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有哪些社會價值?已在多個領域落地應用

買賣虛擬貨幣

原標題/《NFT 有哪些社會價值?》

當前,很多人會將 NFT 與藝術、金融等其他看似遠離日常生活的事物聯絡起來。NFT 看似離我們很遠,但其實,也離我們很近。在可預見的未來,NFT 或許會有更多 “現實世界” 的功能和價值。

NFT 的社會用例

1. 購買和出售藝術品

NFT 在數字藝術品買賣和所有權方面發揮了較大的作用。我們都知道,實物藝術品的所有權通常是透過所有者實際持有而證明。如果是古代或高價值的藝術品,該作品可能有一份實物檔案(稱為 "出處"),顯示誰在什麼時候擁有該藝術品以及它是如何轉手的。然而,一些藝術品市場魚龍混雜,很多藝術品愛好者一是無法辨別藝術品真假,二是無法以合適的價格進行購買,有些平臺透過將藝術品實物配以 NFT 所有權憑證,可以更好地實現實物藝術品的流通和版權歸屬問題。

相比較於實物藝術品,NFT 在數字藝術品中的應用和價值更加廣泛和深入。智慧財產權保護並不適合所有權和財產轉移的方式。透過將數字商品與區塊鏈開發上的特定點聯絡起來,NFT 本質上創造了一個與藝術品本身相關的不可改變的數字出處。這讓收藏家以一種新的方式擁有數字藝術,同時也允許藝術家以一種新的方式出售數字藝術。

2. 證明獎盃和稀有商品的真實性

2020年,第一個 WebXR 獎以 NFT 的形式 “交付“ 給了接受者。雖然物理上不是一個可觸控的獎盃,但這種獎項的設計可以作為一個三維的數字工藝品來作更多的延伸。雖然任何人都可以提交和上傳 XR 獎的圖片,但只有真正的獲獎者才能透過 NFT 地址和錢包向所有人證明他們獲得了這個榮譽。

如今幾乎大部分的獎狀和獎盃都是實物的,獲獎的人需要透過實地到達或郵寄的方式拿到獎盃。然而,空間和地理的侷限性或許會影響獲獎人到場領獎。例如,疫情期間,跨國領獎並不是非常現實。隨著全球化和數字化的發展,會有越來越多的比賽或提名出現。那麼,如果機構透過官方傳送 NFT 獎盃,且鏈上可溯源,並透過 NFT 錢包向大眾展示。不僅解決了異地領取獎盃問題,還一併解決了獎盃真實性查驗問題,例如獎項造假等。

獎盃和 NFT 屬性十分一致,限量,稀有。類似的應用機會數不勝數,如文憑,甚至財產。這些想法也有希望與 “智慧合約” 的發展聯絡起來,區塊鏈支援的協議可以促進個人之間的交易,不再像過去需要第三方的參與。

3.在數字複製的時代保護稀缺性

人們在理解 NFT 的價值時,常常會遇到一個難以理解的事實:在 NFT 出售後,NFT 所代表的影象或數字工藝品仍可公開獲得。然而,情況並非總是如此。最近爆火的 The Bored Ape Yacht Club 結合了 NFT + 潮玩品牌的方式,讓 NFT 的稀缺性成為品牌宣發的渠道和特點,或許,這能夠成為社會上一些默默無聞的小品牌訴說自己故事和品牌理念的順風車。

此外,Byte Agency 和 Dept Apparel 此前出售了一件虛擬外套的 NFT。當買家收到NFT時,他們也收到了允許他們在 Snapchat 上 “穿” 這件外套的檔案。現在還有一些 NFT 發行商,可以讓擁有 NFT 收藏品的人們進行二次創作,比如發行周邊等,這就保持了原始購買的稀缺性和價值。

4.虛擬物品的可證明屬性

NFT 透過創造 “價值網際網路” 來改變網際網路。我們從來沒有能夠真正擁有我們的網際網路原生數字物品,但現在我們可以。人們擁有的大多數物品在物理世界中都有價值,但人們很少在虛擬世界中擁有有價值的物品。在區塊鏈發明之初,人們終於可以擁有自己的 FT。透過NFTs,人們可以擁有自己的虛擬物品。

