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紐約時報》作者換上企鵝 NFT ,頭像藝術又將引爆市場嗎?

買賣虛擬貨幣

這幾天的 NFT 頭像市場中,Pudgy Penguins 是絕對龍頭,二級市場交易量突飛猛進,推特上企鵝頭像越來越多,價格水漲船高。甚至還有另一個 Party Penguins 加入了「企鵝大戰」,要與 Pudgy Penguins 爭奪企鵝領地。

NFT 頭像的發展應該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曾經將自己的專欄做成 NFT 並拍賣出 350 枚 ETH 的《紐約時報》作者 Kevin Roose 也被吸引進了企鵝社羣,拿到了兩枚小胖企鵝的 NFT 頭像。

也許和許多人一樣,在沒有 NFT 頭像前,他不能理解為什麼 NFT 頭像的價值。但當擁有小企鵝的頭像後,這枚頭像,在推著他走進社羣,感受社羣的力量。

他在《紐約時報》上記錄了自己對 NFT 頭像的理解,律動 BlockBeats 帶大家體驗一下他的感受。

本週早些時候,我被企鵝「襲擊」了。

當然不是真的企鵝,是一個叫 Pudgy Penguins 的專案,推特上有一群以這種卡通企鵝做頭像的賬號,諸如「歡迎來到企鵝俱樂部」、「享受聚會」這樣的詞眼撲面而來。戴墨鏡的企鵝、戴闊邊帽的企鵝、戴領結的企鵝、戴莫霍克的企鵝遍地,幾十只企鵝擴大到了幾百只。很快,我身邊都是這種球狀喙嘴生物,所有人都在祝賀我。

我做了什麼能配得上他們的熱烈歡迎?嗯,幾分鐘前,我獲得了一隻 Pudgy Penguins 企鵝,意味著我擁有了網際網路上最神奇的新身份。

幾個月來,加密貨幣痴迷者一直在談論「社羣 NFT」,這是一種數字收藏品,結合了加密貨幣的快速致富吸引力和鄉村俱樂部會員資格的排他性。

如果你對 NFT 有所瞭解,你可能知道它們是獨一無二的數字代幣,託管在以太坊區塊鏈上,對應的是數字資產,例如 NBA 的精彩影片,或一段數字藝術。那些高價值 NFT 吸引買家的邏輯,和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一樣,比如我今年用 NFT的形式以超過 500,000 美元的價格出售的專欄,因為,全球只有一枚。

相比之下,社羣 NFT 是團體專案。它們以一組獨特但主題相關的影象釋出,可以單獨購買和出售。擁有社羣 NFT 通常會讓使你擁有某些權力,比如共享 Discord 伺服器的會員資格,或訪問私人 Telegram 頻道。(不過,最好的地方就是把你的社交媒體個人資料照片改成你的 NFT,讓別人知道,你是社羣一員。)

我決定加入 Pudgy Penguins 社羣,因為……好吧,現在是八月,我很無聊。但我也想探索一下。多年來,技術專家們一直在預測「元宇宙」的興起,這是一個包羅永珍的數字世界,最終將擁有自己的身份、社羣和治理形式。Facebook CEO 馬克·扎克伯格最近表示,Facebook 將轉向成為一家「元宇宙公司」。Fortnite 的開發商 Epic Games 也在元宇宙上押下重注,籌集了 10 億美元來打造自己的數字現實版本。

元宇宙愛好者相信,人們的數字身份最終會變得和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自我一樣有意義,我們也會相應地產生消費。他們預測,在元宇宙中,我們不會將藝術品放在我們家的牆上,而是將 NFT 放在我們的虛擬 Zoom 背景中。我們不會購買新衣服,而是為我們的 VR 虛擬形象揮霍面板。

Pudgy Penguins 和類似的 NFT 專案在押注這個數字化的未來。

「我向我的家人和朋友描述 NFT 時會說,就像人們購買 Supreme 的衣服,或者買勞力士,」Pudgy Penguins 的創始人之一,23 歲的 Clayton Patterson 在接受採訪時告訴我。「有很多方法可以告訴人們你很富有,但實際上很多東西可以偽造的。有了 NFT,你就無法偽造它。」

Mr. Patterson 的網名是「mrtubby」,他是中佛羅里達大學的一名電腦科學專業的學生。今年夏天,在看到其他社羣 NFT 興起後,他和三個同學一起創辦了 Pudgy Penguins。他們選擇企鵝作為他們的主題,因為企鵝接受度高,他們決定使用一種演算法生成 8,888 只具有不同服裝、面部表情和配飾組合的獨特企鵝。

「小胖企鵝有巨大的 MeMe 潛力,我們決定順其自然。」帕特森先生說。

第一個凝聚了一個社羣的 NFT 專案是 CryptoPunks,這個專案由 1 萬個畫素頭像組成,誕生於 2017 年。它們在之後演變成了一種奢侈的身份象徵,單個 NFT 的售價有的高達數百萬美元,併為其他 NFT 社羣的發展鋪平了道路。在之後誕生的還有 Bored Ape Yacht Club,這個專案由 1 萬個猿猴頭像組成,現在每隻售價高達 4.5 萬美元。

Mr. Patterson 和他的聯合創始人希望 Pudgy Penguins 最終能加入到 NFT 的萬神殿中。據 NFT 銷售資料分析網站 NFT Stats 的資料顯示,Pudgy Penguins 發售時在 20 分鐘內就全部售罄,總成交額超過 2500 萬美元。在本週早些時候,Pudgy Penguins 就已經買到了幾千美元一隻,而那些具有不同背景顏色或金牌的罕見特徵的 Pudgy Penguins 可以賣出更高的價格。成交價最高的是第 6873 號 Pudgy Penguin,高達 46.9 萬美元。

