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之內狀況百出,NFT 盲盒真的安全嗎?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0x21,律動Blockbeats

沉浸在NFT領域的玩家,已經習慣了「盲盒」這種NFT發行方式。

和泡泡瑪特的盲盒一樣,投資者事先並不知道自己獲得的NFT是什麼樣子。自NBATop Shot 風靡後,盲盒佔據了NFT的主要玩法。就像當年鏈上博彩遊戲出現導致大家對鏈上真隨機數追捧一樣,投資者對於鏈上盲盒有絕對信任,似乎在合約寫死下,鏈上盲盒不會出現任何意外。然而除去鏈上合約以外,開發團隊的上傳方式,創作團隊的內容把控都是決定NFT盲盒安全的重要因素。

最近幾款倍受關注的盲盒NFT出現了嚴重不隨機、內容提前洩露、內容侵權等重大事故,導致地板價破發,社羣怨聲載道,有的甚至直接下架。

BoredMummyWakingUp——木乃伊跌下地板重新沉睡

「無聊的木乃伊」,因為出色的設計,融合了各個國家的傳統元素而做成的木乃伊NFT系列,在盲盒開盒前有超過2700個擁有者。

不過,開盒當天出現了接近3個小時的推遲,在開盒之後又遇到重大問題,開發者在上傳到雲伺服器時出現失誤,導致所有稀有的木乃伊NFT出現在了6000-6444號之間。這意味著,在6000-6444區間以外的投資者獲得稀有物品的概率為百分之零。

隨後的幾個小時裡面,開發團隊將所有8888個NFT召回重新洗牌,讓獲得稀有NFT的投資者大為不滿。事故的幾個小時後開發團隊在推特和discord社羣進行迅速補救方案。

1)以收藏家的購買價格回收NFT

2)繼續持有,直到事件結束也許會給每一個人發放空投

事後,根據開發者在discord的公告稱「這次事件的補救方案目前花費了整個團隊將近100ETH。」而且支出還在不斷攀升。

另外因為資料出錯和顯示錯誤,還導致有些珍稀度很高的木乃伊系列,在raritytools 等網站的排名很低,到目前為止這個錯誤還沒有被更正。

雖然BoredMummyWakingUp整個開發團隊從事發到解決問題的反應都非常迅速,而卻在積極的解決每個收藏家的問題,但是即使如此還是避免不了部分收藏家們的熱情喪失,地板價也一路從0.19ETH跌到0.03ETH(截止日期到2021年8月18日)。

TheWanderers——我在太空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什麼都沒發生

「TheWanderers」,具有迷幻賽博風格的飛船駕駛艙,因為簡約獨特的設計,在上線27分鐘就被搶購一空。開發團隊還承諾給每個擁有者發放製作高畫質圖片的工具,可以用來作為社交頭像和背景。

TheWanderers 出現的問題和BoredMummyWakingUp相近,在盲盒揭示之前因為提前上傳了超連結,導致很多人可以提前從底層的超連結中提取NFT資料,造成即使盲盒沒有開盒也能知道里面內容的事故。對於買家來說,擺在面前的就是透明包裝的「盲」盒。因此在開合過後TheWanderers 系列在二級市場OpenSea上充斥了大量價格不等的未開盲盒。

截止到撰稿時間為止,TheWanderers 的開發者團隊並沒有就此事發表歉意,並提出任何補救措施。相比於木乃伊專案,TheWanderers 不提不問的方式並沒有阻止二級市場崩盤。地板價跌到了在0.05ETH左右(截止到2021年8月18日)。

SadFrogs District——比悲傷蛙更悲傷的是它的Owners

悲傷蛙因為以風靡社交網路的悲傷蛙Pepe為基礎進行再創作,短時間內在raitytools 的7日價值榜單飆升。雖然同樣採取盲盒形式,但是悲傷蛙的開發團隊並沒有像上述兩個團隊一樣出現資料失誤。而問題出在了設計團隊,因為涉嫌抄襲,悲傷蛙NFT被原作者警告並投遞律師函,OpenSea在同一時間下架了所有SadFrogs District NFT 的商品。

對於悲傷蛙下架,開發團隊雖然在dicord社羣內部道歉,同時也在聚集社羣群眾努力控評,反對負面訊息。

而對於下架及解決辦法,開發團隊在社羣中表示:「我們對DMCA(美國頒佈的數字千年版權法)投訴的迴應已經提交到了OpenSea。我們對侵權的指控提出異議,我們認為悲傷蛙只是網際網路meme文化的簡單延伸,絕對不會侵犯MattFurie(原作者)和他的Pepe作品的版權。我們只是在模仿青蛙這個物種,就像Doge、Shiba一樣。Matt有10天的時間聘請法律顧問反駁我們的迴應,如果他這樣做了,他就是在破壞他創作meme的初衷,更重要的是破壞了1900名SadFrogs District NFT 持有者的經濟。1900名普通人生活毀滅。選擇權在你的手裡Matte,你選擇做惡魔還是救世主。

雖然開發團隊據理力爭否認侵權行為,至於什麼時候能夠重新上架,官方給出訊息,將在刪除與Pepe相關元素(主要是眼睛和嘴巴)之後重新上架。

上述所說的三個專案並不能讓愛好盲盒的收藏家們喪失熱情,但是一週之內事故頻發也不得不讓我們提高警覺。

NFT雖然擁有著獨一無二性、可證明稀缺性、可流動性、可交易性並且能證明擁者是誰的極高價值,但是與此同時也帶來了市場的魚龍混雜。許多並不成熟的專案,並不成熟的團隊為了能提早分一杯羹,而忽略了對專案最基本的打磨就衝入市場。出現了很多山寨「創意」、抄襲「創意」,他們粗糙的包一層「致敬」的口號,簡單做一個「誘人」的發展路線圖(Roadmap),就能在Crypto社羣炒作營銷,妄圖獲得成功。

NFT的本質歸根結底還是藝術家的創作,無論是單一的作品,還是批次生產的系列作品都是藝術家們本身的創意和表達訴求。

社羣頭像模式的成功,無疑讓更多投資者看到機會。在盲盒NFT安全性無法保證的情況下,跟風炒作非常容易讓投資者虧損。CryptoPunks 只有一個,BoredApe Yacht Club 只有一個,PudgyPenguins 也只有一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