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倫敦升級”會給波卡生態發展帶來怎樣的影響?

買賣虛擬貨幣

背景

最近Crypto圈子內備受熱議的幾個話題中,除了NFT和元宇宙,另外一件事要非“以太坊倫敦升級”莫屬,作為以太坊邁向更易使用的重要一步,倫敦硬分叉本質是調整以太坊網路gas費用的EIP-1559升級,以應對使用者使用中日益增長的礦工費(目標如此)。

我們暫且不談目前以太坊網路的使用成本是否降低,但從另一組資料我們可以看出更有意思的東西,即自以太坊EIP-1559升級以來,截止撰寫本文時以太坊已經燃燒超過25000枚ETH(資料來源於ultrasound.money)。

按照目前的燃燒速度發展下去,2021年預計將有80萬至240萬ETH被銷燬,每分鐘有接近2.5個ETH被燃燒,這聽起來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數字,畢竟每銷燬一個ETH,就意味著市面流通的ETH減少一個,正因如此,一些粉絲開始急呼,“#ETH TO THE MONN”。

從字面上我們判斷這樣的說法是有支撐的,畢竟經濟學的供需原理實在容易理解,但作為一個冷靜的觀察者我們不得不回到一個客觀的角度來看待倫敦升級可能帶來的影響。

與此同時,我們也需要從生態發展的基本面來看待以太坊的這次升級,以及作為“同門師兄弟”的波卡又是否會受此影響,以下是我們的觀察和思考,供大家瞭解。

以太坊倫敦升級是什麼?

作為開啟了智慧合約,為DeFi和NFT的出現奠定了基礎的以太坊隨著區塊鏈技術應用落地,日漸蓬勃發展。然而任何事物都是動態變化中的,如果是一灘死水毫無波瀾必將被時代所拋棄。

基於此,以太坊也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升級,對其效能進行最佳化,讓其更加的符合時代的需求。每一次以太坊升級都會給整個加密領域帶來重大的影響,這一次備受外界矚目的倫敦升級也不例外。

本次升級可謂一波三折,先是礦工群體的聯合示威反對,再是實施兩週前發現的漏洞,讓本次倫敦升級顯得有些倉促,可實際上以太坊倫敦升級已經前後準備了三年(以EIP-1559的首次提出作為起點)。

歷史的走向不會被逆轉,以太坊向著ETH2.0時代又近了一步,以太坊PoS的時代也即將來臨。

那麼本次倫敦升級到底做了些什麼?本次倫敦升級雖然也是硬分叉升級,但是並沒有產生新的Token,更新僅針對以太坊節點和客戶端。

主要包含了五個重要的的社羣提案:(1)手續費改進方案EIP-1559;(2)BASEFEE操作嗎EIP-3198;(3)降低Gas費退款的EIP-3529;(4)拒絕以0xEF位元組開頭的新合約的EIP-3541;(5)將難度炸彈延遲至2021年12月1日的EIP-3554。

下面我們將對其進行一一的拆解。

1

EIP-1559

EIP-1559 實施後,Gas 手續費會作為一種基礎費用(basefee)傳送給網路本身並進行銷燬,使用者只需要付給礦工一定數量的小費,這項提案取消了Gas費的拍賣系統,從而改變了整個生態系統的交易模式。

基礎費用將根據網路當前的使用率動態調節,該部分直接被銷燬。基本邏輯是當以太坊的區塊使用率超過50%時,基礎費用將增加;當區塊使用率低於50%時,基礎費用將降低,基礎費用將在小範圍內波動。

EIP-1559明確了三件事情:

(1)將以太坊的費用和去中心化應用程式協議本身明確的聯絡起來;

(2)消除了自由市場Gas費的不確定性,減少了交易等待時間。

(3)增加一種類似於比特幣的供應有限的說法。

具體來說,現有的以太坊太不好用了,因為每次轉賬所需要的Gas費是以價高優先的密封一口價拍賣模式,對於使用以太坊網路的使用者來說,經常會遇到預估不準Gas Price,而導致所他所發起的轉賬一直處於待定狀態(pending)。如果沒有取消交易就只能乾等著了,一來二去頗花時間和精力不說,還會支付出更多的Gas費,整個網路時常是Gas費居高不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現有的Gas費機制的問題。甚至還可能會因為操作不當而出現支付了天價的Gas費的情況(轉賬金額跟Gas費寫錯了,結果轉賬的金額才0.01ETH,但是Gas費卻支付了10ETH)。

所以EIP-1559的核心目的就是改善這種情況,大幅提高交易效率,並且讓使用者體驗的更好。使用者再轉賬時,有基礎費率作為參考價,然後自己再酌情新增小費(Tips),便可以完成交易,省錢又省心。另一方面,使用者也不用擔心再弄出天價Gas費了,只需要設定自己願意支付的最高額度就可以獲得交易的收錄打包即可。

