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base 啟示錄,從十一頁PPT開始的加密貨幣美國夢

買賣虛擬貨幣

歷史一刻即將來臨,Coinbase將於週三(14日)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程式碼COIN),成為加密貨幣世界的里程碑。

彭博社訊息,Coinbase估值或高達約1000億美元,這一數值超過納斯達克交易所加紐約證券交易所母公司的市值總和。

成立於2012年的Coinbase並沒有太多野蠻生長的傳奇色彩,如果把全球加密貨幣交易所比作一間教室,那麼Coinbase就是典型的“聽話學生”:前期成績一般,比Coinbase交易量大的交易所很多,比Coinbase創新的交易所不勝列舉,但Coinbase老實聽話,深受老師的喜歡。

最後,偏偏是Coinbase來到了舞臺中央。

從11頁PPT開始

2010年聖誕節,Brian Armstrong偶然間閱讀了比特幣白皮書,從此開啟了加密貨幣的大門,他以9美元的價格購買了1000多枚比特幣,在比特幣價格一度跌到2美元的時候,Armstrong並沒有離場,而是一直靠編寫程式碼來購買比特幣,與此同時,他覺察到了其中的創業機會,也許自己可以建立一個比特幣公司?

2年後的夏天,Brian與與合作伙伴Fred Ehrsam共同建立了Coinbase,以錢包的形式。

兩人設想,Coinbase將成為一個比特幣市場,人們可以在這裡購買加密貨幣。隨後,他們將Coinbase登記入了Y Combinator創業孵化器專案,在 YC 路演日上,Brian Armstrong用了十一頁PPT描繪 Coinbase 理想與願景,“Coinbase之於比特幣,就好比 iTunes之於MP3 。”

2017年,當Brian Armstrong回顧這十一頁Pitch Deck時,頗有感想,寫下了這段話:

偉大的事物都是從卑微的起點開始的。

你身邊看到的大多數東西,一開始不過是一個簡單的想法和一個粗糙的原型,要把它變成 "一夜成功",需要5到10年的時間,一路上要經歷幾十次挫折和路線修正。

所以,選擇一件你熱衷的事情,開始吧。

合規的慢與快

段永平曾言,“慢就是快”。

Coinbase並不是快速崛起,野蠻生長的案例,相反,儘管它成立較早,但是交易量遠被它的後輩們超越。

如果把全球加密貨幣交易所比作一間教室,那麼Coinbase就是典型的“好學生”:儘管成績一般,但是老實聽話,深受老師的喜歡。

在發展速度與合規的十字路口,Coinbase選擇了合規。

Coinbase一直在獲得監管牌照方面不惜投入重金,擁有美國50個州的轉賬交易牌照(Money Transmitter License),同時成為為數不多的、擁有紐約州專門為數字貨幣交易所頒發的BitLicense的交易所,在33個國家取得合法交易法幣的許可並打通支付渠道。

除了交易所業務,Coinbase在產業鏈上下游也大規模申請和收購牌照, 目前Coinbase擁有支付、儲蓄、貸款、金融衍生品交易、另類資產交易、券商交易和投資顧問等一系列金融牌照。

此前據內部員工透露,Coinbase合規團隊人數一度接近公司的1/3,佔據公司大量資源,這也導致Coinbase手續費高昂,在技術、運營和使用者體驗上投入不足。

因為合規,Coinbase無法提供大量幣種交易,也沒有提供合約這樣的衍生品交易,導致其在交易量方面遠遠落後於美國境外的同類交易所。

在Coinbase的合規程序中,前任首席法務官Brian Brooks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配合各個監管機構,牽頭建設了行業聯盟性質的加密數字貨幣評級委員會(Crypto Rating Council,CRC)。

2020年,Brian Brooks被聘請擔任為監管美國銀行業的美國貨幣監理局(OCC)負責人。

Coinbase專注合規的經營戰略並沒有讓它在短期內實現交易量以及財務方面的指數級增長,但是由於它的合規經營,並且受到監管的認可,它在接入主流金融領域方面遙遙領先於其它同類公司,奠定了它在美國市場中長期發展的堅實基礎。

在完成合規的基礎建設之後,延遲滿足的Coinbase終於在2021年迎來收穫的春天。

Coinbase長期“叫好不叫座”,2017年才實現首次盈利,2019年淨虧損3000萬美元,直到2020年牛市來臨,扭虧為盈,淨利潤3.22億美元。

2021一季度,Coinbase業績全面爆發,實現營收1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暴增844%,淨利潤接近8億美元。

這一切都離不開Coinbase早期的合規建設。

建設未來

Coinbase的慢與穩,也源於Brian Armstrong的長期規劃,交易所業務是手段,而不是Coinbase的最終目的與歸宿。

2016年,Brian Armstrong 根據網際網路的歷史發展規律,預測了區塊鏈未來幾年的發展,他將其區塊鏈世界未來劃分為四個主要的階段,並根據每個階段 Coinbase能做的事情,制定了 Coinbase未來十年的發展藍圖。

第一階段(協議階段):開發協議(服務100萬人)

在這個階段,新的協議(比特幣、以太坊等)被創造了出來,人們開始改進這些協議。

開源社羣會圍繞著每一個協議進行開發,在某些情況下,這些協議會得到企業的贊助和幫助。協議的競賽已開始上演,究竟哪個協議可以得到擴充套件,並吸引應用開發者,仍有待於觀察。

