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EX下幣背後:超量ZWS惹爭端

近期,加密資產交易所bkex正在為一場針對他們的「維權」感到不明所以,「只見維權照片瘋傳網路,但整個所謂的維權發生時,沒有人來找我們提出任何訴求。」bkex相關負責人認為,這是一場惡意策劃的維權,損害了平臺的商譽。

11月23日,近期在社交網路上傳播這些照片的李泰(化名)向蜂巢財經承認,維權事件是他組織的,目的是要求bkex的人出面,退還上幣費用,並返還做市資金。李泰是zws專案的聯合創始人。

至此,一場在今年10月份發酵的交易所和專案方糾紛,藉著此次有意為之的維權事件再次浮出水面,糾紛的雙方是bkex和專案「宙斯全球分散式氣象資料共享系統」zws。

今年10月16日晚,zws首發bkex交易所。該專案也是bkex集團旗下的投資機構幣客資本的被投方。專案交易當日,zws開盤即破發,不到1分鐘的時間裡,從開盤價0.175 usdt左右下挫至0.01 usdt。上線次日即10月17日凌晨,bkex以觸發風控為由下架了zws。

交易所和專案方的糾紛也由此開始。

李泰指稱,bkex「資料砸盤」後「划走」了3萬usdt的做市資金。對於資料砸盤,他更多基於猜測,未能拿出實據。但他提供了bkex划走3萬usdt後的賬戶狀態截圖,想要弄清楚他們到底觸發了bkex的何種風控。

bkex相關負責人否認資料砸盤,並稱投資獲得的zws及上幣費用中涉及的代幣,均沒有賣出,「這個有地址可查。」該交易所梳理並提供了相關資料稱,與專案方掌控地址關聯的多個賬戶賣出zws,從做市賬戶中至少套現超4.9萬usdt,並轉出了交易所。bkex相關負責人表示,這些操作影響了正常的市場交易,觸發風控,因此「凍結」了專案方的做市資金,以待雙方冷靜溝通後處理。

專案方與交易所到底誰割了誰?一些湧入bkex的超量zws留下了蛛絲馬跡。



交易開啟1分鐘內的砸盤


zws/usdt的交易對在bkex上已經無法顯示。北京時間10月17日凌晨1時40分許,該專案在上線bkex交易所僅6個小時後,被下架處理。

對於下架原因,bkex的公告顯示,「因 zws(zeus global distributed weather data shared system)專案方披露的代幣初始流通量與實際流通量出現重大偏差並造成市場價格短時間內持續下跌……」

bkex的公告可以被解讀為,大量的zws充入交易所後砸盤了。砸到了什麼程度?

無論是bkex一方,還是zws專案聯合創始人,他們均表示,代幣在10月16日晚9時開啟交易後,快速跌破了開盤價0.175 usdt。

速度有多快?李泰儲存了當時的一張k線圖,5分鐘線顯示,zws短時跌破了0.05usdt。而bkex方面提供的資料顯示,zws在開盤的2分鐘內,交易價格就下挫到0.01usdt,在交易所做出停止交易的決策前,價格也沒有回到開盤價。

zws在bkex上的短時交易k線(圖自專案方截存)

bkex發出下架公告前,雙方的爭執事實上已經開始了。

幣價在1小時後仍處於低於開盤價的狀態下,bkex做出了兩個動作,一來要求專案方「請儘快補充做市資金」,二來開始排查代幣充值數量。bkex提供了雙方的溝通截圖,其中有一個zws充值資料表。

在bkex詢問專案方「什麼情況」時,李泰在群裡直接表達了怒意,「明天報警」。

李泰的怒意源於兩點。11月23日,事發已經一個多月後,他對蜂巢財經稱,他猜測bkex「資料增發砸盤」。但對於這個猜測,他沒法拿出證據。他警告對方自己要報警,還因交易當日,他發現專案用於市值管理的usdt被bkex「划走了」,「一共3萬usdt,」他說,他曾在當日就要求bkex將這筆做市資金還給他,但對方拒絕了。

破發後,bkex也在尋找誰在砸盤。進入交易平臺的zws實際充值數量最先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一共54筆,總量超過149萬枚,這和之前專案方在上幣申請表中填寫的51萬多枚流通量嚴重不符。」bkex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蜂巢財經採訪時提供了上述上幣申請表,他認為,專案方申報的zws流通量遠超實際的流通量,這是導致幣價下砸的原因。

