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透過《比特幣法》,走向“法幣化”的荊棘之路

買賣虛擬貨幣

文︱胖墩兒

上個月,薩爾瓦多國會以84名議員中獲得62張贊成票透過了《比特幣法》,在全球範圍內首開主權國家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用例。

據悉,該法案將允許比特幣作為本國的所有支付形式,當獲得商品或服務的人向他提供比特幣支付時必須接受。

最近,該法案不斷髮酵,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引來各方激辯。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這將是2021年比特幣最大利好,是具有歷史性的一刻。而出於“經濟和法律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其表達了關切。

不得不說,薩爾瓦多雖然邁出了第一步,但更重要的是,當比特幣正式以“法定貨幣”身份流通之時,是否有助於薩爾瓦多穩定國內經濟基本盤,達到吸引外資、促進消費的功效,均有待驗證。

魯迅曾說過,“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勇士”。薩爾瓦多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國家,在美元的高通脹與比特幣的高波動疊加下,這種變革無疑是大膽的。

薩爾瓦多擁抱比特幣

就在國內圍堵“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之際,比特幣迎來了它的重大利好:6月9日,薩爾瓦多國會投票批准了總統提交的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提案,一舉成為全球首個承認比特幣為合法貨幣的國家,該法案將於9月7日生效。

“薩爾瓦多賦予比特幣法定貨幣地位,這真的發生了。”幣圈老韭菜興奮不已。不少比特幣擁躉者甚至認為,比特幣未來已來,只是尚未流行。

據2019年統計資料,薩爾瓦多有670.5萬人口。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267.5億美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3941.88美元。此外,資料顯示,國內經濟以農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是世界上“中低等收入國家”之一。近年來,受國際經濟和金融危機影響,經濟增長緩慢。

特別是本世紀之初,原法定貨幣“科朗”因惡性通貨膨脹大幅貶值,薩爾瓦多采用美元作為結算貨幣。而自疫情發生以來,美國大量印鈔,美國通貨膨脹率持續攀升,迫使世界各國正積極尋求解決措施。

“薩爾瓦多總統Nayib Bukele推動比特幣合法化,或許是劍走偏鋒,破解小國經濟受到美元通脹的打擊。”業內分析人士認為,美元和比特幣都是外來之物,在薩爾瓦多“同臺競技”,是小國應對國際經濟形勢的積極變革。

“薩爾瓦多決心推進比特幣合法化,並認為它將是人類的一次飛躍。”Nayib Bukele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此舉將促進就業和經濟,減輕薩爾瓦多對現行法定貨幣美元的依賴。他還說,“我非常肯定,這不僅對我們有用,而且對全人類也有用,因為這是人類的一次飛躍。”

隨著薩爾瓦多透過法律使比特幣成為法定貨幣,許多拉丁美洲國家的議員表達了對比特幣的興趣。這些國家包括巴拉圭、阿根廷、巴拿馬、巴西和墨西哥。

此外,據媒體報道,湯加群島和坦尚尼亞也對比特幣表示了興趣。同時,巴拿馬議員Gabriel Silva對薩爾瓦多透過比特幣法案表示祝賀,並稱巴拿馬除了發展運河和自貿區,還要押注知識經濟、高質量教育和創新企業。

比特幣迎新試驗場

長期以來,比特幣的信仰者和反對者針鋒相對,似乎是不可調和的。分析人士認為,比特幣首次成為一個國家的法定貨幣,其對加密資產的象徵意義和影響作用不可忽視。

“這次薩爾瓦多政府賦予比特幣正式貨幣地位,就成了驗證比特幣到底適不適合做貨幣千載難逢的機會。”證券時報認為,一方面,如果此次實驗成功,比特幣將一鼓作氣獲得巨大的發展,不僅會有更多國家效仿,也將受到世界幾十億人的追捧;另一方面,如果實驗失敗,那就證明比特幣身上一些人堅信的那些優勢都是虛幻的,比特幣或將遭遇挫折。