如果你是一個遊戲玩家,或許你在你最喜歡的遊戲角色中投入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其實,遊戲資產背後都承載著物質價值。稀有物品的高昂價格並沒有辦法證明其稀缺性,換句話說,你並不知道遊戲廠商在全網中發行的稀有資產有多少,或許是一萬個,或許是無數個。

隨著人們開始在虛擬環境中花費越來越多的時間,虛擬外觀也變得更加重要。2021 年 5 月,在 Roblox 中,一個 Gucci 包的售價超過了實體包的市場價值。在虛擬世界中,人們同樣需要社交,消費以及個性化定義,需要團體歸屬和身份認同。而這些都離不開資產,而 NFT 也是資產價值證明的必要關鍵。

5.新工作

NFT 將改變我們已知的工作。NFTs 不僅將推動遠端工作,還將使人們能夠在虛擬環境中謀生。今天,大多數靠影片遊戲和虛擬世界謀生的人都是流媒體或內容創作者,他們從實際應用的 “外部” 獲得收入。他們通常將遊戲或虛擬環境作為一種娛樂形式或內容創作工具。

NFT 實現了人們稱之為 “Play to Earn” 的商業模式,使用者可以玩遊戲,賺取 NFT,然後將這些 NFT 賣出換取收益。每個使用者都能設計遊戲內的遊戲,或是元宇宙的元素,並透過完成任務或者完成遊戲獲得收益。比如, 疫情期間, Axie Infinity 成為了菲律賓一些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透過打遊戲,一些人一週可以賺取 200 美金。

6.新經濟

我們生活在一個以國內生產總值(GDP)來衡量的世界,這意味著人們對增長和消費的重視高於一切。在一個資源有限的世界裡,我們最好將資源有效地合理分配,最大化運用。

如果全球經濟的很大一部分是基於網際網路的,那麼我們可以圍繞數字資產NFT 建立經濟,這些資產幾乎不需要任何生產成本。不需要開採鐵礦石或砍伐樹木來創造更多的 NFTs,它只是一些網路程式碼。如果世界經濟的一大部分成為虛擬的,那麼我們可以開採更少的資源,消耗更少的資源,並在虛擬世界中建造我們想要的東西,同時繼續為 GDP 作出貢獻。

當然,我們並不確定 NFT 的這些潛在用途是否會真正實現。鑑於其他技術和趨勢的融合,很多可能性仍然很值得期待。

7.平行世界

Metaverse 這個概念已被很多人提及,但在變革遊戲行業之外,它也具有一定的社會價值。網際網路給很多人開了一扇窗戶,足不出戶就能夠看到外面的世界。而多數人也僅僅只是網際網路的消費者,而非創造者,我們所看到的是網路上的一個個使用者名稱,而不是使用者名稱背後鮮活的人。

這兩天看了一部紀錄片 “Born Different”,這個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人無法出遠門,或許是因為身體原因,或許是因為資金不足。或許,未來,在Metaverse 這個平行世界中,人們可以做許多在現實世界做不了的事情,比如運用 Avatar 建立一個自己的虛擬身份,展現自己的個人特色,參與各種活動,隨時去想去的地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結識來自全世界各地的朋友。使用者可以遠端與朋友閒逛,創造藝術,消費藝術,暢玩遊戲和縱情購物,同時還可以帶著自己的虛擬身份訪問其他領域。

NFT 如何助力慈善事業

除了上述社會功用和場景,NFT 自身屬性也決定了它可以發揮獨特優勢,助力慈善事業,發揮社會價值。

刺激捐贈

非營利組織幫助解決的是世界上一些最具挑戰性和緊迫性的問題,從拯救熱帶雨林到為最需要的人提供教育資源,再到捍衛網路自由,以及許多其他重要事業。但是,他們如何能說服人們捐錢來支援這些事業?行為科學研究結果顯示:

