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比特幣能蓬勃發展卻不能取代美元?

比特幣是加密領域的領頭羊。它已經從18年的災難性崩盤中恢復過來,並朝著17年12月的高價狂奔。那麼,比特幣的未來會是怎樣的呢?最終,它會像其忠實支持者宣稱的那樣,取代美元成為全球儲備貨幣嗎?還是會像Nouriel Roubini預測的那樣崩潰並消亡?抑或是,它註定將繼續成為一種投機資產,為投資組合增添活力,但從未被用作是主要交易媒介?

在比特幣從金融危機灰燼中崛起的十多年間,它仍然只是一種少數性運動。而關於它將高達100萬美元甚至更高的預測似乎也是過於樂觀的,此外,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它將成為主要交易媒介。相對的,在過去10年裡,美元作為全球主要結算貨幣的地位卻愈發穩固。而比特幣並沒有比剛開始時更接近於被普遍接受。

不過,比特幣已經挺過了兩次大崩潰和無數次的小崩潰,而且現在又開始回升了。與許多較小的加密貨幣不同,它的價值從未跌到過零——實際上,在它存在的12年裡,它的價值已經是大幅上升了的。儘管波動性很大,但它證明了它的長期保值性。作為一種價值儲存手段,比特幣已經達到了一定程度的成熟,儘管它還不是一種(主流)交換媒介。

若是基於比特幣目前的表現來預測其未來,則將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毫無疑問,它是投機性的高收益資產,此外,也許也是價值的長期儲存手段。但它並不會是很好的交易媒介。正如任何投資者都知道的那樣,過去的表現並不總是預示未來。因此,讓我們來看看,儘管比特幣表面上具有韌性,但它的價值是否仍有可能跌至零,反之,比特幣需要什麼才能取代美元成為全球儲備貨幣。

為了理解這兩種情況的發生,研究法幣的運作是相當必要的。比如是什麼賦予了法幣價值?它們又是如何失去這些價值的呢?

賦予法幣價值的競爭性理論主要是有以下倆個,一個我們稱之為“metallist”理論,賦予法幣與黃金掛鉤的價值,而另一個則是“chartalist”理論,認為法幣是因人們支付的稅收而具有價值的。當然,這兩種情況都不適用於比特幣,因為比特幣從未與黃金掛鉤,也沒有哪個政府是接受比特幣稅收的。那麼,貨幣是否還有其他方式可以獲得並長期持有價值呢?

Metallist和chartalist對法幣價值的觀點都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基本觀點:即支援貨幣的東西本身就是值得信賴的。在metallist的觀念中,黃金將永遠是有價值的。這一觀念經過了幾千年的檢驗,而且從未失敗過,所以它可能是合理的。而另一種不太合理的觀點是,目前未與黃金掛鉤的貨幣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它曾經與黃金掛鉤。然而,許多metallist相信,法幣最終將重新與黃金掛鉤(稍後將詳細介紹這一點)。

而對於chartalist來說,他們的基本觀念是,政府能夠徵收稅收義務。徵稅的能力並不一定意味著獨裁主義:一個被視為公平和仁慈的政府徵收合理的稅收,實際上更有可能帶來貨幣的穩定,而不是嚴厲執行懲罰性和不公平的稅收。

因此,賦予貨幣價值的其實是對支撐貨幣的任何東西的信任。那麼,是什麼支撐著比特幣呢?針對“比特幣沒有任何支撐”的批評,投資網站富達數字資產(Fidelity Digital Assets)表示,“比特幣是由程式碼和主要利益相關者的共識支撐的。”

這是一種信仰的宣言。也就是說,“程式碼是完美的,而且關鍵利益相關者永遠不會做任何不完美的事情。”雖然,上述兩種說法都未必完全正確,但要讓足夠多的人相信比特幣的價值的話,那麼一切都是必要的。

可以肯定的是,程式碼並不是完美的。如果是的話,它就不會出現硬分叉。然而對此,富達數字資產也有著自己的答案。比特幣可能不是不可變的,但其社羣卻可以如此:“雖然比特幣的開源軟體可能會被分叉,但它的社羣和網路效應則不會。”

