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者,社羣和中部的Gray Space

著名科技記者Nichanan Kesonpat探討RAC等或許能變革藝術市場的新型模式。

字數:2997

作者:Nichanan Kesonpat

譯者:La

校對:StampSoda

翻譯機構:DAOSquare

採訪者:“這只是一個工具,不是嗎?”

David Bowie:“不,不,這是個像外星人一樣的生活形式。”

Bowie在1999年有先見之明地描述了網際網路將對音樂產業意味著什麼。特別是,網際網路將如何改變藝術家和觀眾之間的關係。當時,他意識到人類正處於某種既令人興奮又可怕的事情的風口浪尖:它打破創作者和他們的社羣之間的障礙。藝術或資訊不再單向觀眾單向傳播,而是更多交流,觀眾進來並加入他們自己的解讀,創作者的作品才算是完成了。在那裡,作品進化了,一一種創作者難以想象到的取樣再混合。Bowie稱創作者和他們的社羣融合的地方是“中間的灰色空間”:這是一個強大的新參與領域,這裡會發生最有趣的事情,Bowie預言這個空間裡會發生21世紀將發生的所有事情。

Source

在探索“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可能性的前幾年,Bowie在1998年推出了自己的網際網路服務提供器“BowieNet”,除了核心服務之外,它還是早期粉絲社羣的平臺。粉絲平臺服務包括一個個人電子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獲得Rolling Stone的獨家音樂,獨家內容,並可以與Bowie和他的朋友線上聊天。

1997年,Bowie在波士頓第一次網上直播他的Earthlings音樂會,全世界的歌迷都可以獲得現場一般的體驗。雖然大多數人這個時候都沒有足夠快的網速,但這釋放了一個訊號…

2020年四月:超過1200萬人線上觀看了說唱歌手Travis Scott在《堡壘之夜》(Fortnite)裡的虛擬演唱會。

我看了Bowie的採訪,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最近發生的有關NFTs和社羣代幣的事情。新使用者第一次與web3應用程式互動,不是因為他們想源源不斷地賺錢,而是被美麗的藝術品、音樂、NBA片段、能賺到錢的遊戲、社羣所有權和一種歸屬感所誘惑。這感覺就像我們正在進入線上社羣的下一個進化階段,在一個有自營銷獎勵機制來獎勵你貢獻的價值的系統裡,你和其他人不僅僅是同一個聊天室談論共同利益的成員,更是社羣本身的利益相關者。社羣能夠隨著創作者進化出一種產品。正如Bowie所觀察到的,至少觀眾已經變得和藝術家一樣重要了。今天,去中心化協議的使用者至少與編寫程式碼的人一樣重要,社羣代幣的持有者至少與發代幣的人同樣重要。

讓我們來看看一些例子,看看在2020年,中間的灰色空間表現得怎麼樣。

觀眾主導的價格發現

Zora是一個讓創作者放置限量版藝術作品和商品來作為加密代幣的平臺。一個代幣可贖回一個單位的現實世界產品。這是什麼意思?

在Zora上放置一個物品會生成一個代表這個物品的加密貨幣。如果你想放棄100雙運動鞋,就會有100個代幣被創造出來,這些代幣可以在網際網路上買賣。這使得實物產品可以根據公開市場的供求變動來定價。

代幣從基本價格開始,隨後代幣價格會隨著人們的買賣而上下波動。這意味著,在你將代幣兌換回實際產品之前,你有機會把代幣或盈或虧地賣回市場,交易費用歸原創作者所有。

當有人用代幣兌換真實世界中的物品時,創作者按當前市場價格賺取收入。用於兌換的代幣會被銷燬,並永久從市場中移除。兌換代幣的人會收到寄給他們的產品。

在他們的介紹部落格中Zora認為這解決了他們所說的“Yeezy問題(The Yeezy Problem)”。Yeezys是由侃爺和阿迪達斯聯名以220美元的價格出售的運動鞋。但是由於這款鞋子供不應求,這些運動鞋在像StockX二級市場以10倍的價格銷售,而原來的創作者沒有從中獲得任何利潤。有了像Zora這樣的平臺,創作者者可以建立自己的市場,從而發現其真正的價格,並能夠從隨後的市場活動中獲取一些利益。

