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火熱,儲存卻是最被忽略的重要一環

買賣虛擬貨幣

對於 NFT 而言,要倍加當心,從價值百萬到一文不值,或許只有一步之遙。儲存,是其中的關鍵一環。‍

近期 NFT 和儲存概念賽道仍然熱度不斷,不過關於兩者的關聯卻少見談及。今天分享一篇文章,正好是關注這一話題的,聊一聊 NFT 被忽略的一個方面:儲存。

正文之前,先從和菜頭的兩篇博文說起,也與讀者共勉。

和菜頭被圍觀,NFT 出圈了?

最近古董級網際網路寫作者和菜頭的一篇關於 NFT 的文章《關於 NFT 的一些胡說八道》刷屏了。文中提到:

也許現在暢想未來還為時過早,也許 NFT 的熱潮也只是和網路上所有的風潮一樣很快就會煙消雲散。不過,現實的改變總是要晚於觀念的改變。我覺得對 NFT 可以稍微看遠一點,原因就在於它正在悄然改變人們的觀念。

有意思的是,這篇菜頭叔以為枯燥、閱讀量會創新低的科普式文章,遇到幣圈網友後,反應有意思的很:“連和菜頭都在談論 NFT了”。和菜頭描述,幣圈的一大票讀者湧入:

不留言,不點贊,不關注,跑進來一言不發,點開讚賞打一筆錢,轉身就走。

大概十多年前,還沒有公眾號,甚至微信也還沒出現。和菜頭,連嶽,還有老羅的牛博網,是當年常常流連之地。和菜頭的部落格名“槽邊往事”,也依稀見到當年的一些痕跡。願如菜頭所言,願我們,願仍在幣圈堅信未來趨勢的讀者們,“信仰成真,穿過窄門,抵達遼闊之地。”

言歸正傳,我們回到本文的話題上來:NFT 和儲存,是如何搭上關係的,為何說儲存是 NFT 容易被忽略的一環。

一、NFT 和數字所有權

有觀點認為,NFT 是一種激進的數字所有權的新形式,嘗試擺脫中心化公司的掌控。

舉個例子,在傳統的遊戲裡,儘管你買了諸多的酷炫裝備道具,在遊戲裡看似擁有了大量的數字資產。但是仍然要受到遊戲方的限制,你並不真正擁有該資產。因此在 NFT 出現後,人們期待終於有了一種可以真正“擁有”的數字資產了,只要有代幣,你就有了對應的數字藝術品。NFT 代表了新一代的數字資產所有權。

果真是這樣麼?

事實上,事情還真沒這麼簡單。許多 NFT 比投資者所認為的更為中心化,實際情況可能是,我們期待 NFT 能帶給我們的 “真正的所有權”,卻未必是真實的。

二、資料儲存問題

NFT 離不開儲存。儘管這一問題並不被 NFT 愛好者們常常提起。

儘管 NFT 去中心化形式存在,但是大多數的 NFT 市場,包括 Nifty Gateway、 SuperRare、Rarible、Opensea 等等都和傳統的網店一樣,存在一些中心化的部件。

舉例來說,你購買了 NFT, 代幣本身是存在於區塊鏈上的。不過由於在鏈上儲存檔案,尤其是像影片這類大的檔案,成本高昂,所以代幣相關的圖片、影片等媒介,通常採取了鏈下儲存的方式。

就是說, NFT 自身代幣部分的資料是中心化的,但是往往 NFT 所對應的圖片等媒介,採取了鏈下儲存的方式,將這些檔案的 Hash 值資料,儲存在 NFT 代幣後設資料之中。NFT 的儲存方式,是由藝術家或者平臺來決定的,這就意味著, NFT 中所對應的照片、影片等檔案,完全可能儲存在中心化的伺服器上。

不得不說,對於 NFT 買家而言,這會帶來個麻煩 :如果儲存 NFT 媒介檔案的公司倒閉了呢?如何確保他們所買下的 NFT,真的仍然存在?而不是化為泡沫?

