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撞上基建法案:進入政治舞臺中心的歷史時刻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邊界的LilyKing

作者簡介:COBO Lab Research Partner, 同時作為總法律顧問任職於一家管理超400億美元資產的亞洲最大的獨立另類投資管理基金。

深潮TechFlow獲作者獨家授權刊發

美國加密貨幣界最近最關注的自然就是參議院剛剛結束激烈討論並進行最終投票的基礎建設法案了。這個法案旨在批准1.2萬億美元的政府預算來改善美國的公共交通、能源和通訊網路等等基礎建設。光從名字來看,會讓人很難理解怎麼就和加密貨幣界糾纏上了。但這個法案其實有一部分條例是專門針對加密貨幣界的,甚至明確打著算盤預估了政府可以從加密貨幣交易中額外獲得280億美金的稅收。

這次各方爭議的焦點是對“Broker經紀人”身份的認定,被認定成經紀人的人有義務向IRS國稅局報告自己進行的每一筆交易。這部分條例對經紀人的認定語言非常模糊寬泛,可能會將礦工、 質押者、節點運營商、 軟體開發者都覆蓋進去, 所以激起了加密貨幣界同仇敵愾地全力抗爭。

在抗爭中美國加密貨幣圈體現了強大的政治和輿論影響力, 也讓加密貨幣 Movement成為科技創新、民間自治乃至美國競爭力的旗幟, 雖然最終旨在將Broker範圍縮小的修正法案因為一個“頂風作案”的80歲政客和一個毫不相關的訴求的蝴蝶效應而未能獲得一致透過,但這場高調徹底的演出讓加密貨幣資產在意識形態層面站在了戰略高地,讓接下來眾議院的批准和財政部的具體落地都必須平衡意識形態層面的正確性,從長期看有重大意義的利好:

1. 有眾多重量級政客表達了對加密貨幣的支援。這其中包括多名競選過總統的政客:Ted Cruz, Marco Rubio, Andrew Young;這些投機分子的吃相難看,但是流量滿滿;

2. 在參議員討論中,多位參議員認可加密貨幣是一個改變數字經濟的革新力量,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力量,舊時代的監管方式對它不適用;

3. 美國加密貨幣界利用這次機會擱置了內部分歧,增強了凝聚力。“賣身傳統金融市場”的Coinbase CEO在推特上號召大家反對這個法案,“中心化的交易所應該盡到申報義務,但是去中心化的參與者不該承擔這樣的義務”;“叛變的前教父”馬斯克也附和說“沒必要在這個時刻(由政府)來選擇科技的贏家和輸家”;

4. 關於加密貨幣條例的爭議成了法案遲遲不能透過的主要原因之一,這讓加密貨幣進入各大主流媒體的頭條,成為大型PR現場,各大媒體必須向讀者先科普加密貨幣是什麼東西才能繼續說明白基礎建設法案被耽擱在了哪兒,這就免費幫加密貨幣教育了大量圈外人,包括這些參與討論和投票的議員本身;

5. 美國政壇很多老人家之前根本不瞭解加密貨幣,這次討論讓他們下狠心學習,具備了一些基礎知識。財產隱私對於這些政客來說是有致命吸引力的,據說在辯論後他們都在悄悄問怎麼實際操作加密貨幣資產;

6. 雖然加密貨幣界沒有最終阻止法案的透過,但是兩位參議員Toomey and Lummis專門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來說明“Broker”只適用於中心化交易所,不適用於去中心化的參與者,參議員們表示一致認可加密貨幣的創新性,不會試圖“Stifle Innovation”(阻礙創新) ;

7. 加密貨幣還成了大國競爭的一部分旗杆效應,參議員Lummis在記者招待會上特別說到“China和其它國家在數字資產上現在遠遠領先於我們,美國不能失去我們在金融創新領域的優勢” (China在記者招待會上被多次提到)。

這個包含模糊Broker定義的法案雖然已在參議院被透過,但是它還要透過眾議院,法案中的語言會有進一步的解讀、釋義和修訂,財政部也會有進一步具體指引,這都存在不確定性。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任何一個政客都無法忽視討論中出現的對於去中心化活動和產品去監管化的訴求,以及打擊加密貨幣界就代表不支援創新和金融自主的政治正確性。從實際執行層面來看,加密貨幣自帶的去中心化體質早就對全球監管提出了挑戰。對於不做KYC的DeFi專案,如何來證明它向美國市場提供了服務呢?

從長期視角來看,這是加密貨幣進入政治舞臺中心的歷史時刻,很多美國加密貨幣追隨者把選擇加密貨幣資產看成是一種投票而不是一種投資,這個事件後,加密貨幣的創新價值觀和它所代表的金融會成為廣泛共識。加密貨幣資產的價值可能就來自於這種共識。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