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個 DeFi 協議年化營收約29億美元,DeFi 富了誰?

買賣虛擬貨幣

分析師 | Carol編輯 | Tong出品 | PANews

流動性挖礦推動DeFi走向興盛。根據PAData對今年上半年DeFi領域的綜合分析,DeFi上半年總淨鎖倉量已飆升至568.62億美元,漲幅約為307.09%,AMM DEX上半年月均交易總量達到約803億美元,漲幅約為24.12%,16個主要DeFi協議的上半年總營收超過18.43億美元。可見,經過這一年多的發展,DeFi已經形成了相當的規模。

DeFi的長足發展究竟為誰創造了利益?運營一個DeFi協議能賺多少錢?參與DeFi交易又能分得多少額外收益?PAData綜合分析了16個DeFi協議的營收與分配資料後發現:

1)單個DeFi協議的日均(中位數)營收約為15.81萬美元,其中,營收最高的Uniswap和PancakeSwap已分別突破280萬美元和120萬美元,均已超過同期比特幣的日均手續費收入。

2)按近期日均營收預估,16個DeFi協議今年的總營收將超過26.45億美元,僅略低於三大公鏈(以太坊、比特幣和BSC)2億美元左右。其中,Uniswap的預估年營收接近10億美元,約佔DeFi總營收的37.42%。

3)從營收分配模式來看,在觀察樣本中,採用雙邊使用者主要收益或單邊使用者收益的協議居多。其中,在採用雙邊使用者主要收益分配模式的協議中,使用者收益佔比都超過68%,多個協議的使用者收益佔比甚至超過85%。總體而言,DeFi收益分配進一步向使用者傾斜。

4)Aave、Compound、MakerDAO、dYdX、Hegic的營收來源高度依賴單個流動性池/借貸資產(>40%)。僅Uniswap和Balancer營收來源的分散度較高,其營收貢獻最大的三個交易對累計營收佔比約為32%。

5)14個協議當前的平均市銷率(P/S)約為21.8倍,其中僅有4個協議的估值在近期有所下降,大部分協議的估值都在上升。總體上,僅Cream、Curve、Hegic、SushiSwap、Synthetix的總營收與治理代幣之間表現出一定的正相關性,即營收增長時,治理代幣的幣價也上漲。這5個協議的市盈率(P/E)與治理代幣之間的關係也類似,綜合而言,這或意味著,協議的營收分配方式與幣價表現無關。

多個DeFi協議單日營收超10萬美元,

Uniswap年化營收近10億居DeFi首位

使用者為使用公鏈/協議而實際支付的手續費可被視為公鏈/協議的營收,根據token terminal的統計,最近30天,16個DeFi協議的日均(中位數)營收約為15.81萬美元。其中,Uniswap營收最多,達到了281.27萬美元,其次是PancakeSwap,達到了127.74萬美元。這兩個協議的日均營收水平已經超過同期比特幣和BSC的日均手續費總額,單從手續費收入來看,Uniswap的營收能力甚至已達比特幣的2倍多。

不過,受到近期加密貨幣市場整體下行的影響,DeFi協議的營收也有所下降。根據統計,16個DeFi協議最近30天的總營收平均下跌了32.72%。其中僅結構化衍生品協議Ribbon Finance和合成資產協議Synthetix的營收有所增長,且增幅均超過了50%。剩餘14個協議的營收均有所下降,且多個協議的降幅甚至高於50%,如SushiSwap、Curve、QuickSwap、Balancer、Perpetual Protocol等。

如果按照最近30天的日均營收額來預估全年營收額的話,那麼token terminal統計的36個DApp協議今年的總營收約為28.91億美元,其中,本次觀察範圍內的16個DeFi協議今年總營收額將達到26.45億美元,僅比以太坊、比特幣和BSC三條公鏈年營收額少了約2.10億美元。DeFi協議的營收規模已經與公鏈不相上下。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個別頭部DeFi協議的預估年營收額已經可以媲美頭部公鏈的手續費收入了。比如,Uniswap今年的預估營收額約為9.94億美元,雖然仍不及以太坊,但已經超過比特幣和BSC今年的預估手續費總額了,且已大約是後兩者的2倍多。另外,PancakeSwap今年的預估營收額也基本與比特幣和BSC持平。

除此之外,Aave、SushiSwap、Compound和QuickSwap今年的預估營收額都超過了1億美元,其他主流協議今年的預估營收額也都在1000萬美元以上。相比之下,在公鏈領域,除了以太坊、比特幣和BSC以外,其他公鏈今年的營收能力都遠不及DeFi協議。

DeFi營收分配向使用者側傾斜,

多個協議的收入高度依賴單一資金池

DeFi協議產生的收入將會如何分配?一般而言,根據獲得收益的主體可以將收入分配模式分為單邊收益模式和雙邊收益模式,兩種模式根據主體收益佔比又可進一步細分為單邊協議收益模式、單邊使用者收益模式,以及雙邊均等收益模式、雙邊協議主要收益模式(協議收入佔比超過50%)、雙邊使用者主要收益模式(使用者收入佔比超過50%)。

PAData觀察了15個協議的收入分配模式,其中,Aave、Bancor、Cream、MakerDAO在過去一年中改變了營收分配模式。Aave和Cream從單邊使用者收益模式轉為雙邊使用者主要收益模式、Bancor從單邊使用者收益模式轉為雙邊均等收益模式、MakerDAO從單邊協議收益模式轉為雙邊協議主要收益模式,這些模式的轉變基本發生於去年8月以後。

