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不講武德”? 多個專案接連翻車,新作能否耗子尾汁

文| Nancy編輯 | Tong出品 | PANews

作為當之無愧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第一網紅,Andre Cronje(AC)的一舉一動都在鎂光燈之下,圍繞著他的話題一直都不少,關於他的爭議也從未斷絕。

今年以來,“發幣狂魔”AC一口氣推出了5個專案。儘管多個新專案接連翻車,但有了YFI這個2個月打造千倍幣而一戰成名的“神話”,AC依舊是投資者心中的致富風向標。

新專案“未發先熱”,翻車魔咒能否打破?

不得不說,AC的“帶貨能力”實在是太強了,放點新專案預告,山寨投資者們就在社群中驚呼“oh my god,買它!”。

11月23日,AC在推特上宣佈即將推出多種功能衍生品交易平臺Deriswap後,引發了各方關注。在上百條轉發中,大部分網友都表達出強烈期待,甚至不少人都留言詢問合約地址。

而AC的吸金能力也讓各路騙子聞風而動。由於在Uniswap中,任何使用者都可建立任何代幣的交易流動性池,這使得假幣氾濫成災,Deriswap也不例外。在Deriswap尚處於稽覈階段下,與Deriswap同名的假幣已是滿天飛。

截至目前,市場中已出現至少30種虛假DWAP代幣,且每個資金池都吸引了流動性。其中,為了讓專案看上去更為正規,某個虛假專案甚至將假DWAP代幣傳送至“yearn:deployer”合約地址(如下圖)。而為了進一步吸引投資者,該專案還向Uniswap池提供72.4ETH進行交易,並在20分鐘左右內用162.3 ETH退出整個池。短短時間內,這個假專案淨賺90.1 ETH,按目前價格來算,總價值超過54540美元。

僅半小時就獲得逾5萬美元的高收益背後,是外界對AC“點石成金”能力的期待。“就是買彩票的概率,你也不知道它會歸零還是暴富。”有投資者對PANews表示。

顯然,相較於Deriswap的專案價值,大部分投資者更關注價格漲幅帶來的回報。畢竟,AC首個專案Yearn.Finance的治理代幣YFI締造了2020年的造富神話,曾帶來了萬倍漲幅。因此,誰也不能確定Deriswap治理代幣的想象空間會有多大。

然而,熱衷於專案創新實驗的AC,卻早已因多個新專案翻車而陷入爭議漩渦。在將所有YFI代幣交由社羣後,AC於今年9月推出了基於Gamefi概念的多重宇宙遊戲專案Eminence(EMV),由於Eminence未經測試,存在著漏洞,駭客利用閃電貸攻擊盜走了1500萬枚DAI,這使得EMV價格幾乎歸零。隨後,這名駭客又將其中的800萬美元打入至AC的合約地址中。一時間,躺槍的AC成為了矛盾焦點,甚至還收到DeFi社羣的“死亡威脅”。

該事件也導致AC不在推特和以太坊地址上提及任何新專案。儘管如此,AC的下個專案Liquidity Income(LBI)也難逃暴跌的命運。今年10月,AC撰文介紹了新專案LBI,並稱可透過流動性治理來消除套利損失。文章發出後,一群“科學家們”就透過呼叫AC文末貼出的合約地址早早入場,並將其價格不斷推升,最高漲至200倍。正當不少散戶開始進場時,LBI價格卻一路暴跌,短短6個小時內,LBI幣價歸零。

專案的接連翻車,依舊未能阻擋一群投資者瘋狂湧入。即便是有了前兩個專案的前車之鑑,AC並未透露新專案Keep3r Network(KPR)的相關資訊,但仍有人在其部署KPR合約時找到了該專案的地址,並不斷買入。投機者的瘋狂湧入,也致使KPR一度瘋漲。但截至目前,CoinGecko資料顯示,KPR較高點已跌了近94.2%。

由此來看,無論是EMV、LBI,還是KPR本都是一場去中心化實驗,但卻都逃不過淪為投機套利的工具。而集去中心化交易、期權和借貸三大概念為一體的Deriswap會是例外嗎?從目前來看,Deriswap似乎也難逃被炒作的宿命。

迷上“資金效率”, Deriswap具有可持續性嗎?

