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試點“升級版”引發關注

買賣虛擬貨幣

據報道,深圳市由上週六起至本月23日,再推“數字人民幣”試點“升級版”,測試人群擴大至50萬人。

期間“數字人民幣”應用程式使用者在深圳市指定商戶使用數碼貨幣消費,經申請後可無限次享受專屬優惠,如“全單9折”、“滿100減20等”。

中國在CBDC研發方面已經走在世界的前列,引發各國強烈關注。

近期,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聯儲正在努力研究數字貨幣,但尚未做出決定。4月5日,日本央行(BOJ)在官網釋出公告稱,2021年初開始,日本央行就開始為CBDC試驗做準備,以探索CBDC核心功能和特性的技術可行性。

隨著當前必要準備工作的完成,當日日本央行開啟概念驗證(PoC)的第一階段。根據公告,該階段為期一年,將持續至2022年3月。3月31日,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表示,她希望大約在四年內完成推出數字貨幣的過程。

2021年1月,國際清結算銀行BIS釋出了最新的全球央行數字貨幣調研結果。本次問卷共獲得了共65家中央銀行的反饋,覆蓋了21個發達經濟體和44個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的經濟體,佔全世界72%的人口和91%的全球經濟產出。

整體來看,在世界範圍內,各國家地區的央行在CBDC工作的參與度上在過去四年呈現逐年遞增的狀態,並且主要工作都集中在零售領域的應用。2020年有86%的被調研央行都有主動參與在各種形式的CBDC工作中,這些央行所在的國家和地區都有較高的移動手機使用率、網際網路普及率以及創新能力。

而沒有主動參與的央行較多歸屬於較小的司法管轄區域,可以通俗理解為人口密度較小的國家地區。另一方面,60%被調研的央行已經進入了CBDC專案的POC測試階段,還有14%的央行已經進入了試點階段。由此可見,CBDC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引起了各地央行高度的關注。

為什麼各國要積極推進CBDC研發,本文從以下角度分析。

1. 搶佔未來發展新機遇

根據信通院2020年10月釋出的《全球數字經濟新圖景(2020年)》,近年來,全球經濟數字化發展趨勢愈加明顯,傳統產業加速向數字化、網路化、智慧化轉型升級,數字經濟規模持續擴大,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由2018年的30.2萬億美元擴張至2019年的31.8萬億美元,規模增長了1.6萬億美元,數字經濟已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動能。

在常態化疫情防控背景下,數字技術將構建新的產業生態,形成更強大的創新活力,數字經濟將引領新一輪經濟週期,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而發展數字經濟的關鍵是加快培育資料要素市場,連線更多使用者,集聚更多資料資源,提升產業數字化智慧化水平,推動生產生活方式實現重大變革。

CBDC改變不僅僅是支付方式,還將極大拓展了商業模式創新可能性邊界,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動能。移動支付的觸角逐步遍及各行各業,涉及經濟社會的各個環節,有效拓展了新型商業形態。只需要一部手機就可快速完成資金支付的模式,也給未來商業模式創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動力源。目前,數字支付與電子商務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應運而生,不斷促進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融合,形成新的供給,是發展數字經濟、智慧經濟必不可少的要素,共同構成經濟增長新動力極。因此,發展CBDC就是搶佔未來發展的新機遇,是一個國家競爭力的核心所在。

2.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和品質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以區塊鏈技術、人工智慧等為代表的新一代資訊科技與金融的深度融合,不僅為金融創新產品、提高服務效率和品質注入了強大活力,而且為強化金融監管、提升金融風險防控能力提供了有力支援。

畢馬威近期釋出了《金融科技動向-2020年下半年》報告(The Pulse of Fintech H2 2020)。報告顯示,經過上半年投資放緩之後,2020年下半年涵蓋併購、私募基金和風險投資的全球金融科技投資額達719億美元 — 超過2020年上半年金融科技投資總額的一倍。而全球金融科技公司吸引的風險投資更是創下歷史第二高的紀錄。這足以表明,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金融服務業各個領域的企業深切體會到全心全意地推動數字化創新的重要性。

企業正在加大金融科技投資,以及與其他企業合作力度,以實現加快轉型;成熟的金融科技公司和大型科技公司頻頻透過併購在各地擴張業務,不斷為客戶帶來高價值服務;而政府和監管機構也在日益關注金融科技的演變,為支援相關變化的需要採取進一步行動。

2020年疫情使得大量經濟活動從線下搬到了線上,移動支付得到進一步普及。快捷、輕便的方式將顛覆傳統的商業模式,許多企業和政府組織都加大了移動支付技術特別是區塊鏈技術的應用研發。

3.破解美元金融霸權

自1920年代以來,美元一直是世界上的主要貨幣,美元在世界主要結算貨幣中佔比超過40%,原油、黃金、金屬、農產品等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大部分都是以美元來結算。美國利用美元的特殊地位,自主決定其價值,併成就其經濟霸權的地位。但是,如果各國的數字貨幣允許更快、更便宜的跨境資金轉移,則可能出現美元可行的替代方案。為了打破美元霸權,各國加緊了CBDC的研發。

我國的強勢崛起引發了華盛頓的不安,打壓中國成為美國兩黨一致共識。目前全球化市場高度依賴美元流動性,如何突破美國金融封鎖是關鍵。我國2014年就開始了央行數字貨幣研究,2018年就上線了央行貿易金融區塊鏈平臺,取得了不錯效果。

2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表示,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國中央銀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中央銀行及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宣佈,聯合發起多邊央行數字貨幣橋研究專案,來探索央行數字貨幣在跨境支付中的應用。訊息稱,多邊央行數字貨幣橋研究專案將透過開發試驗原型,進一步研究分散式賬本技術(DLT),實現央行數字貨幣對的跨境交易全天候同步交收(PvP)結算,便利跨境貿易場景下的本外幣兌換。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4月1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釋出會上表示,前期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與香港金管局就數字人民幣在內地和香港地區的跨境使用進行了技術測試,這是人民幣試點的一次常規性研發測試工作。深圳作為我國對外開放的重要視窗,加快推進數字人民幣研發不僅有利於人民幣國際化,同時也為中國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提供有利保障,從而增強應對外部衝擊的能力。

“數字人民幣可能動搖美國力量的支柱”,美國《華爾街日報》4月5日推出長篇報道,介紹中國的數字人民幣。雖然報道免不了“酸”一番中國借數字人民幣進行“監控”,“侵犯隱私”,但也評價中國的這一舉措可能動搖美元的全球金融體系“霸主”地位,有效應對美國藉助美元這一“武器”所實施的制裁。

來源:https://www.tuoluocaijing.cn/industrys/detail-10049847.html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