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底 Filecoin 利益網路:無法儲存的“儲存革命”

買賣虛擬貨幣

在這一片由礦機廠商描繪出的花團錦簇、烈火烹油的虛假景象當中,Filecoin幾乎成為了下一代商業儲存的標杆,投資者、礦工、礦機廠商前赴後繼的投入進去,為Filecoin的“商業神話”添磚加瓦。

作者|大文

來源|鏈得得

一個月內募資2.05億美元、總市值超過1200億美元、上線前就賣出上百萬臺礦機,Filecoin曾經在幣圈風頭無兩。

在其產業核心區深圳,甚至一度被從業者宣稱為“Filecoin將會再一次誕生幣圈財富神話”、“Filecoin 已經被我國納入新基建政策中”、“Filecoin將作為整個幣圈的基礎設施存在”。

2021年4月,在全國各地開始對加密挖礦行業逐步收緊的背景下。Filecoin官方宣佈,將由星際聯盟與江西省撫州市政府合作籌建星際聯盟江西大資料產業園,總投資85億元人民幣,佔地160畝,年產10萬臺伺服器,能容納10-15萬臺伺服器。

隨著上線後的幣價跳水,爬升,再跳水........針對Filecoin的質疑越來越多。

Filecoin 官網首頁對外自詡的標籤口號是否名副其實?其資本故事賴以為生的“分散式儲存”概念是否只是鏡花水月?其炮製投資話題用以招徠新人入場的技術方案,是否如傳聞中那樣“前程似錦”?其市場價值的基座,是否僅是關聯利益協同的“空中樓閣”?

鏈得得獨家走訪利益關聯多方,並進行深入調查。試圖展示,在行業水面下一個由礦工、礦機商、媒介、投機社群和資本推手共同編織的Filecoin龐大利益網路。

從技術角度揭示這套被寄予廣泛期待的“分散式儲存”明星專案,究竟是“儲存革命”還是“投機盛宴”?

—1—

去中心化儲存催生了IPFS

Filecoin“一舉成名”的土壤,得從“去中心化儲存”的趨勢說起。

伴隨著網際網路世界資料總量越來越大,資料價值越來越受到關注,傳統IDC行業逐漸開始面臨新的挑戰。中心化雲端儲存服務提供商正在面臨越來越多的攻擊或意外導致的資料洩露、損壞。

根據IBM釋出的《2020 年的資料洩露成本報告》,2020年全球發生了約99730次資料洩露事件,共造成了數千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2018年,谷歌位於比利時的一座資料中心遭到雷擊,導致磁碟受損、部分雲端儲存系統斷線、資料丟失。這類事件並不罕見。在過去的幾年中,Azure、AWS、谷歌等雲服務提供商都出現過規模性宕機的情況,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另一方面,激烈的競爭也讓雲服務商市場不斷洗牌。在最糟糕的情況下,雲服務商一旦停止服務、丟失資料,使用者業務就會大受影響,甚至被迫倒閉都有可能。

2018年騰訊雲丟失一家創業公司資料,導致其無法經營公開索賠的事就在業內鬧得沸沸揚揚。

因此,在成本、安全性和速度方面擁有更大潛力的去中心化儲存逐漸成為了市場關注的焦點。

去中心化儲存可以把資料分佈到多個網路節點,網路節點則基於協議來儲存客戶資料,定期證明它們能繼續提供儲存服務,直到協議到期。

區塊鏈技術讓分散式儲存節點成本變得更低。使用者可以用自己的裝置接入到分散式儲存網路當中獲取獎勵,擴大了節點數量。

從而為創造一個可用性較高的分散式儲存服務網路提供了基礎。安全性上,由於資料被分散儲存在眾多結點上,去中心化儲存也能夠避免中心化儲存的集中式風險。

—2—

Filecoin本質是“儲存掮客”

在市場對去中心化儲存系統和資料分發、搜尋需求日趨上升的背景下,以IPFS為代表的傳輸協議孕育而生。

誕生於2014年的IPFS是目前最廣泛應用於區塊鏈去中心化儲存體系的網路傳輸協議之一。它是一個開放原始碼專案,自2014年開始由Protocol Labs(下文稱:協議實驗室)在開源社羣的幫助下發展。

