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 ETF 逐漸登場,2021年加速向傳統世界進軍?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一棵楊樹

來源:白話區塊鏈

4月14日晚,備受期待的Coinbase正式上線納斯達克,開盤即暴漲70%,市值一度逼近1000億美元大關,作為2021年以來最受行業矚目的大事件,Coinbase的上市無疑是2021年加密世界的最大盛事之一。

與此同時,2月以來,加拿大監管機構接連批准發行兩支比特幣ETF,也拉開了加密世界的新序幕。

比特幣ETF

2021會迎來上市潮麼?

自從2013年Winklevoss兄弟首開比特幣ETF的濫觴,9年間每年都有不同的機構提出比特幣ETF申請,但都無一例外,均以失敗告終(或被美國SEC拒絕,或主動撤銷),甚至都成了一個“透過永遠在明年的魔咒”。

終於在2021年2月18日,這一“魔咒”被加拿大Purpose投資公司打破,它推出了世界第一支比特幣ETF——Purpose Bitcoin ETF,並在多倫多證券平臺掛牌,發行第一天成交量就達到了近4億美元,足見市場對比特幣ETF的期盼。

根據Glassnode資料,截至2021年4月10日,加拿大Purpose Bitcoin ETF持有的比特幣數量已經達到17013枚,增長速度驚人。

且在Purpose Bitcoin ETF推出後的第二天,加拿大資產管理公司Evolve Funds Group就緊接著推出了第二支比特幣ETF,不過最受市場關注的無疑還是SEC對美國比特幣ETF的申請情況——在加拿大批准了一系列比特幣ETF之後,最近美國ETF的申請量也開始呈顯著上升趨勢。

當前共包括 VanEck、NYDIG 、Valkyrie、Simplify、 Anthony Scaramucci 旗下對沖基金天橋資本(SkyBridge Capital)以及富達子公司 FD Funds Management等多個金融公司的比特幣ETF在等待審批。

而灰度此前在提交給SEC的一份檔案中證實,也打算將其比特幣信託(GBTC)轉換為平臺成交基金(ETF),轉換的時間取決於監管環境,“GBTC轉為ETF只是時間問題”。

當然,從2013年Winklevoss兄弟第一次向美國證監會(SEC)提交比特幣ETF申請至今,SEC尚未批准透過任何一家公司的申請,因此誰能拔得“美國第一支比特幣ETF”的頭籌,至今仍是未定之數。

(美國)比特幣ETF申請不完全統計

負溢價的GBTC(準比特幣ETF)

何去何從

不過從某種程度上講,作為幫助投資者管理加密資產的合規信託機構,2020年的灰度比特幣信託(GBTC)其實扮演了“準比特幣ETF”的角色。

因為在2020年之前,市場普遍預期比特幣ETF一旦透過,將徹底打通傳統主流投資者投資加密貨幣的道路,並可能推動比特幣等被華爾街大規模地接受,使得加密資產配置獲得更廣泛的認可。

但期間一次又一次地的被拒讓市場期盼在落空中變得麻木,而2020年的灰度異軍突起,實質上接過了“比特幣ETF”的大棒:

灰度的資產管理規模從2020年年初的21億美元,近乎驚人地不斷膨脹,至2020年年底已經突破200億美元,一年之間猛翻10倍,成為加密世界舉足輕重的名牌巨鯨,幾乎等同於“準比特幣ETF”。

截至4月16日,灰度旗下的加密信託資產管理總規模已經達到502億美元,是Purpose Bitcoin ETF規模的40倍左右。

灰度旗下的GBTC等加密信託也可以在美股二級市場直接成交,且目前沒有明確的退出機制:灰度比特幣信託GBTC不支援份額贖回,這意味著一旦認購比特幣信託,那麼將永遠無法換回比特幣,只能在二級市場上透過出售持有的 GBTC 獲利。

也即其拋壓只會出現在二級市場(股市),這不僅使得灰度信託的規模持續增長,還減少了加密市場的拋壓,在需求維持不變的情況下,無疑有助於幣價的穩定提振。

所以灰度確實相當於是一支不可贖回的“比特幣ETF”。也正因如此,GBTC和比特幣之間的套利渠道是單向的,自推出以來,GBTC相對於比特幣也長期存在(正)溢價。

不過自Purpose Bitcoin ETF在2月18日上市後,GBTC的正溢價開始持續走低,並於22日進入負溢價區間,而4月16日最新資料的GBTC為負溢價-12.02%。