簡單的理解就是EIP-1559提案最佳化了交易費用的構成,有利於廣泛的普通使用者和開發者。但是從某種程度上損害了礦工的利益。因為Gas費作為礦工重要收入的一部分,在倫敦升級之後僅剩小費。

這意味著什麼?雖然以太坊並沒有因此而擴容,Gas費也仍然是動態的。在網路擁堵的時候,gas可能還是會很高,但是其實際的費用是可靠並且可預測的,而這為Layer2提供了更好的發展環境。

同時眾所周知,每建立一個新的區塊,就會產生兩個新的以太坊通證,帶來了一定程度上的通脹,而這也引起了投資者的擔擾,因為高通脹率的背後是融資風險的增加。

我們在上文介紹中提到,EIP-1559提案實施之後,使用者支付的Gas中的basefee將傳送給網路本身銷燬,並永久地從以太的總迴圈效應中移除。也就是說會抵消大部分的通脹,並確保了礦工不會為了獲得更多的激勵,人為地堵塞網路。

實施EIP-1559,可以使得以太坊和比特幣的通脹率基本持平。而這也鼓舞了更多的個人和機構投資者加入以太坊生態系統的熱情。

從短期來看,EIP-1559確實損害了礦工的利益,但是從長期來看,EIP-1559有利於以太坊生態系統的長久發展。

2

EIP-3198

那麼EIP-3198是什麼?

我們可以簡單的認為EIP-3198是為了EIP-1559而設計的,它透過新增了一個BaseFee操作碼,返回交易所在區塊執行交易時的基本費用,智慧合約可以在鏈上對這個值進行訪問。

這樣確保了BaseFee費的可靠性,有利於欺詐證明的驗證。同時由於其可訪問的特性,為去中心化gas費衍生品的出現提供了條件,進一步豐富了DeFi的生態系統。EIP-3198是減少EIP-1559漏洞的重要組成部分。

3

EIP-3529

而EIP-3529取消了操作碼selfdestruct的Gas返還,並減少了操作碼sstore的Gas返還,也就是減少了以太坊Gas退款,我們怎麼來理解這件事呢?

首先Gas返還的初衷是為了激勵開發者在可能的情況下清除狀態。然而實際上這導致了開發者為了獲取更多的激勵而創造了Gas Token,導致了狀態規模的增加。

同時EIP-1559帶來了額外的區塊大小差異,而Gas返還從50%降低到20%,可以對其進行一部分的抵消。減輕了節點受到的網路傳輸壓力,穩定其去中心化的能力和安全性。

4

EIP-3541

與針對Gas費進行改進的EIP-1559、EIP-3198、EIP-3529不同,EIP-3541拒絕以0xEF位元組開頭的新地址似乎只是一個簡單的變更,可實際上EIP-3541也具有著重要的意義。

這份提案將使得以0xEF位元組開頭的新合約無法部署,而不會影響現有的合約,為未來EIP-3540更加廣泛的EVM改進提議奠定了基礎。

EIP-3540引入了“一種用於EVM的可擴充套件、版本化,在部署時進行驗證的“可以更好的分離程式碼和資料的模式,縮短了客戶端執行驗證的時間,對Layer2的程式碼驗證、多位元組操作碼等多個方面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然而EIP-3540與以0xEF位元組開頭的合約並不匹配,以0xEF位元組開頭的合約只能作為被與EIP-3540語義相符的智慧合約識別的方式而保留。所以拒絕以0xEF位元組開頭的新合約對於EVM整體最佳化是具有積極的意義的。

EIP-3541提案的實施也讓使用者看到了EVM改善的曙光。

5

EIP-3554

眾所周知,難度炸彈是以太坊引入的一種機制,即隨著挖礦難度增加,在以太坊塊鏈上挖一個新區塊所需的時間會隨之增加。從而人為減慢以太坊的發行速度,這是為了以太坊向PoS權益證明機制演算法轉變而設計的。

在以太坊由PoW工作證明轉變為PoS權益證明時,礦工的行為會被凍結,然而由於這樣的過渡還沒準備好,以太坊選擇了對其延遲。

實質上在過去已經經歷過了大都會(EIP-649)、君士坦丁堡 (EIP-1234) 和穆爾冰川 (EIP-2384)三次長時間的延遲,本次以太坊的核心開發者選擇了較短時間的延遲,僅僅是將時間延遲到了2021年12月,也可以說明共識機制的過渡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就可以看到權益證明的過渡。

以太坊倫敦升級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難得我們能看到以太坊這樣如此知名的專案修改經濟模型,其實修改經濟模型也不是首次出現,由於EIP-1559早在幾年前就先提出,並且EIP-1559所解決的問題也確實是許多專案也要面對的問題:交易效率低下,礦工舞弊問題。

