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造富效應蔓延,投資者應警惕行業泡沫

買賣虛擬貨幣

威士忌跟藝術的跨界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不論是攝影藝術家鏡頭裡的釀酒廠美照,還是繪畫藝術家呈現在紙上的銅製蒸餾器油畫,再或者是波普藝術家設計的的酒標…總之,都是獨一無二的真正藝術品,沒有誰能拒絕欣賞。

但事有反常,關於威士忌的藝術最近就發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變化。因為它進入了NFT領域。看完我驚呼:時代變了!

可能村裡網速不夠快的朋友還不知道NFT是啥,我先簡單給大家不嚴肅地科普一下。

首先,這個“NFT”的全稱是Non-Fungible Token,中文常翻譯成“不可替代的貨幣”,也是一種特殊形式的加密貨幣。

類似於比特幣(BTC)等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數字賬本技術,NFT也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不過,與比特幣、以太幣等主流加密資產不同點在於:任何一個NFT都是的獨一無二、不可分割的。

就好比獨特數字證書,這個證書類似人民幣的編號,因為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兩張編號一樣的人民幣,所以也不會有兩個完全一樣的NFT。

對比之下,比特幣更像是數字貨幣了,一個單位與其他任何單位的價值相同,這意味著你可以擁有一個裝有N個比特幣的數字錢包。

因為NFT的關鍵創新之處在於提供了一種標記原生數字資產所有權的方法,所以這種不可替代的特性使它可以用來代表任何“唯一”的東西。

它可以被買賣、被用來代表現實世界中的一些商品,比如博物館裡的蒙娜麗莎原畫,或者一塊土地的所有權,但它存在的方式是無形的。

當然,也可以是非物質的東西,如數字藝術品、虛擬遊戲道具、音樂、文章,甚至是你的一條朋友圈。

Twitter的創始人Jack Dorsey就拍賣過一條NFT的首發推特,出價達到了250萬美元!

最早出現的NFT資產其實是由Dapper Labs公司於2017年11月在以太坊區塊鏈上上線的CryptoKitties(加密貓)遊戲,每一隻“加密貓”都代表一枚NFT代幣。

CryptoKitties (加密貓)

它們曾經非常受歡迎,而且價格昂貴,曾有人以17.2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一隻加密貓,以至於曾一度造成以太坊區塊鏈網路的擁堵。

今年開始,NFT市場呈現出摧枯拉朽的架勢,藝術界也迎來了NFT的大放異彩。

2月,在Nyan Cat (彩虹貓) 的作者Chris Torres在彩虹貓誕生十週年之際,重製了動圖——一隻擁有粉色方形軀體的貓,在太空中奔跑,身後拖著一串彩虹。

Chris Torres製作的Nyan Cat動圖

很快這個動圖在YouTube播放量超過1.8億次,Torres將其放在“加密藝術”交易平臺Foundation上進行拍賣,有人花300以太幣 (當時價值約59萬美元) 買走。

3月,一枚代表著藝術家Beeple創作的、由5000張較小影象組成的數字藝術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的所有權的NFT在佳士得拍賣行以超過6900萬美元的競拍價售出,成為全球在世藝術家價格第三高的作品,震翻了藝術和收藏圈。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這也意味著NFT這種基於區塊鏈的加密資產在數字收藏品領域開闢了新紀元,讓基於區塊鏈的數字圖片的價格現在可以與畢加索和莫奈等的作品價格相媲美。

瘋嗎?挺瘋的。

但是,這些成交的案例不僅給NFT市場注入了強心針,更像一劑興奮劑打在了藝術行業的屁股上,致使NFT被認為是一個從藝術圈裡出發的“數字藍海”。

村上隆的畫素小花賣到3萬美元一朵

全球對藝術品收藏的“獨特性”、“差異化”、“唯一性”的追求,加速推動了NFT熱潮的到來。截止到2021年6月初,NFT整體市值已超過170億美元,已成為不可忽視的賽道。

於是,回到我們今天的主題,有人對威士忌藝術下手了。

這個名叫“加密威士忌(CryptoWhisky)”的人,自稱是一位熱愛威士忌的畫素藝術家,他以來自世界各地的威士忌,包括蘇格蘭威士忌、愛爾蘭威士忌、波本威士忌、日本威士忌等等酒瓶的經典形象創作了一些列數字藝術作品掛在NFT交易平臺OpenSea上。

最初大約只有100來張,後來擴充套件到了300件,照系列以品牌推出方式來看,我估計最後會有上千幅作品。

剛釋出時,大部分藝術品是以0.02以太坊(約為56美元)的價格出售,而且上線就被搶購一空。

而且很快,獲得這些數字作品的買家就標出了自己的價格,比如持有“山崎55年”NFT的買家就直接把價格標到了100ETH。

跟他一樣樂觀不乏少數,還有個投注者也把自己以0.05以太坊買來的“傑克丹尼”NFT重新標價100以太坊。如他真的能找到買家以這個價格賣出去,那他會賺得229620美元!一瓶傑克丹尼才幾個錢兒?

