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價值10萬美元一枚 意味著什麼?

前言

執行價$100,000的期權合約看似荒謬,但實際並非如此。對於該合約買賣雙方而言,均可透過特定策略,實現盈利與風險控制。

deribit 於2020年12月17日推出了2021年9月24日交割,執行價高達 $100,000 的看漲期權。截止到12月21日,也就是上線5天后,累計交易量已達25.3萬美元,其中最大單筆交易的交易額達到81.6張合約(約8.06萬美元)。

這最大的單筆交易意味著:交易的買方花了約8萬美元,購買了在2021年9月24日能夠以單價10萬美元購買81.6個比特幣的權利。當然這個買方也可以在中間把這個權利賣掉,或者在未來選擇放棄該權利。

交割價格如此之高的期權合約被稱為“深度虛值期權(out-of-the-money)”,一般而言,交易這種合約並不是理性投資者的選擇。但 tokeninsight 對該合約的相關要素和交易記錄進行了分析,發現:

  • 低於5張的小額交易佔據成交主流,但大額交易貢獻了絕大部分交易量;
  • $100,000合約受市場歡迎程度尚可,高於多款同期交割合約;
  • 理論上,購買該合約的大多數投資者可以獲得收益,且損失有限。

截至12月21日12:00(utc+8),已有61筆交易成交,總交易量達25.3萬美元,最大單筆交易額達81.6張合約(約8.06萬美元)

下圖展示了$100,000看漲期權推出後的交易分檔位對比。根據deribit的合約張數計算方法(可以為小數,0.1張起算),tokeninsight將每筆交易劃分為四檔:0~1張,1~5張,5~10張,大於10張,對其進行統計分析。目前,低於5張的交易佔據主流,佔據總成交筆數的74%;大於10張的交易僅8筆,但該檔位的交易量則佔據了總交易量的60.73%;而如果將5張以上定義為大額交易,則大額交易佔據總交易量的百分比高達85%。

$100,000合約交易筆數按檔位分佈比例

$100,000合約交易量按檔位分佈比例

截至12月21日12:00(utc+8),最大的一筆訂單發生在北京時間12月20日午夜,單筆交易量為81.6張,合約期權費總額摺合 btc 現價超8萬美元,面值達196萬美元左右;而未平倉量也達到192.5btc,約合461萬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成交的所有交易記錄均為看漲期權,無看跌期權。

目前該合約價格相對便宜:相較於同樣在9月24日結算的其他合約,該合約的賣價為0.043btc,要價為0.041btc,綜合價格在1100美元左右/張,而$32,000執行價的合約價格已經超過5600美元/張。

從同一時間到期的一系列交割合約產品看,$100,000執行價合約的受歡迎程度並不低。以未平倉量作為指標,可以發現目前該合約的未平倉量排在第八位,高於$48,000、$64,000等執行價的合約。

deribit9月24日到期合約買賣價格對比(截至12月21日14:00,utc+8)

顯然,執行價達到$48,000的可能性要遠高於達到$100,000的可能性,而$100,000合約的投資價值,顯然不止是合約到期溢價收益那麼簡單。

tokeninsight採訪了deribit亞洲商務負責人lin。

相較於傳統市場,在數字資產市場虛值看漲期權成交比例較大,這也是數字資產市場的一大特點。這意味著市場上活躍著非常多看多中長期的投機者。
深虛值看漲期權對於做市商和平臺的壓力較大。一方面,因為期權看漲,對賣方而言風險無限。另一方面,由於深虛值期權的流動性不佳,如果出現兌付,需要交易所使用保險基金止損。因此,某種程度上,投機者可以透過與做市商和交易所的博弈獲取收益,而損失有限,這無疑激發了投機者的積極性,而最近的比特幣牛市更加刺激了投機者。
數字資產交易所風控水平較高,可以在出售深虛值期權的同時,維持合理保證金水平。
lin,deribit 亞洲商務負責人

合約要素分析:如何透過$100,000執行價的合約獲得收益?

目前,該合約的隱含波動率(implied volatility,可用於衡量期權未來的風險)已經達到100.6%,風險極高,按照傳統的投資策略而言,似乎並不適合投資。

但如果考慮到期權的定義,結合現貨來看,就是另一回事了。

對於合約賣方而言,考慮到比特幣現貨價格目前已超過20,000美元,且價格在持續波動中,但市場情緒是積極的:大多數投資者都相信比特幣會繼續上漲。

那麼,賣出一張執行價$100,000的看漲期權,同時持有現貨,將現貨與期權組合在一起時,是一樁近乎“穩賺不賠”的交易:

  • 假如比特幣價格上漲至10萬美元,而目前持有的現貨僅為2萬美元左右,賣方獲得的收益為期權費+($100,000-現價),不考慮通脹折現等外部條件的情況下,賣方依舊能獲得足夠收益;
  • 假如比特幣價格並未達到10萬美元,合約買方選擇不行權,則合約賣方獲得期權費,如比特幣價格未低於合約成交時當期現貨價格,則合約賣方獲得收益為期權費+(交割時比特幣價格-合約成交時比特幣價格),賣方依舊可以獲取超額收益;
  • 即使出現熊市,比特幣價格下跌,合約買方選擇不行權,則合約賣方依舊可以獲得期權費,用於彌補損失,而只要期權費大於比特幣現貨價差,則依舊可以實現收益保護。

而對於合約買方而言,自然也有相應的盈利策略。

· 從技術角度看,目前$100,000合約的執行價遠高於現貨價,這種情況被稱為“深度虛值期權(out-of-the-money)”,這種情況下,合約的價值完全來自於時間價值。而該合約的greeks值(希臘值,可用於判斷合約隨時間變化的風險與合約價值)則是deribit所有合約產品中最低的,這意味著合約的時間價值很高,且以greeks值衡量的風險相對較低。

由於歐式期權的價格在前期隨著時間變化不斷增加,因此,對於買家而言,可以選擇買入合約後持有一段時間,待合約價格上升後賣出,獲取價差收益。而即使虧損,由於目前期權的價格極低,僅為1100美元/張,因此現在買入的虧損也在投資者可接受範圍內,如果先前投資者同時買入看跌期權(long put,指購買者支付期權費,獲得以特定價格向期權出售者賣出一定數量的某種特定商品的權利),則這些損失甚至可以被對沖。

此外,考慮到期權可透過槓桿進行交易,買賣雙方亦可靈活運用槓桿,在合適的時機將合約收益放大。

總之,對於買賣雙方而言,在牛市下,大部分投資者都是盈利的;即使虧損,虧損也相對有限,而跟潛在的獲利機會相比,這些虧損根本不算什麼。

在期權市場,不論是產品的設計者還是交易者,只要熟悉機制,發揮好期權作為風控工具的作用,便可透過自身策略,透過期權產品與其他投資產品的組合實現盈利,抑或是控制損失。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