我在星期二給 Mr. Patterson 發了資訊,問他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我既能得到自己的 Pudgy Penguin 又不至於傾家蕩產。(很遺憾,《紐約時報》並不會為我報銷購買一張企鵝圖片的費用。)

「等一等,我來幫你。」他回覆道。

幾分鐘後,第 3166 和 5763 號 Pudgy Penguins 出現在了我的加密錢包中。一隻企鵝戴著草帽和太陽鏡,另一隻企鵝戴著印有冰屋圖案的棒球帽,並穿著一件夾克。帕特森先生說它們是一份禮物,以表達對我願意深入社羣瞭解情況的感激。(不過由於我實在不好意思接受這兩件禮物,在本專欄發表後,我將把我的小企鵝送回給 Mr. Patterson)。

然後我加入了 Pudgy Penguin Discord 頻道,在那裡我受到了一群企鵝的歡迎,他們看到我都很興奮,尤其是他們認為得到《紐約時報》的關注會提高他們自己的企鵝的價值。(在我收到這兩個 jpeg 檔案後,我收到了高達數千美元的報價。)Pudgy Penguins 的創作團隊在每次有企鵝成交時都會拿到版稅收入,但其他所有者只有在以高於他們支付的價格轉售企鵝時才能獲利。

和其他加密社羣一樣,Pudgy Penguin 的主人們已經形成了他們自己的語言和習俗。企鵝被叫做「pengus」,主人被叫做「huddlers」,「Tufts」是指稀有的、更貴的、不戴帽子的企鵝,而「Floor」是指那些更便宜、常見的品種。

幾位 Pudgy Penguin 的主人告訴我,雖然他們希望在企鵝價格不斷上漲的情況下實現盈利,但他們大多認為這更像是一個社交的機會。Pudgy Penguins 的持有人數超過了 4000 人,其其 Discord 頻道(你沒有企鵝也可以加入)是一個活躍的社羣,人們會討論關於企鵝的迷因文化、為每一筆新的成交而歡呼,並會一起想辦法讓更多加密世界的名人加入這個俱樂部。(週二,Reddit 的創始人之一 Alexis Ohanian 在 Twitter 上展示了他新購買的 Pudgy Penguin,這讓這個社羣得到了更廣泛的關注。)

來自皇后區的 Pudgy Penguins 持有者、29 歲的 Christopher Aumuller 說:「社羣裡的人都很好,」他說,「每個人都活力四射地聊著企鵝。」

加密貨幣企業家和投資者 Tiffany Zhong 說,Pudgy Penguin 的部分吸引力在於其他流行的 NFT 已經變得過於昂貴。

「普通消費者已經買不起那些專案了。」她說,「因此,每一個來到 NFT 領域的人都在企圖尋找著下一個可以爆發的專案。」

對圈外人來說,Pudgy Penguins 看起來毫無意義,的確,從某些角度來看它們確實如此。不過我並不會因此貶低他們,原因與我也並不太在意推特和 Ins 上的大 V 一樣。人類是追求地位的動物,總是在尋找不同的方法來提升自己的地位。網際網路的第一次迭代傾向於地位的無差別話,或者至少讓人們的身份難以被辨別,就像人們常說的:「在網際網路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但更加創新的技術,比如 NFT,開始嘗試讓人們的社會地位得到更明顯地體現。

Not Boring 部落格的作者 Packy McCormick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律動翻譯:《為什麼 NFT 頭像能這麼貴?動物頭像席捲幣圈》)中提到,NFT 社羣就像是一個社交網路,因為它們讓人們獲得社會地位並和其他人聯絡,此外還具有潛在的盈利機會。

Mr. McCormick 寫道:「當你把金錢、地位和社羣結合起來時,就會凝聚起強大的力量。」

的確,如果這股熱潮過去,購買 Pudgy Penguins 或其他 NFT 的人最終可能會損失大量資金。但也確實如此,就像 Reddit 網友們推高 GameStop 和 AMC 的價格一樣,這些專案的粉絲似乎並不介意這些風險。(事實上,有些時候整個網際網路只剩下 NFT 交易員和迷因幣投機者還在找著樂子。)

雖然我個人不會把我的退休資金投資在 Pudgy Penguins 身上,但我發現最常見的反對理由相當沒有說服力。

NFT 對環境有害?的確有害。執行以太坊區塊鏈需要大量的算力和能源,而 NFT 交易肯定會加重網路的碳排放。但與整個加密市場相比,它們只佔很小的一部分,與每天發生的數十萬筆常規比特幣和以太坊交易相比,它們對環境的影響只是九牛一毛。

它們是有錢人的玩物,把本應花在更合理的地方的錢浪費了嗎?當然,但超跑和奢侈品包也同樣如此。

人們以美國年收入中位數的許多倍購買和出售區塊鏈收藏品,這符合常理嗎?也許吧,但至少他們沒有傷害任何人。(這麼說吧,在我看來,一個年輕的、大部分是男性的沉迷網路的群體在業餘時間做的最無害的事情之一就是交易卡通企鵝的圖片。)

而關於這些形成了社羣的 NFT,人們能想到的最壞的情況是,他們在鼓勵人們為虛擬收藏品支付過高的費用時,泡沫破裂後會有無數人跌得頭破血流。

我和加密貨幣企業家 Zhong 女士說,我仍然對 Pudgy Penguins 的吸引力感到困惑,我依舊認為它除了吸引注意力之外似乎沒有什麼用途。

「其實大家都一知半解。」她說,「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這有趣極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