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TOP100長鋏:拋開歷史包袱,以不變的初心探尋公鏈未來

買賣虛擬貨幣

比原鏈的創始人長鋏,曾連續三年榮獲中國科幻最高獎“銀河獎”的著名科幻作家,風光最勁之時突然出走“科幻界”,一走就是9年。9年後,長鋏成為了中國知名的比特幣佈道者,後創立巴位元,又投身比原鏈創業。

在面對飛速發展的全球區塊鏈行業,熱點頻出,競爭空前激烈,作為國產公鏈的代表之一,很少現身公眾場合的長鋏在思考什麼?比原鏈的“自我革命”是為什麼?同時意味著什麼?面對行業激烈的競爭,長鋏如何自我調整,平靜的面對大大小小的挑戰。

Cointelegraph中文與長鋏展開了一場深度的對話,力爭系統還原一個早期佈道者的當下。

從科幻作家到公鏈創業者,變的是身份,不變的是初心

長鋏作為一個曾經的科幻小說家,後又建立區塊鏈媒體巴位元及公鏈比原鏈,一路走來,作為一位理想主義的踐行者,身份也隨著發生改變。問及長鋏他自己定義的身份是什麼?

長鋏的回答在意料之中,卻也非常真誠。”先是科幻作家,現在是創業者,這不是說完成了身份轉變,我覺得只是一個階段做一個階段的事情。且區塊鏈創業本身也很科幻,我們可以真正去實踐那些小說中所預想的未來場景。先做了媒體巴位元,然後做了公鏈比原鏈,我認為我們的初心沒有變,我們的願景一直就是做區塊鏈技術的普及和落地。只是一開始做公鏈在時機和團隊上都不成熟,出於愛好開始翻譯區塊鏈的科普文章。”

對於創立比原鏈的契機,有偶然也有必然,他分享到:“以前講區塊鏈就是講數字貨幣,這是唯一的應用。但到了2017年我們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機會,那就是資產上鍊。就是把現實中的資產搬到區塊鏈上,透過構建智慧合約來交易,從而提高資產的利用效率。我們毫不猶豫地選擇要做公鏈。”

對於兼而有之的身份,如何去分配自己的精力,長鋏坦言:“ 我現在90%的精力都在比原鏈,巴位元很早就交給合夥人去管理。可以說,我已經從過去的媒體創業者轉變為公鏈創始人。將來有沒有可能再變成科幻作家?有時間的話我肯定還會拾筆繼續創作。”從科幻小說到行業佈道,再到落地實踐區塊鏈的可行性,我們看到的不僅僅是長鋏個人,更看到了千萬萬萬的從業者。

區塊鏈思維的核心:私鑰意味一切

普遍認為,分散式商業是區塊鏈新商業業態,然而每個人對於“區塊鏈思維”又根據自身從業背景、生存環境有不一樣的理解,長鋏眼中的區塊鏈思維“最核心的一點是所有東西都必須基於私鑰,私鑰意味一切。像手機號、身份證號這些個人資訊反而並不重要。比如說DeFi,DeFi上的借貸和現實中的P2P,和信用貸就有明顯區別。DeFi上的借貸是陌生人借貸,它不需要了解你是誰,因為所有的借貸都是基於抵押,而現實中的借貸都是基於信用,基於隱私和個人資訊。因而,你會發現後者在現實中就會出現像隱私洩露、暴力催收、套路貸。這就是不同思維導致的結果。DeFi的借貸是由程式碼構建的,它不需要任信任何人,所以我一直對把信用搬到鏈上持懷疑態度。”

長鋏的區塊鏈思維是構建在"Code is law"基礎之上,技術至上,自然而然對於未來公鏈的競爭格局,也就有自己獨特的理解。

他認為未來的公鏈分為三種形態。

第一種,純數字貨幣型的公鏈,它仍然會長期存在。比如,比特幣、萊特幣等,這些PoW鏈的定位非常清晰,就是數字貨幣,它也不需要太多迭代,它的價值也會在,也很安全,去中心化的算力和意志會維護它的執行。它們是非常好的抵押型資產,對應用鏈有價值,比原鏈這種應用鏈非常需要抵押資產。