某種程度上,GBTC 的溢價消失表明GBTC投資者正在ETF渠道豐富的同時尋求退場,這也是ETF推出的最直接影響。

不過負溢價以來,GBTC等加密信託產品的負溢價可能並未直接影響加密二級市場的現貨價格,期間比特幣價格依舊是一路高歌猛進一度突破60000美元,從另一個角度看或許也能作證二者之間並沒有直接的正相關性:

雖然GBTC和ETHE(以太坊信託)為負溢價,但LTCN(萊特幣信託)和BCHG(BCH信託)卻一直維持高溢價——BCHG為270%,LTCN甚至高達935%!即便如此,股市上的高溢價在加密二級市場的影響也有限,BCH和LTC的表現在目前也未太過亮眼。

按照某位大V的觀點,當下負溢價的GBTC對對沖基金來說是很划算的買賣,一是可以買入後對沖期貨賺期貨的溢價;二是賭GBTC成功轉成ETF以後贖回BTC,即使這可能要花個幾年的時間,但是對幾百億規模的資金來說,值得拿點零頭出來賭一把。

而近來剛好資產規模達483億美元的多策略對沖基金Millennium Management官宣已於3月下旬購買了灰度的GBTC股份,但並未透露具體數額。

目前來看,短期內灰度勢必會受到比特幣ETF的衝擊,但長期來看有利於市場和投資者有更豐富的渠道瞭解、進入加密市場,所以不用太糾結這類資料,多關注市場情緒或者長期看受眾程度就好了。

監管機構

可能是今年最大的行業“灰犀牛”

在機構的因素之外,監管的影響也在逐步顯性化。去年末今年初以來,有關監管機構的訊息明顯多了起來。

先是12月22日,SEC起訴 Ripple 及其高管違反證券法,非法發行證券:自 2013 年以來,在未註冊的發行中出售了超過 146 億枚瑞波幣,價值 13.8 億美元。

之後SEC又向加密對沖基金 Virgil Capital 下達資產凍結令,指控基金創始人 Qin 誤導投資者,將他們的錢投資於一種加密演算法,該演算法從平臺之間的價格差異中獲利,該演算法用於 RenVM “ 暗節點 ”網路碎片化處理跨鏈成交訂單。

尤其是4月15日正式透過參議院投票、成為新一任美國SEC主席Gary Gensler,就一直對加密貨幣領域保持高度關注,甚至還曾在任教期間開設過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相關的課程。

且Gary Gensler過去履歷中以手段強硬著稱,曾在某次會議上表示比特幣、以太坊、XRP都是證券,XRP是不合法的證券,這對於監管機構的態度尤其是加密世界的監管走向無疑都是關鍵的影響因素。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則相對緩和,認為以比特幣為代表的私人加密貨幣更適合投機 ,相比於美元,它更像是黃金的替代品。

同時原美聯儲主席、現任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也曾公開表示,用比特幣進行成交是一種“極其低效的方式”,處理這些平臺消耗的能源驚人。

所以她也認同比特幣還是一種“高度投機的資產”,雖然可能會帶來更快速以及更便宜的支付體驗,“但是有許多問題需要深入研究,其中主要包括反洗錢和消費者保護兩大問題”。

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無論是SEC還是FinCEN、CFTC等監管機構,在2021年可能都會加速自身的監管動作,和2020年機構的明牌進場一樣,2021年,監管機構是明牌的“灰犀牛”。

對於2013年就開始吹響進攻號角的“比特幣ETF”而言,經過了整整8年行業內眾人的不斷“申請-失敗-再申請”迴圈,2021年終於看到了曙光,灰度也可能即將完成自己“一家獨大”的歷史使命。

而以Coinbase上市和比特幣ETF的透過為代表,2021年加密世界向傳統世界進軍的速度大概率會超出想象,雖然監管因素依舊充滿很大的不確定性,但仍前景可期。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