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為什麼巴菲特和芒格討厭比特幣?

買賣虛擬貨幣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年度股東大會於美國東部時間5月1日舉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再度diss了比特幣。巴菲特拒絕討論比特幣,而芒格直接表示,“討厭比特幣的成功。我不歡迎一種對綁架者和勒索分子如此有用的貨幣。我也不喜歡向一個剛剛憑空發明的新金融產品的人多掏幾億、幾十億美元。這個該死的發展是令人厭惡的,而且與文明的利益背道而馳。”

而自從知道比特幣開始,巴菲特就一直在猛烈抨擊比特幣。很多人心中都有疑惑,作為投資大師,為什麼巴菲特和芒格如此討厭比特幣?他們大多是從投資風格、價值、思想多個角度解讀,也許事情的真相在於:

他們討厭比特幣的原因寫在比特幣的基因裡。

Bailout

2009年1月3日18點15分零5秒,中本聰在比特幣創世區塊中寫下當天《泰晤士報》頭版文章標題——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bailoutfor banks(2009年1月3日,財政大臣正處於實施第二輪銀行緊急援助的邊緣)。

請注意關鍵字“bailout”。這個字眼簡直就是對巴菲特部分財富來源的徹底否定。

穿透巴菲特“投資大師”人設背後,巴菲特和傳統金融體制的繫結遠超大多數人的想象。這是巴菲特總是diss比特幣的重要原因甚至可以說是主要原因。

上圖是伯克希爾哈撒韋2018年財報中的15項投資,伯克希爾是相當多金融機構的大股東,如美國運通、美利堅銀行、紐約梅隆銀行、高盛、摩根大通、美國合縱銀行、富國銀行等。

按時間順序,可以從離現今不太遙遠的2008年金融危機中找到巴菲特部分財富根源的蛛絲馬跡。

2008年金融危機中,美國首屈一指的投行高盛受到重創。2008年9月24日,巴菲特控制的伯克希爾出手50億美元投資購買高盛優先股以及50億美元的普通股認股權證。僅僅過去一個月,2008年10月28日,美國財政部向高盛注資100億美元。

2008年10月1日,伯克希爾向通用電氣投資30億美元。同樣是一個月後,2008年11月12日,通用電氣資本獲得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1390億美元的債務擔保。

同樣在10月,美財政部向富國銀行注資250億美元,而巴菲特早在1990年購買了富國銀行10%的股權。截止最新報表,伯克希爾幾乎沒有減持,仍然持有富國銀行9.8%股權。

此外,2008年美財政部向美國合縱銀行注資66億美元,向美國運通注資33.8億美元,向M&T銀行注資7.5億美元。而巴菲特先生是這些金融機構的大股東。

巴菲特事後聲稱,富國銀行是被美國財政部的“問題資產救助計劃”(TARP)逼迫強行注資的。

事實真是這樣嗎?2018年12月HBO出品的紀錄片《恐慌:2008年金融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披露,2008年10月3日,美國國會和總統透過經濟穩定經濟法案後,巴菲特深夜打電話告訴美國時任財政部長保爾森,建議保爾森直接向那些陷入危機的銀行們注資。最終美國財政部動用了7000億美元“問題資產救助計劃”(TARP)中的2500億美元購買優先股向金融機構注資。

儘管這些優先股到期會被回購,但現行無錨約束的銀行體制必然會選擇通貨膨脹。在經濟危機後,美國從2009年開始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在這一過程中,財富會向最先拿到央行錢的人發生轉移。而巴菲特先生就是最先拿到錢的人。

這同樣也是巴菲特瞧不上黃金的原因所在,因為黃金硬約束著政府的財政、貨幣紀律。

巴菲特的現金奶牛

很多人會反問,接受政府bailout的先決條件是有彈藥在危機時刻收購資產抄底。

巴菲特以對一些好公司作長期持有幾十年的價值投資著稱。這既需要敏銳的價值發現,還需要長期的低成本資金來源。而對巴菲特來說,這筆長期資金來自伯克希爾的保險浮存金(即保費)。

儘管保費是保險公司暫時管理並不屬於它的資金,但有些資金可能需要10年甚至更長時間才發生賠付。如果經營的好,這些資金可能是零成本的資金。再考慮到時間威力下的通脹效應,甚至是負成本的。