IPFS本質上是一個內容可定址的對等超媒體分發協議,與最常見的HTTPS(超文字傳輸安全協議)、FTP(檔案傳輸協議)一樣,是一種在不同終端之間傳播資訊的系統標準,並不包含儲存功能。

使用IPFS協議的專案當中,最著名的無疑是同樣由協議實驗室開發的Filecoin。該專案於2020年上線,大量使用了IPFS的技術模組並獲得了市場的關注,其代幣FIL也在數字資產二級市場的交易中備受青睞。

縱觀Filecoin對外諸多宣傳語和包裝概念, “去中心化分散式儲存系統”的標籤無疑是最具說服力和吸引力的元素。

2018年1月,Filecoin開發方協議實驗室創始人Juan Benet在接受《紐約時報雜誌》採訪時表示,“Filecoin允許使用者出租未使用的硬碟空間,就像是資料的Airbnb。”

在Filecoin官網上,Filecoin也被稱為“一個為人類最重要的資訊打造的分散式儲存網路”。

但Filecoin真的能儲存資料嗎?2020年11月,在Filecoin上線時,協議實驗室團隊在社羣回答開發者問題時明確表示,Filecoin根本不提供任何儲存服務。

它本質上是一個交易撮合系統,利用代幣將礦工(儲存服務提供者)和使用者(儲存服務使用者)進行撮合,並提供代幣作為交易基準。因此,容災、備份、擴充套件等工作都是由礦工提供的,與Filecoin無關。

圖:在Filecoin官方社羣中,一位核心成員表示,Filecoin並不提供儲存服務,它只是一個為各方提供支付和合同(指儲存使用者和儲存礦工撮合、簽約以及監督儲存合同的執行)等功能的開源區塊鏈。

其儲存功能不是由Filecoin本身提供的,而是為使用支付和合同功能而使用Filecoin網路的個人/公司(即儲存礦工)提供的。

這種說法也符合Filecoin白皮書裡的定位:區塊鏈中的礦工可以透過為客戶提供儲存來獲取Filecoin,相反的,客戶可以透過花費Fil來僱傭礦工來儲存或分發資料。

審視Filecoin白皮書,Filecoin的主要構件包括四個部分,分別是提供儲存和檢索的服務商的抽象、礦工儲存資料的儲存證明、讓資料擁有者驗證資料和支付的可驗證市場、進行共識的工作量證明。

所謂“提供儲存和檢索的服務商的抽象”指的是Filecoin將礦工提供的儲存服務聚合之後提供給資料擁有者。

用協議實驗室創始人Juan Benet的話來說,Filecoin就像是AirBnb,雖然提供住宿預訂,但遊客享受到的住宿服務是由民宿商家提供的。

知名儲存技術專家、《大話儲存》《大話計算機》圖書作者冬瓜哥認為,與共享民宿不同,資料儲存並不僅僅是將資料傳輸到儲存裝置中這麼簡單。

一個完善的資料儲存體系是一個系統性工程,它需要從軟體、中介軟體、OS、基礎硬體等多個層次,對資料分佈、容災、讀寫一致性、效能和可擴充套件性等問題進行設計,才能夠保證資料的吞吐能力、可伸縮性和長期的可靠性,保證資料擁有者的業務系統不間斷執行。

以最重要的可靠性(durability)為例,工程師需要為系統設計資料冗餘編碼、故障域隔離、心跳監測和資料重建四大機制,才能保障儲存系統的穩定執行。

這些機制需要較強的技術能力,對於缺乏儲存系統設計經驗的礦工來說無疑是個挑戰:“儲存需要的專業能力就像蓋一棟樓一樣,不是對非專業人員靠獎懲機制就能保證做好的。”

圖:Filecoin官方社羣核心成員表示,儲存功能不是由Filecoin本身提供的,除了心跳監測是Filecoin提供的而且是其核心功能外,冗餘編碼、故障域隔離和故障資料重建功能都是由儲存礦工提供的,這些功能也不太可能整合到Filecoin中。

