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大連慘案警示“合約賭場”

比特幣攀上2萬4千美金眾生歡呼,而這個三歲女孩的生命似乎已被遺忘。

6月這場驚人的殺女後攜妻自殺案件,隨著庭審直播公開,我們發現這位大連男子鄭大偉是一位比特幣合約賭徒。鄭大偉女兒的人生定格在了3歲零2個月,她甚至沒有吃上生日蛋糕。

有網友披露,鄭大偉在17年賺了一筆大錢,但陸續虧損借了不少錢,朋友圈裡有人借給他150萬、100萬、30萬沒還。庭審中,鄭大偉說炒比特幣虧損了2000多萬,50萬來自妻子,三四百萬來自父母,其餘來自“炒數字貨幣”的積蓄與親戚朋友借款。

當下是比特幣牛市,剛剛突破了2萬4千美金,鄭大偉在17年盈利後的任何時間點,不管是持有或買進比特幣現貨,亦或是購買礦機挖礦,都會留住並賺得不菲的利潤。

能夠在比特幣上把2000萬付之一炬的,只有合約。

中國人錯過了DeFi,但在合約領域狂飆突進。根據SKEW的資料,比特幣合約交易量前四名都是來自中國(或中國人創立)的機構。前三名自然是赫赫有名的三大交易所,第四名是今年的新貴Bybit,合約交易量已經超過它曾經模仿的物件BitMEX。

幣安CEO趙長鵬曾表示:幣圈的使用者數量不足,深度不夠,導致合約交易的風險很大,爆倉事件頻出,所以幣安不碰合約交易業務,是為了保護幣安的投資者利益。

今夕何夕,火幣和幣安都以極大力度投入合約戰場,超越了老牌合約交易所OKEx,火幣24小時的合約交易量已經達到24億美金。它們的槓桿倍率最高達到125倍,2000萬的虧損自然也不奇怪。

不過,這四大主流交易所的主要合約交易者是機構,對於散戶來說優惠政策有限,也會盡可能警示風險。在主流交易所之外,中小型交易所+帶單老師+散戶的“賭徒模式”如惡之花,正在中國悄然蔓延。

X、B、C、M等多家交易所,被稱為本土合約小天王,他們與“帶單老師”合作,手續費的70%甚至100%都交由帶單老師,利用微信、QQ等拉進散戶,再透過操縱K線與自己做對手方完成收割,槓桿率最高可達500倍。許多使用者驚奇地發現,賺錢時交易所會藉口風控無法提幣;一旦將賺來的利潤虧完,提幣又恢復了正常。

事實上,在各國/地區的監管框架中,對於衍生品都是慎之又慎,大多會規定衍生品的槓桿倍數,例如日本在2018年就限制在4倍以內;美國申請加密貨幣衍生品牌照需要5-6年;香港交易加密貨幣,只允許專業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800萬港幣以上個人與4000萬以上機構)進入。

有人辯解:賭是人性的一部分,有需求就有供應;比特幣合約以外的賭博場景比比皆是;慘劇只是個例,大多數人僅作為娛樂,或者投資手段。

這種說法忽略了兩點。第一,人性有善有惡,向散戶營銷賭性十足的合約,是在挑動人性之惡;第二,人與人強弱懸殊,交易所自身做對手方,專業的量化機構,獲得內幕訊息的專案方/交易所內部人士,都在事實上形成對散戶的圍獵。

如果未來裁判文書披露鄭大偉交易合約的交易所名稱,恐怕會引發行業巨震。民意洶湧之下,監管層又一次嚴打併非沒有可能。吳說區塊鏈建議,四大主流合約交易所應主動禁止對散戶提供高槓杆合約,或進行嚴格的資金量封頂。

也許類似的慘劇還會發生,但在通往地獄的路上,我們可以設定更多的阻礙。

參考:庭審錄影披露:大連男子自稱投資比特幣虧損兩千萬 帶妻女“一起走”

根據銀保監會等五部門釋出的《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請大家樹立正確的投資理念,本文內容報道不對任何經營與投資活動推廣進行背書,請投資者提高風險防範意識。

作者:吳說區塊鏈,來源:吳說區塊鏈real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