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並非貨幣,投機市場決定其價值

買賣虛擬貨幣

編譯作者:0x71 律動 BlockBeats

2008 年,在中本聰釋出的比特幣白皮書中,將其稱為「一種點對點電子貨幣系統」,設想了「一個真正的點對點的電子貨幣應該允許從發起方直接線上支付給對方,而不需要透過第三方的金融服務機構。」

從誕生之初至今,關於比特幣是否是貨幣,能否作為貨幣的爭論不停。本文作者 Brett Scott 透過一系列思維實驗,釐清了目前加密媒體中大量關於比特幣是貨幣的論述,對比特幣將取代常規貨幣的觀點進行了反駁。透過本文,相信讀者會對比特幣和貨幣的本質有更深入的瞭解。

以下為原文:

用比特幣交換相機

我設計了這幅圖片,來說明「互抵交易」(Countertrade)的概念,如果你想要了解像比特幣之類的加密貨幣如何運作,這個概念很關鍵。這幅圖想要說明,一個人用比特幣「購買」一個物品,比如照相機,最終還是在用美元支付。

我將在接下來的文章中詳細解釋。不過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是因為目前媒體上充斥著大量關於比特幣的錯誤資訊。如果你關注新聞,你肯定會看到很多激動的專家言論,聲稱「數字貨幣」正在被採用,來取代常規貨幣。這篇文章將透過介紹「互抵交易」的概念,來幫助你看透事實,這會讓你比大多數分析師看得更深。我們先想象一個超市場景。

超市案例

在孩子很小的時候,他們就學會區分不同的貨幣,以及超市貨架上的所有商品。

想象你自己是一個從父母那裡得到 25 美元零花錢的孩子,然後走進一家超市。錢握在手裡,但當你看到它時,你的思維會跳到錢之外的事物上。也許你會想到糖果、玩具或書架上的兒童雜誌。你知道這些物品是由不同公司生產的,有著不同的用途。但是你也知道,這些物品都有價格,這些價格使用一個相同的符號,讓人們可以在商品間進行比較。

當你行走在貨架間,你會計算 25 美元能購買的商品組合。也許,你可以買 5 包 5 美元的糖果,或者是 15 美元的玩具加上 10 美元的雜誌,又或者用 25 美元買一個足球。這個心理過程並不是拿貨物和錢相比較,而是透過錢來衡量不同的貨物。

貨幣體系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特性,那就是無所不在:所有商品都有價格;然而奇怪的是,它也不可見:你的大腦被計算所佔據,想著哪種商品比其他商品價值更高。當你評估商品價格時,潛意識裡,你在透過一個共同的衡量標準(這就是貨幣的「記賬單位」功能),將該商品與其他商品進行比較。確實,如果沒有提前知道其他商品的價格,要評估一個商品的價格幾乎不可能。例如,你知道 500 美元一杯的咖啡很荒謬,是因為你曾看到 5 美元就可以買一個麵包。價格是一個關係概念,商品在同一個貨幣體系裡相互比較。你會自動拒絕這樣一杯昂貴的咖啡,純粹是透過直覺意識到其他商品是如何定價的。

因此,當你——一個在超市裡的孩子——問自己「這個足球真的值 25 美元嗎?」,其實你在暗中處理「這個足球真的等於 5 個糖果,或者一個玩具和雜誌嗎?」這樣的思維過程。

「互抵交易」如何運作

想象你在超市裡仔細考慮這些選擇,但是你的父母催促你快一點,他們想離開超市了。所以你需要儘快做決定。壓力之下你慌了神,草率地決定把 25 美元都花在足球上。你花完後,又突然感到後悔,意識到你並不是真正喜歡足球,更想要其他的商品組合。你突然轉身衝回商店,手裡拿著足球,指著玩具和糖果區,含淚向收銀員解釋。收銀員明白情況後微笑著說,「所以你其實更想要一個玩具和糖果?」

此時,收銀員有兩種選擇。他們可以把球拿回來,退還你 25 美元,這樣你就回到了最初的狀態。你可以像之前一樣,帶著錢在店裡亂逛,拿著新挑的商品去收銀臺。或者,收銀員可以把球收回,但是暫時不退款,只是讓你挑選同等價值的商品。我們假設收銀員選擇了後一種,你交回足球,重新拿了一個玩具和兩塊糖果。

讓我們在這場思維實驗裡再繞一個彎,想象一個外星人正透過一個強大的望遠鏡在外太空觀察這場互動。他們看到了什麼?他們看到你遞給收銀員一個球,然後得到一個玩具和糖果。如果外星人是很懶惰的分析師,他們可能會認為這個球是一種形式的「貨幣」,你只是用它來「買」玩具和糖果。

當然,我們知道真正發生的故事,不是用球來「買」玩具和糖果。而是將一種價值 25 美元的商品,換為其他價值 25 美元商品的過程。這個過程的專業術語就是「互抵交易」。有很多種形式的「互抵交易」,但是都涉及到相互抵消(結算或者淨額結算)貨幣定價的商品。一個互抵交易實際上是將兩個貨幣交易壓縮為一個非貨幣交易:從技術上來看,小孩為了 25 美元將足球「轉賣」給收銀員,然後用這筆錢來買新的商品,但最終結果看起來是,一個球換來了新的商品。過程中,貨幣仍是美元,而不是足球,但是並不需要公開移交美元。