Filecoin並不負責處理資料的儲存。資料是在一個儲存使用者和一個儲存礦工之間1對1以非常中心化的方式儲存的,雙方都同意採用Filecoin來完成支付、合同約束(包括心跳監測)。

圖:Filecoin官方團隊表示,他們注重提供極簡功能,糾錯、故障域隔離等功能應該在Filecoin之外實現。關於重建功能,他們在2017年寫白皮書時考慮過該功能,但因為與激勵機制不相容而沒有去實現。

因此, Filecoin無法保證礦工提供儲存服務的質量。商業資料當然也不會選擇Filecoin。

“無論從商業儲存、技術或公共儲存角度來說,任何有價值的資料都不應該儲存在這樣一個沒有保障的網路上。”一位儲存專家對鏈得得App說。

—3—

無法保障的資料安全

事實上,Filecoin對資料損壞、儲存節點掉線等問題採取的唯一解決方案是,寄希望於礦工對資料進行了備份。按照Filecoin團隊在社羣問答中的回覆,Filecoin會懲罰丟失資料的礦工。

具體來說,Filecoin的懲罰機制是:

礦工發現扇區故障並主動報告,將被扣除該扇區預期2.14天收益;

礦工沒有發現而被系統發現扇區故障,則將被處罰該故障扇區3.5天收益作為扇區錯誤檢測費;

如果在扇區到期之前終止扇區,則前期該扇區獲得的部分割槽塊獎勵將被一併扣除(≤140天,沒收一半服務時間的收益;>140天,將沒收70天的收益)。

這種懲罰算得上是嚴厲。Filecoin團隊無疑是以此強制礦工對資料進行備份。

這種方式是否有效呢?

一位工程師在接受採訪時為鏈得得App算了一筆帳:“Filecoin礦機儲存的成本非常高,隨著時間增長,儲存成本會越來越高,甚至超過計算成本。如果每天產生200GB資料,一年會產生73TB資料。

按照目前的市場價格(採訪當時),硬碟的單價大概是2萬人民幣左右。這意味著當接近硬碟儲存上限時,礦工應當放棄對資料進行多副本備份,轉而利用糾刪碼對資料進行冗餘。”

多副本和糾刪碼都是對資料進行冗餘備份的手段。多副本是指將資料複製多份分別儲存,當其中一份資料出現問題,就利用其它複製進行修復。糾刪碼則是將完整資料分成多個資料塊,其中一個出現問題時可以利用其它資料塊進行計算,將資料補完。

上述提到的儲存技術專家告訴鏈得得App,糾刪碼的可靠性是遠遠高於多副本的,例如128+36(即資料分成164塊,只要有128塊就可以恢復資料)的糾刪碼雖然資料冗餘率只有約130%,但可靠性遠遠高於10副本(冗餘率1000%),更別說常規的3副本。

只是實現基於糾刪碼的儲存系統技術難度比較大,Filecoin的程式碼中並未體現出協議實驗室能夠解決糾刪碼的技術能力。

中山大學資料科學與計算機學院教授劉芳認為,在大規模網路中,裝置的儲存能力常常是異構的,需要考慮小容量裝置的儲存能力。

低空間開銷的區塊鏈儲存系統,有利於區塊鏈部署到大規模異構網路中,適應更多型別的系統與場景。

雖然Filecoin在白皮書中表示,將採用糾刪碼的資料冗餘方式,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儲存空間開銷,然而,糾刪碼與區塊鏈技術結合的工作尚不夠完善。關於糾刪碼節點的比例、節點容量溢位、編碼係數設定和區塊同步等問題亟待解決。

實際上,在商業儲存市場上,保障資料安全是無法僅僅透過糾刪碼來實現的。在一個成熟的儲存系統當中,資料冗餘、故障域隔離、心跳監測、故障資料重建等功能都非常重要,Filecoin在這些能力上的缺失決定了其所宣稱的“儲存人類社會最重要的資訊”僅僅是一個空中樓閣。

