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證化可以解決非洲創投圈內“種族歧視”?

在非洲,白人僑民和藤校畢業的創業者們,與本地草根出身的黑人創業者之間長期不和。這關係到誰有資格來講述非洲熱門的、增長的創業故事。
  
東非和奈及利亞的當地人指責外來者,將種族歧視帶進了風險投資中,讓非洲本土創業者們的融資環境變得混亂。
 
邁克爾·基馬尼(Michael Kimani)是 Cryptobaraza 的創業者,一個經驗豐富的非洲金融科技(fintech)、區塊鏈和加密產品的市場作手(Market Builder)。

自 2014 年以來,非洲總投資額近 50 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來自亞洲、歐洲和美國的投行、風投機構、發展機構和有限合夥企業。
 
在肯亞,分歧主要是在當地僑民和白人之間,而在奈及利亞,分歧則是在本土創業者和“海歸”之間。
 
這是時候基於我們想要開發的技術,尋找一個徹底的解決方案了。
 
我建議在一個清晰的消費者框架下,將非洲創業公司的債務和股權在區塊鏈網路上通證化,以此作為一種打破白人“詛咒” 的方法。
 
  這是一個結構性問題
  
是否在非洲投資一直是一個風險問題。在一個產權受到質疑的環境中,外國投資者的擔憂可以歸結為 “資金進出能否自由”。
  
多年的財產權侵犯、外匯管制和政府態度的突變,這些都是跨國公司對非洲當地的印象。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非洲的初創公司已經掌握了在國外註冊的技術,這種技術更適合投資者的意願。投資者希望有一個安全和靈活的地方,那裡有保護股東權利的法律先例,並有明確的收購和退出程式。
 
美國特拉華州就是這樣一個司法管轄區,在非洲大陸以外成立的數千家非洲初創企業中,有 70% 都在這裡。在美國和其他類似的司法管轄區設立公司,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良好的信譽,這對於來自美國天使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的資金來說是一個保護。
 
五年前,奈及利亞的肖拉·阿金拉德(Shola Akinlade) 和以斯拉·奧盧比(Ezra Olubi)被 Y Combinator 相中,Y Combinator 是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孵化器之一。當他們著手建立 Paystack (定位是覆蓋整個非洲的支付處理公司)時,他們的夢想是建立非洲的 Stripe。從來沒有一家奈及利亞公司能擠進這個令人垂涎的市場。
 
總部位於美國的 Y Combinator 當時剛剛開始進軍非洲,這是其在包括印度在內的新興市場發掘專案戰略的一部分。對於每一個出現在其排行榜上的創業公司,Y Combinator 都會根據 “投資後簡單協議” (簡稱 ‘YC 安全協議’),投資 125,000 美元,並獲得創業公司未來 7%的股權作為回報。
 
但這裡有一個條款。為了獲得 12 萬美元的種子資金,Paystack 必須在特拉華州註冊成為一家美國公司。當時 Y Combinator 的授權明確表示,它只能投資美國公司。(其現在還接受來自開曼群島、新加坡和加拿大的初創企業。)
 
考慮到在特拉華州成立一家初創公司的難易程度(首付 500 美元,需要等待 24 小時) ,註冊一家擁有足夠保護措施的公司來安撫投資者也相當合理,無需多想。
 
Paystack 隨後在 2018 年籌集了 130 萬美元,然後從 Stripe、Visa、騰訊和 Y Combinator 籌集了 800 萬美元。10 月中旬,它被 Stripe 以 2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這意味著什麼?
 
Paystack 被 Stripe 以 2 億美元收購在整個非洲創投圈顯得振奮人心,這對非洲的科技生態系統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證明,證明了非洲大陸的風投可以獲得回報。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泛非洲電子商務公司 Jumia 也是如此。Jumia 從 2012 年的仙股(Penny Stock)暴漲,在 2019 年,它 17.6% 的股份市值約為 11 億美元。
 
但是 Jumia 的上市卻因為不夠非洲化而受到抨擊。
 
Jumia 的薩莎·波尼翁納克(Sacha Poignonnec)和傑里米·霍達拉(Jeremy Hodara)發現了非洲的機遇。這兩位前麥肯錫諮詢顧問專門從事零售、包裝和電子商務。2012 年,他們在德國柏林註冊了一家公司,然後在奈及利亞當地人的幫助下,在不到 7 年的時間裡,他們在 14 個非洲市場發展了電子商務業務,擁有 680 萬活躍客戶。
 