更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比特幣的巨大波動性將可能影響薩爾瓦多人民的投資與消費。

鑑於此,薩爾瓦多方面認為比特幣與美元的匯率應該由市場決定。前不久,薩爾瓦多貿易和投資部長表示,在薩爾瓦多,比特幣的交易將是自由決定的。美元將繼續是薩爾瓦多的法定貨幣,比特幣操作將與美元匯率掛鉤。

華爾街金融分析師、比特幣支持者Max Keiser發推稱,Bitcoin是完美無瑕的,它賦予那些擁抱它的人自由,薩爾瓦多的成就不亞於美國開國元勳們奇蹟般地遺贈憲法和權利法案,薩爾瓦多擺脫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同時,Nayib Bukele還表示,政府將向每位公民提供30美元比特幣,並於今年9月7日正式採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那時估計有450萬成年公民。據此計算,薩爾瓦多將購買價值1.35億美元的比特幣,到時比特幣的使用者數將會立即增長2.50%。

7月2日,根據區塊鏈分析公司Glassnode提供的資料,比特幣活躍地址數量的7天移動平均值在週三跌至758165,為2020年4月以來的最低水平。ByteTree資產管理首席投資官Charlie Morris表示,活躍使用者參與度的下降表明需求疲軟。炒作週期目前已經結束,市場無法以同樣的速度吸引新進入者。此外,加密分析公司CryptoQuant釋出推特表示,比特幣活躍地址數於6月27日達到2年內低點。

不少幣圈老韭菜認為,薩爾瓦多將對擴大比特幣使用者數以及交易量起到積極作用。

“法幣化”荊棘滿途

“即使雖然薩爾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也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當前阻礙比特幣應用於支付的全球監管和會計環境。”分析人士認為,對於其他國家而言,比特幣仍屬於加密資產,不等於外幣。

不久前,摩根大通給薩爾瓦多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重大決定潑了一盆冷水。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摩根大通寫道,採用比特幣“很難”看到任何“有形的經濟利益”。

摩根大通還補充說,薩爾瓦多決定採用比特幣作為其第二種法定貨幣形式可能會危及其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談判。更糟糕的是,摩根大通聲稱,這一事件可能會影響更大經濟體對待比特幣的方式。

“薩爾瓦多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引發了一系列巨集觀經濟、金融和法律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言人GerryRice此前亦表示,我們正在密切關注事態發展,我們將繼續與當局進行磋商。

與此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表示,將與薩爾瓦多總統Nayib Bukele會面,以完成一項支援該中美洲國家救濟貸款的討論。此外,薩爾瓦多將比特幣作為本國貨幣的決定將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團隊會議的重點。

另據媒體報道,長期擔任美國國務院官員、現任主管政治事務的副國務卿Victoria Nuland最近會見了薩爾瓦多總統,並敦促其政府盡其所能監管比特幣,避免任何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潛在非法活動。

世界銀行還表示,鑑於環境和透明度方面的缺陷,無法幫助薩爾瓦多實施比特幣相關法案。將致力於幫助薩爾瓦多,包括提高貨幣透明度和監管程式。

路透社稱,美國加密貨幣研究機構Chainalysis資料顯示,薩爾多瓦5月份1000美元以下的比特幣小額轉賬總計170萬美元,而去年同期為42.4萬美元。不過,與美元匯款相比,這一資料仍然是一個小數目。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2019年,薩爾瓦多使用傳統貨幣的轉賬總額接近60億美元,約佔國內生產總值的五分之一,是世界上最高的比率之一。此外,世界銀行在其最新報告中發現,在2021年的前三個月,匯往薩爾瓦多的匯款同比躍升了三分之一,其中大約95%來自在美國工作的薩爾瓦多人。

對於薩爾瓦多來說,比特幣是否真正得到該國人民的普遍使用,還需要時間逐步落實。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能否幫助解決一系列金融和法律問題,亦是必須要走的一段路。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