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生電子:數字化資產如何應用到產業區塊鏈中?

買賣虛擬貨幣

區塊鏈基礎設施對於區塊鏈產業中的各個角色的價值是什麼?產業區塊鏈的上下游又是如何聯動的?產業區塊鏈如何融合NFT這樣的新興概念?針對這些問題,鏈得得App對恆生電子區塊鏈發展部總經理朱亮亮進行了一次專訪。

作者|大文

來源|鏈得得

2020年起,數字化、資訊化、智慧化為特徵的“新基建”成為了舉國自上而下高度重視和關注的話題,同時也為中國未來經濟、產業、技術、社會發展方向指示了一條清晰的道路,併為此開啟基礎設施的準備鋪墊工作。

2020年4月,國家發改委首次明確新型基礎設施的範圍,其中在第一方面資訊基礎設施的內容中,明確指出了建立以區塊鏈、雲端計算、人工智慧等為代表的技術基礎設施,以資料中心、智慧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等。

此訊息一經明確,在區塊鏈領域最富有應用價值、合規場景和基建協同效應的聯盟鏈網路,成了“新基建”浪潮重要環節。

“新基建”在過去的一年內逐漸成為了產業區塊鏈的指導概念,市場上湧現出了一批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高效能區塊鏈底層設施,尤以聯盟鏈為甚。

聯盟鏈是區塊鏈場景應用的一種底層架構網路,狹義上是資料部署和儲存形式的革新,但建立在這種重組革新的新型網路形式上,聯盟鏈網路從數字化的底層邏輯,改變著數字資料時代商業互動、金融交易、管理架構、萬物互聯及監管手段的協作規則。

是數字化和智慧化時代的資料部署結構的基石,作為“新基建”的類比再切實不過。未來,我們所廣泛知曉的“數字+”、“智慧+”、“網際網路+”以及智慧城市管理的諸多概念,都建立在這種新的部署、共享、協同的資料結構之上,方能充分發揮效率和價值。

6月3日,恆生電子釋出了新一代產業金融區塊鏈平臺——範太鏈。

恆生電子於2015年啟動區塊鏈技術研究,不斷拓展在電子存證、供應鏈金融、數字資產交易等領域的區塊鏈應用場景。

恆生電子表示,範太鏈將聚焦於產業鏈金融,專注於搭建區塊鏈科技服務平臺,圍繞數字資產管理,解決流動性問題,為企業提供更強大、更完整的整體解決方案,助力企業快速落地自主可控的產業鏈金融服務平臺。

區塊鏈基礎設施對於區塊鏈產業中的各個角色的價值是什麼?產業區塊鏈的上下游又是如何聯動的?產業區塊鏈如何融合NFT這樣的新興概念?

針對這些問題,鏈得得App對恆生電子區塊鏈發展部總經理朱亮亮進行了一次專訪。

鏈得得App:在產業網際網路和數字經濟的大環境下,眾多企業開始在區塊鏈領域尋找業務突破口,希望以產業化的思路來尋求轉型升級的機會。站在國家和企業兩個不同的位置上來看,產業區塊鏈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朱亮亮:區塊鏈技術從誕生到現在已經有十二年,一直在飛速的發展。在全世界範圍而言,在區塊鏈技術探索和研究方面,中國一直處於領先地位。

與國外很多研究可能比較專注區塊鏈的token經濟模型,也就是數字貨幣區塊鏈領域不同,中國的區塊鏈研究和專利成果,從一開始,就比較集中在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和落地,也就是產業區塊鏈方面。

國家整體上對區塊鏈技術的態度是比較積極和支援的,但對炒幣、挖礦等容易導致市場投機、混亂和資源浪費的領域,也進行了比較嚴格的監管。

不管是結繩記事、紙的發明,還是複試記賬法、計算機,人類歷史上每次記賬技術進步,都會帶來人類文明的巨大進步。

區塊鏈作為一種劃時代意義的記賬技術,其最大的價值是應該被用來與實體產業結合,促進社會發展,而不是用來炒幣。

從國家的角度而言,大力發展產業區塊鏈,引導區塊鏈技術更加合規、良性地發展,才能更好地引導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促進中國實體經濟的升級迭代,提升中國企業和中國經濟在全球的戰略地位和影響力。

對於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而言,產業區塊鏈的核心價值在於能真正地賦能企業,幫助企業解決一些切實的痛點和問題。

區塊鏈的核心價值是構建資訊和價值流轉的互聯互信體系。在產業金融領域,市場需求滿足程度不高,金融機構客戶服務成本高、中小企業融資難、金融服務公司技術風控手段弱等各種痛點普遍存在。

仔細探究,這其中的根本原因是由於缺乏可信的基礎設施,造成業務主體之間信任成本過高。

提高信任的效率、降低信任成本是破局的關鍵。藉助區塊鏈技術,能夠有效地降低信任門檻,重建信任渠道,更能進一步提升數字資產價值流轉效率,這正是產業區塊鏈對企業的核心價值。

鏈得得App:在新基建的背景下,區塊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國家又為什麼把區塊鏈納入新基建?對於生產和治理環節較為簡潔的小微企業而言,產業區塊鏈是否會發揮同樣的作用?