在此後的zws交易對下架公告中,bkex附上了該幣種的充值資料表供外界下載查詢。這份公開的表格顯示,10月16日18時許至21時57分,也就是bkex開放zws的充值和交易期間,共有54筆zws充入了bkex的地址,共計1498750枚,表中包括充值地址和轉出地址。

對於「資料增發」一說,bkex予以否認,「我們不可能做資料增發,更不可能砸盤,因為bkex集團旗下的投資機構也是zws的投資方,砸盤對我們有什麼好處?而且資本那方面的幣,我們事後也查了,並沒有賣出,這個在地址裡一目瞭然。」bkex的相關負責人表示。



幣客投資款為何進入專案方做市賬戶?


bkex集團旗下投資機構幣客資本投資了zws,這件事李泰也認可。除了幣客資本外,zws官方顯示的資方還包括九鼎資本、安策資本、iost等。

李泰稱,在幣價砸穿開盤價後,他和其他機構投資人都詢問過,幾方均說手裡的代幣沒有賣出。目前,他也在整理地址,以便核查。

zws官網披露的投資機構

「我們投資獲得的zws也沒有賣出。」幣客資本的相關負責人朱先生提供了相關地址表示,為保安全,這部分zws之後轉到了其他地址。蜂巢財經據地址查詢,按照雙方投資協議中約定的代幣數量的確沒有減少。朱先生稱,在交易所下架zws專案後,由於與專案方人員無法獲得有效的溝通,他已經以「合同詐騙」名義報警。

對此,李泰認為,幣客資本投資虧損了,但bkex交易所沒有理由據此划走專案方的做市資金。

實際上,專案方的做市資金中,有一部分是幣客資本投資的那5萬usdt。

據李泰稱,專案方自己拿出來做市值管理的資金一共為10萬usdt,幣客資本投資的5萬usdt後來也被用作了做市資金。其中,自有的10 萬usdt資金中,有8萬打入在bkex開設的做市賬戶,幣客資本的5萬usdt也打進了這個賬戶。自有資金的剩餘2萬usdt,在其他賬戶裡。

也就是說,在bkex上開通的做市賬戶中,共計有13萬usdt的做市資金,其中8萬usdt是專案方自籌資金,另外5萬usdt是投資款。

投資款為何打進做市賬戶?李泰稱,這是bkex交易所要求的,這筆錢直到交易開啟前兩三個小時才實際到賬。

對此,bkex否認了「要求專案方將投資款打到做市賬戶」的說法,其相關負責人提供了查詢資料,他對蜂巢財經稱,專案方在bkex的市值賬戶是10月12日才在其申請下升級為做市賬戶的。在這之前,這個賬戶一直是一個普通賬號,也是投資協議裡對方留下的地址關聯賬號,「就是說,幣客資本打投資款時,是按照合同裡對方提供的地址打的款,並不知道這個地址上的usdt後續會和升級的市值賬戶關聯。」

對於交易所為何「划走」了專案方的做市資金,bkex相關負責人迴應,zws開啟交易價格快速下跌後,平臺風控系統出現預警,風控部門排查充值及交易資料後發現,專案方的一個非bkex地址關聯了市值賬戶及其他多個賬戶,這些賬戶出現了套現市值管理資金的行為。

「其實『划走』並不等於奪走,這是風控部門在當時緊急情況下的圍堵動作,我們最初甚至擔心過有其他人在套利。」上述負責人稱,當時的買賣非常頻繁,速度很快,「一些可疑賬號快速賣出大量zws,換成usdt後,轉出了交易所,我們採取措施後,詢問專案方,想了解情況,但對方直接說要報警,溝通沒能有效地進行下去。」


