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落地加快,一文對比北上深蘇成試點情況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尹寧

出品:陀螺研究院

數字人民幣(Digital RMB),是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由指定運營機構參與運營並向公眾兌換,與紙鈔硬幣等價,具有價值特徵和法償性。自2014年我國概念提出,再到數字人民幣雛形確定,模型完善,迄今為止,數字人民幣已有近7年的發展歷史。2020年,數字人民幣正式進入了其落地的快車道,在建行、農行短暫內測後,深圳、蘇州、北京、成都、上海、長沙、海南等地相繼開始大規模的數字人民幣試點。

截至目前,全國數字人民幣紅包累計發放金額已超過2.69億元,子錢包推送服務可支援包括美團騎車、滴滴出行、京東APP、京東金融、嗶哩嗶哩、善融商務、石化金融、星星充電等第三方平臺場景,拓展試點場景超過5萬個,覆蓋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購物消費、政務服務等領域。

2021年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公佈,綱要中明確提出,穩妥推進數字貨幣研發。健全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完善央行政策利率體系,更好發揮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基準作用。積極參與資料安全、數字貨幣、數字稅等國際規則和數字技術標準制定。可以看出,數字人民幣作為我國金融供給側改革與國內支付系統產業變革的重要載體,已成為了我國經濟金融體制發展創新的客觀要求。

在頂層設計的驅動下,我國地方政府積極響應規劃,大力推動央行數字貨幣的發展。而其中,以北京、上海、蘇州、成都等地表現尤為亮眼,就目前而言,我國數字人民幣的推廣路徑是以主要城市為中心,兼顧區域性發展戰略,頻次與範圍向外不斷加快及延伸,作為央行數字貨幣應用與推廣的先行者,它們對於我國數字人民幣應用現狀與趨勢走向有一定代表性。

政策引導凸顯,城市定位決定核心思路

從政策引導而言,試點城市在“四地一場景”(“4+1”)的試點安排下,均在十四五規劃中納入數字人民幣,並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將數字人民幣列入了2021年重點任務清單,明確推進數字人民試點,但由於城市定位的不同,各地側重點仍有差異。北京對於數字人民幣在2021年的規劃旨在推動數字金融體系構建,上海作為我國的開放金融中心,則更多是為持續推動金融開放,抵禦系統性金融風險;深圳則更聚焦於要素市場化體制的構建,將數字貨幣作為是資料要素流動的重要載體之一,這與其承擔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有較大關聯。與三大城市相比,蘇州與成都,分別被認為是長三角區域發展重點地區以及我國中部經濟金融中心,則從金融與實體融合與金融科技創新能力兩方面對數字人民幣試點進行了要求。

五大城市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及數字人民幣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

而從政策數量而言,深圳優勢明顯,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深圳共釋出5條市級層面的政策推動數字人民幣應用,除了在工作報告、十四五規劃外,先後在《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加快智慧城市和數字政府建設的若干意見》、《深圳市數字經濟產業創新發展實施方案(2021—2023年)》以及《關於支援羅湖區黃金金融發展的若干措施》中提及數字貨幣。上海、蘇州名列第二,推出了3條政策,除了工作報告與規劃外,分別在《關於加快建設上海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持續促進消費擴容提質的若干措施》與《蘇州市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行動方案(2020—2022 年)》引導數字人民幣試點。而北京與成都,則相對於其他城市,相關市級政策釋出較少,目前僅在2021年工作報告與十四五規劃中有所涉及。

試點現狀:因地制宜,各地側重點不一

從應用看,五大城市均透過數字人民幣紅包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惠民方式進行推廣,截止至今,五大城市共發放總額逾2.3億的數字人民幣紅包,數字人民幣的版圖不斷擴張。

五大城市試點情況表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整理

深圳:率先展開試點,政務領域表現亮眼

深圳是全國率先展開數字人民幣試點的城市,其試點以區域模式開展,人群更為多樣,應用場景較多集中於餐飲、零售、生活繳費等日常高頻支付領域,其試點較為完整的展示了數字人民幣使用的主要支付流程,為後續試點奠定了一定技術與公共認知基礎。

截止至今,深圳已發放數字人民幣紅包6000萬,應用場景已開始逐步向政務、醫療、教育、交通、消費等全域試點,數字人民幣收支系統覆蓋率大幅度提升,據悉,目前深圳已完成數字人民幣系統改造的商戶有3萬多家。

此外,政務方向是深圳市數字人民幣發展的重點應用領域之一,除了福田區實現對公所有區級預算單位100%開通了對公的數字人民幣錢包,中國人民銀行深圳中心支行也推動試點使用數字人民幣發放“穩企業保就業”專項資金,進一步促進財政資金直達企業,截至2021年3月末,累計發放1110項專項資金,發放金額1.96億元。而從運營機構角度,工、農、中、建、交行、郵儲六家試點銀行均已全部參與其中。