數字互抵交易

讓我們來換一下場景。想象現在你是一個成年人,贏得了 2 萬 5 千美金的彩票。你非常高興,但是面臨著和獲得零花錢小孩子類似的選擇。在整個經濟的「大超市」裡,有非常多的商品在同一貨幣體系下定價。你是否應該把這 2 萬 5 千美金花在一系列商品上,例如一次假期、一輛二手摩托、一些蘋果股票、一個高質量相機和一把古董吉他?還是應該把錢花在大件商品上,例如一輛車、對房子的一次翻新?再或者,你是否應該用所有錢來購買你交易夥伴一直談論的限量比特幣?以下是三種可能的組合。

假設在衝動之下,你選擇了後者。你進入了一個叫 Coinbase 的網站,它就像一個數字貨幣的超市。你用 2 萬 5 千美金買了一枚比特幣。十分鐘後,你突然感到懊悔,意識到你更想要一把古典吉他、相機和一輛車。

這裡並沒有「收銀員」可以讓你像小孩子一樣跑回去。然而,你可以回到 Coinbase,再次出售比特幣,拿回 2 萬 5 千美元(假設你登陸以來價格沒有劇烈變化)。你可以用這筆錢來買你實際想要的商品。

然後,再想象一下,你仍持有比特幣,但是發現一個線上相機商店,可以接受比特幣支付。你找到了想要的相機,也注意到網上商店可以選擇美元價格和比特幣價格。美元價格是 5 千美元。比特幣價格則顯示,相機需要「0.2 BTC」。你又在網站上瀏覽了一會,返回相機頁面發現,比特幣價格已經重置,現在顯示「0.21 BTC」。五分鐘後,比特幣價格又變為「0.19 BTC」。你回到美元價格介面,標價仍是 5 千美元。

這個情況的原因很簡單。相機實際價值 5 千美金,這是真實的價格。然而,這個商店會持續詢問像 Coinbase 一樣的比特幣交易所,需要賣出多少比特幣才能獲得 5 千美金。這個數額隨著比特幣兌美元的價格變化而波動(反映出比特幣透過貨幣體系與其他商品的關係)。如果你選擇支付比特幣來購買相機,商店會接受,並立刻在 Coinbase 賣掉比特幣,獲得 5 千美元。

同一件事的另一種處理方法,是賣掉你的比特幣,獲得 5 千美元,然後將美元交給商店。目前的情況是,商店主動幫你賣掉比特幣,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求你提供價值 5 千美元的比特幣。這就是互抵交易。相機美元價格保持一致,然而比特幣價格卻有波動,就是因為後者並不是一個標價:它只是互抵交易的比率。相機的貨幣價格被比特幣貨幣價格所抵消,只剩下他們之間的兌換比率。因為比特幣的貨幣價格透過投機市場交易在不斷改變,線上商店也要不斷改變兌換比率,來維持 5 千美元的售價。

這個概念為何重要

許多關於比特幣的理論都基於一種觀點:比特幣正在挑戰貨幣體系。從某種有限的角度看,確實如此。如果許多人開始用美元定價的數字貨幣間接進行互抵交易,而不是直接用美元購買商品,這可能會影響貨幣系統的表層。我自己也在很多場合使用比特幣進行互抵交易。

但是別搞錯了。就像小孩子用球來交換玩具不會破壞美聯儲系統(美聯儲發行的美元都是定價的),用美元計價的比特幣來交換美元計價的商品也不會從根本上改變貨幣系統的結構。

事實上,只有比特幣先在投機市場上獲得美元定價,加密貨幣的互抵交易才能成立,這也反過來可以讓它以消費商品市場的價格與其他物品進行交換。這與用來在所有市場不同商品間建立相對價值的實際貨幣體系有著本質不同。我們可以說,比特幣有著非常高的互抵交易性,這並不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資產,它很有用處。

然而,能夠區分「互抵交易」物件和貨幣非常重要,現在能做到這點的人還很少,這也是為什麼媒體充斥著大量比特幣作為「貨幣」的故事。與明顯不是貨幣的足球不同,比特幣被貨幣語言和品牌包裝圍繞,並被預先包裝成了貨幣神話(想象一個貼著貨幣圖案可移動的球)。這讓比特幣很容易與實際的貨幣混淆。

只有當一個孩子(或者成年人)拿著比特幣,想象可以在超市買多少商品,而不是想可以賣多少錢時,比特幣才會成為真正的貨幣。貨幣的關鍵標誌是,當你持有它,你的頭腦不會想到錢,而是想到貨架上的商品。目前,比特幣正好相反。它來自數字超市的數字「貨架」,然後讓人們想起美元(或者他們使用的其他貨幣)。這意味著,比特幣可以用於「互抵交易」,而不是「購買」。

最後,我們透過這個理論來分析薩爾瓦多的最新訊息。薩爾瓦多總統 Nayib Bukele 聲稱比特幣是那裡的「國家貨幣」。這並非事實。Bukele 只是在推動國民用比特幣來進行「互抵交易」。他們不會用比特幣來為商品設定「價格」。比特幣的貨幣價格仍建立在國際投機市場基礎上(距離薩爾瓦多很遙遠,並與當地活動脫離)。但在薩爾瓦多商店,可以用比特幣計算與美元計價商品之間的互抵交易比率(薩爾瓦多使用美元)。

一旦你知道這些,很多關於比特幣的結論都會變得更清晰。今後,我將釋出更多類似的指南,幫助你在加密社羣的語言遊戲中辨別方向。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