不同之處在於,與 Paystack 的兩位奈及利亞創業者不同,Jumia 的兩位創業者都是法國人。
 
Jumia 公開上市之後遭到強烈抗議。本土創業者遭受歧視,並且有相關資料證明。
  
《衛報》(The Guardian)的一項分析發現,在 2019 年非洲風險投資得分最高的十大非洲初創企業中,有八家是由外國人領導的。
  
美國 Village Capital 在 2019 年釋出的一份報告顯示,東非初創企業 90% 的資金流向了外籍創業者。

總部設在東非內羅畢的 Viktoria 投資公司發現,2019 年在肯亞和東非收到超過 100 萬美元的創業公司中,只有 6% 是由當地人領導的。外籍創業者在迦納和烏干達也繼續獲得大部分資金。奈及利亞和南非的情況稍好一些,分別有 55% 和 56% 是由本土創業者募集的。
 
儘管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白人創業者比黑人創業者更善於創辦和發展創業公司,或者在本地受教育的創業者比在國外受教育的創業者更善於創業,但統計資料表明在資金分配方面存在偏向。這個生態系統似乎還沒有弄清楚一個成功的公司是什麼樣子的。
 
Jumia 法國創業者在這兩方面都做得很好,一方面僱傭當地人為本土落地運營減少摩擦,另一方面僱傭一批白人高管以舉辦精緻的投資者場合。
 
但這該怪誰呢?
  
本土投資者沒有達到矽谷頂級風險投資家對專業知識或風險偏好的要求。當地資本市場沒有能力支援初期企業的風險投資條件。只有 20% 的創業投資資金來自非洲的投資者。非洲信貸市場和全球北部之間在資本成本方面的巨大差異,使資本規模傾向於有利於跨大西洋投資者。只是現在,一批本土創業者才開始退出,他們自己也有可能成為投資者。
 
  新方法
 
我建議我們從排外的風險投資網路中奪取權力,然後把它還給市場。除非我們找到新的資金渠道,否則風投們將繼續發號施令,決定贏家和輸家。
  
讓我們把創業公司的每一份股份,無論是股權還是債務,都變成區塊鏈上具有代表性的數字代幣,在經濟自由區或選擇的司法管轄區,以可執行的權利和義務為後盾。換句話說,任何數字股票或股份,在法律上都可以作為所有權的證據被選擇管轄的法院接受。
  
那些希望合規同時依然能利用這個市場的初創公司,可以使用一種模仿紙幣股份的通證標準來發行股份,同時擺脫紙幣媒介。
  
一旦創業公司的股份可以作為數字代幣進行交易,我們就可以使用加密資產交易基礎設施為早期投資者創造資本退出機會,或者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分發機會,讓他們嘗試為非洲創業公司融資。
  
在著名的首次代幣發行(ICO)熱潮期間,奈及利亞的一家初創匯款公司 SureRemit 證明了資本通證化是可行的。當時那個階段,1000 多個專案透過這種融資方式籌集了超過 200 億美元。
 
SureRemit 透過 30 天的公募獲得了 1000 萬美元,發行了 5 億 RMT,佔總量中的一半,可以用比特幣、萊特幣、以太坊和恆星幣以單價 0.02 美元的價格購買。
  
問題是,RMT 代幣並不與公司的股權、債務或股份掛鉤。RMT 僅僅是作為一種效用通證,而不是一種股權或債務工具。
  
自那以後,這兩位創業者就受到了一些心懷不滿的奈及利亞投資者的批評,原因是 CEO 暫時停止經營公司,決定進一步深造,而代幣價格跌跌不休,流動性極差,以及代幣效用模型仍未成型。
  
事後看來,ICO 有助於我們瞭解透過通證化為年輕專案融資的潛力,但也顯示了在沒有消費者保護框架的情況下為無組織的專案提供資金的風險。
  
這就是為什麼一個月前,奈及利亞的證券交易委員會起草了一個加密資產框架,概述了加密資產如通證化證券和效用通證的上市過程。
  
在特拉華州,特拉華州法典關於通用公司的第 8 條修正案允許特拉華州公司使用電子資料庫網路(其中的例子目前被稱為分散式賬本或區塊鏈)來建立和維護公司記錄,包括公司的股票賬本。
  
看起來我們非洲人已經掌握了所有必要元素。如果世界資本充足,那麼現在是時候通證化非洲的創業公司,並打破白人的 “詛咒” 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