第二種,以太坊、波卡,幣安鏈這樣的基礎鏈。

第三種就是比原這樣的應用鏈。以太坊過去也把自己定位為基礎鏈,但在他看來現在這些鏈也越來越有點像應用鏈,為了滿足DeFi這個具體的場景。所以,可能波卡和以太坊更偏基礎鏈一點,但其它鏈就更加專業化,朝著應用鏈的方向發展。他同時也坦言,比原鏈現在基本上不考慮其它什麼場景,比原鏈自定義是資產上鍊的應用鏈。

找尋公鏈出路,資產上鍊會是區塊鏈落地方向

區塊鏈如何賦能實體產業落地一直是行業探索的方向之一,比原鏈也不例外。以長鋏為代表的比原團隊看到區塊鏈落地的一個方向,就是資產上鍊。

在長鋏看來:“區塊鏈的商業模式不是透過現實中的權力機構來登記確權,從而把現實中的房產、股權、版權搬到區塊鏈上。區塊鏈可以藉助資產對映的方式完成資產上鍊。”

他比較看好像Maker DAO的模式,它們透過抵押資產生成一種指數,這種指數其實可以當成虛擬資產來用,從而實現資產上鍊。現在有數字美元,未來就會有數字黃金,也就是鏈上的黃金,他對合成資產這個方向比較看好。而且他認為,合成資產有真實的落地場景,有現實的意義和價值。很多人想交易一隻美股股票,但他們沒有美國股市賬戶,如果把這個股票對映到鏈上,就可以透過買賣這個對映的股票指數從而完成對這支股票的投資。

在他看來DAI的價值遠遠高於現在的USDT,雖然它的應用沒有USDT廣,但USDT存在單點風險,因為它是中心化機構(公司)發行的,它隨時可能被FBI或者SEC調查,他們有管理許可權來凍結使用者手中的資產。而鏈上的指數,這種資產是無法被凍的。他比較看好這樣的區塊鏈業務場景。

所以對於當下火熱的NFT賽道,長鋏認為有泡沫,有炒作,但卻為新型的版權或者說數字資產的上鍊提供了一種思路,至少讓很多原來不是屬於區塊鏈這個圈子的人開始關注這個領域。他對行業未來有著無限的樂觀態度。

拋開歷史包袱,用“高速低費”的應用鏈實現資產上鍊

比原鏈1.0是多元位元資產的互動協議,共識機制選擇PoW演算法。3月18日,比原鏈宣佈將啟動2.0時代,主側合一,轉型PoS共識,將之前的一主一側的架構合併為一條全新的、統一的、PoS共識的新比原鏈。

在共識機制的徹底改變背後,長鋏認為每條鏈都會踩一些坑,這些坑有些無可避免。他分享道:”我們一直看好資產上鍊,而現在,包括DeFi的興起,穩定幣的興起,NFT的興起,這跟我們過去的判斷基本是一致的。比原鏈已經執行三年多了,我們踩的坑在哪裡呢?在技術架構上(採用了PoW共識),這是有歷史背景的。2019年我們啟動比原鏈,那時本能反應就是要做一條基礎鏈,我們基於最樸素的想法,因為PoW是最去中心化的共識,像比特幣,這種數字貨幣最好的模式就是採用PoW。在當時我們對未來鏈上能做什麼這個事情還不是很清楚的情況下,行業裡面的認知肯定是PoW。現在我們明白了一件事情,沒必要做一條像比特幣,或者像以太坊這樣的一條基礎鏈,我們把目標降低一點,做業務鏈,做應用型的公鏈,做一條專門針對DeFi,或者說資產上鍊,或者說資產對映生成合成資產這樣一個場景的應用鏈。”

對於曾經的“不可能三角”理論,定位將比原鏈做應用鏈的長鋏現在看來,如果一條鏈必須是高速低費的,不可能三角中的去中心化不是考慮的第一原則,安全和效率才是。

“比原鏈2.0,我們並不掩飾去中心化程度肯定不如PoW鏈,但在安全和效率這個事情上可以做到極致。可以讓DeFi的應用更有效率,也更安全。”正因為有了一個全新的定位,比原鏈的架構就要跟過去的架構有很大的不同。