於是,去年10月份左右,Filecoin也依據ETH的EIP-1559,將其進行小幅調整之後,最終將EIP-1559納入到了Filecoin上。

Filecoin上線EIP-1559後已經有十個月左右了,EIP-1559對Filecoin帶來了怎樣的效果,我們可以作為參考來看看以太坊倫敦升級後可能會達到怎樣的效果。

首先確實會帶來手續費率的波動,而有了基礎費率作指導,所有參與者對於進行轉賬時所花多少轉賬費心裡就更有底氣了。Filecoin的創始人Juan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Filecoin 中的EIP-1559》來表達Filecoin上EIP-1559的執行效果。

EIP-1559具有許多令人稱讚的特性與Filecoin的設計考慮相一致:

效率。EIP-1559概述了一種更有效的Gas設定和核算模式。

使用者體驗。估算和費用設定相對來說比進行首價拍賣要簡單。

關鍵訊息的吞吐量。Filecoin中的WindowPost訊息處理時間十分緊迫,因此必須以一種可以解決擁堵問題的強大支援方式進行處理。EIP-1559為此類訊息提供了更高的可靠性和吞吐量。

獎勵交易網路。整個網路承擔著處理交易的成本,所以應該得到相應的補償。

而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清楚地分辨ETH與Filecoin兩者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兩者處理的主體上是不同的,Filecoin對於Gas主要是針對“儲存+計算”的一些證明方法上,ETH主要是交易層面的資訊。

那麼實際ETH會有什麼效果呢?

這是一張知名業內大V神魚截下來的圖,顯示單個區塊燃燒的ETH已經達到4、5個之多,超過了單個區塊產生2-3個ETH的發行速度了,所以,從數值上來看確實會有通縮的效果。

這張圖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地方,就是Base Fee,也就是基礎費用,也達到了200-300GWei,所以,從實際情況來看,ETH的這次倫敦升級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高Gas費的情況。當遇到需求高峰的時候,比如NFT密集發行期間,或者DeFi火爆期間,Gas費還是會受到供需的影響,而使得基礎費用也被推高。

當然,需求不旺盛的時候燃燒的ETH並沒有超過發行量,基礎費用也不是特別高。

所以,綜上,以太坊此次的升級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高Gas費的問題,但是另一方面,考慮到現有的以太坊還是PoW共識機制,在之後轉到PoS共識機制後,以太坊的通脹率會進一步降低,結合EIP-1559的燃燒效果,以太坊的通縮將是可以預期會發生的事。

也由此,因為以太坊的通縮,許多業內知名人士都開始關注一個點,以太坊的市值是否會超越比特幣,比如BitMEX創始人Arthur Hayes就撰文表示探討以太坊市值超越比特幣的可能性,高盛則是在5月就釋出了報告,說以太坊是最具“實際使用潛力”的區塊鏈,市值有望超越比特幣,Pantera Capital創始人Dan Morehead 接受採訪時就表示,即將到來的倫敦升級將幫助以太坊趕超比特幣,使以太坊更像一種固定資產。

但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些都是基於當下發展的揣測,未來以太坊是否能達到大家的預期,依然有待觀察。

此次以太坊升級

會對波卡生態帶來什麼影響?

根據以太坊這次的倫敦升級,我們看到了不同利益主體之間的博弈,也看到了最後呈現的效果,這對於波卡及其生態的發展也有諸多啟示。另外,我們也可以透過了解其前因後果,挖掘出對波卡生態有益的方面進行總結和吸收。

1

以太坊的升級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此處以太坊倫敦升級中,以EIP-1559最為耀眼,但是EIP-1559本身的出發點就不是為了真正解決Gas費高而提出的,同時實際情況也體現出,它並不能真正解決Gas費高的問題。因為儘管修改了Gas費的定價機制,但是其高低依然與市場供需關係掛鉤,隨著NFT和DeFi的持續火爆,依然會使得Gas費居高不下。

真正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還是在擴容上,這還是得等到ETH從PoW的共識機制轉換到PoS上才能根本性的解決這個問題。

所以,儘管這是一次重大的升級,但是,ETH仍然沒有解決根本性問題。反觀波卡,本身就是NPoS的共識機制,目前來看,它天然就沒有效能和高Gas費這方面的困擾,不過,以太坊這種調整經濟模型的思路還是可以借鑑的。

2

見證了治理的威力

其實從邏輯上講,以太坊的升級有種強行推行的意味,因為這是在損害礦工們利益前提下的一次升級,而且改動的還是最重要的經濟模型,但是在“為了讓以太坊變得更好”這杆大旗之下,最終還是以治理的方式透過了這次重大的修改。

