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存在“鄙視鏈”?盤點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題 NFT 專案

買賣虛擬貨幣

文|Nancy編輯|Tong出品|PANews

不可否認,NFT已成為一種炫酷又低調的炫富方式。過去一段時間,包括NBA球星斯蒂芬·庫裡、美國說唱歌手Jay-Z、費城76人隊Daryl Morey、香港明星余文樂和中國男歌手鹿晗等均大手筆出資購買NFT,並更換成為自己的社交媒體頭像,迅速引發眾多網友圍觀和熱議。

不過,僅少數NFT能被市場青睞,大部分NFT則是低價出售甚至且無人問津。面對各種風格各異的NFT,F2Pool聯合創始人神魚曾給出了投資邏輯,“買男不買女,買白不買黑,買怪不買人。”而有不少玩家也如是告訴PANews,這類NFT不僅更值錢,還更易脫手。

那麼,NFT的投資圈真的存在“鄙視鏈”?其實,這種投資字訣的出現市場早有跡象。近期,加密投資機構Galaxy Digital創始人Mike Novogratz近日也在推特上指出,CryptoPunks可能存在種族問題,“黑人Punk”的交易價格普遍比“白人Punk”要便宜。他還表示,“我非常瞭解這個市場如何運作,但我希望元宇宙會變得更好,而不是像當前現實世界裡那樣存在種族偏見。”

而根據Nonfungible.com資料顯示,過去30天,銷售額排名前十的CryptoPunks NFT中只有1個黑人Punk。而售價最便宜的後50個CryptoPunk中,有16個均為黑人PunK,白人PunK卻只有為4個。除了CryptoPunks外,如體素NFT Voxies似乎也存在相似問題。Opensea資料顯示,售價最便宜的前十個專案中,白人NFT只有1個。

對於這些情況,Messari創始人Ryan Selkis認為絕不是單純的資產價值低估問題,它的確存在身份識別等問題。如在CryptoPunks中,實際上,白人會覺得如果購買了黑人Punk並用作自己的頭像或其他身份標識,可能會造成人們誤解,覺得他們就是黑人。當然,倘若少數族裔可以更容易地接觸CryptoPunks NFT,可能也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有助於解決更廣泛的種族問題。

“除了因為白人會購買白人PunK的原因外,由於黑人的經濟實力並不強,因此需求也較低。”上述NFT玩家也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拋開上述原因,不少NFT確實存在著種族問題。今年11月初,著名漫畫家George Trosley的NFT作品Jungle Freaks走紅,並得到了指環王演員Elijah Wood等支援,但不久後該創作者70年代創作的部分早期作品被挖出是帶有種族色彩。而投資者顯然對這種歧視問題並不買單,這也使得Jungle Freaks的價格急劇下跌,Opensea資料顯示,Jungle Freaks的平均價格僅為歷史高點的四分之一。

而除了膚色外,男性NFT似乎也更受市場喜歡。以CryptoPunks位列,銷售額排名前二十中,僅有2個CryptoPunks NFT為女性角色;再例如演員徐靜蕾Instagram參與的NFT專案Animetas,銷售額排名前十中,女性角色NFT僅佔30%。

其實,女性NFT銷售量並不理想背後與女性玩家數量少不無關係。研究機構Art Tactic近日曾指出,在過去21個月中,NFT藝術銷售產生的資金中至少有77%流向了男性藝術家,只有5%流向了女性藝術家,這也印證了NFT市場中的男性玩家多於女性。

不過,當前市場中正有不少女性主題NFT專案正在崛起,PANews盤點了當前比較知名的相關專案。

World of Women

World of Women部分NFT 來源:Opensea

World of Women是由中東藝術家Yam Karkai手繪的女性頭像組合成的NFT頭像專案,共1萬個,各自有獨特的特徵。該NFT的擁有者不僅可以解鎖4000x4000高解析度版本,還可以擁有商業版權。不僅如此,若玩家擁有帶有特殊配飾的女性頭像NFT,還可獲得分享版權費和WoW基金利潤的50%,以及有權建議讓WoW基金購買價格不超過0.3ETH的NFT作品。值得一提的是,World of Women將銷售額的7.5%捐贈給現實世界的公益專案來支援女性。