最近 Twitter 上一位程式設計師,寫了一篇深入探討 NFT 的帖子,探究 NFT 所引用的媒體實際存在何處。

他發現,通常 NFT 代幣會指向鏈外的儲存位置,在後設資料中,要麼是用 HTTP URL 連結,要麼是用 IPFS Hash 值。

使用 URL 有什麼問題?

由於 HTTP URL 是定址方式,將檔案連結到所有者所控制特定資料的特定站點,本質上是中心化的儲存方式。如果 NFT 依賴於 HTTP URL 的後設資料,這就意味著 NFT 持有者根本不可能真正擁有該 NFT,因為釋出者需要繼續維護伺服器,才能讓這些 NFT 有意義。換句話說,一旦儲存這些媒介的伺服器關機或者關閉了,這些 NFT,不過是一片空白。

最近大火的 Beeple 可以作為示例。Beeple 所創作的 Crossroad NFT 在 Nifty Gateway 平臺發行。代幣的圖片的後設資料,是託管在 Nifty 伺服器上的HTTP URL,該URL 包含 Crossroad的 後設資料。而後設資料文字進一步指向另一個 HTTP URL,該 URL 則包含 Crossroad 的實際視覺媒體,它託管在基於雲伺服器的媒體服務上,但仍然由 Nifty 的伺服器提供服務,如下圖所示。

這意味著,如果 Nifty 平臺破產並關閉其伺服器,Crossroad NFT 的所有者將只剩下一個指向已失效 HTTP URL 的代幣。附加到 NFT上 的後設資料和影象,都要依靠 Nifty 能夠持續執行才行。

這樣的例子,並非沒有發生過。

三月初,音樂家 3LAU 在 NiftyGateway 上以 1100 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一張 NFT 專輯,不過這個 NFT 現在已經丟失。雖然依然可以在 NiftyGateway 上找到 3LAU 的專輯副本,但真正的 NFT 資產已經無法再找回了,因為 3LAU 的 NFT 是透過 HTTP URL 方式索引,被放置在中心化伺服器上了。

那麼,如果使用去中心化儲存方案呢?

三、去中心化儲存方案:IPFS

IPFS 或星際檔案系統,是一種以去中心化的點對點網路為中心共享和儲存資料的協議。這允許內容可定址儲存(CAS),這意味著內容本身可以進行 Hash 化(加密編碼)和引用。

關於 HTTP URL 的定址方式,和 IPFS 這種內容定址方式的區別,或者可以這麼理解。

傳統的 URL 就像告訴某人在特定的電影院看特定的電影 (例如:去愛奇藝看《教父》),而內容定址儲存就像告訴某人在一般情況下只看那部電影(例如:去看《教父》)。前者需要獲得愛奇藝的許可; 後者只是要求電影存在即可,因為任何人在任何地方看《教父》都會看到完全相同的內容。

理論上,透過 IPFS 這樣的協議使用 CAS 儲存的媒體檔案,可以完全打散,同時仍然可以驗證和不可更改。但現實並非如此簡單。

四、IPFS 的細節探尋

透過 IPFS 協議託管的檔案,也必須要儲存在 IPFS 網路中的某個節點之中。許多主要的中心化 NFT 市場儘管利用 IPFS 進行儲存,但是實際上它們有意透過自己的私有閘道器充當節點來託管這些檔案。

這意味著,即使 NFT 採用的方式是直接引用儲存在 IPFS 上的媒體,該媒體檔案仍然可能要求特定的中心化 NFT 市場所執行的 IPFS 節點保持線上才行,否則該 NFT 就會是一片空白。

比如 Beeple 的《每日:最初 5000 天》(everyday: The First 5000 Days) 在 MakersPlace 上發行,透過佳士得 (Christie’s) 以 690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在這裡,NFT 引用了透過公共 IPFS 閘道器可訪問的後設資料,這意味著它可能是安全的,不管 Makeplace 是否繼續運營。然而實際上,該圖片的索引是透過 MakersPlace 的私有閘道器儲存的。

因此如果 MakersPlace 停止託管他們的 IPFS 節點,“everyday” 這幅作品的 NFT 代幣所引用的檔案,可能不復存在,儘管這些 IPFS 索引資料是已經在鏈上確認過的了。如果這幅 NFT 只是連結到已經失效的後設資料,這幅 NFT 藝術品,還能值 6900 萬美元麼?

