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VS石油:2021年我們應該期待什麼?

概要

1)比特幣成為熱門的避險話題,在2020年最後一個季度,攀上歷史新高。

2)有沒有什麼理由可以稱比特幣為“數字石油”?

3)在實體經濟方面,石油可能是最頂級的大宗商品,而比特幣則顯得非常脫節。 

2020年初爆發的新冠病毒在全球範圍內產生了連鎖反應,徹底改變了許多金融預測。自2008年備受關注的華爾街金融危機以來,世界各地的投資者首次試圖將自己與可預見的衰退經濟體隔離開來。

當投資者轉向黃金、石油等傳統資產作為投資避風港時,比特幣卻成為了熱門的避險話題,在2020年最後一個季度攀上了歷史新高。 

數字化與“數字石油”的崛起

當健康研究人員尋求結束疫情並在全球範圍內恢復某種正常時,有一件事是我們現在可以肯定的,即數字化在每個層面都是不可避免的。全球封鎖限制下,不少數字資產、線上工作、支付商家和網店都得到了巨大的發展。

不出所料的是,這一趨勢也引發了金融領域的新一輪熱潮。許多投資者開始把目光從傳統的避險資產黃金和石油,轉移到了數字資產上。現在,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也迎來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的機構投資者的流入。

與2017年的牛市相比,將比特幣稱為“數字黃金”,並強調它是一種價值儲存,在這個週期中是很常見的。但有沒有什麼理由是可以把它稱為是“數字石油”的呢? 

2020年“數字石油”與原油

在2020年3月第二週遭受重大價值損失後,比特幣反彈上漲,成為了今年表現最好的資產之一。另一方面,疫情封鎖限制和汽車限制則使原油的需求大受打擊。

2020年4月,布倫特油價跌至平均每桶18美元,為1999年2月以來最低月度均價。總體而言,比特幣去年年底價格上漲了318%,而西德州中級原油年底的價格則下跌了22%。

可以說,在實體經濟方面,石油可能是最頂級的大宗商品,而比特幣則顯得非常脫節。當被問及是否有辦法將它們作為資產進行比較時,特許金融分析師thomas kuhn告訴beincrypto:“比特幣扮演的角色就像石油一樣,其優點確實在於它作為基礎性資產,是進入數字資產行業的基本要求。它提供了流動性,是其他一切相關價值的基礎層。”

雖然黃金在今年的表現不錯,達到了難以捉摸的2000美元大關,並取得了新的歷史高點,但石油的全年表現卻相對平淡,尤其是在投資者尋求對沖經濟衰退的時候。

2021年,這兩種資產會怎樣?

全球新冠疫情中的不確定性已經對各個經濟體造成了傷害,去年年底美元跌至三年來最低水平。可以預見的是,長期來看,全球經濟和法幣將變得更加疲軟,而且它們的走勢已經糟糕了一段時間了。

進入2021年,投資者可能會繼續保護自己的資金,而全年的一個重要的話題將是原油等傳統避風港,或者“數字石油”。

一方面,石油正從長達一年的低迷中逐步恢復,很可能走向全球全面需求的道路。長期信奉者會認為,原油永遠不會失敗,它的內在價值是由全世界的需求所推動的。

然而,戲劇性的事件是,特斯拉股票上漲了695%,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公司之一,也讓人們看到了電動汽車光明的未來。石油需求遲早會回落,而復甦只可能是個童話。

對於加密貨幣來說,2020年減半後的牛市已經非常類似於2017年。與2017年不同的是,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受到了機構投資者和對沖基金經理更健康的歡迎;主流媒體和公眾的信任度也在過去幾個月裡顯著提升。

一些人仍然會提出加密幣的內在價值和極端波動性等問題來貶低這種資產。然而,比特幣完全有動力超越每一種資產,就像它過去十年所做到的那樣。

“石油的戰略儲備為其價格提供了穩定性,同時也將其作為一種地緣政治資產,而不是一種‘正常’的商品。在經濟戰略層面,石油很像貨幣。”kuhn評論並補充道:“比特幣作為新金融體系的一種‘數字石油’不是沒有道理的。從數字資產的範疇來看,以太坊和其他類似平臺的代幣是比較接近的,但它們只是潤滑了去中心化機制的輪子,而不是像比特幣,它的作用更像是一個基礎,首先是整個行業的理念,其次是儲值的基礎。我認為它更具基礎性。”

不過,在數字資產之外,如果從傳統投資組合管理的角度來看,kuhn認為,這一點會是更有力的比較。他說:“正如比特幣之於數字資產,石油之於工業資產。市場本身也是相似的,石油和比特幣的交易都是非常相似的資產。”

需解決的問題

石油在地緣政治和巨集觀經濟上非常敏感。在2020年,我們看到比特幣因為covid-19而受到大盤的影響,價格首次受到衝擊。在談到比特幣和石油是否會趨同,或者只是雙方對更廣泛的市場做出反應時,kuhn指出,以下問題需要解決:

1)風險偏好何時會轉變為風險規避?

2)石油和比特幣的儲值能力如何?

3)在市場有風險偏好時,石油和比特幣是很好的資金替代品,或當風險最終被賣出時,它們會成為一種虛假的避險工具?

4)它們的價格漲幅能否相對保持?

kuhn認為,業界可能會在2021年第二或第三季度看到這些問題的答案。“我的觀點是,一籃子具有貨幣價值的資產,其權重應視情況而定。因此,直到第二季度或市場出現風險跡象的情況下,我們可能會考慮比特幣和石油,同時減持黃金,”他補充道:“最後,在風險問題上,從投資組合中消除主要潛在風險的可能似乎只有中央銀行,特別是美聯儲,失去它們干預市場的控制。否則,它們可能會繼續為市場提供流動性,支援風險/資產價格,直到世界末日。”

當然,每一種資產都有幾個預測值得期待,無論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雖然越來越多的數字化和不幸的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在去年給加密貨幣帶來了一些優勢,但今年的確定性和不確定性會將加密貨幣和石油推向何方,仍有待觀察。

作者:joshua esan

編譯:公眾號@萌眼財經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