Coinbase 不會參與這個階段的開發,只會和一些優秀的玩家保持緊密合作。

第二階段(基礎設施):建立數字貨幣交易所(服務1000萬人)

在Brain Armstrong看來,投資或者說投機對於未來區塊鏈的支付網路建立是不可或缺的初始化加速機制,因此交易所業務不可或缺。

最初,Coinbase只是錢包,後來為機構和職業投資者建立了GDAX交易所,也就是如今的Coinbase Pro,這構成了Coinbase的核心業務,Coinbase 將用這階段的收入來投資下一階段計劃,同時繼續將這些業務擴充套件到更多的國家。

第三階段(使用者入口):為數字貨幣應用建立入口(服務1億人)

消費者在開始使用區塊鏈應用(dApp)時,他們需要的是一個簡單的使用者介面和入口,網際網路世界裡的入口是HTML與Web瀏覽器,這是建立在TCP/IP協議之上。

在區塊鏈世界裡,Coinbase 認為它會是尚未開發出來的WEB瀏覽器同類產品,其底層可能是一個完全由使用者控制的錢包。

這將降低普通人使用它的門檻,並且降低區塊鏈應用的開發難度。

Coinbase 將透過建立或投資相關的團隊來參與這一階段。

第四階段(去中心化應用):打造一個開放式金融系統應用(服務10億人)

Brian Armstrong 認為現有的傳統金融系統將被重建為一個開放式的網路,可供全球使用者訪問,未來需要的應用包括:

貸款(抵押貸款、小企業貸款、小額貸款等)

風險投資(種子投資、傳統VC,風險債務等)

投資(股票、指數型基金、儲蓄賬戶等)

身份與聲譽(身份證、身份認證、信用評分等)

匯款(跨境匯款)

商戶處理(零售、網路訂單) 

Coinbase會透過建立團隊、收購和投資各種公司的方式來參與這一階段,並且Coinbase 也將建立開發者工具,並與監管機構合作來起草適合這一行業的監管方案。

總結起來,在Brian Armstrong的規劃中,交易所只是構建生態的第一步,並持續利用交易所賺的錢去參與下一個階段的基礎設施建設與投資,從而最終在面向十億人的開放金融系統中佔據一席之地。

2016年,Brian Armstrong認為他們處於第二階段的末尾期,但仍處於區塊鏈的早期階段。

此後,Coinbase 堅定地執行了這個計劃,把Gdax交易升級成Coinbase Pro,發力機構使用者,並持續透過收購,拓寬自己的邊界:

開發了錢包應用 Toshi,後來改名為 Coinbase Wallet;

收購以太坊dApp瀏覽器和錢包Cipher Browse;

收購以太坊P2P交易平臺Paradex;

收購Xapo的託管業務;

收購數字資產交易主經紀商平臺Tagomi;

收購加密交易基礎設施提供商Routefire;

收購區塊鏈基礎設施提供商Bison Trails;

收購加密貨幣任務網站Earn.com……

收購三家持牌金融服務公司,證券交易商 Keystone Capital,Venovate Marketlpace 和 Digital Wealth LLC 。

……

上市也不是Coinbase的終點和目的,目前Coinbase所做的一切,仍然在為第四個階段,構建Coinbase生態的開放金融系統做準備。

加密貨幣的“美國夢”

Coinbase的成功難以複製。

雷軍常說,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站在加密貨幣的風口上飛起來的豬有很多,但Coinbase只有一個,因為它在美國,為什麼中國、日本、韓國沒有“Coinbase”?

美國依然掌握了貨幣霸權,是全球資本市場的中心,並且逐漸得到了比特幣的定價權。

監管上,中國、美國、日本的監管思路不同。

九四之後,“重鏈抑幣”成為中國區塊鏈世界的主旋律。

中國將區塊鏈定義為一種資訊服務技術,監管主體是中央網信辦,而對於區塊鏈以及加密貨幣可能帶來的金融風險,則由中國人民銀行進行監管。

美國的監管機構主要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

對於代幣發行和交易所,美國並沒有採用一刀切的方式,而是將實用型通證和證券性通證分別納入相應監管體系,證券屬性代幣的發行需要依照證券法登記註冊,交易所經營則需要獲得牌照。

與此同時,美國SEC頻繁出手,打擊各類非法ICO。

儘管日本是全球為數不多為數字資產提供法律保障的國家之一,加密貨幣交易所的設立運營也完全可以合法合規,然而由於監管嚴苛,日本交易所沒有上幣權,從而導致本土專案募資和交易的難度變大,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創新專案的發展。

如今的Coinbase,一定程度上成為了美國加密貨幣監管平衡術下的樣本。

其次,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為Coinbase提供了廣闊的空間,當華爾街擁抱比特幣,Coinbase也因為其合規優勢成為了機構們的“比特幣大管家”,據Bituniverse 4月13日資料,目前Coinbase平臺擁有87萬枚比特幣,遠超幣安(21.51萬)和火幣(25.23萬)。

Coinbase的崛起,背後是東方世界比特幣定價權的衰落,以美國為中心的西方世界獲得更多籌碼以及話語權。

無論是業務重心還是護城河,Coinbase都離不開身後的美國監管機構以及美國市場,Coinbase並不是去中心化的理想故事,更多是加密貨幣的“美國夢”。


來源:深潮TechFlow(Noon)

免責宣告:Cointelegraph中文作為區塊鏈新聞資訊平臺,所提供的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ointelegraph中文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

來源:https://cointelegraphcn.com/news/coinbase-revelation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