普賽」礦場。

「流浪」或許是鐫刻在中國比特幣挖礦產業裡的「初始基因」。

在具有天然資源優勢的中國,以雲貴川地區豐富的水電、新疆、內蒙地區豐富的火電而被比特幣礦工們青睞。

如同候鳥每年南北遷徙,擇水而居。比特幣礦工也追逐著最便宜的「電」,每年旱雨兩季往返於新疆、內蒙、四川等地,穿梭於西南西北的崇山峻嶺之間,尋找著水流最湍急的河流上的水電站,以及荒漠戈壁裡的火電站和風力發電站。

微博相關評論

其中豐水期,也被認為是礦工的「淘金期」。豐水期一般是在雨季或春季氣溫持續升高的時期。這時河中水量豐富,延續時間長,豐沛的水力帶來更多、更便宜的電力。對礦工來說,這意味著更低的成本,更高的利潤。

知乎網友「礦場主任」談到豐水期時表示,很多礦工都喜歡這個季節,希望能少花點電費讓自己的利潤更大。今年的豐水期是 5 月 25 號開始,此前已經有礦工陸續把自己的機器運到四川提前選地址了。

然而隨著比特幣挖礦汙染環境的辯論不斷展開、ESG(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運動的普及,以及中國南方地區電力緊缺,國家監管層對挖礦的態度也發生改變。

今年 2 月以來,內蒙古就開始清退虛擬貨幣挖礦,要求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專案,礦場在 2021 年 4 月底前全部退出,並且嚴禁新建虛擬貨幣挖礦專案。5 月 25 日,內蒙古發改委再次釋出《關於堅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根據八類物件分別提出不同的打擊懲戒策略。

在水電充沛的四川,此前為了解決「棄水棄電」問題,建設了水電消納產業示範區,多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入駐其中。據奇妙資本創始人薄荷透露,目前四川消納園已經斷電,可能要等政策明朗後才能恢復。

在今年豐水期即將來臨之際,許多礦工被迫停工。

當礦機停止運轉,這種變化直接體現在算力上。

F2Pool 網站資料顯示,在過去的兩週中,BTC 全網算力從最高接近 213EH/s,最低已經降到 125EH/s,下降 41%。

BTC 全網算力趨勢

如果看目前各大礦池的資料,算力下降的趨勢也一直在持續。據 BTC.com 網站資料,排名前五的大礦池算力基本都呈下降趨勢,唯一例外的是排名 11 位的萊位元(BTC.TOP)礦池,在 5 月 27 日仍保持著 29% 的算力增長。

5 月 27 日礦池算力變化

萊位元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對律動表示,他們的礦場主要坐落在新疆和四川,內蒙古目前沒有礦場,所以內蒙古清退政策對他們幾乎沒有影響。

談到四川消納園區斷電的情況,江卓爾認為主要原因是四川今年降水較少,用電緊張。「但是我們新的機型基本都在新疆,四川只有螞蟻 S9、阿瓦隆 A8 等老舊的機型,且大部分剛從倉庫拿出來,還沒有開機,所以影響也不大。」

國內算力下降的另一面,是國外礦池算力不斷增加。

目前國內算力可能只佔全球總算力的 50%。相反,美國算力佔比上升至約 12%。

要知道,此前在全球比特幣挖礦網路中,中國算力一直佔據主導地位。劍橋大學新興金融中心(CCAF)資料顯示,中國挖礦算力佔到全球總算力的 65.08%。隨後依次為美國、俄羅斯、哈薩克、馬來西亞和伊朗。

2020 年 4 月中國算力在世界佔比

這意味著,比特幣的算力版圖正在發生變化。在中國算力不斷下降時,合規的發展與資金的流入讓北美算力增長迅猛,灰度旗下的 Foundry USA 礦池的排名從此前的十名開外迅速進入全球第八。

算力的流向,代表了大礦工的選擇。

「目前國內有自有礦機的大礦場主,等待政策落地的同時,基本都在尋求出海機會。」位元小鹿集團礦場業務負責人王文廣告訴律動,這支目前國內最大的挖礦服務團隊,已經感知到了大礦工們的情緒。

「目前挖礦收益還比較可觀,所以他們目前的狀態就是一邊挖,一邊等政策,一邊尋求出國。」王文廣說。

據律動多方核實,目前位元大陸、位元小鹿、必挖(萊位元礦池旗下的挖礦服務)等國內礦企均已開啟出國計劃。

接近位元大陸的業內人士告訴律動,位元大陸「分家」前,國內礦場主要劃歸詹克團(位元大陸董事長),國外礦場歸吳忌寒(位元小鹿董事長)。因此目前位元大陸的礦場主要分佈在國內新疆、內蒙、四川等地。

國務院政策出臺後,位元大陸要求礦機銷售出海尋找礦場,解決國內問題。「目前這批銷售已經前往北美、中東、中亞等地,全副武裝,打完疫苗,什麼時候能回來也不清楚。」該人士說。

此外,江卓爾也對律動表示,後續新增算力,他會考慮在北美等地,不會在國內大規模增加算力和礦場了。目前他旗下的礦場已經計劃了北美出海行動。

出海路在何方?目前主要有北美和中東兩個大方向。

王文廣告訴律動,在以美國、加拿大為代表的北美地區,當地政策相對穩定,法制相對健全,已有很多大型礦企駐紮在當地,但北美地區礦場綜合成本過高,美國還對中國電子產品徵收 25% 的關稅。