五、NFT 並非全部如此

當然不是所有的 NFT 都會遇到這類風險。也有 NFT 採取了其他的策略。

包括 Avastars 和 Art Blocks 在內的許多備受矚目的 NFT 專案,都被設計成完全在鏈上執行,這意味著後設資料和視覺媒體方面的儲存都是完全去中心化的。簡而言之,完全在鏈上執行的 NFT,能更好兌現其承諾:實現最純粹的數字“所有權”形式。

Avastars 的開發團隊 NFT42 甚至推出了一個新的 NFT 平臺 InfiNFT,它能夠透過鏈上後設資料和影象儲存生成完全去中心化的 NFT。

不幸的是,在很多情況下,把媒體檔案全部儲存在鏈上並不划算,尤其是如果媒體檔案過大,成本會非常高昂。所以大多數 NFT 專案如果想要長壽,得找到替代方法才行。

六、鏈外儲存方案

考慮到社羣對 NFT 去中心化程度不足的擔憂,Hashmasks 在最近的一篇博文“關於 Hashmasks 藝術作品的永續性”之中,宣佈他們新增了 IPFS 地址的後設資料以及鏈上所有 16384 個 Masks(Hashmasks 的組成元素)的顯式特徵。

現在 Hashmasks 的所有者不需要依賴於 Hashmasks 網站來獲取 IPFS 影象位置,儘管這些連結是永久儲存在鏈上。

不過,由於 Hashmasks 影象本身,仍然可能是透過 Hashmasks 的 IPFS 託管節點,這也會帶來一定風險。因此 Hashmasks 現在也增加了 Arweave 的渠道,用於儲存他們所有的影象。

七、新趨勢

Arweave 是一個去中心化資料儲存系統,旨在透過財政激勵使用者支援和儲存儘可能多的資料,並獎勵那些貢獻空間的使用者,從而永久維持資訊儲存。換句話說,使用者在 Arweave 上儲存的資料越多,他們的利潤就越多。

Arweave 還與 IPFS 建立了橋樑,併為 IPFS 的檔案固定操作提供了激勵,本質上是鼓勵使用者透過 Arweave 和 IPFS 雙重儲存資訊。

Manuel Alzuru 是即將上線的社交 NFT 市場 DoinGud 的創始人,他認為 Arweave 成為長期媒體儲存的一個潛在解決方案是值得期待的。

在他看來 NFT 領域的大多數專案,都是從實驗開始,為了便於開發,也受到工具限制,不得不有所妥協。這樣的後果,就是許多 NFT 會將媒介檔案儲存在中心化伺服器或託管在 IPFS 節點,必須為這些節點提供激勵,才能讓這些媒體檔案得以持續儲存。

Alzuru 提到 DoinGud 正在探索不同的替代方案,如 permaweb,以實現與 NFT 相連線的媒體能夠得到永久儲存,確保基礎設施更為靈活穩健。

這裡簡單補充一點 Arweave 的小知識。

Arweave 透過區塊鏈的方式實現,檔案存在每一個區塊上。Arweave 資料結構更像一張網,而不是一條鏈。Arweave 致力於改變區塊鏈儲存的工作方式,創造了稱之為 blockweave 的獨特新方法,提供了永久的、可伸縮的鏈儲存。

Arweave 透過收取一次性費用就可以讓人們永遠儲存資料來承擔費用問題。這可以改變儲存和分發資料的方式。

八、NFT 如何更好儲存?