問及“為什麼比原鏈會在這個時候考慮把升級到2.0”的問題,長鋏認為:“過去一年,基於一主一側的架構,我們在側鏈Vapor上上線了幾個DeFi協議,比如,磁力協議(基於訂單簿的協議)、超導協議(AMM協議)、借貸協議。我們把它們叫做MOV協議簇。透過這一年的實踐,我們發現了部分問題。首先,一主一側的架構有兩個問題。第一,經濟模型上有缺陷。主鏈因為是PoW挖礦,每年要產出8000萬枚BTM,這就造成了巨大的市場拋壓。就是說,90%的成本都花在PoW鏈上,但我們所有的應用幾乎都跑在側鏈上,那麼PoW對我們的價值不是那麼大。其次,如果主側合一的話架構就會非常簡潔。比如,現在比原使用者開啟Bycoin錢包會比較困惑,因為主介面是主鏈錢包,另外還有一個側鏈錢包。主側架構合二為一後,就會有統一的介面。”

長鋏《屠龍之技》小說裡,算力即權力。誠然,選擇PoW有其歷史背景,也是曾經絕大多數行業從業者的共識。現在成了歷史包袱。升級至2.0是趨勢使然。

以太坊又何嘗不是呢?從Pow轉到PoS,不同在於,比原鏈中間有一個過度階段,主側一體。大家都經歷了這樣一個認知的升級。

暫不考慮退休,未來還可能寫科幻小說

長鋏的業餘愛好是跋山涉水,親近自然。他有時會專門跑很遠去看一棵古樹名木,古樹給他帶來的啟迪和放鬆遠大於任何一種娛樂消費的快樂。他坦言看到古樹更讓他對長期主義有著篤定的信念,而對於他現在創業所在的城市——杭州,同樣是長期主義的樂土。他認為杭州不像北京、上海、深圳節奏那麼快,很適合長期主義者在這裡耕耘。杭州見證了很多傳奇的專案,比如以太坊,分散式創始人沈波當年帶著V神在杭州路演,長鋏也在場。當時,巴位元的辦公室很小,咕嚕就在巴位元的小辦公室裡翻譯以太坊的白皮書,“Ethereum”翻譯做“以太坊”,“坊”字就和杭州有著深刻的淵源。杭州有清河坊,河坊街,咕嚕在浙大讀書耳濡目染,“以太坊”有著濃濃的杭州味。

的確,杭州沒有北京和深圳節奏快,給創業者更多的空間和時間。而長鋏,在面對很多從業者選擇退隱後,他目前並沒有這方面的打算。“至少巴位元或者比原鏈,它們70%-80%實現了我的願景,我才會想到退出。巴位元想做區塊鏈的普及,現在看來區塊鏈遠遠不是主流。業界也沒有創造出主流的商業模式,現實經濟融入區塊鏈這個事情也還遠遠不夠。比原鏈的願景是要做一條實現資產上鍊的應用鏈,那意味著要有各種各樣的現實資產透過對映的方式上到比原鏈上,現在這個願景也遠遠沒有實現。所以,目前我沒有想過退休這個事情。”

如果有一天區塊鏈像現在的網際網路一樣,隨處可及,或許科幻小說界又多一位天才。而區塊鏈走向大眾,也是當前眾多從業者的心聲和目標。

本文系【對話TOP100】系列採訪文章。

關於【對話TOP100】

【對話TOP100】是Cointelegraph中文發起的針對行業影響力人物TOP100的採訪欄目,選取區塊鏈細分賽道的領軍人物,關注他們對於整個行業的影響和貢獻,真實客觀地追蹤、探索他們背後的價值邏輯以及對未來趨勢的判斷和預測。“對話TOP100”,發現、探索、報道區塊鏈行業價值。

關於長鋏

巴位元/比原鏈創始人,知名科幻作家,區塊鏈理論研究者,區塊鏈“不可能三角”理念提出者,出版有國內第一本比特幣專著《比特幣:一個真實而虛幻的金融世界》、《區塊鏈:從數字貨幣到信用社會》以及科幻小說集《星際掠食》等,曾獲2006、2007、2008中國科幻小說最高獎“銀河獎”。


Cointelegraph中文作為區塊鏈新聞資訊平臺,所提供的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ointelegraph中文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如需轉載請聯絡Cointelegraph中文相關工作人員。

來源:https://cointelegraphcn.com/news/changjia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