圖:Filecoin官方中文網站首頁

—4—

暴利挖礦,騙局橫出

這樣一個儲存應用功能極大存疑的“分散式資料儲存網路”,近年來卻成了加密資產圈最大的風口故事。

2017年 6 月,協議實驗室釋出Filecoin,一經推出便從 9 家知名投資機構募集了 5700萬美元,其中包括紅杉資本、聯合廣場風投、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Winklevoss Capital 等。

在隨後的公募環節,雖然 Filecoin 只在合規融資平臺 Coinlist 上僅面向合格投資者(年收入20萬美金以上)籌資。但仍在一個月內籌集了 2.05 億美元,成為當時人們口中“史上最大ICO專案”。

“分散式儲存網路”的概念不但吸引了投資人,還吸引了一大批礦機廠商。據統計,僅2018 年至 2019 年就已有上百家礦機廠商入場,彼時協議實驗室甚至還沒有公佈礦機要求配置。

實際上,礦機和礦場最早在2017年就開始為Filecoin的上線做出準備了。

一位接近礦機廠商的從業者張希告訴鏈得得App,Filecoin礦機的門檻相對較低,既不需要設計ASIC晶片,也不需要晶片製造能力,甚至只要對計算機系統稍有了解的愛好者都可以自己組裝Filecoin礦機,在深圳隨便找個工廠組裝,就可以打著礦機的旗號出售,且其中利潤十分可觀。

2019年,組裝一臺硬碟容量為96TB的礦機,成本在3.5萬元人民幣左右。但是礦機廠商的定價卻是8萬元左右。

這也是Filecoin在上線,乃至官方公佈礦機配置前就有大批礦機開始出售的主要原因。張希還告訴鏈得得App,保守估計,Filecoin上線之前市場上就有上百萬臺礦機被售出,銷售額超過百億元。

事實上,這個資料還不包含大量以Filecoin和IPFS為噱頭的山寨礦機,這些礦機甚至無法真正從Filecoin挖礦中獲利,而是被用於挖一些山寨幣,甚至根本就是資金盤的一部分。

2019年2月,“中原矽谷創新科技產業園”(河南鏈鑫科技有限公司)製造的IPFS礦機騙局,被媒體曝光。

據第一財經報道,鄭州警方調查發現,僅5個月時間內,該公司就向數千人銷售了30多萬臺“蝸牛星際伺服器”,總涉案金額高達20億元。

在本文開頭提到的2021年4月,Filecoin官方部落格釋出文章《星際聯盟宣佈投資13億美元用於建設中國最大的Filecoin分散式儲存產業園》。

文中詳細介紹了星際聯盟的發展以及由星際聯盟與江西政府合作籌建的星際聯盟江西大資料產業園,並表示“這對於分散式網路而言,極其振奮人心。”

按照該博文的說法,江西省政府與星際聯盟共同合作籌建的星際聯盟江西大資料產業園位於江西撫州高新區,總投資85億元人民幣。

該產業園佔地160畝,由兩個建築面積超十萬平方米方的機房、兩棟研發大樓及一棟專家樓組成,預計建成後能有年產10萬臺伺服器的生產線,以及能容納10-15萬臺伺服器的機房,產業園區建成後將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IPFS、Filecoin分散式儲存產業園區。

根據計劃,該產業園預計將於明年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後續將會有進一步的配套建設和擴建的計劃。

然而,一位接近江西撫州高新區監管機構的知情者對鏈得得App表示:“該專案已經停工,進入了爛尾階段。”

隨後,鏈得得App就該訊息向撫州高新區管委會進行了確認,管委會工作人員告訴鏈得得App:“目前撫州高新區在建工業專案共110個,其中2021年新開工建設專案15個。星際聯盟辦公地址位於撫州高新技術產業園區中小企業創業園內,並無產業園專案在建。”

上述知情人士向鏈得得App進一步透露:“該產業園停工的部分直接原因是星際聯盟拖欠近200萬元電費無力支付。”這與顯然與Filecoin礦機廠商“雄厚的財力”和宣傳的情況大相徑庭。

—5—

Filecoin=“百倍幣”?

