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你的可選項 (optionality)

最近在讀一本書:「How to survive and thrive in a volatile world 如何在動盪的環境中生存並茁壯成長?」看著名字好像很大眾臉,但因為作者是Richard Meadows,書名不重要,經歷決定一切。

|理查德-梅多斯(Richard Meadows)是一位金融專欄作家、記者和投資者。在25歲辭去全職工作後,他在橫跨三大洲的旅行和生活中實現了財務獨立。理查德曾經寫過一個人連續222天只吃披薩的故事。

我昨晚讀了前面大概50頁,做了個讀書筆記和聯想。關於風險和收益的不對稱性

Option這個詞,比較經典的是Taleb在他的一系列書中的定義:在未來某一時間區間內以某一個價格買/賣資產的權利,即期權。

塔勒布透過購買期權來獲利,這些期權如果對他不利,就會有有限的下行空間,但如果對他有利,就會有很大的、無限的上行空間。他樂於在大多數時間裡積累大量的、可控的小損失,然後偶爾從罕見但高幅度的事件中大賺一筆。這類期權顯示出風險和收益之間的重大不對稱性。

下跌的空間總是有上限的--沒有爆炸的危險,而潛在的上升空間卻是無限的。—— 《How to survive and thrive in a volatile》

taleb老爺子似乎無意中培養著一波信徒,他們把風險和收益不對稱性這套理論種在自己身上,並長出新的故事。“可以持續的小額的輸,但是贏的話會贏更多。”

這種不對稱性的例子有:投資股票;參與早期投資;讀書;和陌生人打招呼

前幾個先不討論,最後一個「和陌生人打招呼」挺有意思,其實指的是:去和你想發生聯絡的人產生聯絡。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say hi/ask why之後,會發生什麼。

正如喬布斯所說,人們總覺得自己做不到(然後真的做不到)一些事情是因為他們從來不尋求幫助。12歲時Steve很想組裝一個頻率計數器,於是他給惠普公司創始人Bill Hewlett打電話(那個時候很多大人物的聯絡方式還可以在電話薄中查到)要零件,然後Bill真的給了他零件並且還offer了他一個假期的組裝零件的實習。Steve說他感覺自己到了天堂。

Most people don't get those experience because they never asked.——Steve Jobs

舉一個我自己的例子,現在我在討論的這本書How to survive and thrive in a volatile其實還未發行,Richard在兩個月前邀請閱讀的時候我沒趕上。於是幾天前我一激動發了封郵件給他,因為我就很想要第一批讀。結果他過了兩天就回了我的郵件,送了我亞馬遜的電子書,還在Twitter上關注了我。

生活中還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每一次我想要做什麼很需要別人的幫助時,我都告訴自己:別慫,上去,禮貌的問一下。

大不了...最壞的結果就是,遭到拒絕或無視 唄,但好的結果卻沒有上限。很多情況下機會錯過了,是因為我們寧願在腦子裡模擬1000遍被拒絕的場景,也不願意簡單直接地問一句:May you help me ...

我發現我們真正害怕的不是遭到拒絕,而是別人的看法。“他會不會因此覺得我很蠢”“要是我問了這一嘴他覺得我這人很麻煩怎麼辦”...諸如此類。我的解決方法是,不做任何腦子模擬,就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你覺得這件事對你來說合理,正當,make sense,那就馬上組織個簡單得體的語言,問就是了。

因為遭到拒絕可能只是因為“不合適”(並非不合理)而已,就事論事這個詞還是比較準確的,人們大多數情況就是這種心態。如果對方真的因此而覺得你很蠢,那麼同樣恭喜你,將減少一段不值得你再付出時間和注意力的關係。

做一個很愛麻煩別人也喜歡被別人麻煩的人吧!關於FIRE提早退休

FIRE——financial independence and retiring early 經濟獨立,提早退休

這又是很有趣的一個話題,Richard在書中用了一個詞RE ethusiastists(早退休愛好者)來形容這些想趕緊擺脫靠線性收入而渴望自由生活的人們(自由不意味著就不幹活了,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自由)。

怎麼做到呢?除了絕大部分篇幅討論如何透過可選擇性(Optionality)開源之外,他還提到了另一個方式——節儉(Frugal),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節儉,而是追求一種簡單的生活方式。

這讓我想到了Naval在不靠運氣系列(四)中提到的:我們應該升級自己的自由,而不是生活方式,具體可以讀讀那一章,至今仍是我最喜歡的一章。

Live Below Your Means for Freedom.

生活水平遠低於其收入水平的人們享受著一種自由,這種自由是那些忙於改善生活方式的人們無法理解的 ——Naval

Richard還提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資料:儲蓄率(saving rate)與你多久能退休的關係(這裡是美國情況,考慮到美國人的收入水平)。有趣的點在於,過了某一時點:不管你賺多少,省下來的比例才是關鍵。

儲蓄率(saving rate)與你多久能退休的關係關於選擇(Option)的質量和數量好的options將花費你最小的注意力和時間

這本書絕大部分都在講可選擇性,Richard說我們的時間和注意力被被低質量的Options包圍,開啟並運用Optionality的關鍵在於找到更多高質量的Options。這和我最近想到的:

有趣的是,當找到了好的options後,它們將花費你最小的注意力和時間。

舉個例子,我在買比特幣這件事上的決策速度,會從需要思考20min到不用思考。如果這對我來說是好的投資option,我就會很快做出決策,然後省出attention去做別的事情。

*當然,“好option”非常主觀,每個人的評判標準很大差別收斂Option的領域,發散領域中的Options,再收斂

啥意思呢?比如,如果你同意讀書是比看電視更好的尋找好的option的領域,你就會在讀書上多花時間,這樣你就會有機會遇到更多的書(不管是好書還是壞書),然後你就會在書籍的漏斗中再過濾出高質量的書。

這本書講的啥?

因為我只看了50頁,所以...

用Richard自己的架構,他用了五個古希臘單詞:

why(EUDAIMONIA)

為什麼可選擇性重要?

how(AKRASIA)

如何在充滿不確定的當下做出選擇?

what(PRAXIS) what if(RHIZIKON)

風險和收益不對稱性的開啟方式:守住下限,放飛可能

when(KAIROS)

這一章我很想精讀:什麼時候擁抱“可選擇性”,什麼時候拒絕”可選擇性“?後者是我沒想過的方面

what's next(TELOS)

可選擇性的硬頂(hard limits)

這本書中包含了Richard很多自身的經歷,書中的方法論也是他踐行的結果,所以書籍往往能更好的對映一個真實的人。值得一提的是:Richard是第一個投資RoamResearch的人。

最後,想徵集一位小夥伴一起讀,並在胖車庫的roam圖譜中一起做筆記,希望的是找到更多意想不到的聯絡。我會和你分享這本書的電子版,但前提是:你喜歡讀英文書,並且願意堅持做筆記。有意向的朋友可以寫郵件到:[email protected]給我。

Again,如果沒有,solo is also fine ;)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