Andre Anjos,也被稱為RAC,是格萊美獲獎藝術家,當涉及到藝術家和其社羣的創新性收入來源時,他也是對web3最直言不諱的支持者之一。他與Zora合作製作了他的第三張錄音室專輯《男孩》,並以$TAPE形式發行了限量版卡帶,以動態價格曲線來定價。$TAPE的起價是20美元,很快上升到了幾百美元,因為人們蜂擁而至地參與到發掘音樂價格的實驗中。以下是所有運作過程的概述。

用區塊鏈創造公共的限量版商品市場。

這只是創作者利用加密技術建立自己的市場的一個例子。請注意,這些限制目前僅限於確定固定供應量的限量版商品。在很多情況下,固定定價會更有意義。在如今的大多數情況下,一件商品的價格和藝術家得到收益的減少都是由眾多中間商決定的,而觀眾也只能順其自然。像Zora和Foundation這樣的平臺顛覆了這種模式,回答了我們這個問題:如果你只製造有限的東西,並向市場開放,那麼這個東西值多少錢?

這是2020年10月8日$TAPE在Zora上的市場價格

$TAPE在Zora上的產品頁面

這是另一個市場Foundation上PLS&TY的限量版EP的截圖,和Zora方式類似的可贖回代幣化的商品和價格曲線。

$PECIAL在Foundation上的產品頁面

$PECIAL的價格曲線

同時,創作者擁有一個由Patreon訂閱者、Bandcamp支持者、Subreddit主持人和世界各地傳播他們所做的每一件事的粉絲組成的社羣。當然,這些利益相關者至少和釋出這些記錄的公司一樣重要。但是,他們是唯一沒有機會獲得他們對藝術專案所做貢獻的價值的人。我們怎樣才能做得更好?

一個藝術專案的社羣所有權

你曾經支援過剛出道時的樂隊或藝人嗎?不管是偶然發現並一直喜歡的有幾百個粉絲的YouTuber,還是一個成立了高中樂隊並在課堂上給大家發在家裡錄音的EP的朋友。藝術專案(YouTube頻道、視覺藝術、音樂)逐漸增長粉絲團體或社羣的分享會讓人有一種志同道合感和自豪感。我還記得我在Piczo網站上看到並嵌入的第一個Smosh影片。對於一個剛出道的個人創作者來說,像Patreon這樣的平臺允許人們支援一個專案。有些人甚至不僅貢獻金錢,還花時間宣傳。除了會員資訊和與創作者面對面交流之外,實際上他們沒有付出時間的動機,除非他們重視這個專案,並希望看到它繼續開展下去。如果有一個系統可以讓支持者的社羣享有一部分專案的成功成果,並同時獎勵最有價值的成員,這會發生什麼呢?

社羣代幣背後的理念是:創作者可以向各種人開放專案的所有權,然後激勵他們一起完善專案。在藝術家和策展人的支援下,我們不再是錯綜複雜的中介關係,我們現在有技術來試驗更透明、更包容和更開放的金額交易和金額獲利的機制。

現在,創作者不僅可以直接與粉絲互動:社羣也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而觀點被聽到的機會也更多,可以設計福利來獎勵那些貢獻最大的會員,社羣也可以透過代幣所有權和可兌換的現實獎勵來受益。創作者從企業利益面紗後面的冷漠的實體變成他們自己社羣的積極的參與者。

