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2017年比特幣與2021年高點為什麼會有所不同

買賣虛擬貨幣


從不到一美分到現在的突破6萬美元......btc又雙叒叕在創造歷史。追溯2009年比特幣誕生之時,其概念幾乎是烏托邦式,甚至傳統銀行將其稱為“技術民粹主義”。

在這幾年時間中,比特幣在不斷改善網路(例如提高交易速度,降低費用,增加隱私和安全性),在增長和技術狀態層面與2017年高點呈現完全不同態勢。本篇文章透過技術角度、法律、鏈上指標等多維度解析,2017年比特幣與2021年高點為什麼會有所不同

1. 比特幣技術成熟度和接受度

任何一項新技術誕生,尤其是像比特幣這樣具有顛覆性的技術,最初都會伴隨著炒作。隨著炒作熱潮消退之後,才能對該技術進行充分評估,重新引入市場。

2017年,2萬美元的比特幣主要是透過炒作和fomo情緒高漲所導致,早期採用者對新技術很感興趣,但大部分興趣來自投機者。經過幾年的鞏固期和重新增長後,無論是從立法還是技術角度來看,比特幣已經度過了最初炒作期,現在處於成熟階段。比特幣及其所依賴的開源技術棧不應被視為“靜態技術”,而比特幣發展具有持續性,甚至有些會極大地改變網路特性。

下圖是比特幣典型生命週期。比特幣還沒有被多數早期採用者採用,但卻激發早期使用者興趣,他們現在有更豐富故事來評估比特幣技術及其價值主張。

傳統技術生命週期由四個階段來體現:

(1)研究與開發階段;

(2)上升階段,即已收回自費成本,開始積累技術實力;

(3)成熟階段,技術已經穩定;

(4)衰退階段,技術實用性降低了之後;

由於技術的單一性和專案去中心化性質,目前比特幣狀態可以定位於上升階段:初期的挑戰已經解決,技術比較成熟,可以證明其價值。事實上,每個人都可以對比特幣改進提案提出改進網路建議,然後由社羣進行評估,如果達成共識,將在網路上實施。

2. 立法明確性和機構投資者

立法明確和機構投資者是相輔相成的關係,立法明確性是比特幣一種另類投資。

(1)合法化的立法

2017年,除了少數例外,圍繞加密貨幣的立法幾乎不存在。目前,已有130多個國家釋出了關於比特幣的法律或政策,並涵蓋了加密貨幣的影響,從術語分類和定義,對潛在投資者的警告,對支付限制,以及對ico的監管。

儘管如此,大多數國家法規都處於初步階段,他們正努力建立一個全面加密貨幣立法框架。就全球範圍內來說,在馬耳他、瑞士和新加坡等國家,可以找到對區塊鏈生態系統的發展和增長最有利的法律框架。

(2)機構投資者和比特幣

2017年,加密貨幣被認為是具有強烈反體制敘事,對投資者群體和吸引力相當小。在華爾街,沒有人真正談論比特幣是一種資產或投資。許多傑出投資者,如巴菲特、比爾蓋茨和傑米迪蒙等人繼續將比特幣描述為“老鼠藥”,因此毫無價值。

發展至今,比特幣已大不相同:灰度(2020)的一份報告描繪與2017年完全不同的圖景,報告顯示,越來越多的投資者熟悉比特幣,年增長率上升11%,甚至認為比特幣正在慢慢被主流接受。2020年,超過62%的受訪使用者宣稱自己“熟悉”比特幣

在散戶對比特幣的關注度增加的同時,機構投資者工具也越來越多。灰度推出比特幣信託基金,允許投資者交易持有比特幣池的基金股份。

當然,並非所有投資工具都一樣,期權和期貨是對未來價格的投機性,並沒有賦予投資者比特幣所有權。相反,灰度和microservices直接購買了比特幣,對它們擁有完全所有權,為比特幣網路供需動態做出了貢獻。下面列表你可以找到所有直接或間接投資比特幣的公司。

不同的投資工具會迎合每類投資者不同的風險敞口,有助於利益的良性迴圈,提高傳統投資者對比特幣的可獲得性。

另外,越來越多的投資工具,加上更明確的立法,導致投資者對比特幣發生了根本變化,這為整個衍生品和信貸市場,以及減輕持有比特幣所激發的複雜性和安全風險提供了可能。如今,從監管和實際角度來看,機構投資者持有和投資比特幣要容易得多在未來幾年內,這一趨勢很可能會繼續下去,比特幣很快就會被視為一種“主流”替代資產。