品牌和身份

捐贈者會被與自己價值觀相似的慈善機構所吸引,並對其保持忠誠。他們將慈善機構比作品牌,並建議他們使用自己的品牌來加強捐贈者圍繞捐贈所建立的身份。他們還建議慈善機構針對特定的捐贈者身份來調整他們的資訊傳遞方式。

互惠性

互惠是指用更多的積極行動來回應一個好的社會規範。例如,如果有人幫了你的忙,你會更傾向於在他的生日時給他一個禮物。世界銀行的行為科學家發現,互惠可以使人們捐贈更多,他們提到了一項研究,在這項研究中,發放糖果可以增加捐贈的數量。在美國,NPR 這樣的組織向他們的捐贈者發放了手提袋和其他禮品,這正是出於互惠性考慮。每次捐贈者看到手提袋,他們都會產生積極的心理反應,更有可能再次捐贈。

那麼,NFT 如何助力慈善機構收到更多的捐款呢?

比方說,在捐贈過後,人們會收到官方發放的不可偽造的 "影響力代幣",以表彰他們對慈善機構的捐贈。影響力代幣將是慈善機構品牌的延伸,加強了捐贈者的身份和慈善機構的價值之間的聯絡。影響力代幣還可以成為捐贈者社交媒體身份的一部分,從而增加捐贈者的社會影響力和知名度。最後,影響力代幣還可以成為授予捐贈者的額外禮物,使捐贈者將捐贈行為視為一種積極的行為,並使他或她更有可能在未來的捐贈中互惠互利。

可見,NFTs 可以透過行為科學研究設計來激勵人們進行更多的捐贈。比如,動物保護慈善機構可以為他們想要幫助的野生動物製作 NFT 圖示,發放給那些幫助動物的人們。

慈善拍賣

在慈善拍賣中,NFT 也能夠高效、雙贏地支援慈善事業發展。在這裡介紹兩個線上機構如何將 NFT 與慈善事業聯絡起來:

BeNeFiT

BeNeFiT是一個 NFT 拍賣會,助力鏈上的慈善事業。該市場有兩個明顯的特點,使其有別於其他 NFT 市場:

1)作品可以 "捐贈",所有收益都將捐給所選擇的慈善機構;

2)超過設定底價的收益將直接捐給所選擇的慈善機構進行拍賣,不僅給所有者了一些回報,同時也使慈善機構受益。

這些作品的價值本質上是上升的(因為作品已經交易,必須高於底價),而慈善機構則從透過拍賣創造的多餘價值中受益。

NFTb

NFTb 透過收入分享功能將藝術家與慈善機構聯絡起來。NFTb 的慈善捐贈 “收入分享”功能,讓藝術家能夠以可承受的價格拍賣他們的藝術品,並將部分收益捐給他們選擇的慈善機構。

慈善機構在我們的社會中發揮著重要作用。NFT 和慈善應該攜手並進。因此與那些致力於創造持久影響的慈善機構聯合起來。透過 NFT,讓任何人都可以以合理的價格拍賣他們的藝術品,並將部分收益捐給他們選擇的慈善機構。

在結賬過程中建立慈善捐贈功能。賣家可以選擇與選定的慈善機構分享銷售的部分收入。直接向喜歡的慈善機構捐款,而不需要透過銀行和額外的文書工作。只需在出售NFT時,勾選 "與慈善基金會分享收入"。

除了創立慈善平臺外,還有很多非營利組織運用 NFT 更好讓人們參與其中,以及很多區塊鏈機構也設立了自己的非營利組織。例如:

Alex's Lemonade Stand

Alex's Lemonade Stand計劃使用 NFT,這是一個非營利組織,專注於資助兒童癌症研究和計劃,以幫助受兒童癌症影響的家庭。

Alex's Lemonade Stand 的聯合執行董事 Jay Scott 表示,他們計劃使用來自兒童癌症患者的藝術品來製作 NFT,並且很可能會在 9 月的兒童癌症宣傳月期間將它們拍賣。