這也讓我們見證了一次治理的威力,這意味著當出現一些專案有困難的時候,可以透過治理的方式,哪怕損害部分人的重要利益,也能推動專案朝好的一方面發展。

怎麼理解呢?以波卡來說,儘管波卡相比於以太坊的舊城改造來說,它算是新城建設,在設計之初就規避了許多以太坊的現有問題。但是,我們不可能把任何事情想得都十分完美,波卡也一定會有在執行過程中,發現一些重要問題或者缺陷的情況。

所以,如果真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也不用太緊張說波卡不行什麼的,因為可以透過治理的方式,來調整波卡的引數,或者新增新的功能,不斷地改進。畢竟,以太坊可是會連最重要的經濟模型和共識機制都要大變樣的,所以,波卡出現問題時,透過治理來進化就好了,何況波卡還有Runtime(無需硬分叉的升級)。

3

通脹確實是個問題,但......

從此次以太坊倫敦升級中EIP-1559提案設計了會將基礎費用燃燒掉,這可以為以太坊帶來通縮的屬性,結合實際跑出來的資料,確實從理論上是可以達到通縮的。眾多行業大V也紛紛對於以太坊由原有的通脹轉變為通縮之後,而對以太坊大加讚賞,十分看好其前景。

其實關於這次以太坊升級中,將基礎費用燃燒掉這個做法還有一些小討論,其中一個討論便是將這部分基礎費用返還給DApp開發者,這樣可以進一步激勵從業者參與到以太坊的建設中。而這樣的思路,其實在波卡生態中就已經有專案如此考慮了。

Astar(原Plasm)就定位為一個DApp的中心,其經濟模型中就設計了將一部分轉賬費分配給DApp的參與者,讓所有DApp開發者與Astar一起共建共享,享受整個生態發展的紅利。

而關於將一部分Gas費用於生態建設部分,波卡則是早已經踐行多時了,因為波卡創始人Gavin博士深知一個生態的建設是時間+資金推動的,生態建設一定需要資金支援。而波卡的生態又不能只靠募集的資金作為支援,所以,他巧妙地將一個生態發展所需的資金設計到了波卡本身的經濟模型中,這也就是波卡的財政庫或者叫國庫(Treasury)機制。

當然,波卡是NPoS的共識機制,每年會通脹10%左右,但是這部分通脹的資金並不會完全給到參與Staking的人,剩餘的部分會連同一部分交易費用和節點的懲罰,三部分的資金匯聚起來作為波卡的國庫(Treasury)。

由於機制上的設計,使得只要波卡正常執行,波卡國庫的資金就會源源不斷地積累起來。而波卡的國庫由波卡的議會管理,其中持有的資金可以透過制定支出提案透過治理的方式決定是否進行支出,以此可以為波卡生態做出貢獻的專案或組織提供資金上的支援。國庫每24天為一個預算期,如果國庫結束一個預算期而沒有花光所有的資金,它的一部分資金就會被燒掉——從而造成通貨緊縮的壓力,該百分比目前在波卡上為 1%。

所以,波卡在機制上就已經走在以太坊前面了,不僅考慮到將資金收集起來激勵生態,還考慮到燃燒掉一部分引發帶來一定的通縮,但也有人說,波卡10%的通脹太高了,但反過來說只燃燒1%根本無濟於事。

其實,通脹並不是有百害而無一利,適當的通脹也是有利於經濟體的發展的,現在高速發展的各國都是會有適度的通脹。另一方面,退一萬步講,如果以後真的是波卡在通脹方面引發了比較大的情緒,還可以透過治理調整引數,比如降低通脹率又或者提高燃燒的比率,這好比央行加息與降息一樣,為了生態發展的需要進行適度的調整,靜態的框架+動態的細微調整才是比較合理的一種生態發展方式。

所以,通脹確實是個問題,但問題不大。

後記

當我們寫完這篇文章時,以太坊已經又燃燒了數千枚ETH,來到了30000枚,這樣的資料就像空腹肚子聞到了肉香一般,總會有一種對即將進入腹中美食的各種想象,而這大概也是所謂價值的力量,畢竟需要我們熬過這段“空腹期”。

但另一方面,我們不得不正視一個問題,在以太坊升級到ETH2.0的道路上,究竟還會有怎樣的困難和糾紛我們不得而知,畢竟在“舊城改造”這事上,以太坊還有一段漫長的路需要走過去,當然,我們也會抱著最好的祝願一路相隨。

而對於波卡這樣“新城建設”的專案,我們依然懷揣了更多的希冀,至少沒有硬分叉(倫敦升級前人們還擔憂以太坊會發生硬分叉)這一個點已經令人欣喜,至於生態發展,我們相信絕非一朝一夕,也需要像以太坊這樣度過一段潛伏期,而作為波卡生態的觀察者,我們同樣如影隨形,共同見證這條漫漫長路……

以太坊在燃燒,波卡也在燃燒,一個是燒掉過去的陳舊,另一個是燒起未來的聖火。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