伯克希爾不僅是很多銀行的大股東,還是很多家保險公司的大股東。這些保險公司成為巴菲特的現金奶牛,為他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鉅額低成本保險資金,能夠大規模收購優質企業。高額投資回報會讓伯克希爾旗下保險公司更有賠付能力,又有更多保險浮存金,從而形成良性迴圈。

據廣發非銀研報,收入結構上,伯克希爾最大收入來源是零售服務業,收入佔比近50%。保險業收入緊隨其後,保費收入貢獻佔比近20%。儘管保費收入佔比不高,但是可以長期留存的保費,是可以匹配中長期的投資資金。這是巴菲特投資的“彈藥庫”,是可持續的充足的現金池。

目前巴菲特旗下的保險業務主要劃為四個重要部分:國家僱員保險公司、通用再保險公司、BHRG(旗下再保險業務集團)和BH Primary(混業獨立經營保險集團)。

保險業在美國同樣是特許和受到嚴格管制的行業,和中心化央行控制下的金融機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這同樣和比特幣所要求的去中心化、去管制、去中介、自由競爭、去通脹的精神完全相悖。

所以,巴菲特仇視比特幣

巴菲特並不是一個不肯承認錯誤的投資者。事實上,巴菲特在其投資生涯上也曾錯過很多重大投資機會,也曾修正舊有錯誤看法。

巴菲特在2017年、2018年連續兩年的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親口向股東承認:沒有預料到亞馬遜發展得這麼好取得大規模的成功,幾年前沒有買入谷歌的股票是一個失誤。

2013年,巴菲特曾堅定地表示自己不會買蘋果股票,因為不知道蘋果公司十年後會是什麼樣子。但2015年開始,巴菲特大舉買入蘋果股票。

但巴菲特對比特幣的批評從沒鬆口過。

2013年伯克希爾股東大會時,比特幣價格還不到130美元,還沒暴漲至1000多美元引發普通人關注,巴菲特就已經關注到比特幣,他公開表示,比特幣是老鼠藥,在490億美元現金中,沒有任何資產是比特幣也沒有計劃投向比特幣。

2014年,巴菲特接受CNBC採訪時警告投資者遠離比特幣。他認為,比特幣只是一種“海市蜃樓”,說比特幣具有巨大的價值本身就是一個笑話,這種繁榮是虛假的。

2014年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巴菲特表示,如果比特幣在未來10年或20年沒有成功,我也不會感到意外。它不是一種貨幣,不符合貨幣的規律。比特幣是一種具有投機性質的“巴克羅傑斯”現象,所有的買賣行為都由大家自己判斷漲跌,就像當年的鬱金香泡沫一樣。

2015年和2016年,比特幣熊市,和普通人一樣,巴菲特也沒有關注比特幣。

2017年比特幣牛市,在比特幣漲到9000多美元時,有記者再次問他的看法,巴菲特回答:“可能是老鼠藥的平方了。”

2017年11月,巴菲特在《福布斯》上刊文稱比特幣毫無意義,無論是美聯儲還是其他央行都無法監管,是“不折不扣的泡沫”。

2018年1月,巴菲特接受CNBC採訪時再度預測加密貨幣肯定會出現“糟糕的結局”,雖然並不清楚這樣的結局多久發生?如何發生?

隨著比特幣在2018年1月達到歷史高點,2018年2月,巴菲特諷刺比特幣是一場徹頭徹尾的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懼)。

2018年伯克希爾股東大會前夕,巴菲特接受雅虎財經採訪時再次表態,購買比特幣是賭博,不是投資。

再到2019年2月23日,巴菲特在2019年至股東信中繼續diss比特幣,比特幣沒有任何獨特價值。

此次巴菲特和芒格再次表示討厭比特幣,目前比特幣價格在57000美元上下,從2013年巴菲特第一次公開唱衰比特幣,自130美元比特幣上漲了近438倍,遠勝股神的“價值投資”。

結語

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後,間接金本位被廢棄已成既成事實。熱愛自由的人們只能另起爐灶,經幾代學者、軟體工程師努力,發展出去央行、不可增發操縱的網際網路原生貨幣——比特幣。

如果比特幣、黃金成為被人們廣泛接受的貨幣,必將嚴重限制政府無中生有超發貨幣的能力,當然也會削弱政府向個別群體輸送利益的能力。

這才是巴菲特一直以來仇視比特幣、黃金的真正原因。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