另一個相對便宜的選擇是哈薩克。該地區擁有豐富的能源資源,距離中國更近,人力和建造成本也更低,關稅也遠遠低於美國。但是法治化程度不高,經商環境有待改善,並且跟中國一樣,政策是最大的風險。

薄荷也告訴律動,在北美地區,相比美國,加拿大建立礦場的優勢可能更大些。加拿大的礦場主要集中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安大略省具有豐富的天然氣資源,且加拿大隻有 5% 的關稅。

當前,選擇出國的人往往分兩種型別。

一類是直接出國搭建礦場。王文廣向律動透露,由於當地高昂的裝置和人力成本,在北美建礦場的成本大概是國內的六到十倍。在哈薩克較便宜的環境下,搭建礦場的綜合成本大致與國內持平。

另一類是運送礦機出國託管。但是將大批礦機運送出國,根本不是件容易事。

薄荷告訴律動,礦機出海的成本包括關稅、礦機運費、運維成本、人工費用和時間成本。舉例來說,在加拿大重新建一個礦場最快需要半年,而在國內只需半個月。

目前,中國礦機出國按照一般電子商品出口流程即可,但是礦機回國的大門卻已經關上。王文廣透露,目前中國為防止電子垃圾流入國內,不接受二手電子商品入關,礦機出去後再想回國,就非常困難。

此外,挖礦作為全球較新興的產業,「其他任何國家都沒有像中國一樣成熟的供應鏈和基礎建設,國外礦場的維修和配件也會比較麻煩」,薄荷說。

「縱然國外挖礦環境不如中國成熟,出海已成趨勢。國內算力會不斷下降,國外算力不斷上升,這種趨勢是不可逆的。」王文廣說。

薄荷則表示,當前出海屬於政策變動下的無奈之舉,如果有條件,中國仍然是挖礦行業的首選。

當礦企和大礦工們頂著困難,紛紛出國尋找新家園時,高昂的出海成本讓託管礦場和小礦工們望而卻步。

留在國內的人選擇並不多。

有的礦場主選擇在國內進一步遷徙,將礦場搬到新疆、雲南等其他低成本地區,觀望政策細則。老吉就是其中之一。在礦圈經營多年的他,作風穩健低調,自認已經見過風風雨雨,卻也被這次的政策變動弄懵了。

「這次的情況完全超出了預期。內蒙古政策出臺時,我並不擔心,因為我的礦場都在四川,用的水電。但是這次看起來要玩大的了,如果水電挖礦也一刀切,礦工就很難。」

茫然之中,老吉並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觀望。

「我們的機器都是實體資產,前期投入上千萬,哪能隨隨便便就解散,國外情況又不瞭解,現在只能趁著還有電繼續挖,等政策落地再說。」聊到後路,老吉頗為無奈。

也有人選擇離開挖礦行業,將礦機轉手出售。在 5 月 21 日國務院政策釋出前,律動發現,已經有礦工透過地方政府的態度嗅到了行業劇變的味道,在朋友圈出售礦場。

礦場的變動,也影響著礦機的價格。某位礦圈資深人士告訴律動,之前國內礦機商大都是「二道販子」,隨著大量礦場主搬遷、變賣礦機,大概在從 5 月中旬開始,礦機行情開始降溫,二手礦機也開始降價。

然而,對於國內小礦工的生存,江卓爾仍持比較樂觀的態度。

他認為,現在國內的存量礦機如果有條件,還可以繼續挖礦。今後政策落地,最壞情況就是國內所有礦場全部關停,礦機就會流入中小礦工,甚至家庭礦工手中。

「在 2014 年、2015 年曾大規模出現過家庭礦工,就是找個倉庫執行幾十臺機器,或者家裡放幾臺礦機,每個月可以增加幾千元上萬元的收入,肯定有人繼續挖的。」江卓爾說。

對國內礦工來說,另一個重要問題,就是靴子什麼時間會落地?政策究竟會不會一刀切?

薄荷認為,政策要求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主要受影響的是雲算力、變相集資、非法集資挖礦的產品和平臺,雲算力平臺可能面臨全面清退,各種提供社會化資訊的服務平臺也會面臨整改。

「目前中國四川、雲南的比特幣礦場主要為清潔能源礦場,用棄水來生產電,符合我國碳中和政策的要求,挖礦的過程不產生任何的廢水廢氣,非常環保。」她說。

薄荷呼籲,適度地打擊過熱現象是有必要的,但政策一刀切反而不利於監管,很多產業鏈就跑到了水下,反而加大了監管的難度。

就在本文即將結稿之際,律動朋友圈裡有網友透露新訊息,「聽說大礦工被叫去開會調研了,政策還沒有一刀切。雲貴川的消納電,礦工們最壞的打算是挖完豐水期。」訊息可信性不明,卻代表著礦工們殷切的期盼。

今天上午,國家能源局四川監管辦公室召開虛擬貨幣挖礦小範圍調研座談會。作為清潔能源挖礦的重要省份,四川的監管細則基本預告了國內整體的監管態度。

十字路口前的中國比特幣礦工該何去何從,他們的流浪何時可以停止,答案或可揭曉。

鳴謝:0x 33 對本文亦有貢獻。

本文中 王力、老吉均為化名。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