聽起來挺荒謬的,但是你要知道,只要有人願意出價,那它就是值這麼多錢。

在Open Sea上,我還發現了另一個系列作品“The Crypto Whisky Exchange”。

你說這種圖有啥藝術屬性呢,不過就是商業處理過的威士忌產品照而已。目前這套圖還沒有任何定價以及交易資訊。

其實,關於酒的NFT是有先例的。

此前,由畫素藝術家和侍酒師創作的一個包含1000多種不同品牌/酒瓶的作品集合“BitWine”,在今年4月份就已經推出了,裡邊紅白葡萄酒、香檳、清酒、伏特加…應有盡有。

當然了,68+以太坊的價格也真是誇張呢。

說實話,看完這些威士忌藝術NFT的價格,我感覺這就是數字資本赤裸裸的圈地運動和宣示權力。

金融資本的迅速膨脹,讓許多幣圈玩家的新增的大量財富“無處安放”,而疫情又加劇了全球轉變,新富們急需證明自己,迫不及待地要獲取承認。一句話,錢來的太容易了。

不過,我們也不能一棒子把NFT打死。

Beeple的數字作品

雖然NFT的未來及其在藝術界的長期作用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但許多人注意到了這股投資熱潮,Beeple獲得的八位數價格已然引起了藝術圈的軒然大波。

什麼意思?NFT極有可能催生新的藝術市場,讓傳統藝術品透過區塊鏈技術,實現了新一輪的價值發現。

作品來自中國AI和加密藝術家宋婷,2020年中國AI藝術品、區塊鏈藝術品拍賣記錄保持者。

目前,創作端湧入了許多熱情擁抱NFT的藝術家,甚至在物理世界萌生了AI和加密藝術家這個專有名字。

拍賣機構反應也相當迅速

NFT技術的運用,某種意義上還能解決藝術品贗品氾濫的亂象。

在傳統的藝術品交易中,作者或藏家在出售藝術品予甲方後,就不會知道該藝術品的日後去向及未來轉手的情況。

而NFT技術不僅讓所有的創作者和藏家都能以“鑄幣”的形式將自己的作/藏品數字化,更能將作品的資料及產權事務歷史記錄下來。

目前,畢加索的《戴項鍊的躺臥裸女》和安迪·沃霍爾的《三幅自畫像》已經被藏家NFT化,藏品所有權已透過TRC-721標準對映到波場TRON鏈上,並永久儲存在波場TRON公鏈與BTFS去中心化儲存系統上。

畢加索作品的區塊鏈“首秀”

可以說,NFT技術的運用,讓每一件藝術品都擁有了自己的DNA,而且這個DNA是可追溯的。

當然,你可能要問了,NFT可以是任何數字化的東西:聲音、影象、一段文字、一件遊戲裡的道具等等。萬物皆可NFT,那這是不是意味著人人皆可成為藝術家?

BIE別的創作的NFT短片最終以1ETH售出

當然不是。

NFT的真正價值,遠不是賣表情包這種小打小鬧就能解釋清楚的。它的意義在於讓那些生活中隨處可見的事物被賦予了“獨特性”,進而產生“藝術性”與“交易價值”。

說白了,藝術的底色終究是創新與創意,其價值始終取決於作品的品質,NFT只是扮演了載體的角色。你可以被稱為NFT的創作者,但不一定能稱為藝術家。

客觀地講,目前NFT市場還處於魚龍混雜的混沌期,很多“局內人”也並沒那麼篤定地確定NFT能持續繁榮下去。況且,投資市場的任何新生事物都是伴隨泡沫和陷阱的。

而且,NFT對於永久儲存有必然要求,在傳統儲存領域,“時間永久性”無法得到100%保障。一旦儲存這些媒介的伺服器關機或者關閉了,手裡的NFT,不過是一堆歡樂豆。

所以,對於威士忌的數字藝術NFT,保持理性很重要。時間會證明這些以威士忌為主題的NFT是否是曇花一現的新奇事物,還是真正的藝術投資案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