蘇州:聚焦技術突破,側重區域協同發展

蘇州市數字貨幣底層技術研發、硬體裝置研發、應用場景測試、支付結算等領域貢獻明顯,在早在2020年5月,蘇州曾在曾披露相城區區級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工資的50%交通補貼。而在兩輪試點中,蘇州相對於首個城市深圳,不僅在覆蓋人群、發放額度、應用場景上體現出更大、更多、更廣的特點,並完成了2個首次,分別為首次使用碰一碰支付方式,並完成了雙離線支付,首次引入京東線上場景,並在子錢包中可觸及到美團單車、滴滴出行、善融商務、bilibili等用途,其2月與北京同時發放的方式完成了數字人民幣併發效能的壓力測試,實現了更高的效率要求。

同時,蘇州、上海聯合舉辦“五五購物節”,支援蘇州購物上海退、上海購物蘇州退,實現滬蘇兩地數字人民幣消費場景共享。而在近日,蘇州宣佈道交通5號線所有車站自動售票機均將支援數字人民幣掃支付購票,並計劃在未來蘇州軌道交通1到5號線及s1線全線均將開通線上線下多場景數字人民幣購票支付,擴充套件至多城互通。

可看出,蘇州著重數字人民幣技術研發與突破,而其路徑的擴張更多貼合當下蘇滬同城化以及長三角一體化的發展背景。

北京:圍繞冬奧會場景,區域特徵明顯

北京在數字人民幣的試點主要集中於冬奧會場景,兩次試點人群、場景、金額遞進明顯,在首次試點中,僅在王府井商圈指定類商戶與京東線上商城可進行消費,而到第二次,則更多聚焦北京冬奧食、住、行、遊、購、娛、信等場景,在北京多個核心商業區開展數字人民幣消費體驗,使用門檻日益降低。值得關注的是,在試點中,數字人民幣硬錢包和可穿戴裝置晶片錢包首次在北京落地使用,智慧手套、智慧手錶、徽章等多款可穿戴裝置錢包亮相2022年冬奧會官方特許商品旗艦店,而工行在也在北京上線了支援數字人民幣存取現的ATM機,體現更強的包容性。

與蘇州類似,近日,北京軌道交通開啟全路網數字人民幣支付渠道刷閘乘車體驗測試,可在北京軌道交通已有24條運營線路及4條市郊鐵路範圍內,透過億通行App參與數字人民幣支付刷閘乘車體驗測試。

目前,北京數字人民幣試點仍以朝陽區、東城區為主,以近日新開啟的“京彩”活動為例,朝陽區共有847家商戶參與本次活動,佔全市44%,居各區首位。

成都:關注普惠金融,助推西部金融中心建設

成都數字人民幣紅包以發放金額4000萬成為了全國單次發放金額最大的城市,參與活動商戶共11000餘戶,分為五大類:一是集中商圈,包括春熙路、錦裡、寬窄巷子等商圈部分餐飲、零售、書店;二是特色餐飲;三是商超連鎖;四是特色場景,比如使用數字人民幣體驗“夜遊錦江”等;五是京東消費,覆蓋商家範圍層次性遞進明顯,更接“地氣”。而在日前,成都市宣佈數字人民幣公共交通試點測試活動啟動,使用範圍為成都市行政區域內支援天府通乘車碼的地鐵、公交線路以及美團單車,也為全國首次主題為公共交通出行的數字人民幣試點活動。

可以看出,與其他城市數字人民幣紅包有所不同,成都試點突出數字貨幣小額高頻交易和普惠金融特性,不僅率先開展全國數字人民幣大範圍交通出行試點,同時在“天府通”中相容可視卡式硬錢包支付方式,增加支付方式的多樣性,而且在除本市內外,成都還在邛崍市率先打造全國首個數字人民幣城鄉融合先行先試示範區,實現鄉村數字人民幣服務在建制村全覆蓋,將數字人民幣工作的觸角延伸到最基層。

可看出,成都市數字人民幣是以特色旅遊景區及商圈、公共交通等集中消費場景建設為主,金融包容性更高,後續將透過拓展試點的深度和廣度,助推西部金融中心建設。

上海:路徑明確,圍繞重點商圈拓展試點商戶

上海市是第二批開放城市,相對於本次對比的其他城市而言,數字人民幣錢包試點較晚,但實際上,今年1月,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同仁醫院員工食堂率先實現數字人民幣可視卡硬錢包支付,而2月,可支援數字人民幣支付的自動售貨機也現身上海部分地鐵站。