在2020年10月上線前,協議實驗室公佈了官方推薦的礦機配置。從配置表可以看出,Filecoin礦機本質上就是一臺低端伺服器主機。按照目前的市場價計算,一臺礦機的平均成本超過了人民幣3萬元。

一位Filecoin礦機制造商告訴鏈得得App,在官方宣佈礦機推薦配置之前,Filecoin礦機幾乎可以稱得上是一個黑箱。

“礦機廠商完全可以隨便塞點什麼東西進去,可能是二手顯示卡、二手硬碟甚至是二手CPU,然後就可以把價格翻上幾倍賣給想要涉足Filecoin挖礦的礦工和投資者。

這些人往往對硬體並不熟悉,也就成為了最好的冤大頭。為了推銷礦機,不少半路出家的礦機廠商會在社群裡不斷吹噓Filecoin的前景,甚至將它放在國家“新基建”戰略的核心位置上。”

圖:一篇宣傳文章中聲稱“Filecoin已經被國家納入政策中”

一些介紹Filecoin 的文章則將隱私性放在了核心位置上,但Filecoin根本不具備加密功能,使用者必須將其資料加密後再上傳到礦工的裝置裡。

前文提到的儲存行業專家告訴鏈得得App:“這些文章謊稱了不存在的加密技術,必須授權才能檢視也是欺騙性謊言,所謂的可以保證資料長存和安全的碎片化多節點儲存也是徹頭徹尾的謊言,駭客無法獲取隱私資訊也是謊言,事實是無需駭客任何人都可以獲取所有隱私資訊。”

圖:另一篇宣傳文章將隱私安全作為Filecoin的賣點

這些文章中往往會附帶礦機廠商或礦池的聯絡方式。

圖:文章中附帶了礦機廠商的聯絡方式

這些文章在談到Filecoin時往往錯漏百出,在關鍵問題上顧左右而言他。最典型的手段是在宣傳文章中刻意忽略一些關鍵資訊,比如闊談資料丟失後的懲罰機制,但對Fliecoin根本沒有防止資料丟失的機制避而不談。

在這一片由礦機廠商描繪出的花團錦簇、烈火烹油的虛假景象當中,Filecoin幾乎成為了下一代商業儲存的標杆,投資者、礦工、礦機廠商前赴後繼的投入進去,為Filecoin的“商業神話”添磚加瓦。

從2018年起,關於Filecoin的宣傳中幾乎都不同程度的將Filecoin稱做是一個可以“儲存和分享資料(storing and sharing data)”的“分散式檔案系統(a distributed file system)”。

這種情況在中文相關文件中更加顯著,幾乎所有Filecoin相關文章都會將它形容為“分散式資料儲存網路”。

於此同時,在這樣長久以來輿論包裝和擴大傳播的背景下,Filecoin開發方協議實驗室,從未對當下Filecoin在儲存性質和功能的問題上進行糾偏或澄清,也從未對大批入場的礦工和投資者進行有關提示,呈現出一種曖昧的默許。

這或與FIL飛漲的幣價有關。2017年,Filecoin完成總計2.57億美元的ICO,創下幣圈歷史記錄,幣價最高時甚至超過了220美元。

以此計算,Filecoin的市值高達數千億美元。巨大的市值和飛漲的幣價都離不開市場的過分解讀和礦機廠商的推波助瀾。根據Filecoin白皮書,Filecoin 總數為 20 億枚,其中,70% 分配給礦工,15% 給開發團隊,10% 給投資者,剩餘 5% 給 Filecoin 基金會。

1月24日,在火幣全球站上交易的FIL平均價格約為22.6USDT,按照這個價格計算,開發團隊和Filecoin基金會獲得了至少100億美元收益。

2020年10月,數次跳票的Filecoin主網終於上線。上線後的FIL非但沒有成為礦機廠商宣傳文章裡形容的“百倍幣”,相反價格還在不斷震盪,最低時價格甚至一路下跌至20美元左右。

截至北京時間9月23日10點,經歷了5月底暴跌的Filecoin在幣安交易所FIL/USDT交易對報價74.6美元,距離“百倍幣”的神話依然遙遠。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