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維德:“英、美、德”央行數字貨幣的佈局及方向

買賣虛擬貨幣

隨著多國央行加快佈局數字貨幣,數字貨幣的起源和發展也受到廣泛關注。在6月7日的人大重陽“央行數字貨幣研究”系列講座中,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階研究員、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清華長江講座教授、北航數字社會與區塊鏈實驗室主任蔡維德教授和中國銀行原副行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階研究員張燕玲分享了他們對央行數字貨幣發展的一些知識和觀點。

蔡維德教授在講座中介紹了央行數字貨幣的發展歷史和重要節點。他表示,央行數字貨幣的起源是英國央行在2014年發表的一篇論文,這篇論文中提到了支付技術的創新,同時也認為加密數字幣例如比特幣等沒有信用風險,也沒有流動性風險。緊接著,2015年英國央行提出數字英鎊計劃,開啟了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歷史。

而英國央行提出數字英鎊計劃的目的,此前一直都未清楚的表達。到2019年7月,英國央行才公開說發行CBDC的原因,要把第三方支付的監管權拿回來,建立大資料平臺,追蹤分析交易。另外使用區塊鏈後,由於後臺作業改變,可以釋放大量被以前流程鎖住的資金,因此促進經濟發展。而由於數字英鎊可以在跨境貿易上使用,可以提高英鎊在世界的地位。

當時的英國方面還提出央行如果發行CBDC,就會和商業銀行競爭存款,對商業銀行形成衝擊。特別是在金融危機時,人們會把銀行存款轉CBDC,這樣銀行存款就會減少,以至於無法以貸款方式產生貨幣。其後幾年,英國央行、美聯儲和相關學者都做了大量研究,設計多個方案來解決這一問題。

接下來,蔡維德教授介紹了央行數字貨幣的分類。他表示,央行數字貨幣在傳統上的分類有三種,一種是零售型,也就是個人與機構都可以使用的型別。其次是批發型,也就是銀行或特許機構才可以使用的型別。第三種就是合成型,就是機構或者銀行發行管理數字貨幣,但資金卻存在央行裡面,這就是合成型央行數字貨幣。

他強調,事實上各國央行對央行數字貨幣觀點並不一致。比如說英國央行提出合成央行數字貨幣;歐洲央行反對批發型貨幣;美聯儲還沒有做出選擇;而國際清算銀行的觀點最保守,對合成央行數字貨幣都持質疑態度。

蔡維德教授繼續介紹到,真正引起各國央行重視的事件是在2019年8月23日,英國央行行長馬·卡尼在美國發表的演講上。他提出要使用“合成霸權數字貨幣”取代美元成為世界儲備貨幣。他表達了三個觀點,第一是跨境貿易越來越重要,跨境貿易才是決定世界儲備貨幣的重要因素;第二是跨境貿易所使用貨幣重要,因為有網路效應;最後是美國的GDP在全世界的比例越來越低,在這種形勢下,繼續使用美元成為世界儲備貨幣是不合宜的。所以他提出需要使用基於一籃子法幣的合成霸權數字貨幣為世界儲備貨幣。在這以前,美國沒有考慮到這會可能成為事實,而且還是數字貨幣將取代美元,不是其他法幣。這概念太新,太過震撼。

接下來,蔡維德教授還介紹了2020年12月的時候,美聯儲在官網發表的一篇文章,內容主要是表達了區別基於token或者基於賬本的數字貨幣對於央行數字貨幣的意義不大,因為token也是賬本的一種。真正有影響的是後臺平臺如何執行央行數字貨幣,所以科技才真正決定央行數字貨幣的特性。

值得注意的是,蔡維德教授提到2020年年底的時候數字代幣暴漲。而且根據研究資料,若跟法幣的流通性做比較,比特幣的流通性已一度成為世界第三。所以,這也是多國央行開始“圍堵”比特幣和其他加密數字幣的原因。

最後,蔡維德教授介紹了德國銀行界委員會提出的公開信。德國銀行認為歐洲央行的數字歐元計劃是一個大計劃,因為歐盟內所有企業都會參與,影響非常大。同時,歐洲央行如果部署數字歐元,就必會改變貨幣系統,改變央行與商業銀行的關係,改變支付系統。而貨幣競爭最後的競技場是在智慧合約系統上。

接下來,張燕玲補充道,數字貨幣最大的屬性就是其流通是無國界的,因此其流通的地域越廣,價值也就隨之變高。張燕玲認為,數字貨幣的經濟時代要抓住全球金融領域的協作、開放、共識是首要任務。鑑於貨幣必須流通,在金融體系打通,在數字資產虛擬層面打通,最後是在大宗貿易或者零售交易的商業化層面打通,將有助於形成一種圈層遞進的生態體系。

對於數字人民幣未來的發展方向,張燕玲建議,要利用“一帶一路”和跨境電商的優勢,儘快啟動國內與沿線國家研討數字貨幣的使用規則和基礎設施及平臺建設。同時我國是貿易大國,是投資大國,這是我們的優勢。因此要適應數字化轉型的加速,放眼全球結算。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