旨在維持資料的長期儲存的創業公司,Arweave 並非獨一家。Filecoin 相比之下名氣更大,它允許使用者租用或租賃去中心化的儲存空間。

Pinata 則為任何有興趣開啟 IPFS 節點並管理自己資料儲存的人,提供了最佳化的使用者使用體驗,該網站並未發行代幣,而是採取付費的方式供使用者使用,其中 NFT 平臺套餐為 1000 美元/月。下文中我們還會再稍微詳細一些介紹。

另一個選手,是 Aleph.im。這是一個跨區塊鏈的第二層網路,也正在開發一個潛在的 NFT 儲存解決方案。

Aleph 的執行長 Jonathan Schemoul 提到,他們在開發的工具,可以幫助使用者 ‘儲存’ NFT 資料的快照。

如果當前資料在 IPFS 上,那麼很好,我們可以固定這些檔案,並在需要時推斷新的閘道器(只要我們有 IPFS Hash 和路徑)。如果沒有,則平臺及所有者/創造者/任何使用者也可以自己快照,我們可以找目擊者(witness) 做同樣的工作,並進行比較。

Hashmasks 利用了 Arweave 和 IPFS pin 激勵方式,理論上可以確儲存儲資料更為可靠,即使平臺自己的伺服器被關閉,也能讓 NFT 能夠繼續存在。但 Arweave 畢竟是一家較新的初創公司,其激勵模式的長期可行性尚未得到證實。

為了真正確保 Hashmasks NFT 媒體檔案的可持續性,所有者必須將自己的 Hashmasks 固定到自己的 IPFS 節點上,換句話說,需要自己做一個 IPFS 的備份。

九、儲存的責任在誰?

今天,保管蒙娜麗莎的責任在誰?是達芬奇或者他的後人麼?不是,是盧浮宮的責任。那麼 NFT 的儲存責任,該由誰承擔呢?

在眾多專注於 IPFS 的初創企業中,Pinata 特別的地方在於,面向那些希望將藝術品投資永久儲存在自己手中的 NFT 所有者。除了為任何想託管自己節點的人提供可訪問的管理工具外,他們還允許使用者向 Pinata 支付費用,以獲得持續將 NFT 的媒體直接 pin 在 IPFS 上的服務。

NFT 市場 Foundation 的工程主管 Elpizo Choi 預計,未來創作者和收藏家將在儲存他們的 NFT 相關資產方面發揮更積極作用。

“Foundation 的 NFT 託管在 IPFS 上……只要有人透過 pin 的方式固定檔案或支付費用,資料就會在網路上保持可用,Foundation 目前透過 Pinata 承擔這一角色,但隨著生態系統的成熟,未來創造者和收藏家將直接透過 Filecoin 和 Arweave 等激勵網路來完成這一工作。”

正如 Pinata 的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 Kyle Tut 所說:

“在 Pinata,我們認為,當 NFT 出售時,我們需要清楚地瞭解 NFT 的資料傳輸的維護職責何在。”

最終,就像交易卡的收集者負責將他們最有價值的卡儲存在套筒和活頁夾中一樣,NFT 收集者最終將負責維護任何具有鏈外方面資料的 NFT 的視覺媒體和後設資料。

十、NFT 的未來

對一些專業的 NFT 收藏者來說,維護它們自己的 IPFS 節點可能是最好的選擇。對其他人來說,這可能意味著利用像 Pinata 這樣的服務來持續固定 (pin) 他們的 NFT 媒體檔案,是更可行的選擇。

不過這樣做的前提,是必須以允許支援 IPFS 的方式建立 NFT。如果像那些在 Nifty Gateway 上的 NFT 所做的那樣,將檔案儲存在中心化伺服器,使用 HTTP URL 方式儲存後設資料在鏈上,無異於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而且不幸的是這種炸彈已經爆炸過。

那麼對於連結到中心化 URL 的 NFT 來說,一個潛在的解決方案可能是讓這些中心化市場允許這些代幣的所有者使用 IPFS 功能銷燬 NFT 並重新生成,不過實際操作起來仍然難度重重。

目前來看,除了所有資產都完全在鏈上的 NFT 外,“中心化”的 NFT 服務市場可能會在可持續性和永續性方面經受成長的陣痛。儘管如此,這個領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活躍,解決方案也在不斷湧現。

對於中心化 NFT 市場而言,儘快意識到問題所在,儘快採取應對措施,儘快擁抱變化。越快越好。

在我看來,隨著 NFT 的發展,我們會越發意識到儲存問題對 NFT 的重要性所在。

翻譯:荊凱

來源:https://thedefiant.io/do-you-really-own-your-nft-chances-are-you-dont/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