這是藝術家和觀眾之間的祛魅。當今大多數突出的社會化代幣是以太坊上的ERC-20,它們在區塊鏈上可以隨意交易。當然,這些代幣也有市場,有些在不參與社羣本身的情況下參與了市場。但那些透過積極參與來賺取代幣的人投資的不是他們的錢,而是他們的時間和承諾。對他們來說,持有社羣/社會化代幣意味著選擇加入一個社羣,這個社羣會對代幣持有者和使用者帶來好處。代幣是一種工具,而不是一種金融投資。例如,一個分層的成員模型會需要你在錢包裡有X數量的代幣,來獲得一個私人的Discord通道的獨家內容、獲得贈品的資格或早期的空投。因為所有權是在可驗證鏈上的,檢查你是否有資格是很簡單的。

以下來自上週公佈了社羣代幣RAC:

“在歷史上,藝術家們一直被剝奪了獲得自身價值的機會,因為他們被一大批中介機構,如公司和平臺,壟斷了創作的所有權。多年來,我一直著迷於加密技術及其除貨幣以外的應用,並相信它可以直接在藝術家和他們的社羣之間創造一種有關創意所有權新的模式。這個新範例是我想用$RAC來追求的,我想把它交到我現有的粉絲和社羣手中。”

“$RAC是基於以太坊建立的一個代幣,我想把它交給支援RAC專案的粉絲們和想和我一起發展它的人。透過獎勵我最忠實的粉絲,我們可以建立一個社羣,在那裡代幣可以解鎖各種福利和獨家內容的訪問許可權。加密使社羣能夠捕獲它們所創造的價值,而不是被已經存在的平臺貨幣化,且$RAC是一個積極的實驗,它解開了這些基本事物的秘密。”

分配給RAC支持者的補發代幣

現在,當一個藝術家獲得唱片合約時,這家公司提供的服務實際上是用這位藝術家的成功作為賭注的。打了這個賭,他們就擁有了這個專案,然後拿來回本並賺成倍的錢 。當一個音樂家的社羣就是唱片公司時,他們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換句話說,當粉絲團能夠讓藝術家提前完成他們的作品,並獲得專案的財務收益時,會發生什麼?當然,創作者必須對交付作品負責。但是,一旦與創作者建立了信任,如果你喜歡他們的作品,為什麼不自己也擁有作品的一部分呢?如果人們可以購買一家公司的股票,為什麼不能購買一個藝術專案的股票呢?

直到幾年前,許多這樣的概念仍然作為單獨的原始概念停留在理論階段。現在,web3基礎架構還遠未完善,但我們正處在這樣一個階段:我們可以開始將這些原始物作為程式碼實現,將它們像積木一樣組合在一起,並進行大量實驗,看看可驗證的稀缺性、開放的市場波動和資料分佈是否能夠消除遺留在系統的社會和經濟的低效率。

可程式設計的藝術

像Async Art這樣的專案正在拓展資料藝術所有權的邊界,並讓資料藝術品的收藏者影響作品本身。最初的藝術家設定了一系列引數,這些引數可以被藝術NFT的不同“層”的所有者更改。因此,如果5個收藏家擁有一個樹的圖片的5個不同的方面。一個收藏者可以選擇得到它成熟的果實,另一個收藏者可以重新安排它的枝幹,一個可以控制天氣……從這個意義上說,整個作品成為原創者以及那些足夠關心藝術品併購買其中一部分作品的收藏家們的集體表達。

藝術家Matt Kane,利用演算法和他自己的人為輸入,在他的作品中創造出獨特、複雜的顏色和圖案,允許他的代幣化部分的收藏者登入到只有收藏者的區域,這個區域包含獨家幕後內容和成品過程中產生的草稿作品。登入後,收藏者需要使用他們的瀏覽器加密錢包連線到網站,然後網站檢測此人是否擁有NFT。如果此人決定出售藝術品,藝術品的下一個所有者將自動獲得進入收藏者的區域。有趣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創作者利用代幣化的訪問來為“隨行”設計福利引數,用批發式第三方平臺從未有過的方式來培養和策劃與粉絲群的親密關係。