3. 比特幣鏈上指標

由於比特幣的發行量是恆定的(平均每10分鐘6.75個btc),散戶和機構投資者的關注度提高,很可能導致需求和價格的大幅增長。介於此,本節主要講述比特幣鏈上指標,如需求和供給、比特幣持有者數量以及比特幣與山寨幣的總體優勢。

(1)比特幣的主導地位與山寨幣

比特幣在2020年漲幅超過160%,並延伸影響至其它加密貨幣。在2017年牛市中,比特幣價格上漲的動力來自於ico投機現象,新幣憑空鑄造,且大多沒有任何價值主張,尤其是在2017年12月和次年1月,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市值出現了非理性增長。在2017年的炒作高峰期內,比特幣全年市值佔整個加密市場市值約為82%,在12月期間低至40%。雖然比特幣達到了新高,但大多數其他加密貨幣並沒有從熊市中恢復過來,如今估值與歷史相比低得多。

鑑於比特幣的特殊屬性,如今比特幣已經與其他貨幣產生了分裂。加密貨幣使用者已經達成了無聲的共識:比特幣是一種貨幣, 但其他貨幣則完全不一樣。

(2)比特幣網路不斷壯大

比特幣網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大,信譽地位也相應得到了證實。

a. 比特幣網路的雜湊率達到歷史新高,它代表礦工維持網路而提供的總算力。作為去中心化的點對點網路,比特幣依靠礦工提供的電力來執行,高雜湊率是比特幣網路健康的標誌。雜湊率越高,惡意行為者就越難對網路進行51%的攻擊。

b. 比特幣地址的數量不斷新高,如今持有比特幣餘額的錢包超過3300萬個,比2020年1月的2800萬個同比增長16%。

4. 比特幣持有者vs交易者

另一個有趣的指標是比特幣交易餘額。概括地說,它可以與比特幣網路上的累計餘額進行比較,也就是說執行交易後剩餘的金額。

根據資料顯示,比特幣的平均持有時間為3.1年。此外,超過21.9%的比特幣(400萬btc)5年沒有移動過,11.92%(220萬btc)在3-5年沒有移動過,13%(250萬btc)在2-3年沒有移動過。

因此,64%的比特幣總地址(>2100萬)被認為是持有者,他們已經一年沒有動他們的比特幣,24.5%(800萬)被認為是遊資,而只有11%(370萬地址)的比特幣使用者被認為是交易者(<1百萬)。整體趨勢顯示,短期內持有比特幣、不交易比特幣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5. 比特幣:稀缺和通貨緊縮的商品

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的有限性往往被低估,越來越被視為稀缺的商品。比特幣每隔四年產量就會減少一半,最近一次減半發生在2020年5月,礦工處理比特幣交易的獎勵從每塊12個比特幣減少到6.75個比特幣。因此,這也增加了單個比特幣的電力生產成本。為了彌補,如今供應量的減少被需求量的增加所滿足,這些需求來自散戶投資者和購買了大量比特幣的機構玩家。

由於分割性、便攜性、稀缺性等特點,比特幣作為一種價值儲藏品,經常被與黃金相提並論。由於其通貨緊縮的性質,比特幣也是安全的避風港,它可以用來匯款,國際貿易,或者支付必需品。如果傳統法幣在將來繼續經歷高水平的通貨膨脹和波動,那麼更多的人會將比特幣視為一種安全資產,財富免受經濟波動和通貨膨脹的影響。

總結

比特幣至今已有12年曆史,它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金融網路,正常執行時間超過99%,從未遭受過駭客攻擊,它越來越多地被監管機構合法化,並作為一種替代資產吸引了散戶和機構投資者的關注。

比特幣背後的技術棧非常非典型:開源、去中心化、加密,這是網路去中心化和保護隱私的根本。需要強調的一點是,無論是技術、立法,還是比特幣作為一種技術和貨幣的應用,都是一直在進行中,不能認為比特幣是一成不變,這樣做就嚴重低估了它的靈活性。

關於比特幣未來採用情況或價格都無法預測。相反,可以預測的是,世界將逐漸習慣比特幣,最終各國將慢慢渡過拒絕與接受的週期,認識到比特幣的價值,制定相應的立法框架;網路將在速度、安全性、實用性方面不斷改進,創造更多的投資工具,覆蓋所有投資者。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