朱亮亮:不管是公鏈還是聯盟鏈,區塊鏈技術本身的作用就是用來構建可信計算環境,讓交易無法惡意篡改,讓計算邏輯更透明,從記賬層面上讓每個記賬主體相對平等。

我認為這種技術理念跟平等、公正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吻合的。不過技術本身並不是基礎設施,我認為國家透過引導,更多是希望看到真正的行業基礎設施能夠建立起來。

恆生作為領先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在致力於為幫助企業、行業建立可信基礎設施,提供技術支撐。

另外,越是鋒利的刀,越需要配刀鞘。區塊鏈技術中比如交易匿名性、資料共享、自組織等特性,也可能為違法犯罪提供溫床。

我認為把區塊鏈技術發展納入到監管體系中,提前發現風險、給出政策引導,對國家、對企業都是有利的。

我認為小微企業更需要區塊鏈,但不需要自建鏈。區塊鏈是解決信任問題的技術,在產業中往往是小企業才需要解決信任問題。

不過對於大部分小微企業來講,並不需要對鏈有特別強的感知。在對於一些腰部以上產業網際網路平臺,雖然可能也是小企業,但反而對區塊鏈的需求非常強烈。

我們知道,從開源的區塊鏈底層協議,到實際落地的產業應用,這中間存在著巨大的鴻溝。

首先是技術成本過高,合約怎麼寫、如何快速且靈活的組鏈、如何設計區塊鏈業務模式、在物理世界中的資產如何跟區塊鏈打通、KYC/支付閘道器等元件如何與區塊鏈結合,這些都需要專業技術實現,需要很大的成本,小企業使用門檻很高。

其次是生態連結能力弱,很多區塊鏈專案都只是炒作一個概念,而沒有真正發揮區塊鏈的核心價值,區塊鏈作為基礎設施需要足夠多的節點,比如上下游企業、金融機構、交易平臺以及像網際網路法院/公證處這樣的權威機構等,這樣才能起到真正的基礎設施作用。

但是絕大部分小企業都不具備專業的技術能力和生態連結能力。恆生針對這個問題,推出了範太鏈產品,專門針對產業金融應用場景提供專業的區塊鏈技術底座,為各類產業區塊鏈應用提供科技產品和生態連結服務。

鏈得得App:在產業區塊鏈中,範太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我們怎麼去把上下游的企業或者是各方的參與者聯動起來?

朱亮亮:範太鏈是恆生面向產業金融領域推出的產業金融區塊鏈平臺,在目前金融機構服務成本高、風控難度大,企業融資難、信任壁壘難以打破的大背景下,範太鏈的推出。

旨在藉助區塊鏈技術,幫助企業和機構降低信任技術門檻和信任成本,提升數字資產價值流轉效率。

目前,恆生範太鏈可以創新性地適用於供應鏈金融、積分營銷、數字版權、碳普惠等多種應用場景。

在產業區塊鏈中,範太鏈是一個耐心的“服務者”和“啟發者”的角色。一方面,我們希望透過範太鏈服務於核心企業的上下游企業以及生態內的其他參與機構,讓他們可以透過“上鍊”的方式,藉助恆生範太鏈平臺,最佳化自己的運營效率。

另一方面,區塊鏈本質上去中心化的,我們希望透過範太鏈平臺,啟發參與者們對區塊鏈技術的瞭解與思考,自發的、自治的讓整個範太鏈生態更加完備。

以恆生曾經服務過的一家大型機構昆鋼集團為案例,恆生助力昆鋼集團建設的區塊鏈基礎服務平臺,結合昆鋼生態內多個參與機構和業務場景。

將供應鏈金融中涉及的大宗商品交易、運力交易、運輸過程、支付結算、倉儲物流等資料儲存到區塊鏈上,實現鏈上應用,助力供應鏈金融業務開展。

鏈得得App:如何看待目前區塊鏈行業的NFT熱?範太鏈提供的NFT服務具體是面向哪些場景推出的?

朱亮亮:NFT全稱是Non-Fungible Token,中文名叫非同質化通證,是一種唯一且不可相互替代、不可分割的數字資產。

目前區塊鏈行業NFT的火熱,一方面是得益於區塊鏈逐漸走進公眾視野;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相比於普通token而言,NFT與實體經濟聯絡比較密切,並且是一種能有效賦能實體經濟的手段。

如何保證數字資產的唯一性和安全性,是網際網路時代面臨的一個重要課題。區塊鏈誕生之後,人們認為利用區塊鏈技術的可溯源、不可篡改,能有效地解決數字資產存在的這一問題;

而且透過資產上鍊,更能將實體資產對映到鏈上,提升流動性,實現資產的有效流轉。但對於區塊鏈上普通的token而言,仍然難以實現這一功能,而NFT的出現,則能對此提供了有效地解決方案。

NFT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數字化的權利形式,每一個獨一無二的資產,在區塊鏈上,也將以一種獨一無二、唯一的形式存在。

因此,除了數字資產之外,在未來,一切有價值的東西,皆可以NFT的形態上鍊,在鏈上安全流轉、交易。

可以說,從資訊網際網路到價值網際網路的升級,NFT將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目前,範太鏈提供的NFT服務主要面向積分營銷、數字版權、碳普惠等領域,這也是我們認為目前最需要NFT來解決行業痛點的領域。未來,恆生也會探索更多的NFT應用場景。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