按照各協議最新的收入模式來看,15個協議中有10個協議都採用了雙邊收益的模式,佔總數的比例約為67%,其中8個協議都採用了雙邊使用者主要收益的模式,佔多數。另外5個協議採用單邊收益,佔總數的比例約為33%,其中3個協議採用單邊協議收益模式,佔多數。營收方式的選擇跟DeFi的品類並無多大關係。

整體來看,採用雙邊使用者主要收益或單邊使用者收益的協議居多,共有10個,DeFi協議的營收分配模式正在進一步向使用者傾斜。如果從使用者收益佔比來看,這種傾斜更明顯。在單邊使用者收益模式下,收入100%分配給使用者。而在雙邊使用者主要收益模式下,使用者收益佔比都超過65%,最低的PancakeSwap約為68%。最高的Aave約為95%。

在有營收構成記錄的12個DeFi協議中,Aave、Compound、dYdX、Hegic和MakerDAO的收入來源高度依賴單個流動性池或借貸資產,其40%以上的營收都來自於某個流動性池或借貸資產,比如Aave高度依賴USDC的借貸、Compound高度依賴DAI的借貸、dYdX高度依賴ETH/DAI資金池的交易。僅Uniswap和Balancer營收來源的分散度較高,其貢獻營收最大的三個交易對累計營收佔比約為32%。

從今年各協議營收構成的變化來看,Aave、Cream、dYdX、Hegic這四個協議的營收構成較不穩定。單一資金池或借貸資產貢獻的營收佔比的最大變化幅度普遍大於20%,比如,Aave中USDC貢獻的營收佔比今年增長了43%,而CRV則減少了20%。再比如dYdX中ETH/USDC貢獻的營收佔比今年激增了72%,而ETH/DAI則減少了38%。

但Uniswap、QuickSwap、SushiSwap、Compound和MakerDAO的營收構成則相對比較穩定。單一資金池或借貸資產貢獻的營收佔比的最大變化幅度普遍小於15%,比如,Uniswap中今年營收佔比增長最多的三個資金池的漲幅在6%至14%之間,QuickSwap則在6%至16%之間。

不過,營收構成的穩定性與協議的營收構成格局,即與是否高度依賴單一資金池或借貸資產並沒有絕對關係,與協議的所屬品類也沒有絕對關係。DeFi協議在營收構成上的特殊性更為顯著。

多個協議的營收與幣價表現正迴圈

透過DeFi協議治理代幣稀釋後的市值與總營收額之比可以對協議進行估值,這就是市銷率(P/S)。一般情況下,市銷率越底,估值越低,越有投資潛力,但這也受到代幣初始經濟模型的影響,所以,需要宣告的是,市銷率估值模型對DeFi協議只有適度參考性。

根據統計,14個DeFi協議最近30天的平均市銷率約為21.8倍。其中市銷率最高的是Curve,達到了69.75倍,其次,Balancer和Synthetix的市銷率也較高,都超過了40倍。另外,市銷率較低的有Cream、Hegic、PancakeSwap、QuickSwap和SushiSwap,都不足10倍。

從近期各協議的市銷率變化來看,僅Bancor、Hegic、QuickSwap和Synthetix的估值有所下降,降幅在9%至28%不等,其餘10個協議的估值都有所上升,漲幅在4%至32%之間。14個協議的平均市銷率變化約為8.74%,可見,整體上近期DeFi協議的估值處於上升狀態。

對投資者而言,估值是交易策略的一個影響因素。那麼,在DeFi領域,市銷率,即協議營收是否對映到幣價的表現上了?

PAData對其中12個協議的市銷率和幣價進行了相關性分析,結果顯示,就整體而言,Cream、Curve、Hegic、SushiSwap、Synthetix的總營收與治理代幣之間的皮爾森係數都在0.5以上,這意味著,這些協議的總營收增長時,其治理代幣幣價上漲的可能越大。相反,Bancor的總營收與治理代幣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約為-0.7,即其總營收增長時,治理代幣幣價反而可能下跌。其他協議這兩者之間的相關性並不明顯。

如果具體到更小的市場週期,DeFi協議總營收與治理代幣幣價之間的關係則要複雜的多,而且每個協議的表現都不同。比如,以MakerDAO為例,今年上半年,其總營收與幣價之間的皮爾森係數都在0.6以上,也即營收增長時幣價也可能上漲,反之亦然,但到了7月,這一系數迅速轉為-0.5,也即營收增長時幣價反而可能下跌,反之亦然。而Bancor則相反,上半年,其總營收與幣價之間的皮爾森係數大多為負,3月和6月都超過-0.5,也即營收和幣價反向運動,然而到了7月,市場震盪向下時,這一系數轉為0.9,營收和幣價開始同向發展。

如果考慮市盈率(P/E,治理代幣稀釋市值與協議營收額之比),則可以發現,市盈率與治理代幣之間的關係也類似。同樣的,Cream、Curve、Hegic、SushiSwap、Synthetix的協議營收額與治理代幣之間表現出一定的正相關性,而Bancor則表現出一定的負相關性。在更小的市場週期中的相關性也十分接近。綜合而言,這或意味著,協議的營收分配方式與幣價表現之間的無關,也即,若協議方獲得更多收益,並不意味著持幣使用者也可受益於協議發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