專案方做市資金「出逃」起紛爭


bkex和zws專案方的糾紛發生後,雙方始終沒有獲得有效的溝通,信任基礎被破壞是最重要的原因。

李泰始終陷在「bkex資料砸盤」的猜測中,自導了一場維權行動,但沒有實現要回錢的目的。而bkex梳理後臺資料發現,zws「超量」湧入bkex,交易所懷疑專案方以賣出代幣的方式套現市值管理資金,「我們有證據可以證明,專案方違反了上幣合同約定。」

bkex向蜂巢財經提供了交易資料,其中一個尾號為b12的erc-20代幣地址被該交易所指為專案方控制的外部地址。

據上述資料顯示,b12地址在10月16日bkex開放zws的充值和交易後,向7個bkex地址分別轉入了不同數量zws代幣,合計共488422 枚zws;這7個地址關聯了7個bkex的個人賬戶,另有一個為專案方的做市資金賬戶;而這7個賬戶在zws上線1小時內,出售了338066枚zws,將市值資金套利為49273.43usdt後,轉出了bkex。

bkex梳理的可疑賬戶套現資料

將尾號「b12」的地址判斷為專案方的地址,依據何來?

bkex相關負責人稱,在代幣上線前,zws透過平臺進行過一次私募,專案方提出拿4000usdt額度的代幣,分發給專案方社羣的80個投資者。每個投資者的額度是50usdt,這些私募款最終打到了專案方的賬戶中;而相應的代幣是透過bkex平臺分發的,但這些社羣私募幣來自專案方,「這些幣就是透過b12這個地址打給平臺,之前還有過一次運營活動空投,空投幣也是從b12這個地址轉進交易所的,交易所同樣代為分發,所以我們肯定這是專案方的地址。」

「這只是我們能查到的屬於專案方的一個地址,這一個地址打進bkex的幣量(574867)就已經超過了專案方當初披露的流通量(51萬多枚),不排除還有其他專案方地址往bkex充入了大量的幣。」上述負責人稱。

李泰承認,b12尾號的地址是專案方的,他也承認套現了3萬usdt左右的市值資金,但他堅稱,並沒有砸盤,「我們當時是使勁在護盤,但砸得太厲害,所以為了做市資金安全,套出去了一部分。而且做市資金本來就屬於我們的,憑什麼划走?」

對此,bkex相關負責人迴應,平臺從沒有要奪走專案方市值管理資金的意圖,「做市資金本身就是為了維護盤面健康的,套利並轉走做市資金,這就不是想要好好在bkex上幣交易的狀態。」他指出,專案方套走做市資金的行為,最終會損害平臺使用者的利益,「盤面繼續下跌,專案方不維護,交易所如果再不做反應,買入使用者將會持續虧損,所以我們後來下架了代幣。」

上述負責人還表示,專案方和他們籤的上幣合同裡明確約定了不能破發,且市值資金在一定期限內禁止提現。他認為,專案方先違約了。

在李泰提供的bkex和zws專案上線合作協議中,的確上述條款,還有一項備註,「市值資金在專案上線後1個月內禁止提現」。bkex也認可了這份協議的真實性。但至於如果專案方違約後,交易所能否凍結或划走做市資金這類風控舉措,協議中沒有具體體現。

李泰透露,此前還曾有一版協議,裡面有一些「凍結」事項的條款,他有疑慮,沒有同意簽訂,後來才有了這版最終簽訂的協議。bkex一方也表示,為了合作能推進下去,他們充分尊重了對方的顧慮,協調後達成共識,最終以這版合同為準,「沒想到是給我們埋了雷。」

那份沒能達成共識的協議裡,或許有對風險制約的相關舉措。但如今,不利的風險真正發生時,陷入糾紛的雙方被推進對彼此都不利的景況。

李泰稱,他現在面臨社羣投資者維權,這也是他向bkex索要資金的原因。

又投資、又上幣的bkex方面也表示「虧慘了」。其相關負責人稱,下架代幣後,他們對二級市場買入虧損的投資者進行了賠付,「還不止這些,交易前,專案提供給社羣私募的那部分代幣,因為是透過bkex發放的,投資者付的usdt到了專案方的口袋,拿到幣的是專案方的社羣投資者,但最終賠償的是我們,因為這些人註冊的是bkex的賬戶,某種程度來說,也是我們的使用者。」

雙方糾紛持續,但始終沒能實現良性溝通。李泰的目的明確,「就是還給我本應屬於我的錢。」而bkex則表示,需要先釐清到底是誰來bkex砸了盤,「事實搞清楚,再梳理責任不遲,但上來就拉橫幅,搞抹黑,這還怎麼談?」

李泰和bkex方面也都出現過同一個疑慮:是不是另有其他持幣者從中漁利?想要弄清這一點,雙方面對面核查或許才是更為理性的解決方式。



你認為交易所和專案方誰割了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