值得關注的是,上海試點的運營機構在工農中建交和郵儲銀行的基礎之上,增加了網商銀行,白名單試點使用者可用支付寶直接支付,儘管仍處於小範圍試點,但此舉意味著數字人民幣錢包已開始與網際網路支付平臺進行合作打通主流支付介面,透過主流支付流量的引入,後續將覆蓋更多的試點人群,是數字人民幣試點的又一突破。

目前,上海數字人民幣試點著重圍繞重點商圈拓展試點商戶,南京路、淮海中路-新天地、豫園、小陸家嘴、徐家彙、北外灘及虹橋國際開放樞紐核心區等重點商圈試點商戶已完成數字人民幣受理終端集中改造,涵蓋百貨商超、餐飲酒店、旅遊景點、自動售貨、生活服務、居家出行、影院劇場等民生消費領域。

後續趨勢:延續政府工作報告,十四五規劃窺見一斑

就當下而言,五地均貼合2021年的工作報告對數字人民幣進行差異化的場景試點,並取得了優異的成績。數字人民幣在五地相繼試點之後,經歷了一城試行到多城並行,從支付線上到離線成交,從線下場景逐步延伸至線上,在傳統金融機構、網際網路機構、零售商商戶與個人使用者合力共建下,完成了技術的穩步突破與裝置的不斷創新,奠定了數字人民幣轉賬、支付、充值等主要流程的使用基礎,實現了公共教育的有效實踐,數字人民幣生態初步構建成型。

而五地的下一步動作,根據各地的十四五規劃可窺見一斑,北京、上海與成都仍是延續2021工作報告中的方向,北京利用冬奧會場景建設法定貨幣試驗區,但後續或將可能涉及到跨境的數字人民幣使用,推動貿易金融領域區塊鏈標準的形成;上海以金融科技建設為中心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推動金融開放改革;成都則專注於西部金融中心的建設,後續將更為注重數字人民幣服務範圍的延伸,以點帶面帶動整個西部金融基礎設施的提升。

深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與先行示範區的雙重定位,需具備一定的前瞻性,數字人民幣後續將以灣區為支點,重點推動數字貨幣的跨境使用,在跨境支付基礎設施、匯率兌換互認機制、技術安全保障等多環節發力,目前,香港已經開始進行數字人民幣的跨境技術測試。

值得注意的是,蘇州對數字人民幣在未來2年規劃中進行了較為詳細的重點描述,重點在數字貨幣底層技術研發、硬體裝置研發、應用場景測試、支付結算等領域,加快金融科技與數字貨幣技術研發,開展前沿密碼技術的創新和應用,到 2022 年,爭創國家級數字貨幣產業高地,而在十四五中,可看出,蘇州最終或將以數字人民幣為切入點,在金融設施端進行供需改革,從而在長三角一體化要素市場中發揮重要作用。

五地對於數字人民幣未來規劃

資料來源:各大政府網

結束語

以上透過、試點情況、政策動向等維度對上述五大數字人民幣試點城市進行了簡單的比較,但總體來說,各地均依據不同的城市定位以及城市發展情況,對於數字人民幣採取了因地制宜的推廣策略,以不同的抓手與重點推動數字人民幣融入城市的政治、經濟、生活,不僅為數字貨幣發行和業務執行框架、關鍵技術、發行流通奠定了基礎,也為數字人民幣公共認知加強創造了有利環境。

除以上五大城市外,長沙、雄安新區、西安、三亞、青島、大連等地也紛紛傳出數字人民幣試點新動態,數字人民幣“10+1”格局凸顯。海南、青島、大連等地均啟動了數字人民幣的景區購票應用場景;長沙也已釋出數字人民幣紅包4000萬,進入到第二輪試點階段;而雄安新區也於7月開始數字人民幣紅包兌換行動。

可看出,儘管試點策略不一,但伴隨著各地試點如火如荼的推進,數字人民幣漸行漸近已是事實。而對於數字人民幣試點的下一步,我國或將更多側重於生態與監管層面,不斷拓寬試點城市與應用場景,在全國打造數字化人民幣生態系統,提升系統安全性和可靠性,並圍繞其流通使用的法律和監管體系開展更深層次探索工作。

參考資料:

01區塊鏈:1.1億、877萬:從六輪紅包試點看數字人民幣程序;

澎湃新聞:上海將發放35萬份數字人民幣紅包,運營機構新增網商銀行;

介面新聞:網商銀行正式參與數字人民幣公測,支付寶對部分使用者開通數字人民幣模組;

中國證券網:多地開啟新一輪數字人民幣試點;

各大政府網站、其他新聞網等公開資料。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