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量子安全,區塊鏈的未來是不確定的

買賣虛擬貨幣

有訊息稱,兩個中國科學家團隊已經實現了量子優勢——指的是一臺計算機可以執行傳統計算機以外的功能——這可能標誌著我們已經真正進入了一個新時代。雖然谷歌的54位量子位元量子處理器Sycamore成為了第一個被廣泛熟知的早期量子計算的例子,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最新訊息是我們已經跨越資訊分水嶺的最好證明。

儘管有許多理由對這些進展感到興奮,但也有理由感到擔憂。雖然我們可能都熱切地等待著有一天我們可以預測交通堵塞,將動物試驗載入史冊,或確定某人患癌症的可能性,然後設計出一種獨特的治療方法⁠——這一切都在幾秒鐘內⁠完成——但其巨大的力量也有其黑暗的一面。

對於一個如此依賴網際網路的社會來說,最可怕的可能是,量子計算將我們所有的數字基礎設施置於危險之中。我們當代的網際網路是建立在密碼學之⁠上的——使用程式碼和金鑰來確保私人通訊和資料儲存的安全。但對於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的加密貨幣來說,這一概念是最基本的,一臺足夠強大的量子計算機可能意味著數十億美元的價值被竊取,或者整個區塊鏈被摧毀。隨著數字簽名突然變得容易偽造,錢包“所有權”的概念將顯得過時。

當我在上世紀80年代末首次開創數字貨幣時,量子計算機僅僅是一個理論命題。雖然我們都知道它的到來不可避免(那些從事技術工作的人往往敏銳地意識到未來正以驚人的速度向我們駛來),但在一個我們甚至還沒有看到第一個網路瀏覽器的世界裡,我們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去思考這個在當時看來是深遠未來的技術。

面對量子計算的脆弱性

然而,時代已經改變。在未來30年裡,加密貨幣將得到完善,儲存近3萬億美元的價值。德勤(Deloitte)的一項分析發現,超過25%的比特幣可能在一次攻擊中被盜,在撰寫本文時,這一數字接近3000億美元。當你想一下,到2025年,加密貨幣預計將佔世界GDP的10%,這一脆弱性很快就從令人擔憂變成令人恐懼。量子計算即將到來,而我們也從未像現在這樣脆弱過。

此外,歷史告訴我們,我們應該害怕的不僅僅是駭客、網路恐怖分子和犯罪組織,還有政府。過去十年裡,切爾西·曼寧(Chelsea Manning)和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的爆料向世界展示了,在無人注意的情況下,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政府能夠(會)做些什麼。

雖然我們已經知道一些早期量子計算的例子,但打賭一個國家級別的參與者在一個私人組織之前獲得高度發達的量子系統是愚蠢的。當他們真的得到這項技術時,他們不僅僅是為了你的比特幣而來。他們會閱讀你的資訊,以及你曾經使用舊的加密技術傳送的每封電子郵件、即時訊息或檔案;現在他們可以用新的量子主金鑰獲得。

有解決方案嗎?

我們今後面臨的難題是,如何使我們自己安全,免受其破壞性潛力的影響。我和我在xx網路的團隊在過去幾年裡一直在開拓我們的量子安全區塊鏈,作為解決這個問題的一種方法。使用我們的旗艦後設資料分片DApp增加另一層隱私保護,將是防範量子武裝的惡意參與者的另一種方式。不同的創新者會想出其他的解決方案,只是它們的到來不夠快。

我們有理由相信,即將到來的量子計算革命不會破壞我們建立在區塊鏈基礎上的、去中心化的新世界的機會。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已經在考慮69種潛在的“後量子密碼學”新方法,並預計在2024年之前制定出標準草案,然後在網際網路上推廣。

在後量子世界,幾乎沒有什麼加密技術是完全多餘的。金鑰協議和數字簽名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而諸如基於點陣的密碼學等創新為我們提供了現成的解決方案,可以在下一代區塊鏈技術中實現的,而且還有更強大的技術被熟知。

雖然我在你們噩夢中描繪的那種大規模量子計算機還沒有出現,但狂妄自大和我們社羣無限自由的樂觀主義(通常是一種資產)可能會讓我們在它最終到來時面臨風險。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不僅看到了加密貨幣的顯著採用,也看到了去中心化可以解決當今社會中許多問題的觀點。我們正在贏得這場戰鬥。如果因為我們沒有認真對待這場對我們安全和隱私的集體威脅而輸掉這場戰爭,那將是極大的恥辱。

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可以確保區塊鏈技術的基本承諾,並重振其吸引力。這聽起來是件令人興奮的事情。


Cointelegraph中文作為區塊鏈新聞資訊平臺,所提供的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ointelegraph中文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請廣大讀者樹立正確的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切實提高風險意識。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