許多人評論比特幣的“邪教”本質,但這似乎是一個設計特點,包括三年後匿名領導人的消失,那些知道中本聰是誰的人對透露身份的拒絕,以及追隨者對中本聰及其親密夥伴言論的崇敬。網路效應在“邪教”中尤其強烈,而其成員的動機不一定是金錢。真正的比特幣信徒將一直投資比特幣,並在比特幣價格災難性下跌的情況下積極進行交易,因為他們相信比特幣最終會成為世界新秩序的核心。而且只要他們存在,就總會有挖比特幣的動機,比特幣的價格也就不可能降至零。

因此,比特幣投資者的信心是比特幣價值的來源。如果他們失去這種信心,其價值就會跌至零。但僅僅是投資者的信心就足以讓比特幣最終取代美元成為全球儲備貨幣嗎?

就目前而言,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世界可能很快會拋棄美元。如果說當前的疫情有什麼影響的話,那就是加大了對美元的依賴,迫使美聯儲向金融市場提供了更多的流動性。即使在加密市場,對美元的需求也在不斷增長——畢竟,穩定幣不就是一種將加密貨幣與美元繫結得更緊密的手段嗎?

全球性向比特幣的轉向將帶來所有金融危機的根源,不僅會破壞傳統市場,還會破壞加密市場。然而,相當一部分人,包括但不限於比特幣愛好者,認為這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是不可避免的。他們認為,量化寬鬆政策最終將引發所有主要法幣不可控制的惡性通貨膨脹。事實證明,儘管量化寬鬆未能在全球任何地方引發顯著的價格通脹,但這種信念將一直存在。

21世紀10年代初,那些相信這場超級通脹大決戰的人認為,不可避免的結果將是全球金本位制的迴歸,而且他們中的一些人至今仍然相信這一點。相反,比特幣的真正信徒則堅稱,當法幣崩潰燒燬時,世界將轉向比特幣,而不是黃金。

為什麼會是比特幣?因為它既有黃金的優勢,又有數字貨幣的便利。它不由政府發行或控制,而且與黃金不同,它的供應量時可預測性地增加的,並最終永久固定。它可以被細分為極小的數量,使其比黃金更可作為交易媒介使用。而隨著其價值的增加,用它購買實際商品和服務的價格則會下降。在美元極度通脹崩潰後,這麼一種獨立於政府、且自然通縮的數字貨幣,正是恢復人們對貨幣信任所需要的。

然而,高通脹與社會、政治和經濟的崩潰也有很大的關係。所以那些認為比特幣註定要取代美元成為首要的國際儲備和結算貨幣,併為此投資的人,本質上是在賭美國的崩潰和當前國際秩序的瓦解。而這種突如其來的災難性霸權崩潰只能是世界末日小說的內容,而不會是現實。霸權從英國轉移到美國,就經歷了半個多世紀和兩次世界大戰,即使如此,轉移是緩慢的但不是特別無序的。那種摧毀美元的社會和政治崩潰,肯定也會摧毀全球文明。

在如此大的災難之後,人們還會擁有並使用比特幣挖礦所需的裝置、寬頻和電力嗎?在冷戰時期的末日小說中,當核戰爭成為真正的威脅時,人們會一致說“不”。不僅這些裝置和電力將無法生存,而且在它們掙扎求生的過程中,人們很快就會忘記它們的存在。畢竟比特幣不能拿來吃吧。

世界有可能透過同意讓比特幣成為全球數字法幣體系的基礎,避免通貨緊縮的崩潰,就像二戰後黃金支撐 "佈雷頓森林體系 "一樣。然而,佈雷頓森林體系僅僅維持了20年之久,全球經濟失衡和衝突就致命地破壞了它的穩定。那麼,為什麼“比特幣森林”就會持續更長時間呢?

當信仰主宰一切時,人們會相信各種不可思議的事情。比特幣取代美元成為全球儲備貨幣是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而且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似乎很小。但只要比特幣的支持者一直相信它註定會統治世界,比特幣就會一直擁有價值;其他人即使不認同這種信念,也能從這種價值中獲益。由於比特幣真正信仰者的信仰,比特幣也將繼續成為投資者的一個好選擇。

原文作者:Frances Coppola

原文連結:https://www.coindesk.com/why-bitcoin-thrives-wont-replace-dollar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