Binance慈善基金

Binance慈善基金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透過採用區塊鏈技術的力量實現全球可持續發展目標。Binance 慈善及其合作伙伴共同創立了NFT for Good,願景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將他們的藝術和創造力轉化為針對社會和人道主義問題有意義的全球行動。

問題與挑戰

NFT 是由人們創造的獨特、可驗證、獨一無二的數字品,它被記錄在區塊鏈賬本上,從GIF動畫到3D雕塑,它可以呈現出種種形態。

藝術家可以創造獨特專案,並保證自己的創造者身份被永恆標記,當專案在世界各地銷售時,每次轉手藝術家也都能得到一筆版稅。一些巨鯨也正在湧入這個領域。但就藝術而言,現在,賺取絕大部分利潤的人是那些已經非常富有的人。明星賣數字商品,億萬富翁賣GIF,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把他們的作品放在上面,進行市場營銷,建立一個社群。

由於區塊鏈上的每一個條目都需要計算機解決一個獨特的加密數學問題,因此,每一筆交易,每一個進入這個賬本的條目,所耗費的能量足以為一個家庭提供多年的電力。而 NFT 的買賣的財富流向也多是巨鯨持有,現在看來,這依舊是一個富人的遊樂場。

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曾說道,NFT 可以應用於社會相關的事業,如慈善機構和資助公共產品,但在該技術仍被視為 “主要惠及富豪名人的賭場”時,就無法發揮這種作用。

他指出,透過出售 NFT 讓類似埃隆·馬斯克這樣的名人增加 100 萬美元的銀行存款,這沒有什麼切實的社會價值。但他也相信,在支援和協調下,NFT 可以對社會的其他領域產生重大影響。

在一篇題為 “最重要的稀缺資源是合法性” 的博文中,作者布特林指出,公眾的注意力和資源往往被分配給大多數人認為具有合法性的東西,他把這個博弈論術語定義為:一種高階的接受模式。如果某種社會環境中,人們能夠在制定結果時發揮自己的作用,並被廣泛接受,那麼該社會環境中產生的結果就是合法的,每個人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期望社會中其他人也這樣做。

簡而言之,如果人們認為其他人也會這樣做,特別是在對他們個人有利的情況下,他們就會做一樣的事情。"人們認為哪些 NFT 具有購買的吸引力,哪些不具有,這是一個合法性的問題,"布特林說。"如果大家都認為一個NFT很有趣,而另一個 NFT 很遜色,那麼人們會強烈傾向購買第一個,因為它既具有較高的吹噓價值,又具有持有它的個人自豪感,還可以更高的價格轉售,每個人都在以同樣的方式思考,"他補充道。

這依舊是一個流量聚集和注意力聚集的經濟模式,像埃隆·馬斯克這樣的名人所產生的影響和吸引力是巨大的。作為特斯拉執行長,他曾多次推動了更廣泛的數字資產市場,Twitter 執行長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也對 NFT 投以關注,將他的“第一條推文”NFT以 290 萬美元拍賣給慈善機構。

但是,如果仍然聚焦在這些人身上,那麼 NFT 可能會失去真正的社會影響力。

布特林也提出了兩種潛在的解決方法,可以幫助使 NFTs 更加“合法”,在某種程度上促進社會公益事業的籌資。比如可以建立分散的自治組織,在其分散的治理社羣的集體批准下,保證部分銷售收入轉入慈善事業,並“批准”某些 NFT。另一種方法是與社交媒體平臺合作,將 NFT 的展示整合到使用者的個人資料中,讓使用者展示他們投資的東西。與第一個想法相結合,這種方法可以起到 "鼓勵使用者使用為有價值的社會事業做出貢獻的 NFT"的作用。

結語

區塊鏈技術和 NFT,就像網際網路本身一樣,我們可以想象用這種技術進一步變革人類的生活方式。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 NFT 領域,共同改變領域生態。相信 NFT 對於現實和未來的塑造,值得我們期待。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