Opensea資料顯示,截至11月19日,World of Women地板價為2.4枚ETH,交易總額達2.48萬枚ETH,擁有者數量達4600名。同時,World of Women的推特粉絲數超5.5萬。

Sad Girls Bar

Sad Girls Bar部分NFT 來源:Opensea

Sad Girls Bar是女性藝術家Glam Beckett手繪的純色、黑白的藝術作品,共計1萬個。根據路線圖規劃,Sad Girls Bar將根據銷售量在不同階段提供各種服務,包括為持有者提供ETH和隨機的Sad Girls Bar NFT贈品,以及計劃將10枚ETH用於女性同伴支援計劃“Women Side by Side”,為處於危險中的女性提供幫助等。

Opensea資料顯示,截至11月19日,Sad Girls Bar地板價為0.05枚ETH,交易總額達1300枚ETH,擁有者數量達4300名。同時,Sad Girls Bar的推特粉絲數超1.3萬。

Fatales

Fatales部分NFT 來源:Opensea

Fatales是基於以太坊、且託管在IPFS上的1萬件隨機生成的全女性數字收藏品合集。而曾被《財富》評選出的NFT領域最具影響力的50位推動者之一的2476(原名Artchick)也曾於今年8月推薦了Fatales,引發了大量關注,且遭到了瘋搶,一度在1小時內銷燬逾1000枚ETH。

Opensea資料顯示,截至11月19日,Fatales地板價為0.01枚ETH,交易總額達3000枚ETH,擁有者數量達3600名。同時,Fatales的推特粉絲數近8000。

ENCRYPTAS

ENCRYPTAS部分NFT 來源:Opensea

ENCRYPTAS是受到千禧一代和Z世代時尚和潮流影響,以紀念這一代女孩以及她們在這場加密運動中的作用,共計1萬個。根據路線圖,ENCRYPTAS將按照不同銷售額推出藝術家合作空投活動、將銷售額的5%捐贈給在科技領域賦予女性權利方面有相似願景的慈善機構等。

Opensea資料顯示,截至11月19日,ENCRYPTAS地板價為0.016枚ETH,交易總額達143枚ETH,擁有者數量達3100名。同時,ENCRYPTAS的推特粉絲數超1.5萬。

Fame Lady Squad

Fame Lady Squad部分NFT 來源:Opensea

Fame Lady Squad是首個女性頭像專案,最初聲稱是由全女性團隊設計的8888枚用以支援女性的NFT專案。不過,該專案被曝出背後是由三個俄羅斯男人操盤,且創始人還參與了Black Lives Matter、Cyber City Girls Club等數個NFT發行,隨即Fame Lady Squad的背後團隊被社羣推翻並接管。

Opensea資料顯示,截至11月19日,Fame Lady Squad地板價為0.09枚ETH,交易總額達2600枚ETH,擁有者數量達3500名。同時,ENCRYPTAS的推特粉絲數超1.3萬。

Women and Weapons

Women and Weapons部分NFT 來源:Opensea

Women and Weapons是1萬名與眾不同的、美麗且壞的女性NFT集合,於今年10月23日推出。構成這些資產的逾200個屬性是由著名藝術家Sara Baumann精心手繪的,需要數月的計劃組裝。Women and Weapons計劃將所有收益的5%捐給非營利組織馬拉拉基金,以便世界各地的女效能夠獲得教育,增強她們的領導能力,讓知識成為她們的武器。

Opensea資料顯示,截至11月19日,Fame Lady Squad地板價為0.19枚ETH,交易總額達1600枚ETH,擁有者數量達4900名。同時,ENCRYPTAS的推特粉絲數近1.5萬。

Boss Beauties

Boss Beauties部分NFT 來源:Opensea

Boss Beauties是一個1萬個獨特、獨立且強大的女性NFT集合,用來訪問獨家虛擬事件等,旨在讓“女性可以成為任何她想成為的人”。近期,Boss Beauty宣佈與漫威合作推出系列NFT,以支援女性賦權。

Opensea資料顯示,截至11月19日,Boss Beauties地板價為0.28枚ETH,交易總額達3200枚ETH,擁有者數量約4400名。同時,ENCRYPTAS的推特粉絲數超1.6萬。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