一些展示在Matt Kane網站上的代幣化作品

共享的視覺空間

我之前寫過關於非同質化代幣和NFT專案,這些專案現在正在突破極限。讓我們回顧NFTs暫時作為虛擬土地這個事情。現在,所有權模式很簡單,一個人擁有的NFT代表一塊土地,這個人有權在這塊土地上建造或授予建築權,或在公開市場上出售這塊土地。

當社羣的成員可以擁有自己的虛擬土地時,會發生什麼呢?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s)是具有共同目標的由個體組成的集體,他們可以決定如何分配一組公共資源。可以進行營利性投資,或向與有被委派任務的專案提供授權。它可以提供服務或策劃資料藝術。

Cryptovoxel土地是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NFTs。今天,這裡是藝術畫廊、令人印象深刻的委託建造、每週聚會,甚至是女生聯誼會的所在地。11月5日這裡也有一個社羣內的“Metalympics”遊戲!

當一群藝術家和策展人聚集在一起,購買一塊虛擬土地,建立一個畫廊,並決定下一個展覽應該展示什麼作品或者可以圍繞什麼概念進行策劃時,會發生什麼?任何人都可以在瀏覽器中輸入URL,然後瀏覽、發現和購買展出的資料藝術品NFTs或者一個真實世界的產品的數字代表物,代幣可以兌換為資料產品甚至真實有形的產品。

第一個社羣所屬的土地實驗是ZOO代幣,其中$ZOO代表了代表Bronx動物園的CV土地的部分所有權。$ZOO也被用作治理代幣,持有者可以投票決定如何處理社羣資金。幾個月後,該土地將被拍賣,而且$ZOO代幣持有者可以要求按比例從出售中獲得部分收入。這是動物園現在的樣子:

檢視幾周前從WIP Meetup上看到的動物園情景!

這個話題值得我寫一系列相關文章,我留著以後寫。但如果你對此感興趣並且你也想看看最近NFTs的一些頭腦風暴的結果,可以檢視正在進行的Untitled Hackathon,活動這個月底才結束。

David Bowie觀察到,在音樂領域,90年代沒有一個具有“時代代表性”藝術家,就像60年代的披頭士,或50年代的貓王這樣。在90年代,人們湧向不同的流派,音樂變得更加大眾:有嘻哈,頹廢音樂,女孩力量……越來越多的是關於觀眾和這種型別的文化。在狂歡節上,DJ們陪伴觀眾,對觀眾所做的事情做出迴應,而不再是靜態的單向交流。狂歡現場的體驗是由觀眾和DJ共同打造的。他深深地明白藝術家、粉絲和文化之間的聯絡。他把網際網路視為一個藝術場所。他很興奮地想看到藝術家和觀眾之間的“新結構”在這個中間的灰色空間將會是什麼樣子。

現在,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多的手段來探索和擴大我們自己的不同之處。我們可以在領英上做專家,在Instagram上做美食家,在抖音上做喜劇演員,在推特上做勵志演說家,或者Reddit上做匿名的逆向投資者。同樣,我們也可以和志同道合的陌生人建立聯絡,為達成共同的目標而合作。當談到自我表達時,網際網路讓我們與現實生活中可能從未見過的人共同創造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無論是支援一個擁有數百萬訂閱量的YouTube頻道,還是吸引大量關注和資金支援的一項事業。有了web3,我們現在不僅可以處理資訊,還可以處理價值,使我們能夠共同創造和發展有創意的專案,並擁有專案成功成果的一部分。

我將繼續探索從這個創意和更廣公眾的交叉點中產生的奇怪和精彩的東西。如果你喜歡這個和之前對藝術,娛樂和線上社羣未來的嘗試,請訂閱吧!誰知道會呢,它可能會引發一場對話,然後在中間這個灰色的空間裡點亮某種東西。

現在,你來聽Bowie談談吧。

https://youtu.be/FiK7s_0tGsg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