今年下半年以來,DeFi一直朝著開放金融的方向不斷演進,生態和場景應用日益豐富。就連不少傳統企業都開始探索利用DeFi來改善其服務,並創造新的收入流。

Crypto.com和BCG Platinion在透過對歐洲保險、銀行和貿易領域的400多家金融公司進行調查後發現,傳統機構對DeFi的興趣不斷增加,高達86%的公司已經在實施或評估基於DeFi的金融服務。他們不再將DeFi視為一種競爭威脅,而是將其視為一種提供更高效去中心化金融服務的寶貴工具。而在資產超過100億英鎊(129億美元)的受訪者中,超過70%的公司已經評估或實施了某種形式的DeFi。

也就是說,DeFi已受到主流圈的認可。但在AC看來,“資金效率“仍是DeFi面臨的一大問題。他認為,現在DeFi平臺的流動性是很片段式的,你只能選擇其一:兌幣平臺 (Uniswap、SushiSwap、Bancor 等)、期權 (Deribit、Hegic、Opyn、Primitive 等)、借貸 (Aave、Compound、DyDx 等)。而Deriswap可有效提升資金利用率,該平臺可將Swap 交易、期權、期貨和借貸集中在單一個具有資金效率的智慧合約中,允許任意兩種資產進行互換、期權及借貸互動。

簡單來講,Deriswap是個集合主要DeFi玩法的綜合平臺,LP (流動性提供者)能夠保持自己的風險敞口,並享受額外的費用和回報。

然而,對於大部分投資者而言,單個玩法的DeFi專案已是不小的門檻,而Deriswap將如此多功能聚合在一起,其複雜性不言而喻。若Deriswap要想真正落地,且成為類似YFI這樣現象級產品,難度可想而知。而從前幾個專案最終“夭折”來看,Deriswap 的發展前景仍需畫上問號。

從技術邊緣走向中心

在成為“DeFi之王”之前,AC只是個很少數人知道的工程師,當然,每個“神話”人物都會有超強大腦。可以說AC並非計算機科班出身,法學專業出身的他,本準備成為一名辯護律師。直到某天,由於送朋友去參加電腦科學的講座,AC就順便參加聽講,沒想到自己竟對該課程產生了濃厚興趣。隨後,AC自學相關課程,並在順利成為了一名講師。

此後,AC在行動通訊公司和大型零售公司工作,接觸了大資料、神經網路、借貸、保險和零售平臺等業務,但這顯然不是AC想要的生活。2017年,AC與朋友一起開發了加密錢包 CryptoCurve,但最終不了了之。2018年伊始,AC在加密媒體 Crypto Briefing上開設了個人專欄,開始深度評審了諸多專案,如Cosmos、Grin、Holochain、IRIS Network、QuarkChain等專案。

隨著AC的分享文章越來越多,其技術實力開始逐漸得到認可。而在研究以太坊和DeFi協議的過程中,AC一直在深入探索流動性可能帶來的收益機會。他意識到,DeFi 的力量不是工具,不是貸款人,不是DEX(去中心化交易所),而是資產。他認為,貨幣樂高是許久以來出現的最酷的東西之一。

基於這些想法,2020年初,AC花了42467美元創立了iearn.finance(後更名為Yearn.Finance),且在審計和託管還花去了兩倍的資金。而為了籌得這筆資金,AC不得不將自己的房子抵押,並揹負了約2萬美元的債務。

而在DeFi尚未爆發之前,Yearn的知名度可想而知。人怕出名豬怕壯,來自社羣的指責,讓AC一度想退出社羣,他抱怨道,“DeFi 社羣有毒。”直到今年7月,由於流動性挖礦的爆火,YFI在退出治理代幣後名聲大噪,自此AC被外界視為大神級別的人物。

而人一旦走紅後,所有的行為都會被無限放大,因此AC的一舉一動都被時刻關注著。儘管推特置頂了免責宣告,但也這不應該成為一個接一個專案實驗的保護傘。專案的輪番暴跌,最終只會將投資者的信任消耗殆盡。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