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讓NFT再現“DeFi式狂歡”?


 

三年前,一款名叫「cryptokitties」的遊戲在以太坊上一戰成名,成為一款至今都無人超越的現象級dapp。

三年後,名叫「nba top shot的集卡遊戲雄霸加密圈,隱約有著超越cryptokitties」的勢頭。

而這兩款遊戲的背後,有著相同的操刀團隊——dapper labs

2017 年底,dieter shirley(dapper labs cto 此時還未成立)在溫哥華一家鑄造廠裡,和團隊開發出了一套以太坊代幣的新標準——erc-721,這套標準這成為了如今nft行業的基礎,最近由聯合國主導發行的加密郵票採用的就是這一套標準。

 

erc-721的代幣標準推出後,dieter shirley團隊便啟動了cryptokitties專案,產品一經推出就開始在全網病毒式地傳播,第一個月的獨立訪客就達到了150萬,致使以太坊網路瀕臨崩潰,其中一隻編號為#896775的加密貓更以600個eth的天價成交。

但以太坊高昂的gas費,一言難盡的網路處理能力,也阻礙了cryptokitties」的發展,當初擁有大約365萬名想要購買加密貓的使用者,最後成功購買的只有大約十萬人,這讓dieter shirley新的想法——出走以太坊,自立門派,建立了一條自己的公鏈

2018年2月,dapper labs正式成立,dieter shirley成為了聯合創始人,並從union square ventures(知名的風險投資機構)和a16z crypto那裡找到了新的融資,隨後開始著手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公鏈flow—— 一條為 nft 而構建的公鏈。

 

 

flow的折中

 

毫無疑問,當前應用最廣泛的公鏈當屬eth,但作為一個圈內的基礎設施, 面對龐大的生態群,讓以太坊的效能顯得有些捉襟見肘。

區塊鏈的基礎設施還沒有為主流使用者進入市場做好準備”dapper labs的 ceo roham gharegozlou在一次採訪中也說。

這也成為了驅動flow成形的主要推動力,他們想要打造一條高效能的區塊鏈,根據公開的資訊顯示, flow的優勢和創新可以概括為以下兩點:

    1. 流水線架構設計,讓 flow在 layer1 實現去中心化的高效能
    2. 擁有一系列的大ip鏈上生態和應用

針對其中所說的流水線架構,其實就是借鑑了現代工業流水線的模式,將鏈上的資訊來進行流水線式的處理,雖然稱為流水線架構,但我認為這種模式看起來更像是一種分片技術的折中版

 

 

flow的區塊鏈節點中,它將節點分為四類,收集節點、共識節點、執行節點和驗證節點。

收集節點將資訊報給共識節點,共識節點來決定交易的順序,之後交給執行節點進行運算,最後由驗證節點最後確認即可封裝入塊,這就是資訊處理的過程。其中對資源需求最大的執行節點不參與共識,這就提高了整體網路的速度和效率。

類比分片技術,flow涉及的四大類節點其實就是四大分片,此外,它將我們常說的分片並行處理,變成了線性(或者說流水線式)處理,這樣減少了在分片設計和共識設計上的難度,技術上更容易實現,同時也能讓公鏈在效能上有一定提升,這也是我認為它是閹割版分片技術的原因。

所以,我認為在以太坊2.0沒有落地前,flow憑藉著cryptokitties的光環和nba、華納等生態品牌的背書,在nft領域會有比較大的競爭力。如果能打造起足夠大的生態壁壘,即使以太坊2.0落地,影響也不會很大。

在代幣方面,flow總計發行了12.5 億枚,其中劃分給dapper labs、專案團隊以及用於生態發展的代幣佔到了67%,私募輪佔比20%,社羣輪佔了13%,也就是說,flow代幣大多由官方控制,這個也是需要關注的一個點,當然,這對於起步沒多久的flow和最近火熱的nba top shot來說,還沒有到需要考慮的時候。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伴隨flow代幣的推出和生態專案發展,由dapper labs所主導開發的nft產品,大概率會採用flow代幣來進行計價,藉此來打造一套flow鏈內迴圈的經濟生態,類似以太坊的應用型生態一樣。

 

 

flow的生態力

 

nba top shot是建立在flow上的一款集卡類遊戲,也是收首個生態應用。

這個應用說起來並不複雜,其實就是我們小時候抽卡遊戲的鏈上電子版。直白的說就是,nba top shot 透過和 nba 達成 官方 ip 授權合作,讓使用者透過遊戲化的方式來獲得正版nba 球星高光集錦 ,並可以在平臺內的市場進行交易。

nba top shot一經推出後,表現不俗,據cryptoslam統計,nba top shot在最近一週成交額達到了2400多萬美元,是第二名的近九倍,周漲幅達到282.2%,購買使用者近1.5萬,遠超其它nft類遊戲。

 

nba top shot 售賣資料,截止1月31日

 

nba top shot 也為 flow公鏈的生態發展開了一個好頭,一經推出就佔據nft遊戲榜首,雖然 nft 遊戲大多基於以太坊建立,但依託flow建立的nba top shot 一家的交易量和活使用者數相就比後四名的總和還高了一個數量級 ,而且後續 cryptokitties 也會逐步遷移到 flow 鏈上,在nft的熱潮下,不排除加密貓梅開二度的可能。

前不久,基於 flow 的 nft 交易平臺 viv3 正式上線。藝術者們可以透過 viv3 在 flow 鏈上鑄造 nft 代幣、發行nft產品,供收藏家和數字資產玩家購買,在 viv3 測試當中,就實現了 115 件藝術品鑄造和上線 。

 

 

有意思的是,在 viv3 上,當創作者的作品被轉售時,創作者還能將獲得 10% 的售價收入,這種激勵機制,能在很大程度上推動藝術創造者來flow鏈上打造自己的nft產品,為flow快速打造供給端的生態。

未來viv3,將會成為flow的一個藝術展廳,也是一所大型的nft的鏈上生態集市。

flow的生態佈局還體現在和傳統大ip的合作商,nba、終極格鬥冠軍賽(ufc)、華納音樂等巨頭廠商的合作,給flow出圈的可能,同時也給了flow更多的品牌背書,讓相關的nft產品不僅能吸引圈內使用者,也有了大步向圈外拓展的影響力,開啟一個能產生增量的市場,順利的話, flow 或將能復刻以太坊 2020 的“defi 盛夏”,在2021掀起新一輪的“nft狂歡”。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